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二十四章 黄沙梦醒

作者:秋梦痕

野火头这老家伙真是出了名的怪物。

骆娃与骆虎到了”私多都喀”镇时,他却在另一家店里停下来啦,这举动不知是何名

堂。

吃过饭后,骆虎一看起疑心,立即招呼骆娃追过去。

到了野外,只见那大汉直向一处喇嘛庙门口走进,骆虎对骆娃道:"妹子,我们绕到庙

后去。”

骆娃道:“这大汉你认出了?”

骆虎道:“是的,他是金龙王的手下,我曾经在老龙谷见过他,可借金梦仙不在这

里。”

“在这里又怎么样?”

“由这大汉身上,一定能问出金龙王的下落。”

骆娃道:“我们逼出口供,如果遇金姐姐时再告诉她也是一样的。”

“金龙王不是死的,时间一长,他又离开啦。”

骆娃道:“我们替金姐姐报仇也是一样,快走,也许金龙王就在庙里。”

二人绕到庙里一看,原来是废庙,后殿已塌了大半。

骆虎忽然听得殿上传出人声,急忙与骆娃接近,原来殿内坐着二人,一个老人,一个中

年,还有就是那满身是血的大汉,忽见老人道:“情形如何,你为何半个多月才回来?”

大汉吃了葯,精神已经好多了,道:“八爷半月前,金龙王已经证实你没有在二十年前

死去,且知你老一直在打算替我们七爷报仇,不过他无法查出你的下落,所以我不敢离开

他,生怕他起疑心。”

老人又问道:“你这身伤是如何而来?金龙王现在怎么样?”

“我是在混战中负伤的,好在我不重要,没有死在那舒大侠手中,现在,现在金龙死

了,他死得很惨,穿胸破腹,头被取走了。”

“万隆牧场后代舒希凡居然查出金龙老鬼是他的仇人了?”

“听舒大侠口气,早已查出来了,但他未下手的原因不知为什么,八爷,你老得赶快找

到金梦仙,告诉他老鬼是杀他父亲的仇人。”

“梦仙都知道了,但他左右为难,老鬼是他亲伯父,所以他犹豫不决,现在老鬼死在舒

大侠手中,总算替他解决了一件在问题。”

中年人道:“八哥,我们九兄弟由亲堂兄弟不分,现在老大死了,算是一了百了,不过

那舒大侠恐怕是要找我们两个呢?”

“不会的,姓舒的小子精明无比,他不会连我们二人也杀,相反,我们劝金龙不听,以

至使其怀恨在心,否则我们也不会隐藏二十年了。”

“七爷不肯躲藏,因此才被老鬼谋杀么?”

“七爷是老鬼亲兄弟,虽为同父异母,但总有点骨肉之情,所以他不肯躲。”

“这老鬼真绝情,竟下得这样毒手。”

“那倒不是无原无故下手,原因是他要把老龙谷作为霸占武林的总堂,所以七爷硬不同

意,因此兄弟俩打了起来。”

“原来七爷是这样死的。”

“七爷一死,二爷以下莫不离心,因此老鬼就个个暗下毒手。这种惨事不提也罢,老鬼

在什么地方遇上舒大侠的?”

“老鬼似乎知道情形越来越不对了,他对舒大侠的行动又不明白,这一月来,他真是寝

食不安,最后适逢万虎神,三天帝君,四地魔主都尽弃并嫌,一齐来约他联手,所以他一口

同意,决心联手对付舒大侠,可是两日前真会到了,结果一场大斗立即展开。”

“舒大侠单独一人?”

“不错,也许他看得出来我是虚应动作,所以没有把我杀死。”

骆娃暗笑道:“原来金龙王有这样一本烂帐。”

骆虎道:“阿凡算是一举把仇报完了,他可以全心全意地去对付魔火神魔了。”

“凡哥尚不知四梦不是仇人之女,这在他仍旧不安,我们如何能够找到他就好。”

“那就只有赴垦宿海了。”

他们离开之后,忽然不远处有一灯光,骆娃道:“虎哥,你说没有镇市了,那是什

么?”

“也许是蒙古牧民的蒙古包。”

“我们去找点吃的吧。”

骆虎道:“烤牛肉是有的,但你吃不下,不如我们自己找食物来烤。”

“黑夜里哪儿去找?”

“寻巢穴更靠得住。”

“你知道何种穴内是何种野兽?”

