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二十章 天魔心法

作者:秋梦痕

舒希凡暗嘱骆娃勿动,他自己悄悄问到林边,很快打开他自己的衣包,穿上绿龙套,突

然向林外出现。

林外之人一见,突然发声大喊!

“人鱼……”

真如惊散一群乌鸦,不但不敢出手,而且各自逃窜,四面星散!

有的连马也不敢骑,大半仗着轻功逃命。

须臾之间,林外连一个也不见了,留下的却是二十余马匹。

舒希凡几乎笑出声来,他又把绿龙套脱下,把它包好这才向林中叫道:“骆娃,可以出

来了。”

骆娃行出道:“又被你吓唬了一批啦!”

舒希凡笑道:“现在有粮有水,还有马骑,咱们可以动身了。”

骆娃的父亲是马贩,她对马从小就懂得骑,这时骑上去,居然熟练异常。

在沙中赶路,想快却不行,沙地与土地不同,无法放缰奔驰,他们两人走了三天才走完

那遍沙漠。

在北疆与西疆两大方面,地形与内地完全不同,它的特色就是草原和沙漠,尤其在北疆

偏西一带,大小沙漠真如星罗棋布,中间所居者就是草原,这对不识地形的人来说,那是非

常危险的,迷失方向是难免的。

骆娃道:‘瀚海到底有多大?”

舒希凡道:“瀚海就是蒙古大沙漠,要论整个范围,西尽天山东彬,其北为蒙古,南临

热河、察哈尔、绥远,我们现在算到边缘,全长两千多里,横宽七百多里。”

骆娃惊叫道:“我们要到什么地方?”

舒希凡道:‘在瀚海中最秘密的地方,名叫黄沙袋!”

骆娃道:“你认得方位?”

舒希凡道:“现在是不知道,要到古尔班察汗山才有地图可看。”

骆娃急道:“我们尚在边缘,你就走错了,如果深入怎么办?”

舒希凡道:“我还有很多朋友尚未来到,他们有几个熟悉瀚海大沙漠的地形,现在我们

就在这里停下来。”

骆娃道:‘他们会由这里经过?”

舒希凡道:“估计他们是由这个方向来,尤其这成吉思汗陵,凡经过这一路的,也许要

来意悼一番。”骆娃道:“我们由凉城过来,应该过了一次黄河才是,但却没有看到?”

舒希凡道:“我们经过很多河流,但没有问,转去五天过了条大河,也许那就是黄

河!”

骆娃摇头道:“黄河有多宽啊,五天前所过的并不如所说的那样浩大。”

舒希凡笑道:“黄河从绥远以上并不宽,算是上游!过了龙门山才渐渐浩大。”

二人把马匹检在隐秘的树林后面,让它静静休息,缰绳放长,地上的青草可食之,他们

就步着陵区古道,打算欣赏这无朝开国之帝的长眠之地。

当二人渐渐接近陵墓时,谁料这数百年的陵墓古道上竟显出无数的马蹄痕迹,舒希凡轻

声向骆娃道:“慢点这里有人。”

骆娃道:“这是游览地区,当然有人。”

舒希凡道:“里面不许骑马而人,武林中人人皆知,而且这不是骑马的地方。”

骆娃道:“那也不要紧,我们走我们的,何必大惊小怪?”

舒希凡道:“明见不如暗察,快走左面,我们绕林而上。”

陵墓区域大得惊人,古木参天,庄严而幽秘,估计纵横不下数十里。

未到陵墓地,忽见一处树林边栓着五匹马!人却不见,骆娃轻声道:“人那儿去了?”

舒希凡道:“人往里面去了!你不要动,我去偷他们的干粮。”

骆娃笑道:“看见时多难为情?”

舒希凡道:“已替你偷过靴子了,一不作,二不休。”

他闪身而出,到了五匹马前,很快就把人家的粮袋和行李全搬回来,一到手急急道:

“快离开!”

骆娃见他一人拿了两只粮袋,五件行李,似是有不少东西,笑道:“拿这多干吗?”

舒希凡道:“给他们留下三只粮袋已够客气了,这些行李内以乎有沉重的财物!”

到了一处隐秘之地,他停下来,打开行李一看,只见衣包内都有钱袋,他又一只一只的

查看,发现竞全是黄金和白银!统计起来,各有数百两。

骆娃吓声道:“那五人真大意,有这许多的金银,居然不派一人看守。”

舒希凡道:“他们认为无人来此,所以才被我偷到!同时这些人必定有非常高的武功,

他们认为别人不敢。”

骆娃道:“这些行李怎么办?”

