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十四章 白云救七奇

作者:秋梦痕

舒希凡深深沉吟半晌,平心静气的向司马周和白半生道:“七具尸体死在血龙爪下是无

疑,问题确是此洞之秘密!我看了圆形的螺旋洞,确是向下走,而且有石级。”

司马周吓声道:“你探下一段!”

舒希凡道:“下了十几丈,经过十四圈,但不敢冒失再下了!尸体的伤处满布,全为巨

爪所伤,证明洞下直达潭底无疑,甚至直达血龙藏身之所。”

白半生道:“七条尸体因何能上来才死?”

舒希凡道:”那是仗内功深厚逃上来的,因伤势太重,终于不支而亡!”

司马周道:“我担心血龙也能上来!”

舒希凡道:“只怕不可能,否则这七条尸体都保不住了!”

白半生惊疑道:“何以见得?”

舒希凡道:“下垂的施洞只能容一人而行,其大不过如通常的圆井,我猜血龙的粗大已

超过洞大,它无法爬上来。”

二人闻言大惊道:“血龙是这样庞然大物!”

舒希凡道:“我也是这样揣摩,但未亲见,事实定有证明之时!”

白半生道:“这七个保不知是何来历,但他们的尸体想法移出才好,不然会腐烂!”

舒希凡道:“到了夜晚,将他们搬出洞口,摔下龙潭就是了,血龙一见,恰好一饱口

福。”

司马周笑道:“假设是正派人物就抱歉了。”

舒希凡笑道:“如被血龙吞了,那真是替他们奔到活龙活地了,其后代必定非常发

达。”

正说着,突然闻外,大起轰动之声!

白半生一听大异道:“这是什么一回事,突见满眼红光,连整个潭内的浓雾也映红了,

不禁骇然道:“血龙在潭面出现了。”

白半生、司马周同时奔到,耳听人听太哗,确闻无数惊叫血龙之声,那晚把瀑布之声都

盖住了,而且潭水竟溅上百丈之高,惊叫道:“莫非血龙要飞腾了!”

舒希凡道:“可惜只见红光不见龙,这雾气真讨厌!”

这时已有不少喝叱之声起自潭面了,司马周吓声道:“有人下去动手了!”

舒希凡道:“你们两个守住洞口,我下场去看看!”

司马周道:“太冒险,当心点!”

舒希凡应声而起,电射一般,冒着浓雾红光,直朝峭壁下泄。

司马同惊叫白半生道:“有人遭殃了!”

白半生道:“不怕死的竟大有人在,希望阿凡没有危险!”

司马周摇头道:“以他的精明和武功,我倒非常放心!”

白半生一见问道:“你一身怎会湿。”

舒希凡道:“瀑布和高涨的潭水和惊涛骇浪,我又未运真气护体,焉得不湿。”

司马周道:“无数的惨叫声是什么原因?”

舒希凡道:“那是被血龙的尾巴把去杀它的高手打入潭水之故,那种力量简直非人力可

驭,我也被打下两次。”

白半生道:“连你的内功都抗不住?”

舒希凡叹声道:“我再加十倍也不行,血龙的尾巴幸未扫到潭壁之上,也许它故意不触

潭周石崖,否则这四面悬崖非被打垮不可,那一拂一卷,什么山峰也会被扫平!”

司马周紧张道:“大得很!”

舒希凡道:“我只能看到它露出的尾巴,那已足嘛死人,少说点也有人体这么粗,其中

段当然要更粗几倍!”

白半生变色道:“红光是什么?”

舒希凡道:“是它身上的红鳞,能放射出火一盘的红光,我想其名为血龙,那是它通身

血红之故,今天早上也许有高手偷偷下潭,因此激发它暴怒反击,此物确实无法可除。”

司马周问道:“你下过手?”

舒希凡道:“我的霹雳神剑也许是它唯一所畏惧的东西,两次出手它都避开,可是它捣

的潭水太激,我无法全力冲近。”

白半生道:“若能引它腾出潭水就好了下手了。”

舒希凡道:“蛟龙不似巨蟒,它仗的就是水!水的范围小,激动的力量更强,假使它在

海里也许我能近身,不过它在海里的活动却更大,其速度恐怕又是人所不能及了。”

司马周道:“在这种情形之下,你如何能除呢?”

