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 一 章 杀声四起

作者:秋梦痕

古北口,亦名虎北口,是河北通热河的古关,关门凿山而过,宽仅能容车,险要无比,

为兵家必争之地。

关内山青水秀,关外黄尘漫天,一关之隔,风景完全不同,万里长城,骑关关筑,蜿蜒

西去,雄奇壮观,叹为观止。

离开二十余里,有一牧场,依旁水,面对无边草原,规模宏大,北地良马,莫不尽集于

斯。

场主舒百宽,所届七十,三十年前,为一江湖风云人物,提起“金剑”舒百宽,武林无

不肃然起敬,后来年事渐高,雄心渐收,是以在古北奠下这份基业。

万隆牧场有良马八千匹,马师百余人,人人都是武林好手,莫不与舒场主非亲即故,其

中以“飞天太保”杨豪,“梅花针”孟公明、“贯天”王刚三人为最出色,在江湖上有“万

隆三奇”之誉,他们都是中年人物了。

舒场主有三个儿子,舒夫人生太稀,长子舒世勇,已是二十七岁的青年了,人称“古北

大侠”,武功绝伦,次子舒一鸣,年才一九,可是英名不亚其兄,三子舒希凡,年纪最小,

竟还只有九岁。

时当冬末之季,这正是牧场业者休息之期,马师们不是喝酒就是赌钱,其他无所事事。

十几天大雪,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银争,尤其是北国,已经冰冻三尺了。

突然一匹黑马,出现于古北口外的大道之上,口中喷着白气,四蹄翻飞,直向万隆牧场

驰去,马上坐着位须发如银的老人。

牧场里有几个马师在大门前遥望,他们远远的发现了这一骑快马,其中一个猛的大叫

道:“场主回来了!”

话声示停,老人已驰到大门口,翻身下马,神情严肃,器手一摆,立将缰绳交与马师,

沉声道:’‘诸位火速传话,请所有师傅齐集大厅!”

说完了,他即如风奔后院而去。

俄顷之间,整座牧场都騒动了,不知发生什么事,人影纷纷齐向聚集,个个心情紧张,

议论之声,嗡嗡不绝。

未几,由大厅后面出来五个人,那就是场主的全家人,如人意外地,连老夫人也来了,

这是很少有情形。

场主到了他经常坐的太师椅前,左面立着老夫人,手中拉着她最小的儿子舒希凡,长子

次子则在后面。

厅里集合了全场人物,这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场主的脸上,人

人都带着惊疑莫测的神情。

老场主向在场的面上静察了一会儿,这时才开口了:“诸位,本人承蒙诸位忠诚合作,

全力支持,数年来,出乎本人意料之外的,居然创下不大,但也不算小的基业……”

他停顿了一下,忽又叹口气道:“可惜天下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突有一个性急的师傅大声插口问道:“场主,你老出门将近一个月了,今天回来与往常

情形不同,莫非出了什么大事情?有人要动咱们牧场的脑筋不成?”

老场主循声看去,道:“王师傅,老朽岂是爱惜这一份小小基业之人,假如只要有人要

我这份基业,那就一点也不在乎了。”

原来那扬言之人就是“万隆三奇”之一的“贯天手”王刚闻言后,他面色大变,突然跳

起道:“场主,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老场主叹声道:“现在大家没有时间问原因了,这些年来承诸位爱护,老朽无以为报,

现在请大家到师父那里去,每人领三百两银子,就此还有小半天时间,希望大家各奔前程,

火速离开牧场,迟了思来不及了!”

又有一人大叫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场主为何叫我们逃走,难道我们连一点用场

都没有不成?‘’老场主再也不看是何人发言了,满面急燥的大声道:“敌人在今晚必大举

来攻,而且来的都是武林高手,同时正邪都有,其中不泛有惊天动地的人物在内,以我们牧

场的力量简直是以卵击石!大家何必抱匹夫之勇,须知徒死无益!”

老场主这一大声疾呼,全场人才知情形不妙!莫不心神不宁,紧张至极。

忽见“万隆三奇”之首的“九天太保”挤出人海,大步走向老场主道:”场主,难道你

老一家就不逃走?”

