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十七章 六雌遇救

作者:秋梦痕

舒希凡向白半生说明当晚敌情之后,回头又向司马周道:“司马兄,你带三矮上殿顶,

最好不要留下活口!”四人闻言,突然分开,立由两面抢上殿檐。

白半生向立在门口的王飞急道:“王大哥,这就是我的老板,请你陪他进室内治伤,在

下也要上去监视。”

说完亦抢上殿。然而殿顶上干上了,三矮与司马周各接一敌,如风展开猛攻,他们不但

内功大进,而且施的都是新练成的剑法!

四敌全为三神岛星宿,他们来时国空一切,但接上手就人人大惊失色。

白半生剑在旁,虽未出手,但却给与敌人莫大威胁,四敌看势不对,三十招不到,这时

全身后退。

武林打斗就怕心虚,不退则已,一退不堪收拾,不但空门大露,而且斗志全失。

司马周和三矮得理不让人,剑势如雪片般罩落,一口气就将敌人逐出了城隍庙。

这时街上完全惊动,胆小的关门闭户,胆大的则明火观斗,惊声四起,杂以呐喊助威!

城中官兵似不少,这时步骑全出,衙门里也许有几个懂得高来高去的毛手毛脚!这时亦

分登层顶吆喝!他们不明原因,但又胆小如鼠,喊喊叫叫,又不敢接近,简直闹得乌烟瘴

气。

看热闹的助威,那是对双方的,他们分不出好歹,全为助兴,这对司马周和三矮毫无影

响,然而却对虚心的四星宿更叫得心神不宁,因为他们的行为是邪恶的。

一开始,四星宿还望城里两批同党赶到增援,可是他们一直败到墙边仍无影子,事实告

诉他们,其同党竟是不逃即亡了。

在一点希望没有之下,四星巳决计逃生,他们干脆不再抗拒,呼哨一声,同时翻城墙,

不顾一切,慌急奔逃。

白半生一见,突然大喝道:“不能放走。”

司马周和三矮也知放走不得,全力猛追。

双方一逃一追,这就比上轻功了,四星到底是老狐狸,轻功居然高三分,这面五人渐渐

落后了。

估计追有二十几里,前途竟已现出山林,白半生一见,暗暗道:“到了有山林之地,那

更无望了。”

三矮仍旧向上冲,但被白半生喝住道:“矮子们快停,当心暗算!”

算字未出口,突见四星同时大声惨嚎,卟通,卟通,一个个俯仆倒地!

这一下出意外的奇迹,简直把白半生等惊呆!

事情终于大白了,只见林边立着一人,而且听他笑道:“他们死在眼前还要吹大牛!”

五人一看,发现那人竟是舒希凡,不由齐声欢叫道:“你竟截住在此!”

舒希凡道:“前途还有他们更多的同党,如不截住灭口,我们的行程更慢了!”

白半生道:“少林老僧和武当老道怎么样了?”

舒希凡道:“恢复他们原来的样子了!我们就此动身!”

司马周大笑道:“阿凡,你的轻功已人神化之境啦,救了人还能在此截敌,说来真难相

信!”

舒希凡淡然笑道:“你们不久也会作到弟这一步,估计为时已不远了!”

白半生道:“和尚老道是该两派的什么身份?”

舒希凡道:“是该两派的长老,算他们命长,原来在绝龙谷竟是被三十几个星宿截住下

手,三神以下命展开以多吃少,动手则要全部灭口。”

时运来吓声道:“这是暗算,他们不敢公开!”

舒希凡道:“公开好斗,似这样难防,有时死了连消息都没有。”。

走到天亮,当前一河挡路,但在河边却现一镇,司马周道:“这是焦石镇,我们吃了早

餐可搭舟直到芜湖。”

舒希凡道:“搭船太慢,我们不可沿江走嘛。”

司马周道:“下水非常快,同时我们不能在为人烟稠密之外运轻功。”

舒希凡道:“焦镇吃过晚饭再说罢。”

焦石镇虽不大,但是水陆交通之外,往来商却不少,生意也非常兴隆。

六人人镇,恰好是早市正盛之际,镇上什么也有,馆子尤多,他们择了一家近店子。

当他们吃饭之际,忽听临桌有个中年人向他同伴沉声道:“掌门人与诸长老既然不在此

地等我们,也许一直北上了!我们不能停到明天,只好通知大家追去。”

另外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纪,面现犹豫之色,看外表,他是一个很精明的青年,只见他

低头想了一下才接口道:“大师哥,掌门就算北上罢,但应留下一个师步在这里才是?不致

全部带去,这其中是否有问题?”

