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40章 刀中不二

作者:马荣成

华英雄返回唐人街,众人无不欣喜。华剑雄父子重逢,更是喜极而位,纵身上前拥着父亲,英雄轻抚儿子的头发,一股骨肉之柔情油然而生。这对父子的经历了这许多的波折才可重聚,可谓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十多年来,华英雄都是孤独地渡过,生命仿如一张白纸般孤寂苍凉,直至重遇剑雄,才教他生命添上色彩。才令到他感觉得了“活着的意义”……。

十多年的骨肉异离,世上最大的悲哀也莫过于此……

两父子促膝详谈,剑雄便将他过去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亲。包括他如何被前任地狱门主选订为继承人,如何跟随前任门主练“回梦心经”。“蝶梦掌”等武学。如何渡过寂寞的童年日子。英雄愈听愈是自咎。

听着儿子细诉过去的经历,英雄心中不禁想起了命煞的批言:“难道剑雄过去的悲惨日子是因为他是我的儿子,被我‘天煞孤星’的命格所刑克连累。今日他与我重逢,未来又会否因我而……。”英雄再也不敢想像下去。

当日命煞曾说过:

“你与儿子有血脉相连,命运中息息相关。如果你想你的儿子超过十八岁阳寿……除非你与他断绝父子之情,其次是……你先死!”

这便是“天煞孤星”的命运,就连人中之龙黑龙司令也不能对抗的宿命!

其后,剑雄把遇上无情的事情也告知了华英雄。英雄对无敌竟有一个年龄和剑雄相若的儿子这事情也感到震惊。同时,一件令华英雄十分困拢的事情也再次浮现英雄脑海。那便是他与无敌的誓约一战。

“爹爹,你有信心打败无敌吗?”华剑雄这样问。

英雄沉默了一会,脑中思索着无敌的刀招,刀意……他的脑海正假想着此刻修为的自己与无敌公平的一战……十招,百招……之后。

无敌的刀已将他意识中的自己一分为二。

“没有。”英雄答。华剑雄明白父亲的修为和判断力,他说“没有”便是一定“没有”。

“那个无敌真是如此厉害吗?就连武功盖世的爹爹也敌不过吗?”剑雄心道。

本来早在几日前,剑雄已知晓了英雄与无敌约战之事,但剑雄却从来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头,他只道父亲的武功可战胜世上任何一个高手。直至此刻,他从父亲一个简单的回答之中,华剑雄才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父子谈了一夜……二人也感到十多年来从没有一个夜晚比这夜晚更温暖。

之后的日子,黑龙司令果然守诺,黑龙会再没有在唐人街内捣乱,唐人街再次回复平静。一如过往,各人也为了革福生活而努力。剑雄留在唐人街的中华楼内与华英雄同住。剑雄得父亲指点武功,功力因而大进。而火四郎则协助元武的“华人协会”工作,与青儿的感情也正常发展;而鬼仆则回到鬼爪林。

日复一日……这大距离誓约之战还有三个月光景。

这天,华英雄收拾行装,告别众人,原来他要闭关练武,以应付三个月后的生死决。剑雄纵使万般不愿,也只有看着父亲暂离唐人街。至于华英雄要到哪里闭关?他则连剑雄也没有透露半句。

那么,无敌呢?

晨光映射在一片断崖之上,倍添凄美。地点是郊区一处人迹荒芜的海岸线。乱石鳞峋分布,地形十分险恶,就是一个身手敏捷的人到了这儿,亦难以前进。更何况是一个双目已盲了的瞎子?偏偏在乱石之间,一个瞎子却如履平地,飞步疾驰,而这个瞎子,正是无敌!

无敌来到一个巨岩之前,他伸手抚摸岩上的刀痕……这块身高逾十米的巨岩上纵横交错布满了刀痕,刀痕铁划银钩,苍劲有力在岩壁之上写下了十六个大字。

“绝情绝义

求败壮志

用心斩诀

刀中不二”

无敌的手抚着“二”字的底下一划的刀痕,面上肌肉顷然一跳。“那老鬼的刀法竟达如此境界?”无敌心道。

摹然,巨岩顶上传来了一道苍凉孤绝的声线:“哈哈哈!无敌,你果然应约而来,咱们再比过,再比过!”声音之中带着浓烈的杀意及刀锋似的冰冷,便似一把利刀割人咽喉之中所感觉到的那股弥漫着死亡气味的冰冷……。

无敌口中哼出了一个名字,一个与巨岩上十六个大字最后四个字一模一样的名字:“刀中不二。”

一团灰影仿如巨鹰般落在无敌身前,也不知他用什么快绝的身法

这个站在无敌眼前的人便是无敌口中的刀中不二!

刀中不二,一个年的七十岁的老者,身上穿着破烂不堪的东洋武士袍,散发了一股中人慾呕的霉臭,一把长发已经全数银白,皱纹纵横交错的面容上赫然与无敌一模一样有一双瞎了的眼。他的年纪,容貌完全与他身上弥漫的一股霸气,杀气完全不相配。一如西下的夕阳却汹涌着烈日当空的炽热高温一样……。

“徒儿,许久不见了!”刀中不二硬生生吐出了这句说话,内里完全不包含半点师徒之情。原来用刀天下无敌的无敌也有师父。“你的功力进步了多少?”刀中不二续道。

“在你之上,否则我怎有面目来取回我的刀?”无敌的语气同样冷寞。

“哼!好大的口气!你的刀,原封不动。”刀中不二从怀中取出了一把日本武土刀。这柄刀是十二年前无敌的配刀,但今天无敌已经再看不见这一把刀的模样,因为十二年前他仍用这把刀决战刀中不二之前,他仍不是一个瞎子。无敌从刀中不二手中接过他的刀,心中思潮起伏,说道:“好刀十二年不变!但我无敌已今非昔比了!”