老场主摇头道:“杨老弟,老朽一家与诸位不同,诸位白天离开,就算被敌人看到,相

信也不会拦截,可是老朽则不然,只要一被发现,那就会围个水泄不通,因此,老朽一家要

天黑时撤走,当敌人未到之际趁隙逃出才稍有希望。”

飞天太保杨家大声道:“敌人到底为了什么要找场主麻烦?”

老场主叹口气,接着道:“’在老朽未开这座牧场之前,各位都知道,老朽也是武林中

做有声名的一员,事情是老朽在当年得了一件东西,而这件东西又是武林视为至宝之物,因

此,老朽知道怀自者必有罪,是决心归隐,是以开了这座牧场,一方面作个正正当当的商

人,则籍此以藏身。”

杨豪惊奇道:“这东西还在场主家里?”

老场主点头道:“多少年了,老朽只想风声已尽,从此安然无事了!没想不到。时至今

日,居然还有人查出线索,而且把消息传遍了整个武林!”

杨家大声道:“我们虽不才,难道场主不打算留下几个派用场?”

老场主叹声道:“人多了,行动非常困难,同时老朽决不打算以力对敌。”

他想了一会,轻场向杨豪道:“这样罢,老弟,你与孟公明,王刚等人留下随老朽走

罢,其余人等我就催他们领了银子火速动身!”

杨家领命,立向王刚和孟公明走去。

老场主向大家一再催促后,自己带了妻儿转回后院。

上房中有几个家人在收拾细软,老场主一到,立即吩咐道:“你们除了必要的东西,其

他一概不许带……”

回头又向长子道:“勇儿,你去准备三辆车,办完了赶快回来,为父的还有话说。”

大公子田世勇急忙应是,但临行又转向国道:“爹,马群怎么办?”

老场主沉声道:“全家生命尚且保不住,还谈什么家业,快去!”

看到儿子去后,憋着脸向老场主道:’‘相公,难道你不能把那件东西公开送与人家

吗?何必冒这么大的危险逃走呢,同时这份家业也可惜了。”

老场主叹声道:“你们妇人家,那里知道好歹,这件东西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宝典阿,

即连城之宝也难与其并称的。”

夫人道:“相公,这九年来,你天天在读它,难道就没有一点领悟?”

老场主摇头叹道:“为夫的如果有了成就,那就不再带你们母子出走了,那怕整个武林

人物全来,也管叫他们来得去不得。”

他的次子舒一鸣正在收拾行李,闻言之下,立即走过来道:“爹,你老这次出去,主要

是寻师祖求教这件宝典,难道没有寻到?”

老场主仍旧长叹一声道:“鸣儿,你师祖虽是武林有名宿,只怕他也难解这宝典中的玄

妙,为父的是抱着一万份之一的心情去寻他老人家,可是他老人家仍未回转天台洞府。”

说话之间,大公子回来了,同时领来万隆三奇!

老场主一见三人,急忙道:“杨、孟、王三位贤弟,你们来得正好,都呼我有一个计划

三位遵行。”

杨家急问道:“场主,你老有何吩咐?”

老场主道:“今晚我们出去,成功的希望只怕非常渺小,因此老朽准备分成三批,三批

中,只求老天爷保佑,如能得到一批脱困,也许还能替老朽留下一条后根!”

孟公明郑重道:“场主如何分派?”

老场主道:“老朽自己带着你大嫂和勇儿,加上王刚弟,押着三辆车及家人向北进,公

明贤弟时带着鸣儿向南逃,最好绕过古北口入北京!”

他回头看了幼儿一眼,叹声道:“希凡最精灵,可借他的年纪太小了!”

杨家急接进:“场主,希凡怎办?”

老场主戚然过:“杨贤弟,希凡学得老哥哥一点东西,只怕在江湖上派不上了用场,不

过他将来也许有点成就,故所以,老朽要拜托你全力爱护了。”

杨豪大惊道:“场主,小可能力有限,怎敢受此重托?”

老场主叹道:“生死存亡,原同天定,同时贤弟的功夫向为老朽所敬佩,今后好歹都全

仗贤弟照顾了。”

他似有什么重要问题,可是说到口边又停下了。

老场主看他一眼,随即低头沉思不言。

舒世勇似怕父亲误会,急忙再接道:“爹。…··”

喊出一个“爹”字时,却被老场主摆手阻住了!只见他老人家决然道:“为父的老了,

这件东西是无能悟出了,勇儿,你就带在身边罢,希望你能得天之福,将它悟流,日后也好

替武林申张正义!”

