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48章 琴悔

作者:马荣成

  自由岛的四周范围之内,黑龙司令皆布下了严密的防守,以防有人闯入自由岛之内,

妨碍无敌和华英雄的生死决斗。不过,再严密的防线也阻止不了他们的闯入,这两个外

来的不速之客正是华英雄的儿子华剑雄及无敌的儿子无情。

  昨日,华英雄与无敌在唐人街远去,剑雄与无情十分担忧决战的战果,其后,华剑

雄收到消息,有人目睹华英雄与无敌在纽约自由神像上决斗。华剑雄担心父亲性命安危,

故立刻伙同无情赶至。

  当二人暗自穿过黑龙会严密的布防后,已隐约听见刀剑交鸣之声自神像方向传至,

剑雄与无情互望一眼,二人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二人心中也是明白,今日一战之后,其

中一人的父亲便会失去性命。剑雄天性乐观,但此时此刻也不禁面露忧色,说道:“无

情,我们可以阻止他们斗下去吗?”

  无情沉默不语,他明白他父亲的性格,一个为了“战慾”连自己深爱的妻子也可以

屠杀的人,试问又有什么可阻止呢?

  “剑雄,你是我在美国唯一的朋友,我一定会尝试阻止我的父亲……。”这几句话

虽说出了,但剑雄明白那并不代表无情可以停止这场生死的决斗……。

  一阵海风吹来,竟带着一丝血色,血滴在二人面上。

  “这……这是血!?”华剑雄的语气忍不住颤抖起来。这是无敌与华英雄交手激荡

在空气中的血花……华剑雄与无情并肩步前,渐渐接近无敌与英雄决战之神像底下。

  他们之战,却没有停止过……。

  尽管二人身上也受了重伤,但是伤势并没有令他们变弱。尤其是无敌,他愈战愈勇,

英雄竟被迫得节节后退,身上刀伤不断增加。

  无敌刀势如疯虎,全没有半丝余地,英雄守得了百招,也捱不过千招。忽然,英雄

双膝一跪,竟以极难看的姿势避过了无敌横砍的一记劲刀。随之赤剑似削非刺的向无敌

腹上扫去,剑上歪歪斜斜全无劲道可言。这一记剑招,正是当年剑圣视为一生遗憾的

“与世无争”剑招。英雄本不慾使出偷学的剑招,奈何无敌攻势实在太可怕,为求自保,

只得险中求胜。

  无敌猛然一惊,英雄此招大违剑义,而且剑势虚弱,哪里是什么剑招了!但是剑路

虚浮,却不知英雄所攻何处?无敌一时也无所适从,幸而在唐人街一役中,无敌早见识

过英雄的怪异剑招,心中丝毫不敢有轻视之意。刀光一动,一个护身刀罩已守住全身重

要部位。

  英雄剑招发至半路中途,突然一收,身子伏地,竟滚至无敌背后,斜挑一剑,剑身

突破无敌护身刀罩,直刺无敌腰际。此剑平平无奇,却是蕴含了世上剑法的精华所在,

剑随心动,心剑合一,当年剑圣拘泥招式及剑招,忽略剑意,故终生未能参破“与世无

争”的十二招剑式。此时英雄心无杂念,也无破招不破招的野心私慾,只是任意所发,

正正符合“与世无争”剑意之所旨——“无念”发“无招”!

  英雄刺出的这一剑,无论角度。方位、力道。剑意均浑然天成,故此可以突破堪称

世上最严密的防守刀招,“嚏”一声,赤剑竟刺人了无敌后腰脊骨之处。

  “好剑招!”纵使剧痛攻心!无敌仍脱口大赞英雄剑招,回刀怒劈,英雄已滚出尺

外.刀劲割地爆破,直向前刷出了一道十丈长坑。这份刀劲,随手而发。已堪称天下无

敌。

  便在此时,英雄的赤剑已刺向无敌。无敌双目已瞎,凭声辨影,英雄剑上不带内劲,

更无半点风声可闻,故此剑尖在无敌三尺之遥,无敌才凭剑尖上的血腥味知得杀招临门,

无敌想也不想,横刀便砍,但是,华英雄这剑到中途,手臂便沉了下去,剑身随之下沉,

却令无敌砍了个空。

  无敌一刀砍空,心中更惊:“这剑本是平刺?还是本有后着下刺?若果剑招早定,

他怎知我出刀的位置了?”英雄这另一路“与世无争”的剑招本无固定招式,只是心随

剑动,凭的是一股剑意直觉用招变招,用剑者剑意愈高,招式则愈变化繁复,招式所用,

全系一念之差。

  英雄长剑下沉,剑尖便在无敌大腿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口。

  再中一剑,无敌心中猛然觉醒。“华英雄这两招剑招本是无招,是随心而发的招式,

是无招胜有招!”

