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50章 结局

作者:马荣成

突破了绝情境界的无敌,竟一掌击碎了华英雄的前臂!

“哈哈哈哈……”暴笑声中,无敌以掌代刀,施展“刀中不二”,势挟风雷。英雄单掌哪能抵挡,血花激射,右肩再中一记掌刀。

无敌全身犹如神兵利器,带着极其恐怖的杀伤力。反观华英雄伤疲力尽,根本是差天共地。无敌身体狂转,掌刀更如排山倒海般向英雄汹涌攻到,英雄仿如置身修罗地狱,备受凌迟极刑。全身的皮肉被一块一块的割下来……战况之惨烈,令人惨不忍睹。

一个攻,一个退。二人已斗至自由岛的一个船泊码头长堤之上。空中飘着一丝丝血丝飞舞,这些血,全都是华英雄的。

无敌身体愈转愈快,一记重刀,已砍在英雄颈侧。英雄一声惨叫,身体便如一只断线风筝般直飞出汪洋之中。一个巨浪击至,英雄的身体便被怒海所吞噬。瞬间失去了踪影。

远方抱着无情尸体的华剑雄看见了这情况,只吓得心胆俱裂,伤痛慾绝。“爹爹呀广剑雄仰天长啸,伤心得无以复加。

无敌站在怒海之前,喜怒交集,他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华英雄,他视为命中宿敌的人,终于被他轻而易举的打败了,他现在正处于人生的极峰之颠……但是,一抹无比的孤单却猛然涌上心头。

“华英雄,出来再比过!你不会如此容易败的!”无敌力竭声嘶的在呼叫。

良久……英雄也没有回应,没有出现……。

“华英雄,你给我出来再比过呀!”无敌仍在狂叫,明显英雄已经落败,葬身大海,但无敌却不愿去接受这个事实。决战所带给无敌的兴奋,痛快及满足,始终都要终结,烟消云散。剩下的便只有无敌自己一个人,孤孤独独的与眼前的茫茫大海分享他的理想实现的快乐。

“哈哈……你们看见了吗?老于是天下无敌!”

“真真正正的天下无敌呀!”无敌的笑声,由快乐无比渐变成了悲凉落寞。

笑声臭然而止。过往无敌心灵一直为成为“无敌”的理想所充塞,刹时达到目标时,一分说不出的空虚感觉,已经油然而生。“达到了无敌的我,怎会……怎会……不快乐的?”

而过去十多年所付出的一切代价,却是,只是换来此刻的感觉。

“这是值得吗?”杀妻、弑师、屠子……干了这么多的一切,只是换来一片空虚,寂寞及内疚……无敌悔然觉悟,他所干的一切也是错了,他的人生根本一开始已经走错了路。无敌之途,只是命运的歧途。只是一条饱尝痛苦煎熬的歪路而已……。

“嘿嘿……”无敌咽喉中吐出凄酸的苦笑声,他的心却已经崩裂。从前种种的一切慾望、野心。坚持……统统变成了一片虚空。

忽然,一阵刚阳的声音响起,“老匹夫,纳命来吧!”长堤尽处,华剑雄手中握着无情的匕首,眼中带着泪光,直向无敌所在之处直至过来。华剑雄与无敌的武功差天共地,但剑雄自幼与父分离,于亲情看得极重。惊见无敌先杀亲儿。再杀自己的父亲,其冷酷不仁的程度实比真正的魔鬼不连多让。一份正义激动的情绪出现,切志赔上性命也要诛杀无敌。

“无敌,我爹与你公平决斗,生死与人无尤,我只是替无情复仇!他是你的骨肉亲儿,而你竟冷血下毒手,你根本没有资格再活在世上!”剑雄提刀冲前。早把生死置诸道外。为朋友,为道义,剑雄无惧生死,他明知此刻的无敌只要一扬手,便会将他一刀两段。

“无情……是我亲手杀了无情!?”无敌万般情绪涌上心头。在他的脑海中,冲前而来的人并不是剑雄,而是他的儿子无情。

带着亲情洋溢的无情,正扑向父亲充满着父爱的怀抱。

“无情。”无敌张开了他的双臂拥抱向他扑来的儿子……

噗——华剑雄万万想不到他的匕首可以如此轻易插入了无敌的腹腔之内。

“呜……呜……”无敌双手抱着剑雄,用力一抱。

匕首刺得更深,直至未柄。剑雄甚至感受到刀柄传来的脉博跳动声。“怎么……怎会……!?”华剑雄也吓得呆了。“这一刀不可能杀他……不!没有人可以杀他,除非是他自己……”华剑雄脑中一片混乱……‘孩子……爹错了。从今以后……我也不会离开你了!”无敌的意识已经超越了肉体,此刻的他,是抱着自己的儿子无情……心中只有一份亲情洋溢的温馨,破腹断肠的痛楚,他根本完全感觉不了。

