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 六 章 黑女何人

作者:秋梦痕

白半生收回剑,低头一看,道:“我这一身血,如何进城?”

“谁叫你把包裹放在车上,走吧!”

白半生忽然向舒希凡指向来路道:“那是谁?”

舒希凡闻言注目,啊声道:“那就是我族兄弟舒再生,他也跟来了。”

他急忙迎上去道:“三哥,你来干什么?”

“我怕你不去舍下!”

“说过去,就一定去,怎么会食言呢?三哥,这是白半生兄,他把贼人杀光了。”

舒再生急忙向白半生拱手道:“白兄,多蒙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白半生上前握手道:“哪里话,舒兄,大家都是自己人,算不了什么。”

“你到舍下住几天如何?”

“我去他一定去,三哥,我们走吧,当心何师传他们又出事。”

“不管他们了,我已有话交代,货物遗失就算了,他们镖局的损失也不小。”

“三哥的意思我们三人不必押货物了。”

“我们走我们的,今晚到敦煌住一晚,明天起捷径,跟着车辆不方便。”

“舒兄府上在甘肃哪一县?”

“就在祁连山下,由驿道须经安西、玉泉、酒泉等城,我们走捷径可以减少四天路程,

直奔敝堡。”

“这条路我走过,就由我带路吧,不过我得先问舒兄,你的武功可是祁连派所传?”

“不,我的家虽然住在祁连派的发源之地,但与该派毫无关系,家师是海心老人,他老

人家从不与中原各派打交道,功夫仅仅只传我兄弟三人。”

舒希凡忽然向白半生道:“祁连派势力不小,莫非你与该派有过节?”

“与掌门弟子石磊有过冲突,虽是意气之争,如果舒兄是祁连派门下,那就太尴尬

了。”

三人边行边谈,舒再生忽然叹声道:“长城豹人倒是不坏,不过他的个性大刚愎了些,

好在舍下虽住祁连山,并未遭到该派忌视。”

白半生道:“长城豹石磊之所以傲慢,并不是仗着该派的势力,这原因只怕舒兄尚不明

白?”

舒再生笑道:“我明白,他仗的是‘万里八义’!因此在江湖上甚少有人敢惹。”

“万里八义我都会过,他们虽是我辈中顶尖货色,与我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何谓‘万里八义’?”

“万里就是指万里长城,从山海关起,嘉谷关止,其中有几大名关,这八义的家,就住

在这名关附近,后来就有八人都结成兄弟姐妹,因此江湖上称他们为‘万里八义’,刚才说

的‘嘉谷豹’石磊即老八!”

“这八人是不是又叫长城八义?”

“对了,老大‘山海龙’性关名逢,老二是女的,人称黑谷凤,与关逢同属长白派,老

三‘居庸虎’,姓焦名肃林,五台派,老四‘紫金燕’复姓上官名燕,不知是何派弟子。老

五’龙泉蛟’,姓陈字化蛟,老六‘娘子剑’余雪剑,老七‘杀虎将’程刚,他们是三女

五,年纪差不多,老大尚未超过三十岁。”

“人倒是相当正派,但对黑道的人物却非常忌视,不管是义贼或侠盗,遇上就动手。”

“这就不对了,不瞒三哥,我也干过八九年马贼买卖,但却从不随便出手,现下有个大

哥继续其事哩。”

“你不说,我至今尚不被瞒着哩,怎样?马贼共有二十九帮,你是哪一帮?”

舒希凡道:“自兄可知‘散骑帮’三字?”

“你是狄猛的兄弟?”

“白兄真不等闲,不知何时识得狄大哥?”

白半生道:“在认识你之前,狄老大人不错,轻财重义,是个标准的男子汉!”

舒希凡道:“那里我已经离开了。”

白半生道:“狄老大怎会放你走呢?”