  无敌左腿中剑,右腿竟猛然提起,直向英雄胸口扫去。无敌突然弃刀用腿。华英雄

竟心神一震。因为这一招以腿代刀,竟与十二式“与世无争”的剑式中的其中一招有三、

四分相似。

  无敌不断用腿砍,劈,竟与刀招一样威力吓人,英雄分神,竞被无敌踢中右臂,右

手一阵酸麻。同时,无敌利用左脚作重心,身体一旋,一刀横砍而至,这一刀劲力灭了

八成,刀势飘忽,忽上忽下,英雄心中一震:“他竟临阵用上了我的剑意?”英雄用的

是剑意,无敌用的便是刀意。彼此同出一辙,武学道,本是迈向同一目标。

  “与世无争”剑招所藏的奥妙之处,竟由无敌自行领悟,不拘泥于招式,以心作剑,

随意用刀。

  一下子,无敌的刀法又突破至另一个无敌境界。

  英雄做梦也估不到无敌竟可临阵参透了“与世无争”的奥义所在,无敌的武学天份

委实惊人。这份惊愕,掩盖了他右肩中刀的剧烈痛楚。

  “哈哈!华英雄,多亏你,我的刀法才可再上一层楼呀!”无敌用刀俨如脱胎换骨,

一砍一劈皆随心所慾。论狂意霸气,无敌的天赋便比英雄高了半分,此刻无敌突破用招

的拘泥,刀势更狂了十倍。转眼之间,华英雄已再多中数刀,鲜血狂喷。

  便在二人酣斗正浓之际,忽然响起了无情的呼叫声““爹!请停手!”

  “是无情?”无敌心中一震,刀势一收,华英雄已死里逃生,跳出无敌刀网所包围,

骤见儿子与无情出现自由岛上,也不知是喜是愁?

  “妈的小鬼!我早已与你断绝关系,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无敌怒哮。

  “爹,妈妈过身之后,我在她的遗物中找出了一份三弦琴的琴谱,名曰‘无情’,

我只想在你面前演奏一次,以祭妈妈在天之灵。”无情跪下。从包袱中取出一具日本三

弦琴,除了琴之外,无情更拿出一个布包。“这是妈妈的骨灰。”

  布包打开,如尘似烟的骨灰已洒在琴弦之上。无情手拨琴弦,一曲充满了哀伤悲戚

的音韵已经在空气中响起,桃子,无敌的妻子的骨灰也混同曲调在风中如怨如慕,如位

如诉般飘扬……

  无敌一听,心头一阵剧烈震动……当日他手刃妻子的情景又再复现眼前。妻子的悲

呜仿如隔世般再次重现,如万千悲愁之箭透骨而入。

  “桃子……生前作了此曲《无情》……难道她早知有一日会死在我的刀下吗?”忆

及妻子,无敌浑身剧颤。

  不单是无敌,便是华英雄也听得人神。英雄虽然冷峻,但实乃性情中人。惊闻《无

情》一曲调之苍凉、凄怨,不禁千愁万绪,索绕心头。

  “妈妈……你死得好惨啊。”睹物思人,一直弹着琴弦的无情也禁不住眼泪直流。

就连在旁留心倾听的剑雄也是热泪盈眶。

  无情泪水沾及琴弦,曲调暮然一变,由如位似诉的凄枪化成激昂慷慨的忿怒。《无

情》一曲,桃子只完成了一半,无情长大之后,才续写后半部。前半部是桃于对丈夫无

情的慨叹;而后半部则是为无敌的滥杀乱斩,为一己之慾而作出的严峻责备。

  饶是华英雄与无敌修为绝顶,但情感也被琴音所冲破。不禁抚心自问,暗想自己前

半生的不是。英雄虽然仗义半生,但杀戮罪孽终归太深。而且命犯天煞孤星,无辜受株

连丧命者不计其数。一阵难以自持的愧疚涌袭心头,唱然长叹。目光触及儿子剑雄,更

是热血沸腾,心中立下了一个誓言:“此战之后,不论胜负生死。我也得退隐江湖,我

不可以再让有人为我而死。”

  内疚,是人类良知的根源,一旦被唤醒。就是无情如无敌也得低首,抚心自问。

“这么多年来,我为了追求无敌之境,滥杀无辜……我是否错了……

  “铮”声一响,曲终弦断。

  《无情》一曲奏毕。

  无敌心神激荡,遏力抑压面临崩溃的人生。

  “爹,停止吧!”无情猛然抽出一把匕首,向无敌腹中刺去。

  为救挚友父亲,为了遏止无敌再行不义。无情凛然大义灭亲,挺刀击杀无敌。但当

刀锋触及无敌肌肤的同时,父子之情再度涌上无情心中,令他不忍下手。“他断绝亲情,

追求无敌的夙愿,所受的凄苦孤寂已然不少,其实他已付出极大的代价,此刻他理想快

将实现,我如把他杀了,岂不是把他一生也毁了?”无情心忖,手中的匕首已缓缓缩回。

  无敌遏力抑压内心交战的情绪,全没有感到无情的举动。

  “不……我不可以功亏一篑……路是我自己选择的,就是如何崎岖,我也要行下去!”

无敌狂哮一声,纵身而起,再行挑衅英雄。只有战斗,才可以平静内心紊乱的思绪。

  一刀三意,“杀无赦”的“绝”;“反朴归真”的“狠”以及“斩尽杀绝”的“杀”

意归于一招,只见刀势如万丈瀑布奔腾,汹涌击向华英雄。澎湃气劲直透四周,无敌亦

被刀气震飞。

  “爹!小心呀!”剑雄大叫。

  “华英雄,接我这一招‘刀中不二’!”无敌怒叫。

  华英雄也回复战意,气聚赤剑之上,悍然刺出无数剑网,层层交叠,犹似长江大流,

滔滔不绝,如怒潮暴涌,迎上无敌。这一招,正是中华做诀的第三式:“剑气长江”。

  剑浪迎上刀潮,金铁交呜之声猛烈爆发。刀光剑影已交融成一个巨球。无数兵刃交

拼之声透出,撕拼之激烈可想而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