中年人也想了一下,忽然显得紧张道:“三师弟,你不提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上面去,掌

门人明吩咐师傅率众来此会齐,现在时候过了,也许真有什么事情发生?”

青年人道:“大师哥,我在这里再等一个时辰,你去禀明师傅如何?”

中年人急急道:“掌门人不会来了,师傅一得消息更不会来,你随我走!”

二人刚立起,忽见雅座帘子一动,讵料一连行出六个青年女子来!而且直朝这两个不知

名师兄弟走来。

白半生一见,轻轻拉了一下舒希凡,传音道:“神女!”

舒希凡点点头,笑道:“当心这两个人遇害!”

六个女子没有一个不美,她们走到中途,忽然有四个下楼去了,只有两个向这师兄弟桌

边行到!

中年人与他师弟也许尚不知三神岛的神女是什么样子,因之他们似是没有一点警觉。

其实白半生也不能确定即为神女,不过他猜想已。

两女子之一已行到中年男子侧面,只见她面带微笑,举止大方的向中年人道:“这位先

生,你贵姓?”

中年人急忙起身道:“姑娘,在下姓何,你有何指教?”

女子又嫣然一笑道:“别客气,我有点事情想请何大哥你帮帮忙?”

中年人连声道:“姑娘,什么事,只要在下力量作得到,那毫无问题。”

女子道:“楼上人多,不便启齿,请借步到镇外说话如保?”

中年点头道:“在下兄弟正要走,那就请姑娘先行。”

那女子又笑笑,随即转身道:“何大哥,我在镇口路上等你!”

中年人立向其师弟道:“不要这两姑娘等,是便路,我们走罢!”

青年人似已被那女子的几次淡淡一笑给迷住了,闻言竟痴痴的立起,连头也不点就随着

走。

白半生一看他要走,陡然起身想阻止!

舒希凡一见,轻轻用脚踢了他一下,硬叫他坐下来。

两个女子下楼去了,岂知两个不知名的师兄弟竟是紧随而行。

双方都去了之后,舒希凡正等开口,但突见楼上的另一面如风行出两个青年,其一低声

向同伴道:“这两个青城派的师兄弟真该死,我们快去阻止!”

司马周一见那两个青年,随即起身招呼道:“那不是金山兄弟?”

两青年闻声,同时一怔,双双将目光转过来,但一见司马周,居然惊喜啊声道:‘司马

大侠!”

叫出之际,人也随即走过来!

司马周向舒希凡道:”这是金山女侠百里花姑娘的师弟。”

舒希凡等也同时起身相迎!

那两青年一到,稍大的拱手道:“司马大侠,刚才之事你看到了?”

司马周笑道:“看到了,二位想怎样?”

那青年道:“那两个师兄弟是青城派的,他们竟不知警觉,我看那些女子是神女!”

司马周笑道:“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l二位何必自找麻烦?”

两青年似知他素来个性,拱手道:“在下等站在门派关系的立场,不能不去,告辞

了。”

二人走后,司马周向舒希凡道:“老板,去迟了恐怕要埋尸!”

舒希凡笑道:“两个神女要慢慢的,把猎物引到毫无别人看到之地才会下手,他们行得

不会快,同时在此镇附近是没有好地方,我来时看到镇北口是沿江,那更是人多的方向,估

计不到五里外没有山区,你急什么,我们吃完了再走。”

白半生道:“你的判断虽从无差错,但这是救命的事,吃个半他也够了,咱们走。”

他先走下楼去支账了。舒希凡摇头笑道:“这赵石平我不出手,你们五个人看着办?”

时运来道:“为什么?”

舒希凡道:“我对女子,不管老少都不愿杀害她们,因为我总觉得杀不下手!”

孙文谋道:“这倒是真的,这怎么办?”

