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十九章 焦尸之秘

作者:秋梦痕

白半生看到红袍老怪“化魂尊者”面色大变,他轻声向高飞道:“你听到吗,‘变形尊

者’是谁?”

高飞郑重道:“红罗派‘核心人尊者之一’这个排行第五,变形第六,白兄,说来真不

敢想像,贵友竞已将其击成重伤?”

白半生微微笑道:“那阁下当面看个清楚,除非这化魂老怪不动手,否则你就相信

了。”

高飞道:“尼僧似不支了,希望贵友火速解危。”

白半生点点头,朗声向舒希凡道:“阿凡,见死不救三分罪,你就作作好事。”

舒希凡笑道:“真是船上人不吃紧,急死岸上人,人家还只运上九成劲,距十二成还远

哩!”

白半生闻言笑了,轻声向高飞道:“原来尼僧竟把内功打了埋伏。”

高飞骇然道:“难道尼僧在故意装作不支,贵友真是神目如电?”

白半生道:“敝友身具非常之能,目光无微不察,尼僧只能瞒着我们和欺骗敌人,他这

时被叫破,也许妨碍了他的对敌之策!”

高飞忽然噫声道:“尼僧反扑了,他真装得像。”

这时红袍老怪突然大喝道:“双方住手,这是在中原之地,要打回去打。”

他回头又向舒希凡道:“年青人!老夫今天有事,改日再向你讨教几手。”

舒希凡笑道:“阁下老于经验,当知此非其时。”

红袍老魔阴笑道:“老夫不会被小子几句胡吹所吓住,问题是老夫不愿管三神作助手!

你认为老夫不知你是什么人。”

舒希凡大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老罗刹,看起来你那变形尊者确是高明一筹,好,

我也有要事,咱们总有交手之时。”

红袍老怪似真有什么急事,一见舒希凡说完,他即大喝其手下随行,去行非常匆匆。

白半生一见,急急向舒希凡行去道:“老魔真有什么要事?”

舒希凡道:“红罗派同样受到三神的招降之迫!”

白半生骇然道:“三神岛疯了不成?”

舒希凡道:“你还不知道三神岛竟向整个天下展开行动,不分地域,其势力无法估计。

不过其主要箭头是指着中原武林!”

这时高飞巳向尼僧走去,不知他们说些什么,神情似很严重。

司马周带着三矮向舒希凡行来,问道:“阿凡,你怎走回头路。”

舒希凡道:“一言难尽,总之我在这段时间奔走了万多里,也探得不少重大消息。”

时运来道:“什么消息?”

舒希凡道:“第一件是知三神向整个天下武林下手,第二件知道金龙套的藏宝图竟出现

四分。第三红罗派竟把白罗派逐出罗刹心藏,现在向我们中原逼近!”

白半生道:“这是重要的消息?”

舒希凡道:“没有时间细说,重要的还有,先问你们,那姓高的是否有藏宝图?”

司马周噫声道:“我又落后一步了,现在四分都被夺走了,你们是听说蒙面女子夺走

的?”

白半生吓声道:“你竟猜得这准!”

舒希凡道:“这是预料中事,那三分也被同样人物得手了,可是我就查不出是什么蒙面

女子,开始我以为是黑姑,但我已经见过黑姑,岂知她不但没有得手,而且也在追查所谓蒙

面女子!”

白半生道:“你知道有几个?”

舒希凡道:‘你是说有四个。”

白半生惊异他的反应,点头道:“你有所悟嘛?”

舒希凡啊声道:“也许是她们。”

白半生笑道:“在你认为是落于敌人手中吧?但在我想法却不然,倒希望是她们得去,

这样算是‘肥水不落别人田’。同时不再许你去找她们了。”

舒希凡叹声道:“你错了,我虽不去找她们,但她们必定要找我报仇。同时我也遇到真

正不可抗拒的敌人了!”

白半生骇然道:“胡雷等四人已被你所杀。”

舒希凡点头道:“那就在昨天,三神施诡计,迫着他们诱我西去,竟在不许我北上瀚

海。”

白半生叹声道:“这就麻烦了,四女虽知她们的父亲,伯父不是好人,然而父女天性,

势必弃情而重孝,不过金梦仙也许不会因伯父之死而仇你。”

舒希凡道:“不,我杀了她伯父金龙王,或许她能忍受,现在又杀了她的表兄小龙王恐

怕要和我拼命。”

司马周接口道:“你这次都遇上了!”

