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 七 章 初露锋芒

作者:秋梦痕

舒希凡加紧数鞭冲出,回头道:“胡雷似在独斗老太婆,他的手下也各有对手,这是一

场非常猛烈的大斗!”

奔出一里有座山坡,离大道有两箭之地,地面上的雪光照出山坡下黑影飞舞,喝叱连

声。

白半生啊声道:“在那里!”

舒希凡轻声道:“我们把马匹拴在这面林子里。”

白半生道:“就这样杀进去。”

舒希凡道:“不绕到那坡上去,看清形势再出手!”

二人拴好马匹,就由林中绕向山坡,十几到达,举目下望,只见下面分成五处人拼,激

烈,剑锋扫得雪花四溅。

舒希凡轻声向白半生道:“与胡雷对敌的那老太婆大概就是所谓老苗婆了!”

白半生道:“但不对啊,老太婆的衣着纯属汉装啊!”

舒希凡道:“这当然是胡雷含有嘲讽之意,你看,老太婆身手一点不弱于他,抢尽上风

哩!”

白半生郑重道:“这老太婆真正了不得,居然和武林一等一的魔头打成平手,她倒毫不

出名啊。”

舒希凡忽然听到左面也有老妇人喝叱之声,急忙着去,唤声道:“那老妇人武功也高极

了!她的对手无疑是胡雷的最得力助手。”

白半生一指右面道:“你看这边,那老家伙竟被两个少年杀得手忙脚乱,更奇的是那个

小姑娘独敌一个,旁边还有小童仗着短剑监视哩!”

舒希凡道:“还有一场在林子里,那不知是什么人,无疑是挡住了一个胡雷的手下,总

算起来,胡雷今晚毫无便宜可言!”

白半生道:“看情形,我偿无须出手哩。”

舒希凡道:“不,胡雷定还有爪牙未到,我们小心监视!”

就在这时,忽听胡雷阴声笑道:“老苗婆,你那大孙女如果不及时赶到,等一会有你受

的了。”

听口气,他真还有大批人物未到呢,老太婆手挥风头拐杖,猛地连劈十余招,竟逼得胡

雷住了口,只听她冷笑道:“三天帝君,假使我老婆子的师弟忽然出现呢,那你又要借口罢

手了!”

胡雷明笑道:“好罢,看谁的势力先到!”

白半生闻言,轻声向舒希凡道:“听老太婆口声她还有师弟!”

舒希凡道:“人是一定有,但今晚不能来!”

白半生道:“奇怪,你怎么知道?”

舒希凡道:“老太婆口声不壮,显然是吓唬强敌之计!”

白半生道:“那糟糕,胡雷手下如果来多了,那就照顾不同啦!”

舒希凡沉吟一下,顺手扬起他的马鞭道:“老白你在这里监视,我先出现。”

白半生道:“老太婆未处下风,当心她的面子下不去啊!”

舒希凡道:“我不管,打完了就走,老太婆总不致帮胡雷的忙。”

说完长身而出!

老太婆恰好是正面,她首先发觉山坡上出现一个少年,不由起了疑心,正想喝问。

舒希凡见她分了心,恐防遭胡雷乘虚,急忙朗声叫道:“胡雷,收帐的来了!”

胡雷一听有人叫出他的姓名,显然吃了一惊,长剑猛攻一招乘机问了开去,回头一看来

人,更使他莫明其妙,只见他摆剑一指老太婆道:“老苗婆,这是你什么人?”

老太婆也不逼他,收杖冷笑道:“是你的债主,问我老太婆岂不滑稽?”

胡雷大步向舒希凡迎上,大喝道:“小辈,你是谁?”

舒希凡冷哼一声道:“胡雷,你认不出总该听得出,如果听不出也不要紧,留下首级就

行了!”

胡雷一时那能想得起,不过他确实觉得声音并不生疏,然而他已火大,大喝道:“无名

小辈,意敢口出狂言!”

舒希凡嘿嘿冷笑道:“胡雷,你看少爷手中是什么?”

胡雷见他扬鞭,这就更加莫明其妙了,叱声道:“是什么?”

舒希凡哈哈大笑道:“一根普通赶马鞭,当心,今晚不取你人头,最低收获也要取你宝

剑!”

旁立老太婆闻主,居然开心大叫道:“孩子,当心他手中是‘霹雳剑’了!提高内功,

免伤元神!”

舒希凡恭声道:“多谢姥姥指教……”

胡雷真是阴险,他竟对着舒希凡对话的空隙,居然一声不响,袭击而上!

