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07章 浴血钢牛谷

作者:马荣成

“哈哈哈哈……”面对血腥即将出现,钢牛亢奋得狂笑。世界上就是存在着这些扭曲人性的变态家伙,黑暗势力才会永远存在。

狂牛疾冲过来,罗汉使劲撞开在旁的元武:而自己的胸膛则被狂牛的牛角轰中,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惊然的巨大声响!罗汉并没有惨号,狂牛亦没有停下冲势,牛角在罗汉胸口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罗汉兄!”元武对罗汉舍身相救的举动,不禁十分感动。罗汉是一个把“情义”看得比任何东西还要重要的人,元武既然是他的朋友,他便会竭力保护他免受伤害。

钢牛看见了血,笑得更加疯狂!“再撞呀!再给我撞呀!”

狂牛也嗅到了浓烈的血腥味,回身又狂撞在罗汉背门。吊着罗汉的绳索也抵受不了这一撞的拉力而折断了。罗汉的身体便如断线风筝般向前飞,重重的挞在钢牛身前的土地上。

鲜血已不能自制地染红了本来黄色的土壤。

钢牛一脚踏在罗汉头颅之上。若非罗汉有深厚武功底子,这一脚也足以把他的头盖骨踏裂了。

“他妈的中国人,你知道老子的威武了没有?”钢牛狂哮道。

罗汉纵使受了重伤,但他却没有失去人性的尊严。“你……要杀便给我一个痛快,不要再……做无聊的事了……黑龙会的洋狗!”

“妈的!死到临头还在逞强!?”一边骂,一边狂踏罗汉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罗汉仍是哼也没哼一声。他真是一个铁铮铮的硬汉子。元武倒吊的身体在震抖,他不是惶恐,而是愤怒。眼看见与自己肝胆相照的挚友被钢牛肆虐,他的怒已到达了沸腾……到达了顶点。

只要他此刻可以解除束缚,他一定会粑这个钢牛活生生踢毙。

所有钢牛的手下也呆了,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有一个人被钢牛如此毒打而不死,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中国人。钢牛用尽了饮奶之力一脚踢向罗汉腹上,罗汉已滚出了数丈以外,但罗汉仍能说话:

“你……一是干……脆宰了……我……呜……喔……”罗汉吐出了一滩鲜血。“否则……你……一定……后……悔……!”

“嘎……嘎……妈的!”钢牛也打得喘气如牛,刚才任他如何使劲,他仍不能击毙这个中国人,他在众手下面前的威风全没有了,这怎叫他不狂怒:“拿刀来,让我斩开这支那人一百块!”阴阳使早向钢牛叮嘱,必先要解决罗汉及元武二人。杀;亦只是迟与早的问题而已。

钢牛手下奉上了一把长三尺半的锋利开山刀。

“我命休矣,想不到我罗汉纵横江湖,此时竟栽在一个无耻的洋人手上……”重伤的罗汉已对活着不抱任何期望。

钢牛舔着刀锋的边缘,狞狰地笑道:“支那人,求饶吧……你向本大爷求饶的话,我也许会考虑给你一个比较痛快的死法呀!”

生亦何哀?死亦何惧?

“你要杀便杀!中国人绝不会向恶势力屈服的!”重伤的罗汉宁死不屈慷慨激昂。

“说得好!罗汉兄!”元武也不禁高声附和。元武到了唐人街,投靠罗汉。二人亦师亦友,早已心灵互通。此刻二人同遭阴险小人所害,敌汽同仇,感同身受,自然更加肝胆相照。“钢牛,你有种的便先把我斩开一百件吧!”

钢牛道:“你二人真是讨厌,不要争了!你们二人皆要死呀!”说毕随即提刀向躺在地面上的罗汉砍去。

“住手!”一声如天雷般的暴哮响起!带着森严的霸气和神威……令钢牛的刀也在半空之中凝住了。

钢牛谷的入口处,阴阳使正被华英雄胁持着进来……华英雄得知了失踪的三百华人被囚于此,故亲自押送阴阳使引路来迎救。

“英雄兄……”重创的罗汉仿佛看见了救星降临一样!因为他明白,英雄出现,众人必可脱险,这是他对这位挚友“能力”的信任。

“华掌柜……元武亦向英雄投以信任的目光。他与华英雄虽然不是深交,但他早知道这个中华楼的掌柜是个探不可测的高手,而在罗汉对他的称呼之中,元武也肯定了他便是十五年前叱咤江湖,后来却消声匿迹的少年英雄,外号掌剑双绝的——华英雄。