舒希凡过:“我为了报仇,他岂肯阻我?不过近来我要看看他。”

到了敦煌,并未看到何师传派人来接,但舒希凡不放心,向白半生道:“我们慢点落

店,我看看,这儿可能仍是老龙谷的势力范围。”

白半生笑道:“这里驻有重兵,贼人再放肆也不敢。”

城中确有大批兵官驻扎,街上有官兵不断巡查,舒希凡闻言,认为有理,于是才放心落

店。

舒希凡很为难,又想上街去看看,但又不放心二人,正犹豫不决。

白半生看出他的心情,躺在床上笑道:“阿凡,你去吧,我虽疲倦,警觉仍是有的。”

“这城中虽有重兵驻守,但对武林人毫无办法,同时我进城看得出,这敦煌是个龙蛇混

杂之所。”

舒再生道:“你去吧,早点回店就是了。”

舒希凡道:“那你们先睡一会,我很快就会回来。”

白半生笑道:“我们二人又不是豆腐作的,干嘛这样小心,去吧,初更天回来不晚。”

舒希凡笑道:“你们不是豆腐,对手也不是纸刀子,老龙谷这次丢人不小,我敢断定他

不会放手,希望金龙王老贼不亲自出马?”

舒希凡道:“他的儿子我已经见过,武功确实很高,而且想得到,他的重要爪牙定是不

乏异士奇人,凡事总要小心为上。”

白半生忽然跳起道:“你的看法是对的,我们不可睡觉了。”

“你们二个不休息更不可以,一旦有事,如何应付,好在时间还早,睡到二更就不能再

睡了。”

“门窗都关好,同时也把灯熄了,还有,床铺调动一下,三张都移到房间角上去。”

白半生笑道:“你的江湖经验虽不多,但设想很内行,好吧,照你的吩咐就是。”

舒希凡带上门,独自上街去了,白半生真的和舒再生依照他的吩咐做了。

舒再生和白半生二人,一个躺在房子的左后角,一个在右后角,他们恐防有人来袭,因

此都没有脱衣眼,同时也睡不着,心中有事,不过时间也太早了一点。

睡不着,他们闭着眼睛聊天,再生这时向白半生道:“白兄,如果外面真有动静怎么

办?”

白半生犹豫了一下,嗯声道:“最好守住门户,给他个想应不理。”

舒再生道:“攻进来呢?”

“敌人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他难道不怕官家?”

突然听一个老人阴笑嘿嘿接道:“无胆小辈,除非你们这一辈子不出敦煌城。”

白半生和舒再生闻声惊起,同时闪开,一守门前,一守后窗。

舒再生道:“敌人真的追到城里来了,明天恐怕要被截在城外了。”

舒再生道:“明天是明天,今晚凡弟还没有回来,该不会被贼人发现吧?”

白半生道:“阿凡太精灵,不要替他担心,同时在城中敌人还是不敢动手!”

舒希凡真守信,他在门外叫了起来。

白半生道:“你由店门进来么?”

开门一看,只见舒希凡指着瓦檐笑道:“边疆城市不似内地,关门关得这样,街上快绝

人迹了。”

白半生轻声道:“你遇到什么人没有?”

舒希凡笑道:“店中已有人问你们请过安了。”

进房把门关上,白半生道:“你也遇上这,是不是个老家伙?”

舒希凡正色道:“老龙谷来了几十个,五个老家伙,三十几个大汉,但没有一个注意到

我,这是变容的好处,加上我的个子小,一连遇上四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那他们为何找到我们的房间!”

舒希凡道:“八成是你们在房间说了什么话,马脚却被对方看出来了。”

白半生啊声道:“是了,我们自己错了!这样主,何林茂在城中就危险了。”

舒希凡笑道:“镖师们又不是初出道的,他们早已去远了,我人要听到,他们在城里连

饭都未吃,竟是穿城而过了!”

舒再生道:“明天我们怎么办!”

舒希凡道:“不想和他们拼是因为你们尚未复元,否则我还怕他们不成!”

白半生道:“你已有计策出城了?”

舒希凡道:“南门外我已准备了三匹马,未天亮就动身,现同大家好好睡一觉!”

他一面说,一面向后窗连指数下!又低声道:“敌人在窗下!”

白半生道:“那你为何说出来?”

舒希凡道:“我们马上就走!”  白半生啊声道:“就走?”

舒希凡道:“听后窗的动静而行。”

一会,舒希凡轻轻开了门,回头打具手势,叫二人匆动,他单独到外去了一会,未几回

催道:“快,敌人离去啦!”

舒再生丢下一块银子在床上,三人间到房外,舒希凡领先,长身上了全面!接着招手

道:“低着身子,走!”

绕过二十几里,天才刚过三更,前面有一高山舒希凡立住向白半生道:“就是有名的三

危山嘛?”

白半生道:“是的,千佛洞就在山下!”

