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十五章 瀚海狼狐

作者:秋梦痕

董文策道:“我先走,你快来,恐怕那两个男女快醒了!”

孙文谋道:“你点了人家的穴?”

董文策道:“当时的情形之下,不点如何拿出来?”

二人买了食物,立即出城,奔走五里,确见白半生和司马周立在道旁。

白半生一见笑道:“得手了!”

孙文谋点头道:“干这一行,比舒老板对敌还有把握,手到成功,万无一失,二位,走

着吃还是吃过再走。”

司马周道:“当然边吃边走。”

孙文谋立将食物分开,人各一份,继续赶路。

四人走到东西发白时,司马周忽然叫道:“前面是枫岭关了。”

话未住口,突见一处林中溜出三个老人,孙文谋一见,不由大惊,吓声道:“席谷

主!”

白半生悚然道:“四地魔主!还有两个是谁?”

司马周道:“八成是胡雷和万虎神,糟!我们活不成了!”

董文策道:“不要慌,二位快藏起来,我和孙老弟去!”

白半生道:“你们是逃出地魔谷,见面就没有命。”

孙文谋道:“谁说的,我们在地魔谷出进自由,这与老龙谷一样,因为我们是客位,且

是席小姐和小姐私人的朋友,毫无主仆之分!”

司马周道:“假使老魔们知道你们投了天帝子,那便死得更快!”

董文策道:“与其被察出,不如冒险,他们不是由正面转过来了。”

白半生知道藏不住,甚至也不逃脱,于是咬牙和司马周不动。恰好他们是在一个土堆之

后。

孙文谋和董文策整理一下衣服,慢慢由土堆后行出。距离尚有一箭之远。

三个老人的行功有点古怪,在土堆后司马周轻声的诧异道:“老白,他们为何时常回

头,行的又慢,难道他们在等着什么?”

白半生道:“情形确实不对,莫非阿凡追回头了。”

司马周道:“八成是追脱了……”

话未说完,突见在前面的万虎神猛地一挫,连连后退!

司马周吓声道:“万虎神看到双猿为何害怕?”

白半生道:“天知道,胡雷也停了,席老魔还未下来。”

孙文谋和董文策似亦看出万虎神的举动有异,他们反而不敢动了。大有进退不得之势。

万虎神一看前面两个小矮子不动,他突然大叫一声:“有鬼。有鬼。”字未落,全身四

窜,好似吓得魂不附体。

后面胡雷更快,早已钻进林中。

席老魔似还不明白原因,但被万虎神的那一声“有鬼”,,竟也糊糊涂涂跟着逃。

三个老魔这一逃不要紧,反把白半生等四人搞的莫名其妙。

孙文谋朦朦胧胧的回来,一见白半生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半生道:“也许你和董文策快要死了。”

孙文谋道:“白大爷,你胡说,怎的平白咒人?”

白半生笑道:“那为什么万虎神大叫‘有鬼’。”

司马周哈哈笑道:“也许那三个老家伙被阿凡吓破了胆,因此看到草木都皆兵。”

孙文谋道:“他们的目力当然比我们强,不会看不清,而且三个老魔都认清我们。”

董文策跑回叫道:“咱们还是改道吧,当心二老魔回头了。”

司马周道:“她们逃得比风还快,这是也在三十里外了。我们上关去!”

四个怀着一肚子古怪,于是又向前行!

到了枫岭关,天已大亮了!拒料忽然有人大叫道:“你们别了!”

这声音时运来,四人一听大喜,问声道:“时矮子,你在哪里?”

由一处石壁下行出时运来,只见他笑道:“我人生得矮,难道你们连声音也听不出!”

白半生急问道:“阿凡呢?”

时运来笑道:“他把万虎神,席魔和胡雷耍够了,三魔逃到四,老板在西面出现,三魔

窜到东,老板在东面喝叱,简直把三魔的魂吓掉了!”

司马周惊问道:“在什么地方?”

时运来道:“范围可大哩,这南面到你们来路二十里外,北面包括整个仙霞岭,东西到

五峰尖各峰各谷,西面拦住二十八都城各要道,老板这次展出他平生未展的神化轻功,而且

运用各种易容,白大爷,司马大爷,我和双猿的相貌身材他都变过。”

白半生大笑道:“原来是这回事,难怪三老魔一见双猿就逃啊!”

