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二十二章 魔鬼的请帖

作者:秋梦痕

天亮时,时运来、骆娃、孙矮子、董文策等四人早已顺着渭水向上游全力追赶,但仍无

所见,相反却看到各路武林人物也由各地赶到

时来这对孙矮子道:“人不惹我,我不惹人,这一路最好不要再生枝节为上,你们二个

超到前面去,两个相距十丈即可。”

骆娃在心中暗想道:“这样多的各色各行人物,三矮哥又怎能查出那善变的‘八变神

龙’呢,是我就不再追了。”

忽然一马车激驰而上,溅起黄尘飞扬,孙矮子回头一看,急叫骆娃道:“姑娘快让

路。”

骆娃闻声闪开,生气道:“该死的东西,不怕撞倒人吗?”

孙矮子叫起来道:“血!”

时运来道:“血在哪里?”

时运来一指如飞而去的马车道:“我发现几滴鲜血由车底流下。”

“莫非车里藏着一个负伤之人?”

“我们追上去!”

四人不管行人,立即提功力进。

马车去得真快,他们就稍微耽误,居然追了三十几里才追上。

时运来,如何肯放松,加上两成功力,飞身截住在前面,大喝道:“停车!”

车把式一看矮子身法如电,立知遇上非常人物,迅速勒住马,问道:“少侠意慾如

何?”

时运来道:“车中是什么人?”

“少侠,车上有人负伤。”

“我就是为了这个才追来,负伤的是谁,为何不止血救护。”

“这样说,少使不是敌人,请教少侠贵姓大名,车上是在下长老,在下王功,是华山派

的。”

时运来喝道:“我们是同道,快把车子停到路边,让我看看伤势。”

“少侠是天帝子的手下,那真失敬了。”

时运来忙叫孙矮子二人火速把伤者抬出,小心放在地上,他详细看察伤势。

负伤的是个七十余岁老人,髯发全白,这时已近晕迷状态,竟然是负了严重的内伤。

时来这一看离死不远,忙问车夫道:“黄大长老与谁动手,居然伤得如此严重?”

“敝下也不知道,长老回店中已经不能说话,仅打手势叫在下雇车逃命。”

时运来叫了二人替老人护住丹田,帮助他提住真气,自己则运功替他疗伤。

足足疗了半个时辰,时运来竟然累得满头大汗,才起身吁了口气道:“好险!”

“好了吗。”

“大概只休息一会即能醒转,此老者被震得五脏移位,无怪口中出血。”

“多谢少侠了。”

“都是同道,你别客气,快速把马车退还,我要同贵长老办事去了。”

“在下不能同去吗?”

“你知道我们去哪里?”

‘当然助敝长者找敌人。”

“那就问你自己能去作些什么?”

“在下明白了。”

黄长者已经醒转了,坐起来拱手朝时运来道:“少侠,活命之恩,不敢言谢,老朽铭感

了。”

时运来回礼道:“前辈何出此言,同道互助,理所当然,前辈全好了吗?”

“少侠功力高深,老朽无碍了。”

“前辈是遭遇袭击吗?”

“不,老朽在南五台山上遇到一批行踪可疑的生面武林人,一井有五个,共中二人的年

纪与我差不多,另三个是中年,因之老朽存心暗盯着他们,岂料竟被他们觉察出来,立即向

我围攻,可是动手的只有一个,那人的功力居然高深莫测。”

“莫非他们是三神岛的?”

“三神岛的护法和星宿,差不多是我在当年有一个面之识的左道人物,但这批绝对不是

三神岛的。”

“你老可查出他们的落足之地?”

“这是我想追他们的目的,从那批人口中听出,好象他们来自龙山!”

“龙山二字可麻烦,蛇是代表什么呢?这二字地名太多了,有县名有镇名,也有十几个

之多。”

华山长老道:“我估计他们的落足之地不出数百里范围之内。”

时运来皱眉道:“这又古怪了,这方圆数百里却没有龙山呀。”

正在此时有人接道:“没有龙山却有陇山!”

“龙老!”

