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45章 中华傲诀

作者:马荣成

无敌挥刀向华英雄砍去,英雄赤剑出鞘,一剑刺出,这一剑剑势偏斜,似是无力而发。无敌完全感觉不了此剑的来势,以及所刺的方位,心中一楞“这剑是……”脚步便硬生生停了下来。华英雄以一招劣剑逼得无敌停步,无敌摹然仰天狂笑,大声笑道“华英雄,你果然没有令老子失望,你是老子生命中最强的对手呀!哈哈哈哈!”

刚才一剑,无敌已感到对手功力已今非昔比,本来在决斗之前,无敌担忧自己与刀中不二一战之后,功力大进,华英雄会不是自己对手,那么决斗之时,便会索然无味。但此刻得见英雄武功,心中一切疑虑便一扫而空。

“无敌,约战之期因事延误,先向你讲一声抱歉!”英雄道。

“但你滥杀无辜,我决要为牺牲者报仇,血债血偿。”这几句说话华英雄说得咬牙切齿。绝无半分转弯的余地。

“且看你有什么的本事,今日一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无敌道。

回说英雄闭关多时,穷用心力创招,导致一头黑发也化为银白。破关之日,英雄终于悟出克制“与世无争”及对付无敌的旷世招式,不料破关之时,心神一松,竟引发真气逆走,颓然晕倒。鬼仆见状,立刻以鬼辫打穴之法为英雄豁通经脉,并且输进内力护住他的奇经八脉。

英雄得鬼仆之助,渡过危关,但再次苏醒过来之时,决战限期已过,于是他急赴约战之地,但人迹杏然,无敌已不知所踪。此刻华英雄记起无敌曾誓言若英雄违约,便会血洗唐人街,华英雄立即折返,可惜已为时已晚,无敌已在唐人街大开杀戒。

英雄还剑入鞘,扶起了受伤的火四郎,“你舍命维护唐人街,我感激不尽。”英雄说。

“这是我的责任而已。”火四郎答道。

华英雄的手按在火四郎肩上,诚恳地道:“从今以后,给我好好照顾青儿。”说罢,转身步向被青儿掺扶的元武身边。

“元武!因我连累有人伤亡,请你代我致歉,这里一切善后拜托你了。此后唐人街的安定繁荣也全赖你了。”英雄对元武说。“英雄兄,你放心。有我元武一日在,唐人街坊众必会愉快安稳地生活。”元武认真答道。

华英雄目光投向青儿,青儿已泪眼盈盈。“青儿,这十多年来,我看着你长大成人,总没有辜负了我对剑圣前辈的诺言。”英雄的手握了正在抖震着青儿的手。“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青儿。”

“华叔叔……”青儿已泣不成声,因为她的感觉告诉她,从今以后,这个养育自己成长的人,在他心中地位比父亲更亲厚的人……将会一去不返。

英雄转头望着自己的儿子。华剑雄何尝不明白父亲一切的举动,他正在道别,因为他将会与无敌作生死决战,而两人之间,便只有一个可以活着回来。

“爹小心。”华剑雄强忍了别离的眼泪,他绝不想再把负担加诸在华英雄身上。“儿子,我不配做你的父亲,由你出生那天,我从来没有尽过为人父亲的责任,请你原谅我。”华英雄哽咽说道。

华剑雄没有答话,因为他已不能再说话,否则他的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了倾流而下。“儿子,保重了。”华英雄步向无敌。

“华英雄,你婆妈够了吗?”无敌怒道。

无敌突然扯下他系在刀柄上的铜铃,在手中捏成两块铜片,掷在一直跪在旁边的无情。破扁了的铜铃残骸堕地,叮叮有声。无情没有抬头,他的眼泪在不停地流下,此际他的心情已伤心到了心死的地步。

“从今以后,你我父子之情断绝。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无敌怒道。“华英雄,我俩的私事已解决了。来吧!”无敌战意狂燃地向华英雄道。

“这里不是较量的好地方,随我来。”华英雄说罢,身体已化成一股疾风。向前疾走。

无敌怒叱一声,已紧随其后远去。二人顿化作两股旋风,消失在唐人街。

唐人街上,只剩下血迹斑斑。

华剑雄安慰着无情,无情只是不断内咎的道:“对不起……对不起……。”他眼见华人死伤沉重,父亲残忍无道的行径,使他既难过,且悲愤。

“无情,这不是你的错……”

地面上还残留了被元敌捏扁了的那对铜铃……。

纽约郊区的一个小镇之旁,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两股旋风一前一后,直向一个高山上卷去。两股旋风正是无敌与华英雄,二人另觅决战之地,更藉此比挤身法,但由始至终,英雄都抛离无敌丈余之外。

二人奔到一个山头之上,英雄停步向无敌道:“无敌,你在唐人街曾激斗有损体力,为了决斗公平,请你先调息回气。”

