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08章 惊天一式

作者:马荣成

三百多名华人挤于钢牛谷峡道之中,被利箭所围攻,情况想像不到的恶劣。不少华人为了逃生,不断向出口涌去,前仆后继,数名老弱的老人甚至被同胞推在地上践踏!

忽然,“轰隆”一声巨响,峡道出口竟被一巨石从天而降的封川原来这是钢牛预先的安排,万一有突发事件发生,便利用预先放置在悬崖顶上的巨岩“封谷”,使钢牛谷成为一个密封的空间。巨岩的大小刚好是峡道的阔度。钢牛手下听见钢牛大喝发难,故此立刻推下巨石。出口被封,华英雄等人情况更加危急。

利箭仍不断向人群射下,华英雄利用众人肩膊借力,不断挥动赤剑,击飞利箭。

忽然,埋伏在峡道两旁悬崖顶上的弓箭手一个一个的被轰出崖上,堕地而死,原来鬼仆展开了攻击,一脚一个,把这些杀手踢下悬崖。

“鬼仆果然是我华英雄最信任的朋友。”英雄心道。

丧心病狂的钢牛见形势有变,害怕英雄和元武折返峡谷报复,立即命令手下打开峡谷空地的牛栏,为数七,八十只的狂牛立刻狂涌冲向峡道。

峡道出口已被巨石所封,而另一面又有狂牛冲来,众人性命可说悬于一线。

元武在众人之后,清啸一声,扑向汹涌而来的狂牛群,怒腿一蹬,为首的一头巨牛已被他蹬飞。

元武翻身落地施展他的家传腿法“乾龙坤凤腿”,左右拉弓,又扫倒了两只狂牛。

但仍有一只突破了元武的防线,向受伤的罗汉和清儿方向冲去。

青儿不知所措大声惊呼,但危急之时,红光一闪,冲向她的那只牛已一分为二,爆成两半,出手抢救的自然是华英雄。

“元武兄,我们合力击杀牛群吧!”英雄虽面对如此危急的困局,但他仍保持镇定的心。“现在已到了生死立判的地步,我们必需同心协力,拯救这里的三百条性命。”

“知道了!英雄兄!”元武的士气被激励,雄浑的一记重腿,便把撞来的一只牛踢得飞了上天,倒地颈骨折断而亡。

英雄也挥剑狂斩,立刻把两只巨牛的首级砍下。

两个高手,面对着三,四十只狂牛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的冲来。

血已洒得峡道两旁的石壁一片鲜红。

面对着牛群没意识的疯狂冲来,一人也杀得有点倦了,防线正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尤其是元武,他没有利刃在手,只靠双腿轰杀牛群,身上已被牛只撞伤了多处血口,但他仍竭力坚持下去。

但人的力量毕竟也有力竭之时,元武杀了十多头牛之后,已是力不从心,一下分神,竟被一头狂牛撞在胸口上,带血飞撞在受伤的罗汉身旁。

牛仍冲至,突然,一阵劲风在元武身后刮来,重轰在巨牛之头颅之上,巨牛的头骨应声爆破。

出招者竟是受了极重伤的罗汉!

罗汉现次站在元武面前,身上带着浓烈的血腥味……鲜血已染红了他的背部,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刚才的出招,已令他身上不少血液本已凝固的血口再次爆裂,不住淌血。

“元武,由我来代替你吧。”罗汉忍着痛楚说。

“不……罗汉兄,你受了如此重的伤……怎可……哇……!”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元武刚才已被牛只撞得五脏六腑也在翻腾了。

“罗汉兄……”在拼命杀牛的华英雄也看见罗汉再站起来,他十分担心,因为罗汉已失血大多,若强行催谷运用内功,只怕就连性命也难保。

英雄担忧罗汉出手,当下催劲十成内力,剑若长虹,一招“秋风卷叶”,剑如狂风疾扫,森严剑气,立即把四头巨牛分尸!

