《中华英雄》

第38章 无情

作者:马荣成

众人回到唐人街,沈天阳等华人领袖虎口余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众人对华英雄无论在武功或品格赞不绝口。想不到中华楼一个藉籍无名生活了十多年的“华掌柜”,竟然是如此义薄云天的绝世高人,各人对华英雄的恩惠,均是铭记于心。一场黑龙会与唐人街的恩怨化解于无形。华人可继续安居乐业,共享太平。一时间,华英雄为唐人街数千华人所称颂。

元武更被众人领袖推举为唐人街“华人协会”的主席,此后处理唐人街的内外事务。本来元武自谦年纪太轻,阅历太浅而不肯上任,但是在各方领袖极力恳求之下,终于答允。

从黑龙岛归来的第三个夜晚,唐人街便为元武当上“华人协会”主席一职而大排筵席,唐人街上筵开三百多席酒宴,是夜,人人庆高采烈,不醉无归。

当然在元武,剑雄,青儿及火四郎的心中,仍然十分担心此刻正孤身在黑龙岛的华英雄。不过是日下午,曾有人送书信予元武,书信乃英雄的亲手笔迹,内容大致上说他要在黑龙会多盘桓两日,至于原因细节,则未有详说。众人得知英雄安全,倒也放下心头大石。

究竟,黑龙司令要华英雄留在岛上,用意何在呢?

庆贺元武上任华人协会主席的酒宴之上,剑雄心中惦记爹爹,食不知味,上到第五、六道菜之时,他便偷偷离开酒席,独个儿逛去了僻静的第二条街。华剑雄想起爹爹的风采神情,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在中土来到美国,终于找到亲生父亲,不过直至此时,我们两父子仍没有机会谈过一席长话。这又是什么道理呢?”剑雄心中不禁戚然。

“爹!你在哪里啊!”剑雄长啸一声以舒心中烦恼。是夜,大多数唐人街居民均去了酒宴,所以街上空寂寂的,剑雄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回荡不已。

忽然,剑雄听见了一股更忧愁的叹息声在他身后响起。这股叹息声中,蕴藏着一份难以言喻的哀愁,闻者心酸。

剑雄回头一看,只见冷漠的长街一角,坐着一个年的十五。六岁的少年,此人衣衫上有不少缝补,而且肮脏不堪,活像一个乞丐般模样,一把乱草似的头发垂下。不过,少年的面目十分清秀,略带病容,而且眼神郁郁寡欢,就似他刚才所发的那股叹息声音一样,带着无限的忧怨。

剑雄好奇地步向这个少年,见他可怜兮兮的,不禁安慰问道:“你无家可归吗?”

“我没有家。”少年爽直回答,带着三分悲凉七分倔强。事实上,那少年的“家”在许多年之前已经消失,“家”这个字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伤心的回忆而已。

“你有亲人吗?”剑雄说道。

“我和你一样在找寻我的父亲。”那少年答道。剑雄听见对方也是在寻亲,一份同病相怜之心油然而生,同是天涯沦落人。剑雄坐在他旁边,向那少年道:“你的父亲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他到了美国。我已找寻他有一年的时间,最近,我听说他曾在唐人街出现,所以今晚我便来到这里。”那少年平和他说,说是容易,只身飘泊天捱,当中辛酸,那少年仿佛早已习惯了似的。

可能,他本来便注定是一个苦命人……。

“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呢?看看我可不可以帮你找到他。”剑雄说。

“我的名字叫无情,而我的父亲便是这对铜铃的主人。”那少年从怀中取出一对用绳系着的铜铃,在半夜冷风吹动底下,铜铃发出一阵阵摄人心魄的清脆铃声。

“铜铃的主人?”剑雄望向铜铃,似曾相识似的,但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又一时间记不起来,剑雄顿了一会,幡然觉醒:“没错!这对铜铃,那东瀛刀客无敌的仗刀上也有一对。”

“你……你……便是无敌的儿子?”剑雄既惊且喜他说。

“对……我叫无情。你知道我爹爹的下落吗?”无情面露喜色向华剑雄问道。

于是剑雄便简述了无敌在黑龙会上的遭遇给无情知道,当日一行人乘船回来,船一泊岸,无敌便一言不发逞自离去。无敌虽曾相助救人但毕竟他是一个难以捉摸的恐怖人物,所以并没有人向他询问去向。当然,剑雄也把无敌与英雄立下誓约一战之事告诉了无情。无情留心地听着,心中思潮起伏,他找寻了多时的父亲迹影卒之有了下落。

“剑雄,对不起,我爹爹一向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要四周找人挑战……寻找杀戮?”无情低下头说。幼年那段伤痛的回忆片段又再次浮现无情的思绪里头。