舒希凡道:“我也是这样想,不过不要急,想得的奇人异士太多,我们等机会。”

白半生道:“快运功,你先把衣服搞干再说!以后下水,你得先运真气护体。”

舒希凡笑道:“老白不懂水功?”

白半生摇头道:“只可运功在水底潜行,游是完全不懂,你问这个作什么?”

司马周笑道:“只可运功在水底潜行,游是完全不懂,你问这个作什么?”

司马周笑道:“在水中真气护体,身体就和水脱离关系,那不是一直落水底了!”

白半生尴尬笑道:“原来我说了外行话!”

舒希凡笑道:“在水里运出真气护体,水不似空气,它的排挤之力更强,所以一个武功

再高的人在水中,他的功力就会打下很大的折扣,十成功力有用五成对敌。”

白半生道:“我又得到一次经验了,今后我可避免与懂水功的人在水中动手!”

司马周笑我也不懂水功,不过我早听别人说过,今后我们对于些道非下一番苦功不

可。”

舒希凡道:“水功易学而能精,不过你们已有高深内功,学起来就先有良好的保护,不

怕水压,不怕淹死,能懂法则,久之必精。”

白半生道:“听说有水功的高的,在水中比鱼还快,这可是真?”

舒希凡道:“比鱼快的武林中大有其人,吃水上饭的高手八九都能,这不足奇,不过比

鱼灵活的就难找了,不过二兄不是外人,小弟已练成灵活如鱼之境,快能比鱼增十倍,这是

说真游。”

二人惊奇道:“阿凡,你能说出此中奥妙吗?”

舒希凡笑道:“说穿了并不希奇,这是天地二桥大穴贯通之故,二兄的内功大概亦贯通

二轿了,只未达升华之境罢了。”

白半生道:“你已把我们的全看出了!”

舒希凡道:“行坐不主出,那有看不出的道理,尤其是二兄坐功更表露无遣。”

司马周道:“这样说,我们如习水功,那也比鱼快了!”

舒希凡道:“水功的运用之妙,全靠多习,这就是存乎一心,有很多姿势非言传可

表。”

他一顿又笑道:“此后你们能每天到水中练习一次,小弟包你们百次之后比鱼快!”

司马周点头道:“除非没有机会,不然一定照作,但你先把比鱼快的道理说说看。”

舒希凡道:“天地二桥一通,真气就可由四肢掌心射出,比方你的水中想直进,那就把

真迫向脚掌涌泉穴,直气受到水的阻力,身体自然向前推进,真气愈强,冲劲愈大,因为水

的阻力亦愈强之故,你想性转,立将右手平伸,真气由右掌射出,向右真气射左掌,后退更

容易,张口喷射即可,久之身体亦跟着灵活了,灵活之妙,这就是水功了!”

二人闻言大喜,恨不得立即扑下潭去一试。

一条人影忽由崖顶落下,恰好是舒希凡等右侧,白半生一见,不禁喊声道:“龙师

伯!”

舒希凡闻言,接叫道:“老光棍,有事吗?”

龙图老人闻声问进洞口,噫声道:“你们如何能找出这个好地方!”

舒希凡道:“天下未发现的秘密太多了,你老是找谁?”

龙图老人道:“就是找你,小光棍,这血龙经紫衣宰尼解释,看势谁都无望了。”

白半生道:“为什么。”

龙图老人道:“据神尼今早施展慧眼观察,此龙已得道数千年,连最后一次雷劫都度过

了,仅余化身飞升之日了!”

舒希凡道:“但它尚未化身飞去呀,显见它的劫数仍未脱。”

龙图老人道:“小子,它的丹练成元神,血已练为红光,虽尚有劫,那人是人为的

了。”

舒希凡道:“神尼说它尚有何劫?”

龙图老人道:“神尼算出它仅存一次无神劫了,那要在飞之日才临,但无法算出基何日

飞升,且又非人力可为!”

舒希凡道:“人家不散,我也不走,三神岛也有能算之人否?”

龙图老人道:“大海和二海都懂易数,但不知他们能推算到达什么程度。”

舒希凡道:“三神岛退了,我们就退!”

龙图老人笑道:“不久前,三海神遇上黑白盗,竟说有一张黄沙袋的什么已落到黑白盗

的手里,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舒希凡微笑道:“黑白盗如何说?”

龙图老人道:“他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其中定有原因!”

