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03章 鬼仆

作者:马荣成

纽约的郊区有一处地方,名叫鬼爪林,是一个令人间风丧胆的地方。因为没有人能进入了鬼爪林后,可以活着出来。

有人说那些人被野狼吃掉了,更多人说他们被鬼抓了。

以讹传讹,鬼爪林的传说愈来愈诡秘,仿佛“鬼”真的在鬼爪林存在似的。曾经有一个疯子说他自己在鬼爪林逃了出来,他曾当上了鬼的仆人,而主人真的是只鬼。

“他没有双手,可以在空中飘舞,头上有一条会咬人的毒蛇十分可怕!”那个吓得疯了的人还把鬼的样貌绘画下来在报章上刊登。

很多人笑了,认为那人真的疯透了,因为他所绘画的“鬼”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国式面谱。

中国面谱?

那个人活不了多久,便在某个晚上被“绳索”之类的物体勒毙了,他的家人说是鬼来报复,警方列作一般谋杀案处理。

今天,却有一个人要进入鬼爪林。他是一个穿着唐装衫的中国男子,帽压得很低,完全看不见貌相,但他的身体强壮,步伐稳重,显然是一个壮年人。他到这里,原因便是看见了某天报章所刊登的“中国面谱”。

他要找寻的是“鬼”?还是“人”?

鬼爪林的树林十分高大茂密,阳光犹似没有本领透进这个森林似的,四周一片阴沉,宁治得接近死寂。

那中国人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昂步向前。他的胆子可真不小哩!

忽然,阴巫密布的森林中闪出了十多个彪形大汉,他们面上全戴着白色的面具,就是在白天,此情况也相当吓人。

“谁人敢闯鬼爪林?”众大汉向那中国人扑去。

中国人没有动作,做然而立,那些大汉却似撞在一个包围在中国人身边的一个透明大汽球的表面上,“哦”的一声就被弹开了。

这神奇的力量就是“内功”或称“气功”的修为了……。

但要达到如这个中国人的境界,简直是万中无一。那是中国武术四千年历史的极峰,将无质无形之气化成有形有质的劲。这骇人的内功,竟然是纽约异邦内一个中国人所拥有。

他;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那些蒙面的大汉还未跌倒在地上,一股气流竟把他们的身体托起,而且森林中由远而近响起了一阵令人心寒的怪声。

那些大汉不禁失声道:“不得了,鬼王发怒了。”

方圆三丈,人与物都被一股急剧的气流扯起,而那中国人则被气流围绕在中心,但他仍神态自若,步履坚稳地原地站着!

环绕在他身边的气流却没有一丝杀意,还予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一种故友重逢的感觉……

气流慢慢停了,一个没有双手,头戴着中国面谱面具的人,仿如鬼怎般飘下。而他,便是鬼爪林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鬼王,不过他只是一个人,一个仆人。他本来的名字早已忘了,就像他原来根本没有名字一样?他只有一个代号:

鬼仆。

“鬼仆,十五年不见了。”那中国人道。

鬼仆落了在地面,单膝跪下,道:“主人,十五年不见了。”声音虽然冷酷,但仍可听见那份故友重逢的激动情感。

毕竟,十五年了……十五年并不是一个弹指而过的日子,十五年对某些人来说,已等于一生,但对那中国人和鬼仆来说,十五年的孤寂,并不容易度过。

那些大汉见自己的主人竟称呼一个外来的陌生人为“主人”,不禁愕然。

那中国人道:“这些人都是你用武力留下来的吧?”

“不错,他们误闯我隐居之处,便一生为我做牛做马。”鬼仆一向也是个孤僻、偏激的人,他的行径亦非常理可以测度。

“放他们离去吧。”

“是。”鬼仆竟对这中国人的说话唯命是从,转身便向那十多个无辜被他用武力留下来数载的大汉说:“立刻给我滚,以后也不可向任何人泄露我的行踪。否则杀无赦!”

