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十一章 生 死 簿

作者:秋梦痕

阳光初吐,四野清寂,这是连农夫们也未起身的时候,舒希凡、白半生终于奔完了下半

夜的途程。

白半生突然眼光一花,触目全是湖水,不禁叫道:“白湖水!过孝感七十里了。”

舒希凡道:“明天可以过长江,附近有无市镇?我们吃点早餐再走。”

白半生道:“沿途都有饮食店了,你如果要吃一顿丰富的,那就要放下回城。”

舒希凡道:“要绕路就不必了。”

白半生道:“那就在前面祈家湾镇上吃罢,吃完了你决定由那一条路往广东。”

舒希凡道:“你看那一条路近就走那一条路。”

白半生道:“两条都差不多,由湖南多属平地,但河流多由江西河流少则山多。”

舒希凡道:“那就走江西好了。”

白半生道:“为了避免你的敌人拦截,我看还是走湖南好,因为走江西必须通过幕阜山

脉,九岭山脉,武功山脉,万洋山脉,五岭山脉,可说无一处不是敌人拦截的好地方。”

舒希凡道:“不怕他们,我迟早要和他们大斗几场的。”

进镇时,白半生忽然看到一大批成群结队的青年女子在街上穿来穿去,而且人人带有兵

器,这情形实在不易多见,不由立感稀奇之至,忙向舒希凡轻声道:“这镇上有点不对。”

舒希凡道:“你有什么感觉?”

白半生道:“这三五成群的少女是由何而来?”

舒希凡道:“中原各派不乏女子,她们女人比男人容易结合,也许是沿途相遇,愈结愈

多之故。”

白半生摇头道:“不对,难道恰好都会在这条镇上?”

舒希凡道:“好歹都有点消息可知,咱们先吃东西要紧。”

白半生道:“你注意,她们虽不是一般,但却有个完全一样的特点没有?”

舒希凡忽然有所悟似的啊声道:“的确,她们都是穿一样的衣服,肤色式样全相同!”

白半生道:“我敢说这是一个古怪帮派里的人物!”

舒希凡忽然又道:“别大声,又有一批由我们后面来了!”

白半生回头一看,只见真有六个身穿粉红色的少女跟上来了,于是急向舒希凡道:“前

面有店,我们进去吧。”

舒希凡道:“你先进店,我再走一段再来!”

白半生依言抢出几步,侧身由人群里钻向一家馆子门口,但没有立刻进去,转身一看,

只见舒希凡仍在后面,而且已与那批女子走个平行了,他猜不出自己的朋友要干什么,忖道

:“他想捣什么鬼?”

舒希凡没有回头去看那些女儿,他只是瞪着两眼向前行,可是不快也不慢。

先有两少女发觉,其他几个立即都注意了,这时已开始咭咭细语,显然是在评论什么。

白半生一见快近了,他这才走进店,先把酒菜叫上,自己慢慢喝着等舒希凡,他估计舒

希凡不会去得太久。

大约有一刻之久,舒希凡真的进店了,他一见白半生就道:“快吃,我们要到赶到长江

。”

白半生轻声道:“有什么收获?”

舒希凡摇头道:”那些女子确实出现得古怪,我就无法察出她们的来路,不过她们说话

的口气是要赶到长江。”

白半生道:“听说在什么时候?”

舒希凡道:“在今天晚上赶到,显然不止这一批。”

二人酒也不喝了,吃饱饭就会眼动身,稍提轻功,穿捷径直奔长江。

快到黄昏时,白半生忽然发现后面有人盯着,不禁轻声向舒希凡道:“阿凡,长江快到

了,但后面两个大汉是谁?”

白半生笑道:“这两人我在镇上见过,他们也在注意那些少女,此来绝非是盯我们,否

则他们焉会这样接近?”

白半生笑道:“那就向他们打听打听如何?”

舒希凡笑道:“江湖仇多疑,我们和其毫无认识,这样去问,他们岂肯说实话?”

白半生沉吟一会后,轻声道:“我有主意了?”

舒希凡道:“什么主意?”

白半生道:“先不要问,只慢一点走,等他们赶上来。”

舒希凡点点头,立即将脚步慢了下来,但他想不出白半生有何主意。

后面两个大汉渐渐只距半箭之远了,这时看清其面貌,居然都是四十上下的壮年块头,

长相不恶,仪容端正。

白半生一见,忽然噫声道:‘那不是洞庭双义嘛?”