林后行出龙图老人,他先向华山长老拱手道:“岳兄,多年不见了。”

华山长老一见,道:“人间……”

龙图老人连忙道:“岳兄不要激动,你遇到的那批人就落足在陇山。”

华山长老迎上道:“龙兄,你与这批少年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批孩子是后起第一高手天帝子的手下,在下与天帝子尚有不可公开之处,所以阻止

岳兄暂勿叫出在下那凶恶字号。”

时运来问道:“龙老,那批人是什么来路。”

“大矮子,陇山自古至今,从来就不被武林所注意的地方,所以谁也没料到竟住着一个

大魔头。”

“龙兄,你已经探出是谁了?”

“岳兄,我们尚在少年时,不知你还记得长辈们相传一个故事否,华山长老想了一下,

摇头道:“故事不少,不知龙兄所指的是哪件?”

龙图老人道:“现在的三神就是其中一秋,不过当年他们共号‘儒释道’。”

“现在他们已经被天帝除去了~个。”

“哪一个?”

“三海神!”

“另外就是‘野火头’和黑白盗老冬烘了!”

“还有!”

“普陀三神尼?”

“难道再没有了?”

“你龙兄指的是‘四横豪’?”

“当年传言‘四横豪’去赴什么‘魔火洞’而一去不返的故事,难道岳兄就忘了!”

华山长老道:‘当年武林传为最神秘的事情,难道今天竟然有揭晓了?”

“揭晓二字还不敢确定,不过陇山后的‘红云谷’现在已成了不可去的地方了。里面谁

也想不到竟住着一位老魔头,其手下无一不是绝顶高手,岳兄遇上的还只是第二角色。”

“这又是第二个三神岛势力了。”

“小子,恐怕这势力比三神岛不同哩。”

“还要厉害?”

“论人数恐怕不及三神岛十分之一,论厉害只怕比三神岛还要强十倍。”

华山长老道:“龙兄估计那魔头就是使‘四横豪’一去不回之人?”

“红云谷中已树木不见,在下去到陇山之峰一望,只见全谷红云如血涛汹涛,但很奇

怪,谷的四面毫无动静,在下虽不敢冒险闯进红云之内,但在四面崖上却无人问津,然而竟

发现东面有座石坛,坛上立着四尊石像。”

华山长老道:“石像是什么意思?”

“上刻‘武林四横’!”

“那就是他们的遗像?”

”不是遗像,而是‘功像’!”

“何谓功像?”

“那是对该魔立有特殊功劳之人才立像旌其其功之意,因为碑上有几行小字刻为‘扫冷

峰,战水谷,功创一等,表当神坛’!等语,其意虽不尽明,但四横降魔显无疑问。”

“四横豪一去不回岂料竟被魔头收伏?”

“现各派掌门人尽会于太白山,你我快速前去参加。”

时运来道:“我们几个去不去?”

龙图老人道:“你们顺渭水而上,快速去会白半生和司马周,其他不要问,到了你们就

明白。”

时运来忖道:“司马大爷和白大爷是与老板在一起,大概都在等我们。”

想着又道:“顺江而上,总有个落足地点呀?”

“如何没有落足之地,他们假设没有人来接,你们就大散关去。”

“那我们先走了。”

“你们不可分开,不管有什么事,大家都不可离散,此会随时都能遇到强敌,分散就会

被魔爪子个个击破。”

“沿途有动静吗?”

“凡有可疑人物,想必你们也能看出,尤其那个青年,一见就知道他是最邪的人物。”

“什么样的青年?”

“他的面貌非常英俊,衣着豪华,外表似个五面公子,可是他的性情不可捉摸,时而正

派人物,但一转而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邪魔,要想认出他很容易,那就看他身上的兵器便明白

了。”

时运来道:“他用的是什么兵器?”

“是四把剑,两把长的,两把短的,这种带剑之人武林不出第二个。”

“他的武功你可知道?”

“估计只次于你们的老板。”

“那我们三个矮子合手也非其敌?”

“你有仙女照命,大事无妨。”

时运来看了骆娃一眼。心中豁然,立安全了,于是立即领先上路。

他们走上沿江大道后,三矮子六只眼,见人就留心,生怕出现那活儿。

估计到大散关还有两天可走,但是他们决计不走夜路了。

第一天,他们走村镇。

时运来道:“你们谁都不可以单独出外!”