华剑雄猛力推开无敌,无敌身子颤然后退了数步,数不清的鲜血己在他腹中流下,形成了一条恐怖的血路。

“嘿嘿……儿子……桃子……你们不要离开我……”重伤的无敌颓然跪下,身躯紧绷……双手紧握着匕首的刀柄……。

无敌深吸了口气,两行泪水已冉冉从空洞的双眼中流下……凄然道:“桃子,无情,我们一家团聚吧!”双手用力横刀一拉。

就在他切腹的刹那,他双目仿佛看见了旭日在他面前奕然冉升。一阵光芒映人眼底,内心一片和谐安静。

泪水滴在长堤的地上同时,无敌已气绝身亡。

华剑雄呆若木鸡站在原地,他不能相信无敌已经死了……远处的黑龙司令也唱然长叹,一代异人,竟来个自尽身亡。“也许,这便是冥冥中的主宰……华英雄和无敌刑克我霸业江山;但华英雄却命犯天煞孤星,”而突破一切命途障碍的无敌最后亦难逃命运的苛责而自行了断……

“每个人。到头来也只是命运的奴隶罢了……”黑龙司令如是想。

剑雄望着茫茫大海,早已哭得泣不成声,他喊破了喉咙在嘶叫,“爹……爹……”但是却没有回应。

只剩下怒海狂潮,仍在翻腾不已……

过了几个小时,黑龙司令派人抵达,清理现场,收拾尸体。司令亦派人在附近水域搜索英雄尸体。但经过了数日努力找寻,英雄仍是音讯杏然。

一个不能接受的事实:华英雄已经死了,而且尸骨无存。

当华英雄的死讯传返唐人街,无不哄动。相认他的人,更是伤心慾绝。

在无敌与华英雄决战的三星期后的某日,便是华英雄大敛的日子,灵堂设在中华楼。英雄曾多番挽救华人,平素虽少与人交往,但众人心中无不对他尊崇敬仰,纷纷到中华楼吊祭致哀,到灵堂跪头的人群络绎不绝。

华剑雄,青儿均披麻戴孝,跪在堂前,哭成泪人。

华剑雄千里迢迢来到美国寻父,但是父子二人相聚时间极少:便要阴阳相隔,命运弄人,竟至此矣。

火四郎与元武也是难忍眼泪,正是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就连一向不露踪迹的鬼仆也跪在灵堂之前。忽然,一阵熟悉的感觉传入了鬼仆的意识之中,他顿时化作一股旋风,消失在灵堂之内。鬼仆行事为人一向诡异,众人也感到突然。

鬼仆身如流星,在唐人街内疾驰,他似乎在追逐着一些东西……一个人。一个以他的天下第一绝世轻功也追不上的“他”。

几个起落,鬼仆已冲入一条寂静的后巷之内,巷尾之处,傲立了一个身穿黑色唐装衫的男人,此人面目全被绷带围着,难辨身分。但鬼仆决不会认错此人身上所散发的那份浩然正气。

“主人,你果然未死……”鬼仆以激动的语气说。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当日堕入茫茫大海中的华英雄。

“鬼仆,华英雄已经在无敌一战中堕海丧生。我已经是一个死人。”

“我命犯天煞孤星,与我一起的人必受我命格刑克,这是不可改变的命运。我尤其担心我的儿子剑雄,倘若我再在他身边,恐怕他会被我株连而死。大家既以为我丧命,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我正好趁此机缘退隐江湖……相信这对我和大家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华英雄说。

“主人,你要到哪里去?”鬼仆跪地道。

“自与无敌一战之后,我顿感生命的真谛所在,命运早已决定了一个人的生命,逆天而行,必遭祸煞。此刻我了无牵挂,天大地大,我必能找到容身之处。安身立命之所。鬼仆,请你替我保守秘密吧。”说罢,华英雄已化作一阵柔风。消失在鬼仆眼前。

“主人,再见。”鬼仆带看依依不舍的语气说道。

后巷中,再没有其他声音,寂寞到了极点。

从此,华英雄消失在这世界上,之后再没有人听见过他的音讯,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但是每一个居住在唐人街里的人,也没有忘记过他的名字。

华英雄。

(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中华英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马荣成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马荣成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