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 五 章 檀粗之珠

作者:秋梦痕

大檀木四周数十丈内,氤氲着浓厚的香气,使人有种肃穆之感,如入万佛宝殿,仰瞻诸

佛的庄严。

郭老人面色诚谨,对舒希凡道:“老弟,你有什么感觉?”

舒希凡笑道:“心境不正的人如到此树之下,只怕会忐忑不安吧,”

郭老人点头道:“本谷之内,有多数人不敢到此,也许是老弟所说的原因。”

舒希凡道:“能否到那树顶洞口看看?”

郭老人郑重道:“老弟,没有必要,何必拿着性命开玩笑?不要去!”

于大汉接道:“不要说上去看,我连在这里久站一会都会感到危险,走,大哥,你陪舒

兄弟到别的地方看看!”

舒希凡忽然噫声道:“二位前辈,你们快看地上,这里好似有不少人来过哩!”

于大汉道:“难道外人也知此檀树之秘?”

郭老人道:“这颗树据说有数万年的年龄了,江湖武林那有不知之理,看足迹具都未曾

入十丈之内,大概亦知危险而不敢接近哩!”

正说着,忽见郭敬义进来叫道:“动身了,二位快点。”

到了木屋外面,只见郭老人正在吩咐一批大汉出动了,人数共有九个,人人刀剑拔丕

张,神情激奋。

郭老人最后向于大汉道:“于老三,你火速回谷请示总管,由总管禀明谷主,那批东西

来路不明。”

说完回头,一见舒希凡,招手道:“老弟,你在外面见得多,可能认得那批人!”

舒希凡另有打算,笑道:“我们大家都去了,这座木屋岂不空出来,同时这座森林谁来

看守?”

郭老人啊声道:“这是非常重要的地方,老弟,那你就不要去了,何况就是去也不会让

你动手。”

舒希凡道:“晚辈在此固然可以,但本谷之人有多数不识得晚辈奈何?”

郭老人道:“这倒不要紧,老朽给你一张后谷出人证牌,如果有人过问,只要是本谷中

人,见牌即知是自己人。”

说着由身上摸出一面小小的银牌,牌上刻着“后谷证”三字,另一面上有个“席”字!

舒希凡接过来看了一下,郑重的收入怀里,笑道:“现在你老请动身,此处一旦有事,

晚辈绝对负责。”

虽是早晨,但林中仍旧十分阴暗,他到达檀木附近时,讵料竟先有几条黑影在大树四周

闪动!

忖思之余,那批人影已经不见,无疑是悄悄退去了。

舒希凡再藏一会儿不见有什么动静,于就向檀树下接近,不过他这时也有点犹豫不定

了。

好在他虽有恐惧却无不适之感,到了树下,又考虑一会,最后毅然道:“与其空在外面

好奇,倒不如冒险一探,如果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将来怎能报得血海深仇,也许这是考验

我有无报仇的胆量呢!”

决心既定,他腾身而起,一冲而上!

这一冲如摩云之鹤,轻如无物,电掣一般到了树顶。

树顶的枝枝处,真的竖着一块木牌,舒希凡知道那就是魔谷谷主的禁牌!

走近洞口,黑黑的,简直深不见底,因此无法估计到底有多深?

不过他猜想愈到洞下必然愈大无疑。

如何下去呢?这不由使舒希凡踯躅留难决了,跳?深浅不明,何况还有奇险在内。

树壁光滑,这可施展壁虎功,他决计如此,立即行动,脚下头上,猛提内功,直朝洞底

爬去。

洞内的时味更浓,但却清凉爽快毫无窒息之感。

下了二十余丈,他本来能在暗中视物的眼睛,讵料这一会竟睁不开了。

及至足踏实地,忽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道:“少施主,快蹲下,你右手边有

水,火速用它洗眼睛,再迟就永远睁不开了!”

舒希凡闻言一震,忖道:“这是和尚的口气,他是谁?”

管他是谁,眼睛重要,边忖边伸右手探向地面,真的触到一股泉水!顺手一掬,捞了一

把水,急向双眼泼去!

又听那声音道:“再掬再泼,一直洗到看见东西为止。”

舒希凡边泼边问道:“这是什么原因?”

那声音慈和的道:“少施主,那是檀精香雾之故,虽不是毒,但能挺住瞳窟,久则因如

精钢!”

渐渐的舒希凡感到双目清凉,视物如故了!猛睁双目一看,不由噫声道:“我怎会到这

木屋里!”

