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十六章 血染城隍庙

作者:秋梦痕

糟老头一见舒希凡下了逐客令,急忙道:“我老人家确是有点事儿,不便在此打扰你

们,不过明早仍为看你们,大家多多亲近。”

舒希凡听出他言外之意,忖道:“你吃到了胃口,明早又要来吃东西是真!”

笑道:“老头子,要来就带点野味来,光吃不作些事恐怕不好意思吧?”

糟老头有点尴尬,连怕道:“放心,放心,明早绝不两支肩膀抬支口来!”

糟老头走了之后时运来提出疑问道:“他是谁?”

舒希凡道:‘哪还要问,除了‘野火头’木一翁还有谁。”

三矮听声道:“他在黄山之内还没有人招待,竟为了吃我们一顿而低头?”

舒希凡笑道:“这就是古董人物的怪个性,根本不能以常情去理解,否则我也不会施展

刚才的手段了,对付这种人物,就要以玩孩子的方法去应付。”

孙文谋哈哈笑道:“这真是老小老小了,愈老愈似小孩!”

舒希凡道:“我今天掌握了这个糟老头的弱点,日后必有很大用处,明早来时,你们好

好准备一顿,我叫他眼眼贴贴的被我运用!”

时运来问道:“老板,你探清瀑布后面的秘洞了?”

舒希凡道:“不但探清楚了,而且得了不少东西,这里有三颗丹,你们三人各食一颗,

食后即坐功,明天保你们功力大进!”

董文策道:“什么丹,有这大的妙用。”

舒希凡道:“这就是黄帝遗留下来的仙丹,瀑布后面这洞即为黄帝会容成子浮丘公之所

在,想不到竟被我们无意中发现。”

三矮闻言大喜,孙文谋道:“我已找到住处,现在就去如何?”

舒希凡道:“那正好作你们打坐练功之所,快走,我替你们护法。”

穿过谷中央,直到东面崖下,孙文谋着走进一座洞内,三人立即吞下仙丹打坐。

舒希凡提功守住洞口,顺手在怀里摸出一支皮袋,他坐下没有事作,于是把袋里的东西

一件一件拿出来看。

原来那支皮袋就是他在秘洞之内所得的,这时他拿出不少瓶子,有大有小,不过大的还

没有酒杯那么大,小的居然比拇指还小。

很奇怪,舒希凡一连拿出十几支,不知那来那么些古怪货,瓶子居然有玉石,玛瑙珊

瑚,琥珀,水晶等等,真是宝光四射,颜色齐全,就不知瓶里装的是什么玩意。

舒希凡仍旧在洞口守着,他似一点也不觉疲倦,这证明他根本就不要休息了,坐坐已足

可代替睡眠。

一夜过后,天刚亮,三矮就分头入谷打松鸡,捉鱼,搬石寻柴等,忙得非常高兴,可是

那糟老头还未来。

舒希凡大出意外,他想不通糟老头有了什么事故,乃至吃的烤好了,谷中仍然是毫无动

静。“我们吃罢,吃完了通通带进洞去。”

舒希凡吃完了,不久由谷的北面松林中又出来一批男女青年,可是后者的人数比先出现

的少得多,那是三女五男。

双方虽然距离不近,但却都看得清楚,前者虽无表示,然后者却像显出非常紧张。

两批人物都不曾开口,前者这时直朝潭边行去!他们对后来的五男三女似未放在眼中。

就在这时,忽听西面松林之内有人朗声叫道:“那不是五里八义!”

原来这五男三女真是五里八义,他们一听有人在叫,似借故停步,因为他们也是向潭边

行去而又有所不敢之势。

出声之处这时一连行出七个人,竟也是青年人,甚至亦有两个女子。

万里八义一见,人人都显出兴奋之情,而且精神陡振,其中一人向同伴道:“中原七奇

到了,我们不怕那批神女和武士了!”

他说完向七人迎去,居然哈哈笑道:“想不到中原七奇也黄山——!”

中原七奇以郭方生为首,他们也看到潭边的一批人了!郭方生回头轻声道:“这谷中竟

有十九个神女和武士,大家注意。”

他迎上八义拱手道:‘各位,难得相遇,真是幸会。”

八义之首关逢大笑道:“听说七位之中有六个去了西湖,难道传言失实?”

郭方生笑道:“在下等是由西湖赶来的,诸位为何要那批东西撞了头?”