舒希凡道:“与这四家有密切关系的,也是当年都去过我牧场的,这次万里奔波,全部

追查得手!”

白半生闻言,又惊又喜,恭贺道:“你的仇算是全了啦!”

舒希凡摇头道:“还多得很,各派之中统计是不数十个,不过现在明白这些人都是个人

所为,当年并未经过他们的掌门人所知道,这部分人,有的已消声匿迹,有的仍在其派内装

好人,但我已全部查明,今后要逐个收拾,唯一困难的是第五个大仇人,他的行动大高明。

我就无法查出!”

白半生道:“谁?”

舒希凡道:“人间杀星!”

司马周道:“何谓第五大仇人?”

舒希凡道:“先父在遇害之前已对我提起过,一龙、二虎、三天、四地、五人等暗示,

据说这是先父的老仇人。”

大家闻言惊讶了,白半生道:“你对这些暗示都悟出了?”

舒希凡点头道:“一龙是金龙王,二虎是万虎神,三天即三天帝君,四地即四地魔王,

五人就是人间杀星!”

司马周道:“令尊当年为何不明示呢?”

舒希凡道:“当年我们弟兄连普通高手都谈不上,而敌人又有如许高的武功,试问先父

那有不顾虑我们兄弟冒险的,同时我还在幼稚之中,先父当然不肯说。”

耳边忽听高飞在向白半生朗声道:“白兄你过来,小弟有事要和你商量!”

白半生皱眉向舒希凡道:“他们为何不走这边来!”

舒希凡笑道:“尼僧曾与我交过手,他把我看作三神岛的武士,这时当然难为情!”

白半生豁然,他慢慢地行过走。

司马周向舒希凡道:“下一步如何走?”

舒希凡道:“还是照计划行事。”

他们谈了一会后的经过,同时看到高飞,竟与尼僧等向东奔去了。

白半生独自回来,他向舒希凡道:“尼僧本来要向你当面道歉,但他怕耽误时间,同时

高飞也助他去了。”

舒希凡道:“我和白罗派人人有危,不过凭他们这几个人无补于事。”

司马周问白半生道:“那白人少女和另白人青年是什么人?”

白半生道:‘他们不说话,我也没有问。”

舒希凡道:“青年是尼僧的弟弟,少女是尼僧的未婚妻!他们家人都被杀死了。”

司马周道:“我们难道不管?”

舒希凡道:“他们是派系之争,我对罗刹派人没有一点美好感,假使这尼僧是为了家

仇,那我就难非保护不可。”

白半生道:“你可知道白罗是为了生存而团结,他们如不组成派系,那是灭得最快!”

舒希凡道:“不管白罗红罗,他们对我中原人终必存仇视之心。”

司马周道:“目前红罗如没有白罗在内牵缠,只怕早已向顺朱侵人了,我们维持白罗派

的生存,无形中就减低红罗派壮大之时。”

舒希凡笑道:“我不持决定意见,二兄认为必须作为,我当然同意。”

白半生道:“我赞成这时就开始支持白罗派。”

舒希凡道:”我们六个人,凡是有什么重大事情,谁说非作不可,那就决定作,现在就

开始。”

白半生高兴道:“我们向什么方向去?”

舒希凡道:“尼僧走错了方向,他们同党也在北面,我们是顺路。”

司马周领先行出道:“我们直赴杀虎口。”

舒希凡道:“不要走快了,我们能在四天之内出关已是万幸!”

司马周骇然道:“我们还有什么事要在关内耽误,快一点一天之内就能出关外。”

舒希凡道:“我们想快,敌人不会给我们快,我也明白只有一天路程,但三神派在这一

路上的高手不下千多个,也许连三神和海母亲身在场,他们就是不许我到达瀚海。”

白半生道:“他们只阻止你有什么用,这样他们自己也到不了黄沙袋?”

舒希凡道:“三神已由异域调回中原十大特殊高手,其动力仅令只稍次于三神,这十人

半数监视黑白盗,紫衣神尼和老冬烘,已有半数无赴瀚海,其计划之周到,以前大出我们所

料,听说还有大批特殊高手尚未到过。”

时运来道:“这样说,三神和海母决心亲自对付你!”