舒希凡何等精明,岂能上他恶当,一见银虹耀眼,身已展开绝顶轻功,冷笑道:“无耻

老贼!”

旁边的老太婆感到惊呆了,她竟大声叫道:“雷嫂,快,快,叫灵儿、复儿、宇儿、洪

儿都停手,火速前来见识!武林中出现了最高后起之秀了!”

老太婆的人员都到了她的身边,那老妇人竟看得手舞足蹈,大声道:“这,这,是谁

呀!我的天,这是百变幻影呀!”

这一叫,居然使老太婆吃了一惊,噫声道:“他是八方魔王的后人!”

胡雷心中更紧张,他被老太婆的声音提醒似的,突然大叫道:“小辈,咱们有渊源,快

住手!”

舒希凡大笑道:“老贼,想拉关系吗?别做梦,要住手不难,你自己斩下人头来!”

胡雷已全身冒汗,这是他一生少有现象,今晚算是他感到耳中响起了第一声丧钟!往日

在武林甚骄傲,这一会儿完全没有了,他竟发生急吼之声道:“小辈,你到底是谁?”

此问近于哀求,舒希凡一听大笑道:“胡雷,金龙王比你高明,他的手下在少身前倒了

数十位之多,可是他尽量避免和少爷对面!你不行,终于先在少爷面前丢人。”

胡雷大叫道:“你是天带子。”声音带有恐惧了!

“然也,你这冒牌的三天帝君,今晚算是如见我真正天帝之子了!”

舒希凡机会找到了,他看出胡雷的身风,忖道:“老贼已下猛攻,他要乘势开溜

了!……”

良机难得,舒希凡不让他采取先机,陡然大喝一声,全身扑进,右手长鞭如蛟龙出海,

呼的横扫胡双腿,左手神雕匕脱手飞出!

舒希凡更出奇兵,他的马鞭接着甩出,双手一合,第二声大喝又起:“倒下!”

“倒下”两宇乃是舒希凡之计,胡雷一退,这才真正上当!地上那把霹雳神剑,轻轻巧

巧巳到了舒希凡手中!

败惨了,胡雷一生那曾丢过这么大的人,他的眼中竞流出两行泪水,只见他仰天大叫

道:“小辈,后会有期。”

舒希凡冷笑道:“后会就是你的死期。”

胡雷走了,他不再回言,那批爪牙也看出主子的心情,一个个如斗败的公鸡,悄悄的跟

着其主子消失。

舒希凡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急急抬回马鞭和神雕匕,回头大叫道:“白兄,快去牵马,

我还要追胡雷。”

白半生长身出来,大声回道:“还追他干什么?”

舒希凡道:“迫他将剑鞘留下,我去了,前途见!”

老太婆这时向身边的妇人道:“他确实是了不得的年青人,你们看看他是多么豪气!”

那妇人道:“老祖宗,你不请他来见见?”

老太婆摇头道:“这样双方都太平凡了,雷嫂,我们也走罢!”

驰出约有四十里,这是早餐之际了,可是仍未看到舒希凡,白半生有点着急啦,忙向路

人打听:“大哥,请问一声,早晨有个瘦瘦少年经过这里?”(原书缺一段)

白半生一看那农夫的死样子,暗骂道:“混帐,礼貌都不懂。”

前面似有市镇,白半生一气之下加鞭奔出。

“噫,阿凡,我当你又斗上啦!”白半生边说边跳下马。

舒希凡接过自己的马,笑道:“老贼很光棍,一见我追到这里,只气得他恨本不绝,但

他明白我的来意,竟把剑鞘猛的朝我一掷。”

白半生大笑道:“那就是他完全服输了,哈哈!”

舒希凡道:“要想取他老命真还非我所能,由昨夜一战,提醒我非得到炳灵神珠不可

了!”

白半生道:“这是无疑问的,否则龙图老人不会那样催你去找寻。”

离镇十里有条“十”字道,舒希凡停骑,回头向白半生道:“怎么走法?”

白半生道:“对直走,今晚宿定西,明天住静宁,由静宁经隆德、平源、泾川,然后才

算出了甘肃境。”

舒希凡道:“到长安是不是还远?”

白半生道:“凭我们的马力,大概要八天!”

他忽然想到舒希凡为什么要先奔长安,问道:“你为什么要去长安?”

舒希凡道:“我要去胡雷的庄里看看!”

白半生闻言忖道:“你对胡梦娇仍未断情!”

刚过十字路,忽觉右面岔过口有一阵急急的马蹄声甚众。

白半生在马上抬头一看,噫声道:“有一大帮镖车来了!”