居庸虎焦啸林接口道:“黄山之内,到处都有遇到三神岛的货色!我们大小已遇上三批

之多了,不过他们在黄山不似在别处,相遇不找是非。”

郭方生道:“那是谁,尚未与他们同党交过手,但我们就不同了,这一路已交手不下六

次之多,在下义弟妹们还负过伤,甚至遭遇路途追杀和拦截,在福建白云山如不是天帝子赶

到相助,也许不堪设想!眼前这批东西是故装不理,说不定他们马上就会变脸。”

关逢道:“郭兄放心,在黄山他们真不会生事。”

郭方生道:“那是为何?”

关逢道:“黄山的隐士奇人太多,三神未倒,这批东西不敢,不过我们不落单,落单怕

他们暗算。”

郭方生道:“他们到处看什么?”

关逢道:“据推测,三神岛人此来有四大原因,第一是收买黄山的隐士奇人,第二要占

住黄山作横扫北方武林的基地,第三是追赶天帝子,第四寻找轩辕洞。”

郭方生急问道:“天帝子来了黄山?”

关逢道:“听说有人看到,如以三神岛人的集中来看,八成已到了!”

郭方生道:“三神的手下,以我知道的就被天帝子杀了不少,这对三神的打击很大的,

无怪追得这样紧!”

八义中忽有一个女子急道:“快看,那批东西发出什么讯号了!”

郭方生道:“是哨箭,他们定在召唤什么重要人物!”

关逢道:“该不是因我们而发?”

郭方生道:“大家提防一点总好!”

八义立即散开,各守一面,郭方生也挥手喝道:“我们以这通松林为阵,不让任何人攻

进来!”

七奇亦迅速散开,每人守住一处林隙!

不一会,关逢那面低声道:“正面崖上来了两个老家伙!”

郭方生闪过去一看,叹声道:“那一定是两个重要星宿,他们直扑潭边去了。”

关逢道:“轻声点,看他们有何举动?”

突然有人轻轻的老人之声发自他们的头顶道:“年青人,你们不要戒备,他们不是因了

你们之故!”

七奇八义闻声,人人大吃一惊,不约而同,一起抬头向松顶查去!

这也难怪,居然有人来到他们所守之处的松树顶上还不知道,假使是敌人,那还得了。

松顶枝密叱目光不漏,不过仍难挡住七奇八义的眼睛,人人看到当中一株巨松顶上竟是

坐着两个老人,一个青衫长髯,一个黄袍虬须,都是相貌威严之人。

郭方生抢着问道:“二位长者请赐尊号?”

长髯老人摆手道:‘年青人,你们放心,老朽等不是三神岛人。”

关逢见他不肯说出字号,接问道:“二老定知那里发生什么事故?”

虬须老人接口道:“有一个武士想到潭中捉鱼烧食,但一去再不上来,潭中仅冒出一团

血水,他们认为潭中有怪物藏匿,所以急发出哨箭,召来两人星宿请问。”

郭方生道:“潭中真有凶物嘛?”

长髯老者道:“老朽等在黄山住了五十年,足迹从来未离此山范围之处,那曾看到这黑

松谷出怪物,尤其那口潭,可说是本山出产锦鳞的唯一去处,本山所住之人要吃鱼,莫不在

此潭钓出!如有怪物,岂有不知之理。”

关逢道:“这就怪了,那武士如何不见了,血水冒出,显然是遇害了。”

虬须老者接口道:“老朽等来此监视他们的行动,一见此景,同样不解,难道此潭新近

起了变化?”

郭方生道:“我们在这里看不到潭中情形,真是可惜。”

长髯老者道:“你们照样可以去潭边!他们目前不会向任何人下手,除非三神公开向黄

山挑战。”

郭方生知道这两位老人就是黄山隐士中人,恭声道:“前辈,我们已与三神岛人动过手

了。”

虬须老者道:“动过手也无妨,他们定装着不认识你们,同时这会到的人物已不少,你

们留心看着,该潭瀑布崖上已有数十年中原武林,谷中各处松树顶上也有不少,甚至连各派

掌门长老都有!”

七奇八义抬头一看,确见到处有人影,不由宽心大放!立将兵器插好,同时向潭边走去

他们刚到潭侧,忽听一处石后有人大声笑道:“那不是郭方生!”