时运来笑道:“原来你们也遇上三魔了,说来好笑,我也播上两次,三魔照样夹着尾巴

逃走,真使我不知吃了几碗干饭了,连自己也姓什么也忘了!”

孙文谋笑道:“三老魔一定被老大打败过?”

白半生大笑道:“阿凡现在在哪里?”

时运来道:“刚由你们来路上去了,也许他早已见到你们!”

司马周道:“他留下话没有?”

时运来道:“有,他叫我等着你们到时,立即去白沙关!”

司马周道:“那不要两天两夜!”

时运来道:“不必急赶,也许他在后面追上。”

白半生道:“那就来就,白沙关在怀玉山脉上!”

时运来道:“不要忙,我们先上仙霞岭,刚才我看到几个老太婆竟往仙霞岭去了,而且

听说她们要进黄巢洞!”

白半生道:“仙霞岭主脉我经过不少次,主峰我还是第一次来,更不知黄巢洞在什么地

方?”

司马周道:“黄巢洞在主峰后面,就是后人取的名字,洞在唐朝以前就有了,因黄巢造

反,利用他霞岭,开道七百余里,所以把该洞改为黄巢洞。”

白半生道:“听说峰上有关?”

司马周道:“那就是仙霞关!目前清庭没有派兵把守。”

白半生道:“时矮子看到几个老太婆,那一定是海母了,我们不可去自寻死路。”

时运来道:“海母的动向对老板非常重要呀!”

司马周道:“已有五毒在暗盯,我们去就多余了,还是早奔白沙关为上。”

这时由南往北来了大批商旅,白半生一见,急急道:“我们装作休息之人,我们一到,

我就插进行列!”

司马周道:“你提防什么?”

白半生道:“海母一到,三神岛人物还会少嘛?凭我们现在这力量,那就休想活到白沙

关。”

司马周笑道:“三神岛人没有几个认得我们,犯不着这样偷偷摸摸。”

白半生道:“郭云生不是说过,三神岛已开始向中原各派发动了!这证明三神岛的一见

人举动不对就动手。”

司马周道:“总要有点原因才起冲突,我们连行路都碍眼么,如真这样,那三神岛只全

疯了,放心罢,我们不露敌意,对方也不会无故找是非的,不过跟着这批商旅倒无不可。”

白半生也一想有理,暗忖道:“我的胆子往那里去了!”

一大批商旅不下三四十人,这时却挤到枫岭关来,因天气渐势之故,人人气喘吁吁,可

是休息的不多,他们仍朝北行。

进了镇,只见时运来,立在一家馆子门口等,他一见舒希凡不禁大喜道:“老板,你也

赶上了!”

白半生向他轻声说了几句,叫他少开口,于是一齐出去。

酒菜早已叫好了,坐下吃喝,司马周向白半生道:“你的客人呢?”

白半生道:“他们在楼下,请他不肯上来。”

白半生道:“他们不认识我,而我却偷过他们的银子!”

白半生笑道:“这两人已往很少到南方来,莫非是两个有名的黑道色。”

舒希凡道:“老光棍说他们是水旱两道的高手,为人重义,但却狡猾过人,无人能收其

心。”

白半生道:“一个黄胯狼,一个叫红须狐,赁际义也知其心计过人了。”

舒希凡道:“好在他们居心甚正,不然真是江湖两个祸害!”

司马周道:“你的行程改变了?”

舒希凡道:“没有,我是担心你们的安全才来接应的,因为这一路充满了三神岛的重要

人物,今后步步都须当心。”

白半生道:“你为了黄须狼竟杀了五个星宿和七个武士!这一来与三神的仇更结定

了。”

舒希凡道:“我们与三神岛早已势不两立了,现当三神与紫衣神尼,黑白盗,老冬烘双

方对峙之际,我正好乘机下手,逐步除其爪牙,不然这股势力太大了!”

酒饭后,他们休息一会才下楼,可是楼下的雷、云两人已不见了,白半生向舒希凡笑

道:“他们真是不可捉摸之人。”

舒希凡道:“不管他们,我们走罢,此镇已有三神岛人露面了!”

司马周骇然道:“你看到什么了?”

舒希凡道:“三个神女在后面食堂内,不要回头看,免其注意。”

大家闻言,火速走出店去,讵料那雷、云二人竟在街上等着。

白半生噫声道:“他们在等你们!”