舒世勇闯言大急,慌忙道:“爹,你老人家不是常说一鸣的头脑比儿强嘛,儿的意思是

求你老人家交与一鸣!”

老场主点头叹道:“勇儿,你对两上弟弟爱护之深,为父的是知道的,既然如此,那为

父就交与鸣儿了。”

舒一呜猛地跳起道:“爹,咱们这个牧场,从上到下,一从叔叔伯伯,平时称三弟作什

么?”

杨豪突然叫起道:“’神童——”

老场主含笑道:“你的意思是要把宝典交与希凡吗?”

舒一鸣大场道:“爹,只有三弟才有天赋继承你老的志愿啊!”

老场主顺手在身上摸出一只黄布小包,郑重的交与幼子道:“凡儿,此宝今后与你共存

亡,你要把它视如生命,你的文学比武学好一百倍,加上你的智慧,为父的希望就全在你身

上了,拿去罢,好自为之。”

舒希凡生来沉默寡言,他既不开口,也不推让,接过去就揣人怀里。

时间易过,大家备齐一切,开了饭,转眼已近黄昏了,老场主亲自送走一众马师—一挥

手洒泪告别,情形非常凄凉,同时也十分混乱!不一会,整个牧场变得一征冷清,而且充满

了山雨慾来风满楼的情势。

跑马前停了三辆马车,几匹少的坐骑,一切装载都妥当了,只等妇女们上车起程了啦!

就在家人刚将各处灯火熄灭,人员齐出大门之际,据料突闻远远传来无数的喝叱之声,

同时杂以一声援一声的惨叫,人喊,马嘶,势如万军对阵!

老场主闻声色变,陡然仰天长叹道:“敌人提前发动了,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了!”

梅花剑孟公明大场道:“场主,好似众师傅都被挡回来了!”

老场主叹场道:“跌祛是真,回来无几了,孟贤弟,你带一批快上马,火速趁乱向南面

突围逃生……”

一顷,又向杨家道:“杨贤弟,请你带希凡奔后山,只求逃生,不许抵抗!”

话才说完,立见四方都是如潮黑影!

杨豪情势危急,急忙拉住舒希凡就走!

舒希凡挣脱手,立向父母跪下道:“爹爹,阿娘,我们还有见面之期嘛?……”他说着

已泪如雨下!

老夫人已吓得不能开口,全身只在发抖,老场主却大喝道:“还不快走!为父如有不

测,那就看你将来有否报仇之力了。”

舒希凡哭道:“爹,你老能告诉孩儿主要敌人姓名嘛?”

老场主忽又道:“将来你如果没有力量,就是告诉你又有何用,岂不反而增加危险,假

设你将来有能力报仇,到时你就自能查出,不过为父也不使你太失望,只记住‘一龙’。

‘二虎’、’三天’、‘四地’、‘五人’这十个字就行了!”

说完一摆手,立催杨家火速动身!

杨豪半拉半提,急急带着舒希凡翻上后山!当他们翻过高崖时,牧场内已杀声大起,同

时后山亦有无数黑影闪动!

情势大紧,杨家忙将舒希凡带进一个石洞内,轻声道:“快藏身。

这时逃不脱了!”

突然间,牧场火光冲天,浓烟飞腾,舒希凡一见,几乎哭出来,他道,敌人不惟把全家

围住,而且纵火烧了。

杨豪怕他惊叫,急忙警告道:“你不要出声!敌人已封锁我们的后山了!”

喊杀之声一直延到三更,舒希凡亲耳听到父母兄长的死亡之声,因此他几度晕死过去,

醒来时又不敢哭出声音,这在年仅九岁的孩子是多么痛苦,其内心的创伤是不言可知了。

杨豪的眼睛已冒出火来,好几次他想冲出去拼命,然而他一看到身边孩子又不敢动了,

事实警告他,好家只有这一根秧苗了,因此他咬牙苦忍,一步也不敢乱动。

火光仍在闪耀,这是庄院太大之故,一天半天是烧不完的,不过到四更,杀声逐渐停止

了,这证明整个牧场的人员已牺牲殆尽。

杨豪侧耳细听,四野似已无人,心想敌人已去了,于是他轻声向舒希凡道:“贤侄,是

时候了,天亮恐怕又难脱身了,敌人得不到你身上这件东西,他们决不会就此罢手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杀声四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