”大体可以分出来,尤其野鹿,它是夜间出动最多的野兽。”

骆娃忽然叫道:“虎哥,那灯光不是蒙古包啊!”

骆虎注意一下,道:“是几个人影,难道也在烤吃东西?”

“我看出来了,那是四个老人。当心,他们的表情都很严肃,根本不是烤食物,而是在

商量什么问题,他们的兵器全摆在身边。”

“确实不错,难道在等敌人?”

“他们的西面有树木,我们绕到西面去,距离很近,一定听得出。来。”

“没有认识的,我们装作不知,行过去有何不可?”

“那就不知他们在干什么了,还是偷听一下为好。”

骆虎同意,抢先向西绕行。

忽听一个声音道:“二位施主快后退,他们号称‘四方游魂’!武功不下三神,邪门比

武功更高。”

骆虎听出是一位尼姑的口气,急忙一拦骆娃,快速退后几十丈。

脚刚立定,忽然看见一位紫衣老尼向二人行来。

骆娃一见,心中有数,轻声向骆虎道:“虎哥,来的莫非是紫衣神尼?””

“贫尼正是,二位少施主都姓骆?”

骆虎连忙道:“晚辈骆虎,这族妹是骆娃!”

“二位福命不薄,正好遇上神尼,假如稍误一瞬间,那就难逃一劫了。”

“四方游魂是什么来历?”

“他们是罗刹红派八尊的师傅,现在人尊都死在舒希凡的手中,这四人已经得到消息,

特来找舒希凡报仇的,一旦知道二位是舒希凡的朋友,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他们为何烧起一堆大火?”

“那不是阳火,二位留心一下就明白了,那是他们的阴火。”

“他们放阴人是什么用意?”

“不论武功如何高深的人物,一旦被其阴人光照到,这人就会被觉察,甚至逃也逃不

脱。你逃到哪里,你身上就有阴火引他们追到。”

“白天呢?”

“因此只有白天才可和他们动手,但他们的武功太高,同时他们动手就是四人齐上,贫

尼看来,二位决非对手。”

“这样说,就无法除掉他们?”

“除是可以,但要费去很多的时间。”

“我凡哥哥功力又进步了?”

“他自己还不知道呢,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功力时,早就深入星宿海去斗魔火神魔了,现

在连贫尼也算不出他的行踪了。”

“他还未去星宿海?”

‘也许他遇上了什么不太称心的烦恼了,他的行动十分古怪,飘忽不定,这不知是什么

原因,贫尼与黑白盗,老冬烘三人正在研究他的原因,但仍无结论,所以只好分开四处寻

找,希望他提前去破魔火神魔。”

骆娃道:“三神的动向如何?”

“三神与舒施主谈判不利之后,他决心聘请高手前来增加势力,否则他们只有靠拢魔火

神魔一面了。”

老尼说完,又再三嘱咐他们兄妹勿接近四方游魂,之后才告别而去。

一直到了天亮,这时骆虎才悄悄向林中行去,存心窥伺一番。

一会儿又回到骆娃身边,道:“妹子,四魔不见了。”

“那如何盯呢?”

“跟我来,八成是向西去了,这森林在西面稍偏南,他们一定朝着西方。”

走了一会,忽然看到野火头在前面。骆娃噫声道:“又会到野火头了。”

“我给他上了一次当,他是不会甘心的,虎哥,他谎骗凡哥去了星宿海,但凡哥却没有

去。”

“阿凡是什么脑筋?怎么会上他的当!”

“忽听野火头哈哈笑着行了过来。

“老儿,你有什么开心的事?”

“你们二个可知小舒已经大开杀戒么?”

骆虎仍旧冷笑道:“除金龙主等,杀红派八尊,算不了大事!”

“杀金龙王之后,小舒一定认为已经报了大仇。”

骆娃格格格笑道:“难道不算?”

“不算全报!”

“你老儿知道?”

“眼前就有四人,你们猜是谁?”

“是谁?”

“猜不出也就算了,不过你们向前急赶一阵就可以看到了。”

“妹子,我们追上去。”

于是二人行了半里看见前方有四人。

“虎哥快停!”

“为什么?”

“别不野火头的当。”

“妹子快来!”

“虎哥,干么?”