舒希凡道:“勿招呼,我们走我们的,其中定有原因。”

雷、云二人也不招呼,只是远远的跟着,显然确有事情。

到了镇外,二人渐渐跟快,一看路上人少,立即追上叫道:“诸位,快走右面小道!大

道去不得。”

白半生回头问道:“两位大叔有何所悉?”

黄须狼急迫:“有个武林前辈叫我们上楼通知诸位,吩咐千万勿经淤头市镇和白沙关这

条路,同时还得绕过江山城。”

舒希凡道:“是个什么样子的老头子?”

红髯狐接口道:“是个相貌威严,留有五流长髯的人物?”

司马周道:“那是龙图老人无疑!”

舒希凡道:“老光棍为何不上楼来呢?”

白半生道:“师伯也许怕露形迹!”

舒希凡道:“这条路不能走,司马兄意慾如何走法?”

司马周道:“走小路要翻山,由青湖镇插过来,奔常山城,直扑金马岭!”

舒希凡道:“那就照你的计划行事罢!依我就不信邪。”

白半生笑道:“你一人不信是可以,但有我们这些累赘在旁,你就照顾不假了!”

黄须狼道:“诸位,在下等就此告别了,人多不便,咱们在前途见。”

白半生道:“两位走那条路?”

红须狐道:‘咱们绕得更远一点,在下走江山城右边!”

舒希凡笑道:“那请了,祝二位一路平安。”

分手后,白半生笑向舒希凡道:“我们六个人也太多了,在小路上走起来,更显得碍

眼,不如成前后两批如何?”

舒希凡道:“那由我带着矮子走前面,你们却不可落后太远?”

司马周道:“时矮子识得这小路嘛?”

时运来道:“大概还记得,已往虽未走过,方位是不会错的。”

白半生道:“你们一路留下记号,假如走错,我们好追上纠正。”。

舒希凡道:“就这么办!”

他带着时运来提起轻功,立即抢到前面去了。

这是午后一刻之际,乡村小道确是非常冷僻,一路上连个农夫都没有见到,也许是天气

太热之故。

及至黄昏,时运来指着正面一座山后道:“老板,我们没有走错,山后是愿湖镇了!”

舒希凡留下记号,吩咐道:“绕镇而过,我在镇外等你,你单独进镇买吃的,今夜不落

店了。”

时运来道:“要不要探探镇上的动静?”

舒希凡摆手道:“不要探,你一人太单,买到东西火速回来!?”

时运来应声自去,直奔正面山上,舒希凡则绕着山左脚过去,同时又在山脚留下记号。

还好,当他刚刚留下记号时,抬头就看到司马周首先追上了,只听他叫道:“不要走左

面,那是大道!”

舒希凡道:“很快穿过大道不行嘛?”

司马周道:“无法很快穿过,过去这座山脚,一望毫无阻拦,我们必须由时矮子去向

走,这座山林直到镇后,相反穿镇,横过更好!”

舒希凡道:“那糟糕,我叫时矮子买了东西到镇外会面。”

司马周道:“不要紧,到镇上,派孙矮子去找他就是了,矮子永远不遭人注意的。”

接着白半生等也赶到,大家于是翻山而去。

大家才到山顶,忽见时运来竟躲在山顶一株大树后面,偷偷的伸出头去,居然是在窥偏

山面语下什么东西!

众人立知有异,司马周轻声唤道:“时矮子,你发现什么?”

时运来闻唤,回头向大家道:“莫上来,这里除了这株树,其他没有什么可遮的!山下

有打斗!”

舒希凡闻言一怔,沉声道:“我没有察出动静?”

时运来道:“一个驼背老人在斗一个蒙面姑娘,另外有五个老者在一旁监视,那姑娘和

驼背老人的剑势非常激烈,但却没有一丝风声!”

舒希凡噫道:”原来是运用最高的阴柔剑法!”

他不顾有无遮蔽,如风抢上山岭!

白半生等也忍不住,这时全上岭了,大家一见,同声道:“双方的功力似不相上下!”

舒希凡道:“三神岛这面还有五个老家伙,猜想是诸宿中最高手,那女子终难幸免。”

白半生道:“我们怎么办?助不助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瀚海狼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