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44章 血洗唐人街

作者:马荣成

晨光初现,映照得大地一片和谐。纽约唐人街的人口处,却屹立了一个杀气腾腾的无敌,与四周一片的和谐宁静极不协调。

一个中国人看见无敌,已吓得心胆俱裂,转身便逃。但是他感到全身一凉,竟被无敌从后一刀两段!他的生命就此被死神夺去。无敌拿着沾了血腥的‘刀’在半空挥动,血液便在唐人街的人口处划出一条血线。

无敌还‘刀’入鞘,以冰冷的声音说道:“胆敢踏出此血线者——死。”无敌苦候一昼夜仍不见英雄赴约,认为对方蔑视决斗精神,对自己侮辱,怒不可遏,毅然履行年前所许下之诺言,誓要血洗唐人衔!

“华英雄,你滚出来!”无敌暴吼,声如天崩地裂,方圆数十幢楼房的玻璃尽遭震碎!无敌这记暴哮,只吓得所有人鸡飞狗走,心胆俱裂。

此时,元武。火四郎、青儿及华剑雄已伙同唐人街内武馆的武师赶至。众人见无敌胡乱杀人,无不动容。

无敌听觉敏锐,单凭步伐、呼吸之间己辨出英雄不在人群之中,

“华英雄这缩头乌龟,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无敌怒道。

“无敌,英雄兄已离开唐人街有三个月光景,静居山野闭关,一直未返。”元武得悉英雄未有赴约决斗,心中也泛起了忧心之念。当然华剑雄、青儿及火四郎也是同样愕然。“啊……英雄兄没有赴约,是否出了什么意外呢?”

“混帐!既然华英雄失约,老子今日就要把唐人街杀个片甲不留!”无敌大声道。

“无敌!唐人街绝对不容你胡作妄为,要是你再下杀手,我们就只有合力将你就地正法!”

元武明知无敌武功厉害无匹,但义之当前,也是义正辞严,怒骂无敌。

“妈的,看你如何将老子就地正法!”无敌怒叱,提刀杀上。

‘刀’刷声出鞘,寒气逼人,刀光四溢,无敌已杀人人群。手起刀落,几个没有心理准备的武者已葬身刀下!

“众人快逃!”元武身为华人协会主席,眼见无敌滥杀无辜,当下奋不顾身,飞腿直向无敌头颅踢去。无敌哪会中腿,低头一避,刀向上斩,竟是快绝无伦。元武运聚腰力一翻,才堪堪避过这一刀,但右腿之上已被‘刀’气割出一道血口!“他的刀怎可以如此的快!?”这个念头在元武脑中一闪,无敌的‘刀’已向他汹涌砍至,元武身在半空,万万是避不了这致命的一刀。

“元武兄!小心!”火四郎指上吐劲,四象诛仙邪功“疾电式”指劲一吐。一股无形指芒便“挣”一声击在‘刀’背之上。无敌手中虎口一震,连退三步。

“哈……想不到唐人街也有我国高手!小子,你用的是东流罗修门的绝学四象诛仙邪功!”无敌是武学高手。对日本的武功更是了如指掌,火四郎一施展武功,他便知得底蕴。

“在下罗修门火四郎,接招吧!”火四郎自从与青儿一见钟情之后。便一直居住在唐人街之中,他只当唐人街是他的故居,此刻无敌行凶杀人,他也敌汽同仇,决心保护这里每一条性命之安危。火四郎双掌一舞,“烈火式”火劲聚于双掌之上,猛向无敌拍去。此掌火四郎已用上十成功力,企图来个先声夺人。

“好!”无敌狂刀怒劈,刀气到处,与火四郎手中火劲相撞,爆出一记沉响。火花四射。火四郎心中不禁震惊莫名:“世上竟有如此武功修为?”

无敌猛攻火四郎,背上门户大开,破绽毕露,元武把握机会,乾龙坤凤腿长躯直进,应声轰中无敌背门,但却仿如轰在岩石之上,无敌微晃一下,回身便劈。元武侧身闪避刀势,提腿一踢,又印在无敌胸口。

火四郎运指如飞,疾电指已刺在无敌背后的“大椎”。“肌缩”。“命门”。“天宗”。“阳关”等要穴之上,电劲透穴而入,就连无敌此等造诣也要发出凄厉惨叫。元武双拳递出,一式“双龙吐信”狂轰在无敌面门,鲜血四飞。

元武拳劲非同小可,无敌强忍剧痛,内力一股,强大内劲暴射,便把元武及火四郎震飞。

“你妈的两个小子,今日我无敌不斩杀你俩,誓不为人!”无敌狂怒攻心,竟使出刚学自师父刀中不二的杀招“杀无赦”向后退中的元武攻去,“杀无赦”乃是刀招中杀气至重的一式,元武只见刀光重重向着自己吞蚀过来,要避?已是避无可避……。元武当下咬紧牙关,力贯腿上,悍然发招,踢出当日罗汉葬身钢牛谷前所施展过的旷世奇招——惊天一式!

腿劲如利刃狂钻,仿似一把绝世神兵,迎上无敌的杀无赦。无敌感觉到元武此招杀伤力之巨大,更激发了他好战的性格,遇强愈强的心!