钢牛谷众喽罗已手持弓弯,将华英雄团团包围。

钢牛说:“阴阳使大人,你不要怕,我立刻会救你!”钢牛是阴阳使手下。日睹主子被一个中国人所胁,不禁大为紧张。

“阴阳使,快下令释放所有华人。”英雄冷冷的道。

阴阳使仿佛接到军令似的大叫:“钢牛!立刻把所有华人放出来让华先生带走!快!”阴阳使见识过英雄与无敌交手,知道对方武功高绝,此刻他自己命悬一线,所以只有对华英雄的说话唯命是从。

钢牛对阴阳使的说话大惑不解了,此谷中少说也有百多名黑龙会帮众,又怎会惧怕一个只身闯来的中国人呢?“这……有点不妥吧……?”他心里不禁这样想。

“快呀!妈的!”阴阳使见钢牛没有反应,不禁大声喝道。

钢牛亦不敢违抗主人意思,命手下打开谷中几幢石房的门锁,将一个个被捉来此处囚禁的华人释放出来。只见他们仍面带惊怕神色,不少人中了迷毒,葯力未退,仍在昏迷阶段,需要别人掺扶。青儿一看见华英雄,喜不自胜,因为在她被掳至这里囚禁的期间,一直抱有信念,就是看着她长大成人的“华叔叔”必定会来这里拯救她,果然此刻,梦想成真了。

“青儿,你没事便好了。”英雄看见了青儿,铁一般的冷傲面孔也不免露出一丝温暖。“青儿,你先去照顾罗汉兄的伤势。”说到罗汉,华英雄也露出了忧色,因为他知道这挚友已受了极重的伤。

英雄如剑的目光怒视钢牛,钢牛不禁被瞧得心中发毛,退后了几步。“这家伙是什么人?竟……如此可怕?”钢牛心道。

“罗汉叔叔……”青儿带着泪水,扶起了罗汉,但鲜血仍不断地渗出衣衫之外,滴嗒滴哒的流在土地上。罗汉的身体已极度虚弱。

钢牛仍在打量形势,但是眼前忽然一黑,原来已被解下来的元武的怒腿轰中!远飞重推在地上。元武解除了束缚,再也压抑不了心中的怒火,向把罗汉折磨得半死的钢牛出手。

钢牛受袭,现场的帮众不禁紧张起来,不少人慾以弓弯向元武攻击。

“不准乱动!”阴阳使喝道。

“元武兄,不要冲动,大局为重,还是尽快把所有人带出钢牛谷吧。”这是英雄第一次对元武说话,语气之中,带有一股不可违抗的魅力。

“是……”元武答道。

兵凶战危,以目前情况上三百华人的安全仍未定论,因为钢牛谷中有百多名手持武器的帮众。而不少华人中亦大多数欠缺体力,倘若敌人发难起来,不免会有华人死伤。英雄必需十分小心处理每一步。

刚才的一脚,钢牛的鼻骨被踢爆了,鲜血狂流,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阴阳使十分惧怕华英雄,他正找寻一个脱身的机会。

青儿正撕了自己的衣服替受了重伤的罗汉包扎伤口。

元武负责领导三百华人步向峡道,离开钢牛谷。英雄胁持着阴阳使押尾,慢慢离开了峡谷的中央地带。

峡亡两旁的悬崖上也有不少钢牛的手下,手持强力弓膏,瞄准了一众华人……。但没有钢牛的命令,谁也没有放出第一箭。

一切也十分寂静地进行。

谁也明白只要有某一个人按捺不住,情况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

由元武率领的三百个华人,连同青儿、罗漠及华英雄,阴阳使已步人了山谷出路的峡道之中……。

这也是最凶险的一刻。

阴阳使手下的钢牛本来就是一个极级凶暴的人,加上被元武重踢的一脚,已令他几近丧失了理智,冲动的怒火已接近沸腾……就连主人的性命也不顾了,大喝:“谁也不可离开钢牛谷!”

这句大喝触动了不少人已绷得极紧的神经!

峡道两旁悬崖上的弓箭手已纷纷扳动机掣,利箭如暴雨般洒向众人!

所有人立刻乱成了一团,大声惊呼!

英雄快指点了阴阳使的穴道,赤剑也随之出鞘,一阵红光划出。英雄已跃在众人头顶,狂挥赤剑,剑气把洒下来的箭也轰得向横飞去,钉在悬崖之上。

“好厉害的剑气!”元武初见华英雄展露武功,不禁脱口叫好,皆因这一份似剑物攻物的内力修为,当今世上,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得到?

尽管英雄打下了大部分的利箭,但也有几个华人中箭受伤,众人更加慌张。你推我撞,乱成一团。

“大家保持镇定呀!”英雄利用内功暴吼,但无论他怎样暴吼,仍然平复不了众人混乱的情绪。

三百名华人的性命,危在旦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