司马周道:“逐退就是了。”

白半生已在楼下大叫道:“饿死鬼,走那。”

舒希凡笑着起身道:‘司马兄,你带路,绕到有山区的地方停下来!先截到前面看

看。”

司马周道:“出镇不远条路,一条沿右岸,一条过江走左岸,你要怎样走?”

舒希凡道:“到了岔道上先打听行人就是了,六个青年美女是容易引人注目的,行人八

九会看到的。”

司马周笑道:“那就走罢。”

不出舒希凡所料,出镇不远,司马周一连会到三批行人,打听之下,都说看到四个带剑

的男子和六个女子过江去了。

舒希凡抬头一望对岸,笑向司马周道:“如何,那就过江再绕道。”

司马周道:“那要绕到十五里外才有山。

舒希凡道:“十五里就是十五里,没有山,那批神女决不会下手。”

过了江之后,司马周真个领着大家绕出半里,走的全是田垄和农舍,一阵提功,终于到

了有山之区。

舒希凡一看地势笑道:“前面近江岸那个弯曲的地方正适合,我们藏在林中,看势而

行!”

等了半个时辰时还不见人影,司马周向舒希凡郑重道:“这次你怕要误了!”

舒希凡道:“误什么事,她们由来路上的小道走到我们这面山里了,快追上山坡,他们

由前面转来了!”

六个刚退上山坡,立见下面先到了四个女子,其一毫不在乎的娇声道:“这里可以了,

我们没有时间,为了四个东西何必这费事。”

另一个道:“不可,另外就是河岸大道,往来行人不断,动手就会惊起来看。”

先说的道:普通的人管啥用,他们怎知我等是什么人?”

又一个道:“道主有令,下手必须干净,不许有外人看到,否则不可下手,现在后面似

已有两个武林在跟踪注意,看势那两人绝对引不来!”

先开口的反对道:“两个青城派的与后者不同,他们要与其师送信,非灭口不可!”

第四个道:“他们的掌门人被我们追杀之事似尚查出,这两上就算把信送到,其师乃不

明原因,我看还是放弃下手罢?”

四女各有意见,一时似不能决定,舒希凡轻声向白半生道:“你到山顶去发声,她们一

听山上也有人,保险不会下手了。”

白半生会意,悄悄的退到山顶!张口大叫道:“山下是什么人?”

四女一听,立即面色一变,其一轻声道:“山上似有过路武林!”

另一接道:‘放弃吧,我们人少,不要引来强敌!”

这下四女都同意了,她们接着就悄悄的走出林外去了,但也无人回答白半生的话。

舒希凡再向司马周道:“现在你带三矮迎上后面那两女和青城派两人!但勿现身,看她

们有何处置?”

司马周道:“后面一定无事了,那两个女子如不见四个女子会齐,绝不会下手,我们倒

要追着这四个后面要紧!看她们对我等有何表示?”

舒希凡道:“那有什么表示,她们不理我等就是了!”

司马周道:“她们不理,但我们可就非接近上去东拉西扯不可。”

舒希凡不反对,等白半生下来之后,随即一同走出树林。

刚出树林,一眼看见那四女竟尚走不远,显然是在等后面两个。

四女不断回头,这是以为是她们同伴到了,但一看是六个青少年,居然人人一怔。

白半生向舒希凡道:“三神岛的神女凶而不婬,毒而不乱,如能将她们说服脱离,这全

是功德无量,怕就怕她执迷不悟。”

舒希凡道:“树倒猢狲散,三神和海母一垮,神女武士无所依,他们必自瓦解,不过那

些星宿是不可留,他们多半都是武林败类。”

四女似怕舒希凡等起疑心,她们行得仍是那么慢,这就给后面六人赶上的机会,不到一

刻,两下没有五丈距离了,同时那树林边也有人现迹!司马周一看,正是另外两个女子和青

城派两师兄弟。

白半生忍不住,急走两步,紧紧随在四女后面。开口问道:“这四位姑娘,你们是由后

央山上下来的?”

四女不理,连头也不回!

司马周接口笑道:“老白,今天你一连遇上十批聋了耳朵的姑娘了!”

四女之一似感奇怪,也有点生气,突然回头道:“你们这批无赖说什么,谁是聋子?”

白半生哈哈道:“姑娘不要生气,敝友的话却一点不错,在下今天一连遇到九批姑娘,

她们如不是聋子,那就是哑巴了!不过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六雌遇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