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05章 无敌

作者:马荣成

今天在阴阳使的庄园草地上,横卧了数十个汉子,他们全都是阴阳使雇用的护卫,他们有些晕了,有些则仍在地上呻吟。有一些则抱着折了骨的手臂在似猪般嚎叫。

“那个男人用的是妖术……我明明看见他连动也没动过,我的手枪已被一道力轰了上天,接着我便被另一股怪力打断了手臂……!”“那中国男人步过我的身旁,我的莱福枪便折断了!他是一头‘怪物’。”

“他一定有一只鬼跟着他,我好像看见一只没有手臂的影子飘过他身边。”

不错,他就是华英雄,他来到了阴阳使所拥有的庄园,目的自然是追究逾三百人在沈天阳寿宴中失踪的事。

而华英雄亦明白,要对付黑龙会,“暴力”是绝不能避免的。

阴阳使自大屋的大门步出,仍然穿着那些令人慾呕的冶艳服饰,这些眼饰就算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穿上也会令人感到生厌,更何况套在阴阳使这个不男不女的男人身上。

华英雄与阴阳使素未谋面,但此刻一见,心头立刻涌起了一份难以言喻的厌恶感觉。

“嘻嘻,你就是中华楼的英俊掌柜了吗,干么如此凶恶?”充满妖惑的嗓子带着诡异的语气说道。

阴阳使似乎对华英雄的到访没有一点的惊奇。难道这也是他预料之内的事情吗?

“你是不是捉去了三百个华人?”华英雄正气他说道。

“嘻……嘻……。”阴阳使发出了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声。“什么捉了?……我只是邀请了他们到另一个地方喝酒啊!唐人街污烟瘴气,我是为了华人健康着想才去邀请他们啊!”

阴阳使竟敢在华英雄面前承认了掳人之事?英雄也不禁光火了,喝道:“快把他们放出来!”

“你有本事令我照你的话去干吗?嘻!”忽然左手向前一递,手中一把三寸长的飞刀已向华英雄掷去,去势之快,疾若奔雷。

“此人掷刀之手法是东流忍术的用劲法门,怎么会在一个黑龙会洋人头目手中出现呢?”华英雄镇定非常,侧头避过飞刀。

阴阳使冷笑,再掏出第二把,第三把,第四把飞刀掷出,一把比一把快,三把飞刀直向英雄上、中、下三路刺去。

英雄不加思索,赤剑连柄横放在面前,挡下了上路的一把飞刀;左手手指一弹,刚好弹在飞向中路那柄飞刀的刀身之上,飞刀破空向横飞出;同时下盘右腿一移,第三把攻下路的飞刀便刺了个空,直向华英雄身后飞了数丈才乏力地堕在绿草之上。

“好功夫……”阴阳使口中称赞,双手却没有停止,交叉一挥,总数八柄飞刀已向华英雄掷去,此招手法,例不虚发,能同时夺去八个敌人的性命。阴阳使的武功习自那名东流刀客,所学的日子虽短,但那刀客所传的每一招,每一式均是惊世绝学,难怪阴阳使可以在短时间之中在黑道崛起,成为了黑龙会中的连长头目。

英雄面对八柄分袭他身体不同要害的飞刀,仍是一般的镇定自如。

就算飞刀的速度比手枪子弹的速度还要快……

英雄右掌前击,一股掌风便把八柄飞刀的来势一击而散,八把力注千钧的刀仿佛变了几只喝醉了酒的盲蛾,在半空打了个转后便撞跌在草地之上。这一掌正是十五年前名震江湖的一一一

无量七煞掌第二式一一一“无量直捣”!

久违了的掌法,威力反而比十五年前更强更劲。轻易击溃了八柄飞刀的掌风,去势仍未停止,直向阴阳使身前击去。

阴阳使又怎会料到掌风竟如此厉害,胸口一阵如遭铁锤敲打中的巨痛出现。他已整个人被掌风扫得向后飞迟。

阴阳使仍未稳住身形,华英雄己摹然在他背后出现,挥掌拍向他的右肩之上。

“喀拍!”右肩脱落,阴阳使未及惨号又向前飞。

他的身体仍未着地,头颈又似被一条毒蛇所缠绕,一道巨力把他整个身躯扯起,然后再重重摔在草地之上。出手的人正是鬼仆!他的一条辫子比一般武术高手的手还要灵活有劲,还要有杀伤力!摔下阴阳使后,鬼仆又如魅影般消失。

阴阳使也看不见被谁人所袭,只见英雄站在丈外,刚才摔倒他的人不会就是华英雄吧?