舒希凡道:“留下两条毛毯,我们深入沙漠要用,其余放在这里,管他们找到或找不

到。”

骆娃道:“一旦发现我们时,他们肯放过嘛?”

舒希凡笑道:“我们不认帐呀!”

骆娃摇头道:“不认帐就会向我们动手!”

舒希凡道:“那他们便倒霉!”

他把金银打入自己的小行李内,又把两条毛毯卷好,轻声道:“再绕远一点。”

正说着,突然听到一个嘻嘲的笑扭在暗中发出道:“老朋友,粮要给我老人家,你们太

多了拿不动!”

舒希凡一听声间,不禁噫声道:“野火头!”

在一处右后走出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来,只见他嘻嘻笑道:“在黄山别后,时间不久

了!”

舒希凡道:“那天早晨为何失约?”

野火头道:“另有要事去办,以致误了约会!”

舒希凡道:“给你一袋于粮,你要交换什么?”

野火头道:“给你一分去黄沙袋的路线图如何?”

舒希凡笑道:“可以!但要外加三神的动态!”

野火头道:“他们不比你快,只怕都要经过这里!”

舒希凡笑道:“刚才那五骑,莫非就是三神岛的前站人马?”

野火头摇手道:“不,那是罗刹人,现在陵墓后面!他们想在这里动什么歪脑筋,小

子,你要提防他们盗墓。”

舒希凡呼声道:“成吉思汗墓里有宝物?”

野火头道:“凡是帝皇之墓,没有一座无宝的。”

舒希凡道:“你老要去哪里?”

野火头道:“数十年不动手打架!这次要破例了,三神由外域调来两大批特殊高手,我

老人家决心捣他第二批,因为这一批是由天山进来,他们早进了瀚海。”

舒希凡大喜道:“能得你者出手,我方力量更强了。”

野火头道:“我老人家特地来此会你,希望你替我老人家清理门户!”

舒希凡惊问道:“你老要我对付大海神。”

野火头道:“敝门有规矩,同门不得杀害同门,但那叛徒却不管这些,他已害死一个师

弟。两个师兄!”

舒希凡道:“我能杀死他?”

野火头道:“算他已将‘地府八玄’练成,你不是他的对手了,不过老配来是须指点

你,‘地府八玄’神功有个缺点,最怕持久,愈久其人愈不能忍耐!如遇上那叛徒,尽量紧

守。”

舒希凡道:“结果如何?”

野火头道:“地府八玄外伤不死,那怕他战你不过,但你仍无法置其于死地,非其人急

爆到真火焚心不可!”

舒希凡道:“这样就,你老已练成了!”

野火头道:“所以我不肯与人动手,一旦遇上如你这咱强敌,结果就路,所以在黄山与

你相扑时,我老人家几乎引发真火!”

舒希凡劝道:“那你老就不可去截那批高手了。”

野火头笑道:“天下只有四个人才是我老人家的对手,那就是紫衣老尼,黑白盗,老冬

烘,但他们仍难引发我的真火,唯一就是你小子!此外我老人家毫不在乎。”

说完拿了一袋干粮,又道:“小子,再会。”舒希凡目送其走后,立即带着骆娃奔陵

墓。

骆娃问道:“刚才老头是什么人?”

舒希凡道:“是武林中本事最大的人物!”

骆娃道:“但他说他怕你!”

舒希凡笑道:“我们是朋友,他说客气话。”

正走着,忽然听到连声惨叫传来!

舒希凡闻声一愕,拉着骆娃急奔,及至到达发声处,突见地面倒个罗刹人,满地是血!

全受创伤而亡。

骆娃一见,吓得惊吓,紧紧躲到舒希凡背后。

舒希凡环顾四周,只见全为树材。已离陵墓仍远,不知下手之人何去了。

他轻声向骆娃道:“死人有什么可怕的,要在江湖上走,胆小是不行的。”

骆娃道:“我怕血!”

舒希凡笑道:“我们走开就是!有你在旁,我就无法查看下手之人了,你真是个累

赘。”

骆娃离开后问道:“这就是那五匹马的主人?”

舒希凡点头道:“大概是的,下手之人,一定看出他们有盗墓的企图才除掉他们。”

骆娃道:“这人手脚好快,我们听到声音就来,居然没有看到他?”