‘野火头一定赶到我们之后来看热闹了,藏起来了。”

“他追不上我们时,一定以为我们追错方向了。”

“妹你,你得想个计策,如何叫他自己送到四魔手中去才行。”

“不可,我倒非叫他上当不可!”

“我真气他,嗯,他来了!”

乱石堆中,野火头果真被他们发现了。

“我们反盯他!”

骆娃不甘心,不盯四魔,仍旧盯着他不肯放。

“虎哥,前途有镇子吗?”

“没有。

“那我们快速绕到他前面去。”

“你想到什么叫他上当的了?”

“我们超过他前面烤野味吃!”

二人提劲绕道,一口气奔出十里之远。

打野兽,生火,等野火头闻到香气时,骆虎兄妹已经在吃得不亦乐乎了。

野火头闻到香味,发现竟是骆家兄妹。

“你们怎么了,追脱敌人了?”

“老儿,你撒谎,我们连鬼也未追到。”

“我发誓,确实有四个小舒的仇人,只怪你们错了路线。”

“你老来迟了,真对不起,多美的兔肉,现在没有了。”

“好姑娘你再烤一点如何?”

“火是仍旺啊,可惜没有兔子啦。”

“姑娘,要兔子容易,我去打一只来。”

“好,你去吧,但你先把话说在前面,一旦有事时,我们可等不及你到来啦。”

“我尽快打来,希望没有事情发生。”

“好吧,你到石岗前面草原里打兔子吧。”

“对,草原里就有免于打!”

野火头走了之后,骆娃娇笑道:“虎哥,走吧!”

“妹子,你为何指定地点叫他走?”

“他翻过石岗之后,再也看不见我们的行动了。”

“妹子,阿凡的鬼心眼全被你学到了。”

两人提气如飞,哪管野火头打兔子回来。

二人走出三十里,岂料真看到敌人了,骆虎急忙道:“妹子,前面是三海神,我们冲过

去。”

“慢点,紫衣师太说过他们要聘高手,这种高手如不是三种认为高等武功,他们决不会

用的,当心这老道暗中有货。”

“那就盯一段再说!”

“前面有一遍古木,莫非有庙吗?”

“三海神向那儿去了,我们停一下看他进去作什么?”

一会儿他们闻到了香味。

“妹子,你猜三海神在作什么?”

“也是在烤吃的了。”

‘大概不会有多少人了,我们去吧,最低限度地叫他们吃不成。”

“慢点,到吃的时候还早。”

正说话之间,野火头赶到叫骂道:“丫头,你们竟然敢欺骗我!”

“老头,勿大声,否则你就吃亏了!”

野火头也闻到香味,道:“谁在那喇嘛寺中烤吃的?”

“有两个不上流的黑道人物在作午餐,等他们炮烤好了我们就过去抢!”

“丫头,你又想施出镇市那一招了?”

“我没有说叫你去抢!”

“你们已经吃过,还要抢什么?”

“带着下午吃不行吗?不过我得把话说在前面,我们得手可不等你了。”

“你这丫头太坏了,我自己去!”

说完野火头跑过去。

“骆娃真有一套!”

骆娃立即追上野火头,道:“当心对方的功力与你齐名!”

“到底里面是什么人?”

“说真的,我们只看到一个老道士的背影,当心那是三海神!”

“丫头,你别耍花枪,三海神不会分开的,他们生怕遇上小舒!”

”晚辈不过怕你大意吃亏,将来说我又把你当给你!”

骆虎暗笑道:“妙呀,她还堵住野火头的嘴巴!”

“我不会再信你丫头的话了。”

野火头说完向古林走去。

骆娃道:“我们在暗中提防,这一场定是棋逢敌手了。”

野火头一到庙外,骂道:“何方杂毛,竟敢不守规矩,居然在此大开五荤!”

忽然一股劲风由庙内打出,真如排山倒海。

野火头迎七叫道:“你是什么东西?”

三海神阴声道:“原来是野火头,贫道失迎了。”

说完又是一掌劈出。

野火头笑道:“原来真是你这杂毛,下来,我们拼三天三夜!”

“野火头,你想得太轻松,本道主不会叫你挨过下半天的!”

“凭你叫我倒下,嘿嘿,那是作梦!”

他们渐渐打到骆虎的近处了。

三海神道:“笑话,野火头,你可知道本道主因何来到这里?”

‘那是逃避姓舒的小子之故,现在三神变成落荒之狗了!”

“我是来约四方游魂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黄沙梦醒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