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 八 章 崆 峒 贴

作者:秋梦痕

舒希凡接过十四王子的信物并未瞧着,顺手收入怀里,笑道:“只要有时间,小弟定到

京师前来拜访!”

说完与白半生同时拱手告别,乘着一线曙光,道声再会,随即转身而去。

在路上,白半生很奇怪的问舒希凡道:“阿凡,我们真的要去追沙鲁克?”

舒希凡哈哈笑道:“沙鲁克休想在这一个月内再打斗!”

白半生愕然道:“他被你打伤了。”

舒希凡点头道:“我就保留这点未对十四王子说出,防他不许我们离去。”

白半生道:“现在我们向什么方向走。”

舒希凡道:“仍向长安进,但要抢到他们前面去。”

白半生道:“我们的马呢?”

舒希凡笑道:“我暗中向陈耀武早交待了,到了长安再向该局索取,这事连老局主亦未

说明。””

白半生笑道:“陈耀武如果把这这事向十四王子说了;这就揭露你故意摆脱他了。”

舒希凡大笑道:“陈耀武之所以当镖师,他也是暂时性的,实际上他在长安是为了报

仇。”

白半生噫声道:“他在什么时候向你说过这些事的?”

舒希凡笑道:“在他当遵守镖车的时侯,我这次到长安,除了去看胡雷的家,现在又多

了一件事。”

白半生道:“帮陈耀武报仇?”

舒希凡点头道:“可是他在镇远镖局有六年了,十四岁就被老局主收留,但他仍未查出

仇人是谁,不过他确定仇人就住在长安。”

白半生疑声问道:“他的武功从何学来?”

舒希凡道:“这不必怀疑,我就是一个未经投师的人。”

白半生郑重道:“他与你不同,你是被马贼收留,环境内无人怀疑,他却干镖师,武功

来源有异,难道连刘局主也不清楚?”

舒希凡道:“他本身的武功从未曾作用过,干镖师完全是刘局主一手造成的!”

白半生笑道:“这就对了,可见陈耀武的武功还不被人们所知道的。”

舒希凡道:“只怕连刘局主也不清楚他有多深的内功。”

一路上谈着走着,看看又是中午了,白半生一指前面道:“崆峒山在望了。”

舒希凡忽然道:“前面是镇,我们吃过饭探次崆峒山,这是崆峒派的原始地,不知还有

没有人看守。”

白半生道:“崆峒派的人员已零落散居江湖,在家弟子已没有,出家弟子多半言武

功。”

舒希凡道:“崆峒派消声匿迹已有不少年了,只怕在暗中又有异士奇功练成了。”

白半生道:“武林中对崆峒派毁誉参半,原因是该派正邪都有,武功辛辣之故,不过该

派兴败都快。”

舒希凡笑道:“任何一派都有不肖弟子,武当,少林,峨嵋,昆仑等等又何尝不然,问

题在于派规是否严谨罢了。”

说话之间,他们来到了镇上,市镇并不热闹,他们吃过饭,略事休息即向崆峒山行去。

在快到崆峒山下的时候,舒希凡突然把走得好好的脚步一停,眼睛望着右面的一片竹林

里!

白半生跟在后面,他几乎撞到舒希凡的身上,哎呀一声,怔怔的问道:“你怎么搞

的?……”

话才问出一半,他的眼角也有所见,噫声道:“那竹林中似有两个青年男女?”

舒希凡没有答话,但却面色有点伤感之情。

白半生立知有异,勉强问道:“阿凡,你认出对方了?”

舒希凡不由自主的轻轻叹口气,苦笑道:“男的不认得,女的是胡梦娇!”

“啊!”白半生明白了,他轻啊一声!但接着摇头笑道:“我们盯上去看看,你不要老

想着过去的事儿。”

白半生伸将他拉住道:“你怎么搞的,她已不认识你了,看看那男的是个什么玩艺

呀?”

舒希凡道:“管他是什么玩艺,我何必浪费时间。”

白半生认真道:“她如变心,那就杀了她。”

舒希凡仍苦笑道:“不变心又怎样,难道我还要仇人的女儿?”

白半生道:“阿凡,你虽不要她,但你仍爱她!”

舒希凡一点不否认,点头道:“因为我爱她,所以不杀她。”

白半生哼声道:“难道你愿意给那小子捡便宜?”

舒希凡叹声道:“我既然爱她,我就希望她有幸福,白兄,植花者者真正爱花之人,折

花者太自私了,对不对?”