忽然那声音起自侧面道:“少施主,你练的是武林至上之功,莫非是‘天宫神典’,除

了此功,其他任何武功都休想下来,冒险而下,有死无生!”

舒希凡抬头一看,只见对面一个木窟内坐着一个老和尚,全身赤躶,盘膝而坐,瘦得只

剩一副骨架了,他不由大奇,急忙拱手道:“大师,你想必住在这里很久了,可否请赐法

号?”

和尚全身不动,但口气仍极慈和道:“老袖普陀佛,九十年前来探神檀之秘,之后再未

出去一步!”

舒希凡惊讶道:“大师探清什么没有?”

和尚道:“没有什么,只是神檀香雾能克天下武功,除了对我佛‘大慈法典’和‘天宫

神典’所练内功无害之处,任何内功都会散空一空!其人既无功夫可恃,势必饿死洞内。”

舒希凡道:“大师为何不出去呢?九十年居此,有何益处?”

和尚淡然道:“这有两点原因,少施主,你请就地坐下,所老衲慢慢道来。”

舒希凡依言坐下道:“请指教!”

老憎含笑道:“少施主,出家人难得有此清静之处修练,你说对嘛?”

舒希凡点头道:“这是大师第一点理由!”

老僧又道:“这种檀树巳有数万年寿龄了,其本身得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所以

长生而不死,一年四季,其香气色,万邪莫侵,宝香发出,虽遇狂风而不出,于是树洞内凝

檀雾……”

舒希凡道:“莫非大师在此收练檀雾?”

老僧叹道:“少施主堪称灵根慧性了!老衲正是此意。”

舒希凡道:“收练檀雾何用?”

老僧道:“檀雾为佛家之宝,老衲每十年收得十二颗出檀佛珠,计来已足百零八颗,总

算大功告成了!出家人凭此可以见我佛如来!武林人得此珠,可以万毒莫侵!”

舒希凡啊声道:“大师已到出洞之期了!”

老僧摇头道:“贫袖功德圆满,明日即为西归之期!”

舒希凡闻言大惊道:“大师你……”

老憎含笑道:“少施主!出家人难得有这一天,不过你与贫僧有缘,适逢其会罢了!”

舒希凡郑重道:“大师莫非有所交代?”

老憎道:“贫袖知你是一正直侠士,因此出声指引,愿将所练一零八颗檀精佛珠相

赠。”

舒希凡急忙道:“晚生非出家人,岂大有负大师之望!”

老僧笑道:“少施主,此珠对武林人助莫大焉,日后你就知道了,在少施主身上,比在

出家人身上功德更大!”

说完又道:“珠在老衲座前,现已惯以天蚕之丝,穿连成串,施主可以把它挂在项上,

但最好不要暴露在外,免得武林败类见了引起谋夺之心。”

舒希凡始终不见他稍有移动,不禁起疑,忙道:“大师,你老一直没有离开座位吗?”

老僧点头道:“贫僧手脚已僵,未离座位已十年了?”

舒希凡道:“你老难道不要进食?”

老僧含笑道:“老衲全凭吸取檀雾为食!”

舒希凡闻言更奇,四面看看,但又看不到什么檀雾!

老僧会意,笑道:“小施主,檀雾是看不见的,现在你可以拿着檀精珠出洞了,迟恐有

江湖武林人到来!”

舒希凡连忙叩谢,行到老僧面前,再敬礼,然后取了一串似黄玉一般的佛珠,谨慎的挂

在颈上!这才依依不舍的退到洞外!

出洞比下来容易,只要轻轻一腾身就升出洞口,不敢久停,扑下地面,火速隐入森林深

处。

森林里仍很清静,舒希凡这时赶回木屋,看看所有东西依然未动,知这没有外人进来

过。

刚刚坐下休息,忽听门口有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哈哈笑道:“小子,你身在魔窟,竟安如

磐石,老朋友来了都不出迎啦!”

舒希凡急忙闪出,触目只见是龙图老人,不禁噫声道:“你老来此何为?”

龙图老人笑道:“天下何处我不曾涉足,胡雷没有卡住你,万虎神也没有把你捉牢,可

见你的命真长,现在又进第三关了。”

舒希凡笑道:”这魔谷主人是谁?”

龙图老人笑道:“大概是你的仇人之一,他即为四地魔君,小子,你不是救过他的女儿

席梦兰吗?”