舒希凡比骆娃更惊讶,他能听得出一里之内的动静,但那人居然避过了他的耳朵!”

当二人转到墓地时,发现墓卢后面竟又躺着一堆尸体,不过那已不是近两天所死!死尸

早已腐烂了。

这一尸体的发现,舒希凡已立感不大寻常,沉思一会!他感觉其中另有文章,忙向骆娃

道:“我们今晚就在墓庐里过夜了。”

骆娃已不敢看,她不但掩着鼻子,而且转过脸去闻言嗯声道:“我不敢在此过夜!”

舒希凡道:“丫头,这件事情不简单,我们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骆娃道:“那老人不是说盗墓嘛?”

舒希凡道:“那有如许多盗墓的,如果真的有,然则墓中就不是普通财宝了。”

骆娃道:“依你之呢?”

舒希凡道:“依我之见,问题不在墓中,而在这座陵墓山区之内,蒙古人替成吉思汗选

择墓地不是随便的,蒙古人不讲究风水,就讲究异微与奇闻。”

骆娃道:“什么叫异微,又什么叫奇闻?”

舒希凡道:“这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此方某地曾有仙迹,墓地曾出奇闻,这你是还不

懂?”

骆娃道:“仍只懂一点!”

舒希凡笑道:“我也懒得说了,随我来罢,时间不早了,是吃于粮的时候啦。”

二人走进墓庐,取出干粮和饮水,饱餐顿之后,天也黑了。

也不知到了几更,忽然听到外面发出数声长啸,那竟是由很远的不同方向而来。

舒希凡闻声跳起,急对骆娃道:“我就算定今晚不寻常,现在来了。”

骆娃道:“似不止一批。”

舒希凡点头道:“似有三方人物到来!也许能揭穿谜底了。”人影纷纷,须臾分三方赶

来了几十个老少不等的人物,都在墓庐前的石场上停下来!

舒希凡耳听动静,立将骆娃带到外面是暗处一看,发现三方人物都是生面孔,其中没有

三神岛的,也没有罗刹人,他看不出是何来路。

在东面的有人说话人,那一是个老人,可是说的并非汉语,舒希凡连一句也听不出。

那老人一停口,在北面的立有一个中年接了腔,谁料又是另一种言语。

骆娃轻声道:“凡哥哥,原来东面那批人是东洋浪人。”

舒希凡噫声道:“你懂日语?他说些什么?”

骆娃道:“琅琊老道爷教我读很多咱书,又教我十几咱语,我别的不行,学话、读书我

却一学就会!”

她说到这里,忽然她注意北面中年说到什么重要之处,因之一顿,稍停才又道:“他们

说什么火龙丹!”

舒希凡道:“北面是什么人?”

骆娃道:“蒙古人!他们自称是主人,不许这两方人侵犯墓地!”

中年人停了口,西面中立又有老人接话了。骆娃噫声道:“这批是高丽人!”

舒希凡道:“傻丫头,想不到你有非常好的学问。”

骆娃道:“这有什么用?”舒希凡道:“用处可大了,快听,这老人说什么?”

过了一会,骆娃轻声道:“他说火龙丹是高丽派传家之宝,却被一不明中原武林盗来

了,那人就藏在这里。”

舒希凡啊声道:“杀罗刹人的高手就是盗宝之人了。”

西面老人说完话,北面又接口了,那是另外一个中年人。

骆娃听了一会,她向舒希凡道:“蒙古人松口了,他只不许进入墓庐,其他不再过

问。”

舒希凡点头道:“是了,三方人物都退开了!”

在场上立即清清静静,三面人物便兴散去了。

骆娃问道:“我们怎办?”

舒希凡道:“我们在暗中行动,看这三方人物有无结果。”

二人刚刚走出去,耳中已听到东北角上杀声大起,舒希凡忙向骆娃道:“动上手了,我

们快去看。”

走不我远,不但杀声更大,而且已发出死亡之声。

不出我所料,该处是遍生木业天的大树林,舒希凡赶到一看,只见有三大批困着一个青

年人,真是打得激烈无比。

人多高手段,算来应该点绝对优势,然而大出意料,只见那青年横冲直闯竟把三十几个

高手杀得阵势大乱,稍有不慎,就被那行年劈倒一个!

舒希凡一见,不由暗惊,忖道:“想不到在无意中又遇见个这样人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天魔心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