眼见刀、腿快将交拼,青儿、火四郎及华剑雄也惶然震惊。

嗽!无敌的‘刀’与元武的腿硬碰。

元武惨叫飞退,他右腿脚掌差不多被一分为二,鲜血洒满半空。无敌也不好过,连退十步,口中大声说道:“好腿法!好腿法!”他万万料不到他这一式“杀无赦”的旷世杀招竟可以被一条血肉的铁腿所挡,心中不禁惊叹中国武学的博大精深,同时亦对华英雄失约决斗愈加失望。

忽然,电光火石之间,无敌全身被一股巨大气劲所笼罩,举步维艰。

火四郎已在无敌头上,施展四象诛仙邪功的杀着:四象交融。同一时间之内,“暴风式”、“奔雷式”、“烈火式”,“疾电式”四式气劲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包围在核心的无敌。

无敌刚才已吃了元武的亏,心中不忿,决不容再次有失,遂运聚身内力于手中的‘刀’上,举刀上刺。无敌举世无双的刀意加上绝世神兵‘刀’的锋利,构成了世上最可怕的强绝组合。倏然刺向火四郎面门。火四郎不料无敌竟可用刀突破四象交融的气劲包围,杀招临门,双掌一挟,已硬生生挟着了迎面刺来的‘刀’!

无敌运劲下砍,把双掌挟着‘刀’的火四郎也拉得重挞在地上。这一挞力道奇猛,火四郎一日鲜血再也忍不住,张口便吐。但火四郎仍竭力挟住无敌的‘刀’,因为他明白只要一松手,他便会成为‘刀’下亡魂。

“救人!”青儿及剑雄立即率领众人扑向无敌。

无敌手中使劲,竟把火四郎整个人抽起,在半空乱舞,众人怕误伤火四郎。只得停止,青儿眼看爱人命在顷刻,不禁泪如而下。

火四郎终于力弱,双手一松,身体已被巨力掷出,拦腰撞在路旁一技灯柱之上,倒地不起。

无敌提刀杀上,誓要斩杀火四郎。

忽然,一个满身污垢的少年竟不怕死的挡在火四郎之前。向无敌大叫:“爹!不要再杀人了!”

这个“爹”字一出口,众人无不愕然。只有华剑雄知道,这个挡在火四郎面前的少年,正是他所遇上过的“无情”。

无敌的‘刀’,便在无情的头顶上硬生生地停下……

“你……你……你是无情?”

“爹……求求你,不要再滥杀无辜了……这些年来,你还杀不够吗?”无情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哀求着。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找寻父亲的下落。但是再次的重聚,他的父亲仍是从没有改变过……。

他的父亲无敌,仍是当日斩杀他母亲那样的一头杀人魔鬼……。

无情的悲哀,无情的失望,便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的那么的深刻

无情跪在地上,哭着说:“爹……我求你不要再杀人了……妈已被你杀了……难道你一点内咎也没有吗?为了元敌……那值得吗?”

“那值得吗?”无敌的身体在不停抖震,他的心,震动得更厉害。

当日他杀了妻子……目的是什么?也不是为了绝情绝义四个字。

绝情、绝义……也就是他所必经之路。当无敌在许多年前决定踏上这一条路时,他已经明白他绝不可以后悔;如果他会后悔,他便不应该去选择踏上无敌的路,霸刀之路……。

自从无敌步出了家门之那天开始,他便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与自己儿子重聚的一天。不过今日,他的儿子却跪在他面前向他哀求。

“爹……我知你根本不想见我……我找上你,只是想把这一对铜铃交给你。”无情从怀中取出一对铜铃,恰如无敌‘刀’柄之中系着的一对一模一样。”

这对铜铃,便是无敌当日与妻子成婚时的信物……。

铜铃之中,保存了无敌冷酷人生中的唯一一点回忆……以及爱。

铃声转动,更是扣人心弦。,当日种种幸福快乐的温馨日子再次涌上无敌心间……但问题却是,无故为什么要放弃这一切了、无敌头痛若裂,仰天狂啸。

“滚!滚!我不要见到你!你我父子之情已绝,你不要再多管闲事呀!”无敌带着满腔忿愤大哮,转身挥刀向剑雄青儿众人所在狂砍而去:。

“爹!不要再杀人呀!”无情狂哭大叫,但是无论他说什么,也是枉然、

杀!杀!杀!

刀若奔雷,又有数人死在无敌刀下。

“停呀!”华剑雄见无敌失控的杀人,再也按捺不住,双臂抱着了无敌头颈。“找四!”无敌手肘后撞在华剑雄心坎上,剑雄立刻吐血。回刀疾砍,华剑雄眼见活不成了。

但是,无敌这一刀却砍空了,华剑雄身体竟被一股柔劲所吸扯,向后飞去。此刻,华剑雄仿如腾云驾雾般在半空飘移,直至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按在他肩膊之上,他才安稳地双脚着地。华剑雄大喜,回头一看,在他身后的人,正是一头银白色头发的华英雄!

众人无不愕然,剑雄说:“爹爹,你的头发……”一头白发的华英雄,一袭武者劲装,腰悬赤剑,身上弥漫着的一股强者气息,绝不比无敌输蚀半分。

“华英雄!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无敌带着狂怒而道。

华英雄看见尸横遍野,心中激动,想不到自己这一耽误,竟又连累了多人赔上性命。心中自咎不己,这份自咎却慢慢变成一股忿怒

无敌也嗅到了忿怒的气味,说道:“华英雄,接招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