“是……是……”十多名大汉仿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早已立定心肠一生在鬼爪林侍奉这个人不似人,鬼不像鬼的鬼王终老,想不到这中国男人的出现上见然改变了他们痛苦的下半生。

他们恐怕“鬼王”会突然改变主意!所以立刻便鸡飞狗走,逃得无影无踪。

那中国男人掺扶了鬼仆起来,道:“自我归隐中华楼那天,你再不是我的仆人。”

“一日为奴,一生为仆。”鬼仆不禁想起多年之前,他与眼前的这个主人浪荡江湖的那些光辉岁月——

当年江湖,谁不识华英雄与鬼仆的名字。其后英雄丧妻,两名子女堕入大海,生死未卜,这才心灰意冷,隐退唐人街经营酒楼,时光荏苒,竟已是十五年前的光影。

还记起十五年前华英雄在中华楼跟鬼仆所说的一番话:“鬼仆,我已决定封剑返隐江湖,以后江湖的一切也与我华英雄元关。而你也不用再追随我为仆了。你自己去找寻新生活吧。”

“青山不改……主人,告辞了。”鬼仆就如烟一般消失在这世界,他明白主人决定了的东西是绝不会改变的。但在他内心深处,他永永远远都是华英雄的仆人……一日为奴,一生为仆。

十五年后的今天,两人处于鬼爪林中的一间木搭的房间之内,房间只有四面墙壁,一张桌子,两人坐着的椅子,除此以外,便什么也没有了。若说这里是一个人的居所,你又可会相信吗?

传说是千真万确的,中华楼的掌柜,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华英雄!

他就是华英雄。

“主人,你找我有什么事呢?”鬼仆道。

“那是因为一个‘凶兆’……我感觉到他正在渐渐逼近。”华英雄道。

“那一股‘凶兆’会把一切东西也毁灭。”华英雄隐退中华楼十五年后,极少表露自己的感情,但此刻的他也不禁不安起来。“那并不是一个敌人,而是命运使然的东西……那是凶兆。它会把我平静的生活及身边的朋友,逐一夺去。”华英雄的手也抖震起来。

“就像当年一样,洁瑜,剑雄,文英在我生命中被递夺的悲痛。”洁瑜是华英雄的妻子,而剑雄与文英则是他的一对双生子女……十五年前,在一艘船上,他们全部消失了。

他们的消失,连同华英雄的青春岁月也一并消失了。

“主人,只要你再要求,鬼仆必会再守候在你身旁的。”鬼仆诚恳地道。十五年来,他也只等待今天的降临……人对很多东西都有索求,但鬼仆的人生却只有一种追求,他追求的只是为自己尊敬的主人效命,那是卑贱?还是崇高?这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他愿意这样做,起码,他自己感到值得,对于“自我”都比一切来得重要的人来说,那便是活着的真理。

“鬼仆,随我回唐人街,保护我重视的人吧。”华英雄的话不是主人对仆人的命令,也不是一种请求,而是一种朋友间肝胆相照的“信任”,那种言喻不了的信任,超越了十五年分别的陌生,也超越了他们自己。

鬼仆倏然在暗黑的房中消失,俨如鬼魅一样,他不是逃走了,他只是隐藏了在华英雄的影子之中,成为他的守护神。

英雄道:“多谢你,朋友。”

然而,英雄的面容却仍残存半点忧虑,因为索饶在他心中多时的那股凶兆,正不断在心中蔓延,扩散……

华英雄当然不知道他离开了的两天之中,中华楼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在沈天阳寿宴:“夜的次晨清早,中华楼仿如一座死城,内里空元一人,只有一地碎碟。破碗及一些送菜残渣。数百名唐人街坊已在楼前聚集,咒骂声,埋怨声。控诉声,甚至哭泣声此起彼落。

他们的亲朋戚友,昨夜都来了中华楼参“。沈天阳五十大寿的寿宴,但是,却一个人也没有回到家里去。

接近三百华人,连同罗汉、元武及青儿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但街坊却不敢踏进中华楼一步,因为他们害怕当然,他们不是害怕乱成一团的大堂,他们害怕的是刀。四截被人搁在地板上的断尸!?

谁都认识尸体是中华楼的两名老者,他们的名字是日月门神。

人群指点的吵杂声混杂了阵阵的尸臭……十五年来,这个清晨中的中华楼首次出现此等诡异的现象。

人群忽然在中华楼门前向两边分开,他们是被一个人所散发的气逼开的,那人就是华英雄!

泪;也是华英雄所流下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