舒希凡笑道:“认得就好办了。”

白半生马上停住道:“等一等,我与双义交情很不错,一年也要见几次的,他们一名黄

强,就是前面走的,后面为马文,同住一个村子,家里是捕鱼的,而且很富有。”

两大汉似亦认出白半生,居然同声大叫道:“前面可是白贤弟?”

白半生哈哈笑接道:“老马,老黄,怎么在这条路上?”

两大汉一听未认错,如飞赶上大笑道:“为人忙呀?”

白半生先替舒希凡引笑道:“二位,这是敝友舒希凡,因白半生之故,黄、马两人亦热

烈握手笑道:“舒老弟请多指教!”

双义谈吐不俗,舒希凡颇有好感,连声道:“不敢,不敢,二位大哥太客气了。”

双义再向白半生道:“小白,你可知道这一带出现无数的神秘少女?”

白半生笑道:“见了几批,但不知其来路。”

黄强郑重道:“我和马文是承琼崖五指老人所托,特地在这一条路上查看,据说她们来

自南海外,人数非常多,全部是少女。”

白半生道:“五指老人居然有请二位帮忙的事情,他的徒弟‘琼崖五虎’干什么去

了。”

马文接口叹声道:“原来小白你还不知道?琼崖五虎就死在这群神秘女子之手啊,因此

五指老人既伤心,又紧张,现已到处找他当年的朋友帮忙呢。”

舒希凡诧异道:“琼崖五虎在下见过,据说人虽娇嫩,但却正派,因何竟死在这群女子

之手”。

黄强接道:“死因已明,那很简单,就是因五虎骄傲而起冲突的,其他没有旁的原

因。”

白半生道:“这群神秘女子散布在那几条路上?”

马文接口道:“目前不明,起初她们分两大批,一批沿珠江面上,那就是先到琼崖杀五

虎的一批,另一批沿长江面上,听说各大门派已有不少门人弟子遭了殃,不过都是死于冲突

,八九都是正当比斗而亡。”

舒希凡笑道:“她们此来有什么名堂呢?”

黄强道:“在下等已知她人一点动态了,查出她们是来观察中原武林的力量,而且她们

今晚有个集会,地点在离此不远的长江崖下,那儿停了两号大船。”

白半生道:“那我们可以去探探了。”

黄强大惊道:“小白,这可不能冒险,那两条船上,今晚起码有八九十个神秘少女到达

,凭我们的力量,那是卵击石,不过远观是可以的。”

舒希凡笑道:“远观能看得出什么名堂?”

马文道:“今晚去探的恐怕不止我们两起,估计少一点,总不在二十批这定,在下早已

埋伏了一条小渔船在彼处,相距不到一箭之远,今晚就在渔船上观观风色算了。”

白半生道:“那些少女难道不怀疑你们的小渔船?”

黄强笑道:“那一带都是停泊之处,商船、渔船不下数十号,否则的我们也不敢。”

四人说着已到长江岸上,马文领头,沿江奔向下游。

白半生问道:“还有多远?”

马文回头道:“还远,黄昏后准到!”

舒希凡吓声道:“现在还不到中午啊!”

黄强接道:“我们不能运轻功,我们先到杨逻镇吃中午饭,同时还可以在那儿看看各路

人物的动静,也许该镇上就有神秘少女。”

不出十五里,前面江岸确已出现一座小镇。

刚进镇,忽然见到人群里闪来一个小人影,竟是直左白半生。

舒希凡一见,噫声道:“时运来居然在此!”

白半生一见笑道:“他不认识你,我迎上去先告诉他,免得这小子冒失乱叫唤。”

他急步迎上,先叫道:“小时,真巧!”

原来那小人影真是“摄空手”时运来,只见他一接近就问道:“白大侠,还有那话儿呢

?”

白半生明白他在问”天帝子”!笑道:“小子,你看那漂亮少年不是他是谁?”

时运来惊奇道:“真的?”

白半生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接着轻声道:“小子莫漏风!”

时运来郑重道:“当然,我有重要事儿要禀告他。”

白半生向舒希凡招手笑道:“阿凡,他有事对你说。”

舒希凡偏首向黄、马二人道:“二位可识此客人?”