舒希凡道:“席梦兰是四地魔君的女儿?”

龙图老人道:“这一个又落空了,小子,你真不幸!”

舒希凡冷笑道:“不管她美到什么程度,总之一句,仇人的女儿我不要!”龙图老人笑

道:“别嘴硬,口说不要,心里可难过哩。”

舒希凡确又颓然了,失去胡梦娇,有个席梦兰,同时也失去了万梦君。

龙图老人见他不语,忽又打趣地道:“你还有一个金梦仙是吧?”

舒希凡道:“那也是……”

龙图老人道:“小子,你干脆死了吧,那怎会不是呢,她的叔父是金龙王。”

舒希凡问道:“前辈为何把这些事告诉我?”龙图老人道:“与其让你将来陷泥淖而不

拔,不如趁早使你悟澈是非,同时把你‘天宫神典’给烧了,凭记忆去练,日久恐怕忘掉,

有了女儿之情,岂不忘记得更快!”

舒希凡道:“你连我烧神典之事也知道?”

龙图老人道:“连你有多少根汗毛我也知道,小子,你探神檀只怕又有收获。“舒希凡

道:“得了一串珠儿。”

龙图老人点头道:“普陀神僧终于等到了。”

“你老去过神檀洞内?”

“神僧是我方外之交,九十年前,他探神檀时就是我陪他来的,他进去第二年曾抛了一

封信出来,他说不出洞了。”

舒希凡道:“沿下只有一间木桶屋子?”

龙图老人道:“不,那只是檀树一根而已,自古至今,来此探秘的武林,葬身在这无底

洞之下,因为他们只要到达十丈时,就被檀雾把内功散尽而直坠洞底,毫无能力到达根部木

屋之内。”

“我正在下哩,何以我没有看到一副死人的白骨,原来其中还有一个无底深洞,这真危

险,晚辈侥幸不死。”

“你的内功不散发,当然不会掉下来,不过你轻率纵落时那又另当别论了。”

“你老可知魔君打赌的事?”

“没有一个傻子上当,你是幸运儿。”

“你老准备探魔谷吗?”

“不,我在追查火神珠,那东西还未落入人手,小子,我们同个伴如何?”

”好,让晚辈留个字条给朋友再走。”

老少二人出了森林,信步翻山越岭,经过数日进入贵州境内的——。

龙图老人这次似有把握把舒希凡带出危险之境,好让他安心地去练天宫神典。

在从江城住了一夜,第二日又动身,直朝贵州内部而进。

这是十一月的天气,在极西的天山,早已大雪纷纷,时当清晨,忽在夭山脉里出现二条

人影,一老一少,那就是龙图老人和舒希凡,老少二人在贵州苗区游了将近半年,于上月初

向新疆而来,因此这时已到了天山。

他们接近一座谷边悬崖时,舒希凡忽然立住了。道:“龙图,大概是这里了。”

龙图老人道:“这里确是鸳鸯谷,但不知你听到这个名字?”

舒希凡道:“正是,不过这谷中寂然无声,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看见。”

“此谷长有二十里,纵有人在谷内,也不大容易觉察出来,我们沿右壁边缘过去。”

舒希凡道:“昨天不是曾上街逛了一番吗,岂料出门就看到四个花花公子型的男子,年

纪都不过二十三岁,他们一个个旁若无人,大声说什么‘八仙宝盆’,而这宝盒已经被一无

名武林高手得去,这高手已查出鸳鸯谷内。”

“从未听说过什么‘八仙宝盒’吗?也许是讹传吧!”

“可是他们今天就要来夺取呀。”

“那四人的姓名你知不知道?”

“很奇怪,他们互称什么王兄王弟。”

“原来是各部落酋长之子,其中定有准葛而酋长之子在内。”

“看样子,他们都有很高深的武功。”

“在中原武林内比较一下,年轻的一辈非顶尖儿高手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我认为你例

外!”

“我到现在还不知有多重呢,你老别给我戴高帽子。”

“这半年来,你也许还不知道自己的深浅,不过我老人家心里有数,小光棍,从此你不

要躲藏胡雷他们了。”

正说间,忽然看见一道黑影从中跃落,只见前面立着一个道人。

“上清真人别人无恙。”

老道确有一点仙风道骨之相。五流长辈,鹤发红颜,手执佛尘,肩背长剑,只见他立掌

和声道:“图老施主,稽首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檀粗之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