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十八章 一 张 图

作者:秋梦痕

时运来一听两侧都有不明人物出现,霎时慌了手脚,大声道:“老三快回去,再看看是

什么来头!”

董文策简直来不及答应,扭身又向岩头拔升!

时运来急忙又向青城二老道:“二位前辈,请守住这里,晚辈已没有主张了,唯一办法

只有先

帮五毒王动手,看看能否抽出几个人来!”

全老人道:“少侠,老朽已作错一件事!”

时运来大惊道:“作错了什么?”

关老人接口道:“刚才返入谷中那批,一共有三十五个,重伤九个,较轻的有十七个,

轻伤七个,但都疲倦不堪,好的竟没有一个,包括各派都有,老朽兄弟看他非停下不可,再

走就有不少死亡,因之叫他们就在谷中休息,现在情形如此不利,这一停下恐怕都完了!”

时运来道:“二老没有错,让他们休息是对的,谁也不料敌人竟仍从三面紧迫而来。”

二老叹道:“目前如何应付呢?”

时运来道:“晚辈业已失去主张,唯一的办法是由晚辈先去助五毒王击退当面这最迫切

的一群,希望能抽调一部分人手出来。”

关老人道:“五毒王至今不拿出看家功夫出来是何道理呢?”

时运来道:“也许这一带没有所须的毒物,同时他们师徒根本抽不手手来召集。”

关老人道:“不,老朽不是说召集此地所有之物,而是他们的这号之流,他们各人都有

一件毒宝当年已练到神化之境!”

时运来道:“此方金蟒王的金蟒能带在身上?”

关老人道:“他已将金蟒练成化境,当然能带在身上,事实上金蟒即为蟒中之王,变化

莫测!不过只有金蟒王能将其控制和使唤罢了。”时运来正待再问,但突闻谷外连续发出惨

叫之声!不禁住口望回,惊愕不已。

关老人大叫道:“开始了,五毒王放出看家功夫!”

时运来一无所见,惟触目只见那些武士一个个惨叫倒地,痛得翻翻滚滚,敌阵大乱!问

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关老人道:“三神岛的星宿全伏真气抵御,他们都是年辈高手,差不多都是避毒能手,

不过遇上五毒恐亦抗拒不久了!他们如不退,尽是会被攻破真气而亡,因为他们只能抵御一

面,无法抗拒五毒王人物同攻。”

孙文谋一去不回,时运来开始担心了,好在董文策又到,只见他大声道:“大哥,我这

面人影不见了!”

时运来道:“再监视,提防他们偷到崖顶入谷。”

关老人忽然道:“退了!五毒王真正名不虚传!”

忽听金蟒王大声向时运来道:“大三矮,两侧如何,老朽等成功了。”

时运来道:“左右人影不见,左面孙三矮尚未回来。”

金蟒王道:“你仍守住谷,老朽等非将这一批逐离不可。”

当五毒王师徒追去后,讵料孙文谋领到一大群患有的伤患人物到来了,时运来一见,急

急迎上问道:“老二,这是从何而来?”

孙文谋急急道:“我所发现的就是他们,而非敌人!”

青城二老连忙接道:“他们由老朽筹领进谷去,少侠等仍守住这里。”

孙文谋道:“我们不须守了,敌巳紧急向北走了。”

时运来道:“你如何知道?”

孙文谋道:“司马大爷和白大爷有信来,他们叫我等火速赶往铜山下。”

时运来骇异道:“没有提到老板的下落?”

孙文谋道:“送信人就是领这批负伤之人,他没有提及老板。”

时运来急向青城二老道:“二位前辈,那晚辈等必须走了!”

关老人道:“敌人已向北移,大概铜官山的危已解除,三位少侠只管请便。”

时运来急急招呼董文策下伎,三言两语说明原因,立即就向铜官山紧奔。

三人在黑夜给二更之际到了铜官山一处林前,忽听林中有人朗声道:“你们到了!”

听声音是白半生,时运来大喜道:“到了白大爷,老板呢?”

林中走出司马周和白半生二人同声道:“老板穿上绿龙套,单独攻上铜官山峰,杀得三

神岛的武士和星宿毫无阻挡之力,他救出各派人物后不久,又遇上海母在斗一场,海母不

敌,带着其三神岛手下败过长江,老板也一直追过去了。”

时运来道:“我们怎么办?”