马文摇头道:“未见过?”

舒希凡不愿说出时运来的底子,笑道:“他姓时,也是道上好手,二位见见不妨!?”

三人过去,只见时运来笑道:“洞庭双义也来了!只怕不认得我吧?”

黄强噫声道:“时老弟在何处见过在下?”

时运来笑道:“见的地方多了,不过二位未曾认识小可罢了。”

舒希凡道:“有什么事?”

时运来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大家跟我走。”

白半生道:“去哪里?”

时运来道:“出镇口有家老房子,地当要道。”

舒希凡道:“有吃的?”

时运来轻声笑道:“有!你去,总比馆子里还丰富!”

白半生诧异道:“主人是什么人?”

时运来道:“主人是我!”

舒希凡惊奇道:“你的家就在这里?”

时运来摇头道:“我那里有家,不过是几天前租下的,因为算定你要来,所以事先就此

准备了一切。”

白半生笑道:“好家伙,其有你的,那你带了几个帮手了!”

时运来哈哈大笑道:“帮手有两个,认得的热门人物,不过我们已结为兄弟,决心随舒

老板干下去!”

白半生噫声道:“你小子一向情愿似的,舒老板不见得答应呢?”

时运来道:“那就看舒老板点头或摇头了。”

舒希凡笑道:“承蒙不弃,一言为定,但那两人是谁呢?”

时运来笑道:“见面就知道,但要老板不见疑才好。”

舒希凡闻言,真有点莫明其妙,他就想不起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出镇口不到半里,那儿是一遍民户,时运来一指靠路一家笑道:‘地方不吧。任何人由

这条路上经过都能看到。”

他说着抢出,如飞先走了。

白半生笑道:“准备吃的去了,这家伙真有一套!”

马文忽然道:“小白,我们不进屋了!”

白半生诧异道:“为什么?”

马文道:“你看前面里处?”

白半生抬头一看,疑问道:“那是三个什么人?”

黄强道:“其中就有五指老人!”

舒希凡啊声道:“他们似刚由镇上出去?”

黄强道:“一定是的,我们得引他先到船上,二位来时,在下会在路上迎接!”

白半生道:“可否请五指老人转来?”

马文道:“有同伴,恐怕不会转来。”

舒希凡道:“那就不留二位了,咱们晚上见。”

黄、马拱手告别,立即长身追去。

白半生一见二人去后,对舒希凡道:“今天晚上一定很热闹,我们自己有船就好了!”

说话之间,二人已到时运来所进去的门口,忽见里面一排立着两个同样的小矮子!”

舒希凡和白半生一见,同时啊声道:“偷天双猿!”

在时来运左右所立的真是大猿孙文谋,小猿董文策,只见二人向舒希凡躬身道:“舒公

子,小的已脱离胡雷了!”

舒希凡道:“那本来就是卧底行为!”

大猿道:“但又脱了老龙谷了!”

舒希凡道:“那为什么?”

小猿道:“奉小姐之命,叫小的们终生跟随公子!”

舒希凡淡然道:“小龙女金梦仙又派你来向我卧底?”

双猿立即跪道:“小姐绝对无此意,公子神明,何出此言?”

白半生接口又道:“你们起来,舒公子是故意说的,不过是要你们明白,金龙王乃是公

子的仇人。”

双猿立起同声道:“这点小姐已经详细说过了。”

舒希凡摆手道:“你们既来了就算了,快拿饭来吃!”

双猿一听不拒绝,不禁大喜,同声道:“老大早已吩咐了,公子请入客房。”

客房里摆了一大桌,白半生抢步走进,哈哈笑道:“大家一同吃,时来运有一套。”

大家坐下就开动,顿时杯盘狼藉,真是大快朵颐。

用餐之后,舒希凡向时来运道:“你有什么事要说?”

时来运道:“老板可知近来出现一群少女?”

白半生道:“我们就是要查这群女子的来历。”

时来运道:“我偷到她们一件东西,显然是这些女子的腰脾!”

他说完由身上摸出一张黄玉,交给舒希凡道:“她们每人都有这样一堆。”

舒希凡接过一看,只见玉上正在刻有“三神令”二字,反面刻有“内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生 死 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