虽然一切已成过去,但仍无时无刻令无情感到不安与惊然。

——他曾看见他的父亲用刀杀死他的母亲……

——他曾看见母亲腐臭且生出蛆虫的败坏尸首……

他还记起他忍着泪……不敢惊呼的痛苦……尽管看见了那些可怕的事情。

原来那少年回到了他过往的痛苦回忆之中时,他的身体竟不自觉在抖震。剑雄关怀地按在他的肩膊上。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华剑雄竟对这个无敌的儿子有着一份亲切的感觉。这对宿敌的儿子,竟然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建立一份奇妙的友谊。

“我明白你的心情,你和我一样,也十分想见爹爹。”剑雄说。

“你比我幸福得多,起码你的爹爹视你为儿子看待;而我的父亲无敌……他就连看也不看过我一眼。”无情悲伤他说。

“可怜的无情……”剑雄心道。

无情也把他父亲的过去娓娓道来,“我父亲是一个沉溺国学的刀客,在我出生以后,他根本从没有理会过我,只是每天不停地在练刀,他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任何需要。他只是需要对手决斗,将对手打败、杀掉……在我小时候,我便和妈妈每天看着爹爹练刀,有时爹爹练得日夜不眠,我们两母子也相伴,我记得妈妈每每看见爹爹练刀时,嘴角总泛着一股温馨的笑意……。在我五岁那年,爹爹已打遍东瀛无敌手。”

“为了寻求更高的武学境界,某一天,爹爹竟自挖双目,练成东流刀法最终极造诣的‘用心斩’刀法!他瞎了之后,更加沉迷用刀,仿佛对身边四周的一切没有感觉似的。他的刀法愈来愈高,也离开我们母子愈来愈远。我心中尊敬我的父亲,不过我知道我在他心中完全没有位置……”

“在他的心中只有一柄刀……一柄追求无敌的刀!”

“然后某一天,爹爹挥刀把妈妈杀了,独自离开了东瀛,从此再也没有回来……。”无情这句说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却听得华剑雄心惊胆凛。

“无敌把你的母亲杀了?……那怎可能了……如此冷血的……”剑雄喃喃自语。“是,他本来就与我的名字一样:无情。”无情微微点头。

“你痛恨你爹吗?”剑雄问。

“恨?当我抱着我妈妈的尸体那一刻,我确是十分痛恨爹爹,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妈妈杀了?但是随着日子过去,我对父亲的恨意竟慢慢褪却,我只感到,人总是需要一死的……大概妈妈死在爹爹刀底下……那都是命运使然,没法逃避的……

现在我只是想再见爹爹一面,亲手把这对铜铃交在他手中,我便心满意足了。这铜铃共有两对,妈妈对我说,那是我出生的时候父母从雷门寺求回来祈福的护身符,爸爸和妈妈各怀一对。而在我手中的一对铜铃,便是我妈妈的遗物。”无情缓缓说道,没有伤感,也没有喜悦,犹似一切感觉早已在风霜的过去中被递夺了似的。

华剑雄楞了一会,他可没想过无情寻亲竟是为了一件如此简单的事情,人类感情上的需求,竟至如此卑微。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份父子之间的暖意。“原来比起无情,我是这么幸福。”剑雄心道。

“我来到美国,便是希望找到爹爹,把铜铃交给他,我从来不希望得到什么。”无情向剑雄说:“剑雄,多谢你告诉了我爹爹的事情,你是我在美国所结识的第一个朋友,你不介意做我的朋友吗?”

“当然不介意了!”两人握了手。

如此融洽气氛底下,二人谈天,直至半夜……。

无情站起身来,向剑雄道别:“再见了,我也是时候去打探爹爹的下落了。”

“希望你能够找到你爹爹吧!”剑雄诚心祝愿。

“我也希望你爹爹早点回来,与你团聚。”无情这次再没伤感了,面上流露了愉快的神色。说罢,身法如一缕轻烟,快速地窜去。“好俊的轻功!”剑雄心中不禁喝采。

无情别去,长街上只剩下华剑雄一人,此刻,他的思绪又回到了父亲华英雄了……“爹爹,此刻你又在哪里呢?”

晨光初现,在纽约市效一座荒废了的天主教教堂之前,停泊了一部高级的房车。坐在司机位置上的是四个一联兄弟的其中一个。房车车门分别左右打开,步下了两人,俩人均手持兵器:一个用刀,另一个用剑。

他们是华英雄与黑龙司令!

华英雄已换上全新的黑色唐装衫,神色饱满。而黑龙司令亦只穿一袭白色恤杉,神色亦是精神奕奕。二人在黑龙岛上曾生死相博,此起此刻平静的气氛,实在有天渊之别。

“便是这里。”这句说话是黑龙司令向华英雄说的,华英雄点了头。

二人下车后,那名一联兄弟也驾车离去。平静的早晨时分,两个绝世高手,手持兵器来到这个音无人迹的地方,究竟干什么呢?

华英雄与黑龙司令步人教堂,双方不发一言,但是却有一股无形的沉重出现在晨早微风拂照的空气之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