舒希凡一看,只见是八辆车,十五骑人马,车上黄旗飘飘,旗上有“长安镇远镖局”字

样,不由啊声道:“这是八大镖局之一!”

白半生道:“我对于镖局买实的素不交往,他们走的是阳关大道,交的是大官富豪。”

舒希凡道:“干镖局的也有重义轻财之人,至于他们的交往,看是一面或两面而定。”

白半生道:“什么一面两面?这个我不懂。”

舒希凡道:“所谓一面交游是指专交大官富豪,他们忙着自己的力量,从不把江湖黑道

和其他力量放在眼里,可是两面交就不同了,他一方面交大官富豪拉拢买卖,一方面则疏财

仗义结交江湖豪杰,前者多半有官府靠山,而后者全凭道义振声望,久闻这长安镖局局主兼

总镖头人缘不坏,很得江湖武林敬重。”

白半生道:“听说这总镖头姓刘名镇远,人称‘大西剑客’,但不知此人有多大年纪,

会些什么武功,甚至听说他的镖车从未被劫过!”

舒希凡道:“我在长安胡雷家里呆了一段时期,因之对这家镖局略知一二,但无一面之

缘,听说总镖头是个六十岁左右的人物,武功非常高,当然这是江湖传言,实际上谁也没见

过他的功夫,不过他有一个副总镖头名陈耀武,号称‘断魂手’,人很年青,竟与刘镇远齐

名。”

白半生轻声道:“他们是保的回头镖,估计是由宁夏方面回长安的。”

舒希凡道:“有回镖头可保,显见这家局子的买卖兴隆,我们走旁边,让他们过去。”

趟子手这时已飞驰到三人后面,一见舒、白两人让路,立即停止护镖,客气的向二人拱

手道:“朋友,承让了!”

尚距半箭地,白半生回头一见,笑问舒希凡道:“你看看,他大概是这趟镖的主将!”

舒希凡笑道:“该局如没有重镖是不派大将押镖的,那个人大概是二流镖头,不过镇远

镖局的人物没有一个差劲的,三流镖师也是好手!”

白半生见他驰近而注目,于是拱手笑道:“大镖头,莫非对在下等面熟嘛?”

镖师连忙道:“失礼,失礼,二位贵姓?”

白半生微笑道:“在下姓白,这是敝友,姓易!”

镖师客气道:“久仰,久仰,小可陈耀武,以往少请教!”

舒希凡啊声道:“原来是‘断魂手’陈师傅!”

陈耀武噫声道:“易兄在何处见过在下?”

舒希凡笑道:“人的名,树的影,副总镖头名扬江湖,谁个不知道。”

陈耀武哈哈笑道:“易兄过奖了,小可大不了也不过是一名镖师呀!”

白半生道:“陈兄是由宁夏保回头镖?”

陈耀武叹声道:“那里是回头缥,小可奉命,率领同事空手赶到贺兰山接镖回长安

啊!”

白半生啊声道:“显然这趟镖是非常重要了!”

舒希凡知道白半生这“重要”两字有点刺耳,忙向陈耀武道:“陈师傅,请不必多心,

白兄与在下决非黑道人物。”

陈耀武似亦觉得这两人毫无可疑。随即哈哈笑道:“不瞒二位,小可是惊弓之鸟啊!”

白半生笑道:“陈师傅莫非已经有一场事情发生不成?”

陈耀武叹声道:“事情虽尚未发生,只怕这趟镖不能平安到达长安!”

舒希凡闻言诧异道:“难到陈师傅已看出什么异样?”

陈耀武道:“不瞒二位,这趟镖货连在下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不过这是官家交下来的差

使,这趟镖离开贺兰山时,小可就觉得一路上有人盯着,心知总在某地要出事情。”

舒希凡道:“既然苗头不对,陈师傅就应该沿长城,奔近路者,经盐地,定边、靖边保

安、这条路程近多了。”

陈耀武道:“这条路太荒僻了,小可不放心,因之走远路,少山区。”

白半生道:“这条路只有两外要当心点,明天由定西经静宁不要紧,后天由静宁到隆德

上半天仍不必担心,至于近隆德要留心,因为盘山是个给黑进人物下手的好机会,过了盘山

这一天更会吃紧,前途就是崆峒山了。”

陈耀武听他对他形如此熟悉,不禁又吃一惊,心中难免又起嘀咕,但仍接口道:“白兄

高见极是,不过这趟到了隆德还有敝局主亲自来接,同时官家也会派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初露锋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