忽有一个老人突然在远处接口道:“时矮子这下可猜对了,小光棍目前被三神已高陛为

第一对手!”

舒希凡闻声,知道是龙图老人到了,大叫道:“老光棍,我派你调查的事情有下落

了。”

清风一阵,大家面前到了龙图老人,只见他点头道:“四女成功了,金龙套已被她们得

了手!”

舒希凡急问道:“她们这样快?”

龙图老人道:“四图一到手,她们那有找不到的,而且另有所获呢!”

白半生道:“另外得到了什么?”

龙图老人道:“得到什么不知道,不过显然是对功力方面是确定的,因为我老人家在暗

中亲自看到她们遇上三神第二的那魔僧,而且只有一个上前动手!相较之下,魔僧连一点上

风也占不了!”

司马周骇然大叫道:“二海神不能打败其中一个。”

龙图老人道:“那魔僧一见遇上四个金鱼人似的怪物,他先就心虚了一半,不守他确知

那异衣是金龙套,结果与其中一个打了半个时辰就不败而逃!”

舒希凡道:“对敌时,四女都未出声?”

龙图老人道:“四女不敢装神秘,她们动手的那个已开口,不过将来遇上你时也许不会

出声。”

白半生道:“师伯,你老一定能听出说话的是谁了?”

龙图老人道:“你们也猜到四女了!哈哈!动手的是胡梦娇,她恨三神迫她父亲投降,

以致早死在小光棍之手!”

白半生庆幸道:“我真担心她们因父亲死在阿凡手中而走入邪途,假使她们也提入三神

岛那就真不堪设想。”

龙图老人道:“四女绝对不会入邪途,不过她恨小光棍是无法避免!”

舒希凡道:“只要她们不入邪途,倒还不要紧,因为我要报父仇,她们同样要报仇。”

龙图龙人笑道:“你能看得开就好,我者人家还要告诉你—个好消息,四女已会到黑

姑,同时也见过老祖母。”

舒希凡噫声道:“没有发生冲突?”

龙图老人道:“不但未发生冲突,她们甚至非常恭敬,还在老祖母还特别喜欢她们!”

司马周道:“四女得了职位!”

龙图老人得意道:“老祖母赐号她们为‘四仙女’,连同黑姑!那是在小光棍之上

了!”

白半生笑道:“四女与阿凡的经过,老祖母清不清楚?”

龙图老人道:“我老人家岂能不早尊早之理!”

司马周道:“她老人家恐也感到为难了!”

龙图老人道:“老祖母没有说什么,只点点头。有点莫测高深!”

舒希凡道:“我们各作各的事,谁也不要管谁!”

龙图老人道:“假使四女要我们报仇呢?”

舒希凡道:“看在日月山庄的份上,我不和她们动手。”

白半生道:“你不动手她们要动手怎办?”

舒希凡道:“日月山庄的工作驾于任何私事之上,四女如不明大理,难道我也不懂?到

时能避则避,不能让她们动手,相信她们伤不了我一根汗毛l”

龙图老人叹道:“老祖母真想你看透了,她说你是日月山庄里的超人。”

舒希凡道:“老祖母不应前来冒险,她老人家应该回日月山庄才是。”

龙图老人笑道:“她老人家兴趣正浓,而是不要你去保护哩。”

白半生道:“三神岛的努力在这路很大嘛?”

龙图老人道:“昨日之前,也许已有大批赶来围堵你们了,但自四女出现后,三神岛大

概已死去不少!”

他们边谈边走,时又到了黄昏,因为一路无阻,未多久就到了左云城。

落店后,大家梳洗过就吃饭,老少七人安安静静的过了一夜。

当天明动身时,龙图老人然想一事,郑重向舒希凡道:“小光棍,你的判力比什么都

强,近来几天出了一件奇闻,你猜是什么原因?”

舒希凡道:“是什么事?出在哪里?”

龙图老人道:“出事不止一处,大体上说来在山海关到杀虎口这一段长城内外!那是各

派武林和一些无门无派的武林人所见到的,当然也有三神岛人所见到,总之,见到的已不

少,而且传遍了长城内外,据说经常有人发现一些无名尸体,竟是被烈火烧焦了,换句话

说,看到十处以上的焦尸!”

舒希凡道:“焦尸附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焦尸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