司马周道:“老板吩咐我们在此北召你三人到来,一同北上。”

董文策道:“能追上他?”

白半生道:“他不等时谁追上他,不过我们按照计划赴瀚海就是了,现在老板对我们已

放心多了,他知道我们五人如果不分开,危险是很少了。”

说完挥手道:“过了这座树林,那面就是江岸,我们快点过江吧。”

到了江岸,五人各找一段水头,人人施展一手渡江之技过了长江,在登上那面江岸时,

时运来问白白半生道:“日月山庄的人马那去了?”

白半生道:“仍在护送各派伤患,这一场大围攻,各派除伤了的了算,死在三神岛人手

下的真不知其数,老板如不急赶到,恐怕各派的重要人物也难保十之二三。”

孙文谋道:“老板杀三神岛多少人?”

司马周接口道:“你如到了铜官山峰,保险你们数不清,敌人目前还不如老板是什么东

西,他们只看绿龙套就逃,而且吓得大叫人鱼,势如丧家之犬!”

孙文谋问道:“你们两个一直参加老板的行动?”

白半生笑道:“我们除了在后面检点便宜就是接应各派伤患下峰,说来也好笑,敌人见

了各派也不再过问他们只顾逃命,简直被反杀糊涂了!”

时运来道:“这次三神连一个都未来。”

白半生道:“围铜官山是海母的主使,这老太婆也许是第一次吃败战了。”

司马周领着连夜急奔,他们人人提足内劲,放开轻功,真是去势如风。

一连十几天,他们都不走大道,因之也未遇到强敌,之日到达五台山下,其行程之快,

简直非常人可及。

白半生一看时黄昏,回头向司马周道:“我们上五台派去问问情形如何?”

司马周笑道:“不必去问,该派留在家里的人员必不多。除无用的和尚之外,重要角色

都在外面。”

白半生道:“十五天来未好好休息了,难道今晚还要赶路?”

司马周道:“前面就是台怀镇,除了此处,再无可休息之餐,今晚就在镇上落店罢。”

白半生同意,大家向镇上走去。

山镇非常冷清,街上没有拥挤的现象,五人人镇后,先打馆子吃一顿,然后再落店休

息。时间尚早,同时五人已不似过去,内功高了躺下已不必要,他们只盘膝闭目,稍微打一

会坐也就够了,而且比躺下睡觉要安全得多。

初更时在五人阳壁房子内忽然传出一阵轻轻的谈话之声,白半生侧耳一听,声音太细,

而且不知由什么地方透过来的,令闻一人悄悄的道:“百两黄金事小,那张古图恐有名堂?

又听见另一人接道:“对方来历不明,下手有点冒失,咱们还是再一程为上。”

两个声音虽不怎么苍老,但却音带沉浊,估计亦有五十以上的年纪了,白半生立将眼睛

睁开,侧顾身边的司马周,似在察看他有无觉察,因为他声音太小了。

司马周却好在这时也把脑袋扭向白半生,二人一照面会心一笑,不过也有点莫明其妙。

二人是同床打坐的,三个三矮却在二人对面一就要,岂知三矮竟也在这时睁开眼睛了,

可是三矮的功力毫不相差。

时运来甚至还溜下床,悄悄的走向二人,悄声道:“二位可知隔壁人是谁?”

白半生和司马周见问,同时摇头,且显愕然之色。

时运来看到桌上的灯光未熄,他举手一指,立将灯光灭了,又悄声道:“这两个人的声

音我已听出,他们是黑龙江人,江湖称们叫“不吐骨”和“连毛吞”,是两个非常歹毒的黑

道家伙,老大周古里,老二华一江,不过他们很少进关来,因之关内武林知道他们的不多。

白半生道:“他们不知看上什么货色了!”

时运来道:“我们盯着他两!”

司马周道:“那要早准备,当心他们不到天亮就动身。”

时运来道:“事实上他们这种人是不会按照常规起居的,我们留心其动静就是。”

他们重新回床静坐,留心隔壁后窗微响,显然有人打开门了!