孙矮子道:“到街上逛逛也不行。”

时运来道:‘要逛街大家去。”

骆娃照常一样,每逢落店,时运来把她的房间定在隔壁,这时她也许已经梳洗完毕了,

只见她走到三矮的门口道:“该吃饭了。”

时运来笑迎道:“姑娘,早已吩咐小二了,饭开在我们这间房中,你请坐。”

“快点催店送饭来,也许我们有事情。”

“姑娘,你已经看出什么名堂了?”

“我梳洗完了时,曾经到此店的后院里随便走走,竟然发现两个男女在一间房间外贼眉

贼眼,我猜二人在动那房中人的脑筋。”

“姑娘有了江湖经验啦。”

“那是向三位学来的。”

“姑娘可知那房中住着什么人?”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大哥。”

“很英俊?”

骆娃点点头。

“穿着豪华。”

骆娃这下却摇了摇头。

三矮同声吁口气,于是时运来一人问道:“那就放心了,姑娘,他还在房中?”

“刚出店去了,晚上一定有事情发生。”

时运来道:“我们不管他,能安全过去今晚,明天就会见几哥哥了、’”

“你还没有问我青年姓甚名谁呢!”

“姑娘已经查出来了?”

“那是听那另外二个江湖人说的,看情形,那二人是干梁上君子一行的。”

“你看出二人是贼?”

骆娃道:“那二人想偷该房中那青年的东西,不是贼是什么?”

“那青年姓什么,二贼想偷什么?”

“偷什么不须说,三矮哥只要听那青年名号叫骆虎就行了。”

时运来大惊道:“那青年竟然就是得到火龙丹的‘八变神龙’骆虎?”

“现在三位矮哥不能不管了吧?”

时运来向孙矮子二人道:“你们快催小二开饭,吃过了我们就等骆虎回来动手。”

“只怕他不会回来了。”

“老二怎想到这点?”

孙矮子道:“骆虎不是乏乏之辈,他在房中岂能没有发觉门外有二个中年人在打他的主

意,同时还有人要偷他的东西哩。就算这二批人他没有觉察出来,可是那二个中年人必定在

骆虎门外时又去盯上,也许已经在镇外动上手了。”

“两中年必在后援,八成骆虎口不来了。”

时运来道:“大家不要乱了章法,快吃饭,吃完再决定去留。”

小二这时恰好端上酒饭,三矮哪还有心喝酒,齐陪着骆娃吃饭。’”

骆娃吃得少,先放碗,三矮心中有事,他们也狼吞虎咽的装了几碗甩筷子。

正在这时候,忽听门外传来一声沉重的叱喝道:“无用的东西,盯着人都让他溜了,你

们简直是饭桶!”

时运来在门缝里一看,原来是三个人,二个中年人,一个老人!

他忙向骆娃道:“姑娘,你看看外面。”

骆娃就近一看,噫了一声,向时运来道:“老人对面就是那两个中年人。”

时运来沉吟一会,抽回身向孙、董二人道:“他们盯上了我们准备外出。”

“要去查骆虎?”

“他不会回来,非出去查不可。”

“盲目去查,谁知他的去向。”

时运来道:“先盯这二人!他们一定人多,容易得到消息。”

时运来说完饭,发现三人已经向店外去了,忙回头道:”老二结帐。”

他们四人追出店外时,发现对方正向镇西走,而且直冲横闯,竟不把行人放在眼里。

老人领着二个中年人并不沿江而上,出镇,就偏向西南小路,如飞奔入山区。

时运来回头朝后一挥手,催着大家提功紧追,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追不到初更,突然听到对方在前面一处林内发出大喝之声,似已经遇上什么人物在发

问。

时运来加紧冲出,一眼看到对面也是三人,正是他们,老人道:“你们是什么来路?”

迎面出现的只是三个中年人,年纪都在五十上下,其中一人冷笑道:‘阁下又是什么来

路?”

“你们神色惊惶,其中必有原因,老夫查问,对三位是一番好意,如不说出来历,那就

休怪发出误会。”

“告诉你我们三位是三神岛的!”

“三神岛在武林其他派听来也许有点份量,但在老夫耳中听来,不过在未与你们冲突之

前,你我双方暂可维持一时之安,你们过去罢。”

那人冷笑道:“这样看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魔鬼的请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