无敌心中一奇,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好!有意思!”英雄气势之强,已与昔日判若二人,无敌也不敢托大,接受对手的容让,逞自盘膝而坐,运气调息。以最强的状态接受对手的挑战,也是一种对对手的尊重。

英雄也放下赤剑,静坐养气。

天地顿变成一片孤寂。两个绝世强者,对视而坐,此刻他们除了把自身内力提升至顶点之外,他们还同时干着另一件事情,那便是在洗涤自己的思想。他们也同时令这一战变得纯粹……仇恨、私慾……均不会再存。

战,逐渐成为了两个人的核心……。访佛二人诞生下来,经历了世上这么多的事情,劫难之后……最终便为了在此地一战。

誓约的一战,决定准才配称为‘无敌’的一战。

其他的东西,也不再重要。

约莫过了三个小时,尤敌站起。英雄也气定神闲,站起,拔剑出鞘。赤剑出鞘,没有惊大动地之势。但英雄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均带出一股不可侵犯的慑人气势。这股气势,除了来自他的武功修为之外,也来自他的心。

一颗足以打败无故的心。

无敌的“刀”也拔了出鞘……渗透出的却是一股极端令人生畏的杀意以及足以令天下英雄低首的霸气。无敌便是一直追求着这股“杀意”和“霸气”。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一切。

华英雄的剑尖,指向无敌。无敌只感觉到一把利剑已贯穿了他的头颅的那份相同的“感觉”!?

“好。”无敌一声叱喝,提刀斩杀而上。‘刀”被无敌内力所疯狂注入,发出令人震耳慾聋的金属搅磨尖锐声。

英雄错步一移,已从容闪避过无敌的第一刀。刀气过处,泥土地上立时被砍出一条深逾三寸的深坑。

无敌再连砍三刀,均被英雄以步法闪过。这几刀,华英雄是在试探无敌武功刀法的进境,答案当然令英雄感到震惊:“他的刀意及内力均比之前强上三倍以上,若我不是在洞月潭武功有进,只怕三十刀之内必死在他手中。”稍一沉思。无敌一刀已中门直人,英雄以左手所持的剑鞘一挡,右手赤剑一刺,无敌低头一避,左脚猛然踢出,已印在英雄腹上。英雄立刻被踢得飞至半空。

英雄身在半空,四周已被无敌刀网所包围。英雄怒掷剑鞘,灌注雄厚内力向扑来的无敌飞去,无敌横刀一砍,剑鞘已化为万千碎片四射。英雄把握这个机会,赤剑平刺,长躯直进。

刀剑交鸣,发出一声清脆巨响。这一招碰上,之后便是连串刀剑交拼之声。双方均以频密招数互攻。二人施展浑身解数对招,刀剑互轰,激起了无数星火,燃着了山头四周枯燥的树木。二人身形此起彼落,沿山势俯冲而下,产生强大劲风,火乘风势,迅速蔓延整个山头。

熊熊烈火里头,两大旷世高手厮拼,转眼之间,二人已拼了三千五百招,但是任谁也攻破不了对方严密的防线。

再拼一招,剑气力罡四射,顿把包围二人的山火震向四周激射。二人分开,首会合的交手,似乎谁也占不了丝毫便宜。

“中国剑法,果然名不虚传。”无敌心中将华英雄与刀中不二比较,英雄年轻力强,剑法精奇,竟比刀中不二更难应付。

反观英雄,依然镇定如昔,面罩寒霜,身上且发出比剑气还要锋利之锋芒。两人刚才交手之数千招,只是使出平生武艺应敌,摸索对手的真正实力,对于新创绝招,仍有保留、

无敌沉默了一会,对英雄的剑法已心中有数,刀气一闪,祭起了学自刀中不二身上的杀招:杀无赦。

猛招当前,英雄毫不思索,猛然使出新创五招剑法中的第二式:龙跨千山。赤剑灌注强横内力暴射,访如神龙吐信,跨越千重山峰,气势之猛,震古烁今。原来在洞月潭闭关的最后十日,英雄苦思破解“与世无争”的剑招,聚集一生造诣,另创了一路剑法。由于这套剑法为了对付东流第一高手无敌,此战身负民族武学之荣辱,故此,华英雄把新创之五招剑法定名为——中华傲诀。

而中华做诀共分五式,分别为:东方浩然:龙跨千山,虎啸神州,剑气长江及最后一式剑傲中华。

而此刻与无敌杀无赦交拼的一式中华做诀正是第二式龙跨千山。

比天雷更响的暴爆声响起,霸道无匹的“杀无赦”硬拼刚劲绝伦的“龙跨千山”,两股内力相撞,双方再也握不紧兵器,赤剑与“刀”骤然向左方直飞而去,发出两股刺耳的破空之声。刀剑飞越了两个山头,做然插在一个水坝坝堤之上。直至未柄。两度裂痕便在水坝之上出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