不过,牛只数目实在大多,又有数头冲过了英雄的剑光,向人群疾扑而去。几个走避不及的华人即被撞毙。

罗汉没有表情,他只在凝累他剩下的一点一滴内力。

干他生命的最后一件事情……

极短的一刹那,罗汉想起了许多事情。

十五年前,他是无影门的二弟子,南腿王最出色的徒弟。在江湖上干了一番惊大动地的光辉事业,锄强扶弱,除好减妖。结识了与他志同道合的少年英雄华英雄。

两人合作对付了金太保,以及杀手组织的撒旦将军。

其后遇上了退隐江湖多年的剑圣,剑圣洞察二人杀戮太深,故此劝说二人隐退唐人街,过回一些平淡的日子。

罗汉与华英雄也答应了剑圣的要求,毕竟一刹那的光辉并不可以永恒的延续,人始终也会有回归平淡的一刻。

华英雄专注打理中华楼的业务,而罗汉则在唐人街开设了一所普通武馆,教授华人子弟一些强身健体的武术。

远离了血腥和杀戮足足有十五年了。

不过现在,他再嗅到了血腥,再次看到了赤剑的红光在跃动。罗汉的心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那快意江湖的年轻岁月之中。

说真的,以前那一切他是缅怀的,沉醉的。

元武也察觉到罗汉的决心,急得大叫:“不要,罗汉兄,你流血大多,不可以……再动真气呀!不!”元武受的伤也不轻,否则他必爬起身来,阻止罗汉。

英雄也杀得气喘了,身上被牛群撞出了几道血口。

但牛只仍然绵绵不绝的冲来。鬼仆仍在崖顶上对付着弓箭手……。只凭华英雄一个人如何可以再应付数之不尽的牛群了?

三百个华人愈挤愈紧,发出了令人心寒的惨号,令人颤栗的惊呼,索绕在峡道的回声之中,犹似饿鬼的哭号。

罗汉睁开了双眼。

“元武,你记得我曾对你说过,这十五年来,我也在专心钻研一招腿法的事情吗?”罗汉道。

“是‘惊天一式’?”元武道。

“不错,以极霸的腿意所推动的强大杀招……但十五年来,我始终也未能练成,你明白是什么原因吗?”

“为什么?”元武也不明白罗汉为什么会在这时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为我的生命失去了一些东西,那便是一份‘杀意’,一份非把敌人置诸死地的‘杀意’……因此我由始至终也没法完成‘惊天一式’那招杀腿。”罗汉竟平和地向元武解释。

“难道……!”元武顷刻明白了罗漠心中之所想。

“无武,你总算是我知己,明白我今天终于可以……”罗汉道。“一偿夙愿。”

“元武,请你答应我,协助英雄兄把所有人安全拯救出去,三百人的性命总比我一个人重要。”站在由自己鲜血形成的血泊中的罗汉道。

“我罗汉纵有一口气在,也要拼命极救于水深火热的同胞!”

“是……。”元武感动得热泪纵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罗汉身上的血已流得七七八八,再强行催谷杀招,体力必然不能负荷,若勉强轰出“惊天一式”,那不是等同自杀么?

“英雄兄!请你让开!”罗汉暴哮,挺腿扑出。

“不一一一!”英雄大叫。

顷刻,罗汉已把身体急旋,化为一股疾风。

英雄也被罗汉腿劲所荡开,退至崖壁之上。

“这是‘惊天一式’?但以罗汉兄此刻的伤势出招,那岂不是……”英雄面露出了无限的悲枪。

罗汉人如飞钻疾冲,牛只挡者披靡。

刹那间,天昏地暗,腥凤血雨充斥了峡道……

“惊天一式”一经施展,一场惊心动魄的屠杀展现眼前,罗汉的一条铁腿就如刽子手的屠刀一样,将汹涌而来的牛群钻碎,剁块,轰爆!

无数的狂牛断肢,皮肉。内脏。碎骨不断地涂在峡道两旁的石壁之上,变成一幅心胆俱裂的地狱修罗图。

“好可怖的腿招!”元武看得呆了,他也是练腿的武者,但是却从没有想像过一双腿可以产生如此可怕的杀伤力……。

“惊大一式”是超越一切腿法范畴的腿招,也是一种不能回头的杀着。元武牢牢地记着罗汉出招的方位和角度。

因为他明白这是罗汉一生中唯一一次……也是最后的一次使出惊天一式。

峡道己化作一个血泉,罗汉不断地向前狂钻,转眼问已把五、六十头牛击杀。

“哈哈哈哈……”一阵喜极的笑声,发自仍在用招的罗汉口中。

那是因为罗汉终于完成“惊天一式”的大成而大笑?抑或是嘲弄生命走到了尽处的悲凉?

英雄的泪也忍不住流下……

十五载的友谊,也将告终……

难道这便是英雄一直害怕的凶兆……?他的亲人、朋友……陆续会离他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