十二年前,无敌仍是一个未瞎的人,他仍有妻儿,仍有情!

刀中不二,就是无敌“用心斩”的授业恩师,二人的关系十分良好。但是某年某月,刀中不二竟人间蒸发,失去了踪影,而他的一门二十三口家眷却全部死在刀下。无敌当时只道师父遭人灭门报复,惨遭暗算。但是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明查暗访,终于知道刀中不二避世美国。

十二年前,无敌来到了美国找寻师父,当时无敌的刀法已大成,在东瀛难寻对手,故萌生向授业恩师挑战之心。但是当日的刀中不二只用了十招便败下无敌。无敌大感诧异,顿然发觉师父闭上的双目中只剩下两个漆黑的凹陷。原来刀中不二不惜自残双目,以达用心斩“心刀合人”的极峰。无敌目睹师父此举,才知自己的修为只是皮毛,离“用心斩”的无敌境界还有极远之路。

“用心斩,心刀合人,除了自残双目,还得绝情绝义……我一家二十三口的性命,便是由我亲手所取!徒儿,这才是真正的绝情绝义。”当年的刀中不二如是说。无敌万念俱灰,毅然下跪,留下配刀。说道:“师父,希望你再给我十二年时间,无敌誓穷毕生之力钻研用心斩,届时再来取刀,与师父再决一死战!”

“哈哈……!好!你不愧为我刀中不二最好的徒儿,我多给你十二年,届时再败,为师必将你碎尸万段。”刀中不二说。

说罢飞身扑向一块崖壁,刀如流星急砍,碎石乱飞,转眼间,已在石壁上用刀写下了“绝情绝义,求败壮志,用心斩诀,刀中不二”十六个铁划银钩的大字。

无敌大彻大悟,再回日本,自毁双目,残杀妻子,孤独一生的变幻,便是由此而来。

时光荏苒,一晃眼已是十二年光景。无敌旧地重游,心中不禁想起了当年的种种往事,他向刀中不二说道:“师父,请迸招吧!徒儿保证,你今天将会是你在世的最后一天,从今以后,你和你名字将会长埋黄土。”

“嘿嘿……徒儿,你果然没有令为师失望,当年收你为徒之时,老夫已渴望你有飘一日可以杀掉我!既然敌手世上难寻,我便只有亲自调教一个可以与我匹敌的刀者。今日,老夫终于等到这日子的来临!”刀中不二感觉到无敌气焰惊天。心中大喜,人如电光,已飞扑向无敌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石棺之前跪下,失声大笑,神情极其兴奋。刀中不二犹似抚摸自己最疼爱的人一样抚着一尘不染的石棺,石棺之内,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了?

“宝贝,恭喜你可以复活了……哈哈!”狂笑声中,刀中不二内力一吐,石棺竞倏然爆破,刀中不二不费吹灰之力便震爆巨石棺,这份功力,绝不在华英雄之下。

棺破,刀现,豪光万丈。

“那是一柄刀?”无敌面上也露出了不相信的吃惊神色。他感到寒芒彻骨。霸气慑人,但是如果他的感觉只是来自一把刀,那把刀又岂只是一把刀那么简单。

刀中不二拿起了石棺中的那柄刀,面露出无限雀跃的神采飞扬,“此刀无名,因为没有完美的名字配衬它的元暇,所以,它只叫做‘刀’,刀才是它的名字,亦只有‘它’才是一把真正的‘刀’!

“果然是一柄好刀!师父,那为什么你从来没有使用过‘刀’?”无敌已回复镇定问道。

“为师三十岁得‘刀’,但当时的我已打遍天下无敌手,我的用心斩只需用一平凡的刀已纵横天下,所以,我感到没有对手配得上我用‘刀’去交手,于是我便将‘刀’埋葬石棺之内,直至我有朝一日有人可以令我用‘刀’相配合去出手,我才令‘刀’重见天日!我将用心斩奥义传授给你,也是为了今天……哈哈哈!”刀中不二仰天长笑,笑声带看无限的苍凉及激动。

因为这个令刀中不二用‘刀’的人,刀中不二足足等了四十年。

而今天的无敌,便是第一个令刀中不二用‘刀’接战的对手。

“十二年前的你,仍没有资格以血沾上它,今日你有幸死在我和‘刀’之下,这是你用刀者一生的光荣。”刀中不二用舌头舔着‘刀’锋,仿佛感觉到数百年来多少个死在‘刀’下的无敌刀客生命中最后出现的那股血腥甜味……。

而眼前的无敌,也许将会是下一个吧!

无敌手中的配刀光芒虽然被‘刀’的出现而掩盖,但无敌的霸意却没有被刀中不二所吞噬。

无敌相信,从今天开始,他便是‘刀’的主人。

只有无敌的刀客,才配拥有真正霸者的‘刀’。

刀中不二大笑中狂吼,扭动手劲,‘刀’已悍然发动攻势,平凡无比的一刀砍向无敌,正是用心斩的一式“反朴归真”!

无敌回招,也是一招“反朴归真”。两柄刀刀锋在闪电间互拼,爆出一声尖锐的巨响,严如天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