白半生微笑道:“承认冤了,不承认那就在三海神面前示弱了,这老头真个左右为难

了。”

龙图老人噫道:“他上了小光棍的什么当?”

司马周接口道:“那只怪他挑起三神岛来围攻阿凡之故,否则阿凡也不会出手反击,他

身有张图是一点不假!但那是阿凡自绘的,真正黄沙袋地图仍在阿凡身上。”

龙图老人惊讶道:“小光棍这一手太厉害了!”

舒希凡道:“他要整我,我当然要整他,不过他可把假图交与敌人就是了。”

龙图老人笑道:“那不等于投降!”

舒希凡道:“不然他只好顶我的黑锅了。”

龙图老人笑道:“第一回合斗智,你小子算赢了,不过三神岛目前仍不会发动全力公开

动手,因为那个男女叛徒的秘密尚未暴露于江湖。”

舒希凡道:“三神也知此龙无无法可除吗?”

龙图老人道:“三神岛已有星宿武士多人奉命下潭而丧生了,那是三海神不懂易数之

理,现在二看,海神了到情形再也不会派人下去啦!”

舒希凡笑道:“血龙我也会过,确实接近不得。”

龙图老人道:“当你下潭时,紫衣神尼已看到,她说你的霹雳剑反而把她赫得警惕了,

此龙本年藏在潭底一无水的地穴之内,现在它不敢了。”

舒希凡大惊道:“它不离水就更难了。”

龙图老人道:“神尼也是这样说,这潭四面有四个古洞可通血龙藏身处,现在它不离水

了。”

舒希凡叹声道:“这里怪我试探太早了!”

龙图老人道:“我劝你还是早点北上吧,神尼也走了,她算出炳灵神珠与那两个男女有

关。”

舒希凡惊奇道:“炳灵神珠是在那两个男女身上?”

龙图老人道:“神尼的推算恐怕未必有如此精确,否则她就能算出血龙的飞升之日

了。”

白半生道:“阿凡,既然守在这里白浪费时间,那就动身吧!”

舒希凡沉吟一会才道:“晚上走,白天难免三神岛的跟踪。”

龙图老人笑道:“不管什么时候走,谁也休想溜过关,连紫衣神尼尚且有人监神,我们

更不用问了,问题是三神岛人不会拦截罢了。”

舒希凡道:“这戴云山被三神岛守得如此紧?”

龙图老人点头道:“此潭四周不下百人,明卡、暗卡都有,现在三神岛的神女也改了衣

着,没有半点可识别了。”

司马周叹声道:“无怪我们一进戴云山就有四个三神岛的星宿在暗中注意!”

舒希凡道:“那我也得探过这座古洞的秘密才走。”

龙图老人道:“不要探了,刚来时我老人家未留心,现在知道这是神螺古洞,而一就是

直通潭底四洞之人,此洞后面有螺旋形洞道直向下圈,到达地隙为止。”

舒希凡噫声道:“你老犹如目见?”

龙图老人道:“这是紫衣神尼说过的,我老人家不敢冒充。”

说完起身,又笑道:“不管你们走不走,我老人家还有事情去办,小子们再见了。”

三少年送到洞外,同声道:“有消息莫忘了传递,我们同沿海一带北上。”

龙图老人回头笑道:“你们的行动不会由你们自己作主,别想得天真!”

舒希凡道:“你老有什么预测?”

龙图老人道:“你的武功已把你推进了九十年,三神竟把你算为四大对手之一,重要性

仅次于黑白盗,一路上有你应付的了。”

说完,拔身而起,直朝崖顶冲上。

舒希凡呆呆的立着,这消息真使他紧张了。

白半生道:“阿凡,那你就当心了!”

舒希凡道:“我怕的是三神联手!”

司马周道:“难道三神这样不顾名誉?”

舒希凡道:“在秘密的环境之下,要我也要下手?”

司马周道:“那我们不走荒芜冷僻之地就是了。”

舒希凡道:“老光棍说得对,行动往往不能由我们自己作主?”

白半生道:“那干脆在这里呆几天再走。”

舒希凡道:“三神岛如没有看到我出去,这列好落在三神的掌握之中,黑白盗、老冬

烘、紫衣神尼都走了,我们还在此等死!”

说着,立即挥手道:“愈想愈觉不对,我们火速动身!”

三个人仍循原来的路线翻上崖去,但想掩蔽也没有用,时当近午,在阳光下无法藏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白云救七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