白半生首先跳下床,他亦将后窗轻轻推开,伸头一看,只见两条黑影刚刚离去,不由急

叫道:“快追。”

司马周等早已准备好,那还要他叫,大家紧紧跟着他跃立后窗暗盯。

离镇尚未十里,前面两人竟向五台山的南台峰顶直登,司马周一见犯疑,立向白半生

道:“他们难还要入五台派去?”

白半生摇头道:“不会,可能是他们的目的的人物住在南台峰上。”

时运来一声不响,长身抢到前面,紧紧接近,其举动有点突然。

司马周轻声向孙文谋道:“他要干什么?”

孙文谋笑道:“他似猜到对方要去什么地方了。”

司马周闻言,立即追了上去,接近时轻声问道:“时三矮,干嘛这么接近?”

与前面两人不到十五支远,稍微大一点音就会惊动对方,时运来摇手道:“小心,我知

道他们要去南天峰。”

司马周道:“何以见得?”

时运来道:“南天峰下住着一个老人,是这两人的师叔,其人据说已在南天崖住了数年

未见有行动,美外武林即称他为“南天叟”,只有一只手,姓周名道,又是周古里的亲叔

父。”

司马周道:“这二人大概是要请这老人参加行动?”

时运来道:“这就难料了!”

经过一座森林,夹见当前是一异常峻峭的奇崖,时运来立即停住,等白半生他们都到了

之后才轻声道:“到了,大家看到黑暗处那座茅屋嘛,那就是南天叟所住的地方了!”

白半生道:“尚有二十余丈远,为何不再接近?”

时运来道:“南天叟武功非常了得,再接近就会被察出,就这距离亦非常,我们过去所

有瞒不过他的觉察。”

司马周道:“他不住在洞里?”

时运来道:“南天叟古洞虽有,但不及外面山美,这崖下全为竹林满布,异草奇花遍

地,因之他搭了一座茅屋而居。”

说到这里,忽听侧面发出一声阴凄的怪笑之声,同时听到一人嘿嘿接道:“南天叟,老

朋友到了,你竟不出来接待?”

声音向着崖下而发,距离也不近,同时一条修长的人影缓缓而出。

崖下这时一同走出三个人,在星月之下发现其中一个是位独臂老者,时运来轻声对自己

人道:“那独臂老人就是南天叟,另两个即为我们所盯的“不吐骨”和“连毛吞”!他们三

人出来的情势不善。”

白半生道:“这位修长背影的又是谁?”

时运来道:“听声音有点熟,但想不起是什么人?”

忽听那独臂老人语气不善,其声冷冷的道:“原来是‘玄岳浪客’冒文兄,大驾光临,

不知有何指教?”

修长背影未开口,仅仅在喉头上冲出一阵嘿嘿之声,似在考虑其要说的意思,然而身形

却停住。

时运来忙向白半生道:“白大爷定知客人是谁了,听怕未见过?”

司马周抢着道:“玄岳浪客的名怕非常恶劣,原来就是此人!”

耳听玄浪客已开口了,只见他带头威胁似的回道:“南天叟,令师侄不远干里而来,想

必有非常难得的消息送到,你不能不向老朋友公开公开。”

独臂老人冷笑道:“阁下凭什么硬说有非常消息呢?”

玄岳浪客嘿嘿道:“你有两只狗,在下却有两条狼,它们的嗅觉是相同的。”

独臂老人带怒道:“令徒们即知劣侄有非常消息,那又何必阁下亲身再多此一举?”

玄岳浪客道:“在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故而来此向阁下问个明白。”

独臂老人冷笑道:“那阁下怕走错了门路!”

玄岳浪客冷声道:“如阁下不将消息公开,那就休怪在下从中破坏,同进传扬出去,让

整个武林通通知道。”

独臂老人大笑道:“这是阁下一贯作风,在下听来毫不在乎。”

说完转身,傲然而回!

玄岳浪客一见,显得恨恨地道:“南天叟,我看你傲得几时,我姓冒的总有一天叫你好

看。”

说完气冲冲,亦转身而去。

时运来急向白半生道:“这人知道的可能比南天叟还多,我们盯上他。”

白半生道:“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消息呢?”

司马周道:“大概不寻常,我们依时三矮的话行事是对的。”

白半生沉吟一会,之后挥手道:“追上他,我有一计可行。”

五人改变方向,随即悄悄盯上玄岳浪客。

出了南台峰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一 张 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