“此人的武功当真惊天地,位鬼神……”受了重伤的阴阳使此刻才惊觉中国武术的恐怖之处。

“把他们交出来。”英雄仍重复着他今日而来的唯一目的。

“你虽然可以伤到我,但是你休想我会轻易放人。”阴阳使吃了大亏仍不肯就范,究竟他还有什么所恃呢?

英雄很快便明白是怎样的一回事……

就是阴阳使有恃无恐的是一柄刀!

就是杀了日月门神的那柄“刀”!

一一一一把无敌的刀。

“铃……铃……”那扣人心弦的铃声再次响起。一个灰影已无声无息的落下在阴阳使背后……正是他!

用了四刀就杀了日月门神的日本刀客:无敌。

震慑大地的气势来自他手中的刀。

华英雄一生之中经历过不少风和浪,也遇过不少武功高绝的高手,但是无论是谁,也没有人可以像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样!可以令他产生一种感觉:恐惧。

近月一直困扰着华英雄的那股凶兆,难道就是他?当然亦只有他才可以令英雄有这个感觉……!

赤剑不停地抖震,那不是害怕对手,而是找到了真正对手而雀跃兴奋……毕竟赤剑已经有十五年没有出鞘了。

“无敌先生,我早说过唐人街的绝世高手会自动找上门的。”阴阳使高兴他说,因为在他心中,华英雄已经是一个死人。

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在无敌的刀下活下来,只要元敌将他当作对手的话;而华英雄必会成为无敌的对手,所以华英雄是死定了——这个逻辑底下。

“就是你这个瞎子杀了日月门神?”英雄说。

从来没有人称呼无敌为“瞎子”而他会不狂怒的,但今天英雄却是例外,原因是元敌感觉到对手的武功高绝。无敌的心只对华英雄的武功有无比的好奇……其他的一切,他也可以置诸不理。

“是!是我无敌用四刀斩杀了那两名刀者。”无敌直认道。

“无敌……”华英雄口中还哼着名字,赤剑拔出鞘了。十五年未用过的配剑。竟仿如一把废铁,失却了昔日的赤红光芒,但一股森严杀气,却更胜当年。

无敌也似感觉到英雄那股元形的霸气,当下不敢轻敌,缓缓抽出自己的刀。

“你用剑?是你用四剑破了日月门神的‘日月合壁’?”

“是。”

“报上名来?”无敌的刀未动,却已引发四周气流激荡澎湃,阴阳使也差点透不过气来。

“华英雄。”英雄把出了鞘的赤剑伸向了无敌的方向。“你杀了日月门神。今日我绝不会饶你。”剑锋在嗡嗡作响。

“日月门神的死,是他们用刀不精,用刀者,死于更强的刀下,又有何憾矣?”

英雄终于明白日月门神尸体面容上的“笑意”了!那是一生无憾的笑容。无敌刀法之高,已在日月门神临终的“笑意”中显露了出来。然而今天,十五年没有用剑对敌的华英雄却要面对他。

一一一一柄无敌的刀。

二人仍未发招,双方的气势已把空气压逼得接近爆破的边缘。阴阳使从没有想过两人的剑气竟会如此相近。此刻他的心在想“世上竟有人可以与无敌匹敌,刚才我向华英雄出手,真是死里逃生。”

忽然阴阳使背门一痛,他的穴道竟被强手用腿踢封了!接着颈上一痛,刚才缠着他的辫子又箍在他颈上。前后不足一秒,阴阳使己被鬼仆迅速制服了,阴阳使根本无法抵抗!

“不要作声,否则杀无赦。”鬼仆的声线不带半分感情。他知道英雄要全神应付无敌,所以对付阴阳使的任务就落在他身上。不过鬼仆此刻也为英雄担心,因为他明自“无敌”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人。

“中国的武术是东瀛武学的源头,华英雄,你千万不要令我失望。”

说罢,刀已像流星般划破大地挥出。

英雄一生中从没有见过如此快的刀,也没有感觉到如此实在的刀;无敌出刀,就完完全全是一柄刀的轰出,再分辨不出谁是刀谁是用刀者。

英雄的赤剑直刺,分毫不差,把剑尖刺在几乎没有着力点的无敌刀锋之上!发出极度刺耳的巨响。

“好!”无敌大喝,把遭英雄剑劲震得向上弹的刀锋再向下砍去,刀锋落下之处上见又是赤剑的剑尖!

英雄剑势立刻被荡开,刀光一横。

无敌的刀已在华英雄左臂上割下一道长长的伤痕……

鲜血,也溅出来了,洒落在绿色的草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