舒希凡道:“快登山,后面似有几条黑影追上来了。”

白半生道:“如果现在不走的话,恐怕愈来愈多!”

舒希凡道:“就是要看多少,多了我们藏着不要动,来的少就收拾他!”

三人登上该山最高峰顶,居高临下,一切动静都可一目了然。

舒希凡一见,急忙道:“你们两个在石后藏着!”

五人显然知道有埋伏,十双眼睛环扫不停!”

舒希凡冷声问道:“诸位是干什么的?”

五人之中那老人抢着嘿嘿笑道:“小子,你是由敦煌城出来的吧?”

舒希凡朗声道:“阁下明知故问!莫非诸位是官府中人?”

老家伙哼声道:“不是官府中又怎样?”

舒希凡冷笑道:“因为在下不愿担上杀官造反之罪!”

老人大怒道:“小子,报上名来!”

舒希凡哈哈笑道:“阁下想把区区之名带到阴间去嘛?”

老人更怒,举手一挥,大喝道:“你们将他拿下!”

舒希凡一见,冷笑道:“金龙王居然用出这种有目无珠,不知死活的家伙!”

那老家伙一见大惊,立知不是对手,转身就逃!

舒希凡身如幽灵,大喝道:“来得去不得,阁下不留两手就走嘛?”

老人但觉眼前一花,去路被截,清情大惊,被迫出手,呛啷一声,反手发出长剑道:

“小子,你是龙图老鬼之徒?”

舒希凡知道他看出刚才自己的招式,忖道:“这老家伙居然认得我学自龙图老人的‘狂

风指’!可见他也是武林有名人物。”

一顿之后,道:“总算你有点东西带到阴间去了,在下虽非龙图之徒,但这刚才这一手

倒的确是他教的!”

老人阴声道:“那你到底是谁?”

舒希凡大笑道:“你知道了难道有用处不成?”

老人道:“老夫也许能脱出你小子的手法!”

舒希凡大笑道:“那你就好好回去禀告你的主子!”

老人嘿嘿笑道:“同时老夫将来也好收回这笔账!”

舒希凡冷笑道:“那阁下听着,‘天帝子’就是我!不过我现在改了主意!”

老人道:“你要放我走?”

舒希凡道:“不错,但阁下须留下一点东西!”

老人点头道:“左手食指留给你!”

舒希凡见他按剑一削,真的把食指切掉,虽不满意,但也不再留难,挥了挥手,冷笑

道:“阁下回去罢,告诉龙王,叫他准备还九年前一笔血债!”

老人不现说话,立即向峰下扑去。

舒希凡转身向石后笑道:“二位出来罢,我们可以动身了!”

白半生行出问道:“阿凡,你为什么留下活口??

“不留他的话,半个时辰之内又有大批追来!”

白半生不解道:“留下活口反而没有了么?”

舒希凡道:“这老家伙必定要面子,他可以说追我们没有追到,反而撞上龙图老人。”

白半生哈哈笑道:“希望你算得得准!”

及至天亮,前面横阻一条大河,舒希凡立在河岸探望,只见河有半里宽,问道:“这条

河叫什么名称?”

舒再生接道:“这是疏勒河的支流,当地人称踏实河,上海不远,就是万佛峡,同时有

一镇亦名万佛镇,我们到镇上吃过早点再过渡罢?”

白半生道:“去年听到万峡谷的‘万佛宝典’被人发现,后来也引到不少武林人物,但

结果没有消息了。”

舒希凡笑道:“江湖上以论传论的事情多得很,简直是无风三尺浪!”

舒再生郑重接道:“这件事情却不是空穴来风,去年死了不少武林人!不过地点不在万

佛峡!”

白半生急问道:“真的?”

白半生点头道:“这儿地近祁连山,因此消息传到敝堡非常快!同时家长兄还去过。”

舒再生噫声道:“曾经发生过争夺?”

舒再生道:“何止一次争夺,在赤金峡混斗了三天三夜!当地尸集如山哩,不过死的都

是泛泛之辈,因此未曾震动整个武林。”

舒希凡笑道:“后来为什么又风平浪静了呢?”

舒再生道:“听说有一口小铁匣争夺到最后是空的,匣中有无东西竟然无人知道。”

白半生郑重道:“那一定被什么人从中得利了!”

舒再生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黑女何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