郭方生循声一声,不禁也大笑声道:“司马兄,白兄,你们也在此!”

郭方生认为有了二人在此,当然也有舒希凡啦,于是胆子更壮,急向关逢道:“我们两

个作老大的前去看看,去多了不方便!”

关逢点头道:“对方两个在下早遇过了。”

二人向自己义弟妹示意,叫他们就在当地勿动,于是携手向石后行去。

二人到了石后,举目一望,岂知没有第三者,郭方生立向白半生道:“舒大侠呢?”

白半生笑道:“我们在昨天分手的,不过他也来了!”

关逢道:“二位看出潭中的情菜了?”

郭方生道:“他们是在道面看什么?”

白半生道:“后来的两个老家伙似想不出道理,看势又要派人下去查看啦!”

真的被白半生猜对了,只见那面又有两个武士准备下去了,他们把外面衣服脱下,各人

手中拿着一把锐利的匕首,噗通一声,同时向水中跳进。

水面看不出毛病,两将士仍不敢下去,可是那人星宿却已大声喝叱,迫使他们水中钻去

两武士不敢不行,但却显出紧张之势,他们被迫向水中钻去。

过了多久,潭的四周突然发出无数惊叫之声:“血,血,血!”

这面石后也发生啊啊之声,那是白半生和郭方生。

司马周摇头道:“水中有什么?难道有怪物把人生吞了!”

白半生道:“可惜我们两个是旱鸭子,否则非探探不可。”

突然有人道:“你们的功力不够!”

声在四人背后发出,他们一惊回头!

白半生啊声道:“师伯来了。”

原来是龙图老人到了,只见他轻声道:“快看!那个星宿脱衣服了。”

四人闻言注目,只见那面两个老人之一已准备亲自去探了。

白半生道:“这下恐有个结果了!”

龙图老人摇头道:“两个武士合起来,虽然仍不如一个星宿,他们是两个,在水里的遇

到凶物,活动的力量比较大,一人遭袭,另一人可以逃走,然而仍旧双双遇害,可见水中是

个怎么厉害的东西了,这星宿下去又是白送命。”

不出龙图老人所料,那人星宿下去,并不到一杯茶久,水面又冒出血浪啦!

这可把那批三神岛人全震惊了,突闻另一老人大叫道:“你们不要再下去了!老夫去藏

牛谷叫人来。”

那老人投身纵起,如风而去,显然要去叫来大批人物。

龙图老人轻身向四个青年道:“马上有大批星宿到达,我老人家想先去探探。”

白半生大惊道:“你先下潭去?”

龙图老人道:“勿大声,我由这岩石后面下水,相信无人发现!”

司马周阻止道:“你老何必冒险!”

龙图老人道:“老朽自知小心!”

说完,衣也不脱,悄悄的溜下水去,真是连一点声音也没有,石后全是小树,外面没有

一个外人发现。

龙图老人一到水里,似也非常小心,然而老的水功确实高深,身一入水,显出灵活绝伦

这时此老已只能看到同身一尺之远了,可是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出身外的水势有了异

样,他暗自警惕,忖道:“那活儿向我接近了。”

忖还未了,突觉他的背上似有什么东西轻轻的触了一下!

这一触,立将这武林奇人吓了一跳,猛地回身,顺手一剑卷出。

背后什么也不见,这时连鱼都没有了。

龙图老人这时自问亦处险境,他之所以恐惧,那是视力太有限了,怪物一到,简直防备

无力。

宝剑失手,此老全身一震,顿知不妙,猛向上游!

事情刚刚相反,他上冲不到两丈,立感双足被什么给紧紧抓住,而且身不由已,竟被倒

拖而进。

生死关头,龙图老人慌了手脚,全身运劲真气,双掌猛朝脚力切!

水中运劲愈大,水的阻力更强,此老明明切到怪物身上,可是毫无把怪物惊退,倒拖之

势更速。

呼的一声,龙图老人突感双足一松,身却被掷出了水!他一看大惊,发现自己躺在一个

水光照的洞仙!同时身边听到一个声音:“老光棍,还不起来,但勿大声!”

龙图老人闻声,猛地坐起,惊问道:“小光棍!”

人影一闪,他面前立着舒希凡哩,只见他轻笑道:“老光棍,谁叫你下潭的,如不是我

在水中看得清楚,那岂不使我误杀了你!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血染城隍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