白半生叹声道:“不管,我总觉得替你难过,你不去,我去,倒要看看胡梦娇过去是不

是真爱你,假使她变了心,那她过去对你是假的。”

舒希凡知道胡梦娇的武功仅次于她父亲,白半生一旦与她发生冲突,难免遭对方两打一

的危险,于是只得跟着走。

仅仅这一耽搁之间,胡梦娇已与那男子竟已不见了!白半生噫声道:“真怪,怎的不见

了?”

舒希凡道:“看方向,她们也是走向崆峒山脚的,也许他们看到了什么已加快轻功

了。”

白半生不由分说,长身纵身,叫道:“追他们!”

舒希凡一皱眉,叹声道:“追上又怎么?这真是多事之举。”

白半生理也不理,一口气追近山脚,但未看到人影,接着又向山上纵去。

山上全是怪石嶙峋,间以参天古木,形势奇特,险峻无比,舒希凡急忙追上道:“白兄

慢点!”

正在猛立登山的白半生闻声回头道:“干什么?”

舒希凡道:“山上到处有人!”

白半生笑道:“总共只有发现她们两个,怎会到处有人?”

舒希凡郑重道:“我也不明白,这很奇怪!”

白半生笑道:“难到劫镖的又来了?”

舒希凡摇头道:“这不似那种情形,你小心行藏,我人先窥伺清楚再说。”

白半生向四处探听,忽觉左面有点动静,招手道:“这面有人。”

舒希凡道:“声音传自低处,左侧可能有道深的,白兄慢慢行过去。”

白半生道:“还有水声,八成是条山洞。”

悄悄的行过一座岩石,那面是十几株古松,白半生发现古松是长在一处悬崖边缘,他回

头轻声道:“阿凡,快过来,下面有人在谈话。”

舒希凡道:“那是你要找的对象!”

白半生听他口气,知道下面竟是胡梦娇,不禁啊声道:“他们在这里!”

离少女坐处不到五尺的草地上,一个青年侧身坐着,白半生能看到他的侧面,是个二十

多岁的人,心想这人比自己还大一点,回头对舒希凡悄声道:“你站在那儿干什么,也过来

看看呀!”

刚刚把头伸出,恰好看到那男子把正面转过来向胡梦娇道:“姑娘,你到底是什么用

意?”

胡梦娇似有点不耐烦,忽然抬头向那青年大声道:“什么用意?”

那青年这下被白半生看清楚了,只见他显出愕然之色。轻喊一声道:“原来是他。”

舒希凡正待动问,但又停止了,因他看到那青年发出大声冷笑道:“姑娘,在下是令尊

不惜降尊请来的,同时也得了姑娘的同意才相伴出门,目的在找姓舒的,可是你一出门就未

曾积极过,显然不把找姓舒的当回事,一天晚东走走,西行行,这是什么意思?”

胡梦娇陡然发怒了,只见她娇叱道:“姓甘的,爹要你杀姓舒的那是你的事,你有力量

你就单独去找他,为什么硬和我同行,告诉你,从此放明白一点,休得在我面前摆派头,否

则我就对你不起!”

白半生一看,真是点半明不白了,忙向舒希凡道:“甘化成怎么会被胡雷请来呢?”

舒希凡仍然不及回答,又听那青年嘿嘿笑道:“姑娘,你可曾知道令尊与在下早已互相

有约?”

胡梦娇显出惊疑之声,迫问道:“你们互约什么?”

那青年哈哈大笑道:“原来令尊并未商得姑娘的同意啊……”

他停一下,忽又接道:“那不要紧,天下子女谁不听从父命……”

停顿一下,忽然踱起步来,接着在五丈之外一回身,两目射出奇异的光异,只见他沉声

向胡梦娇道:“姑娘,告诉你,令尊已把姑娘的终身当面许与在下,不过要在下负起杀死姓

舒的责任才能成亲!”

胡梦娇竟然无动于衷似的,她慢慢的跳下岩石,朝着那青年行近几尺后立住问道:“甘

化成,那你就得早把姓舒的杀了才是呀,我真高兴我爹的好主意,同时竟把我的终身大事当

奖品哩!”

白半生不待那青年再开口就长身站起!他向舒希凡轻声道:“甘化成是我认识的少有高

手,其人并不坏,为何被胡雷拉拢了!”

舒希凡笑道:“胡雷用美人为饵,这不是很明显。”

白半生道:“我下去会会他,探探他是否另有企图。”

胡梦娇似认不出白半生,但那青年忽然哈哈笑道:“原来是阴阳界!”

白半生走近他笑道:“甘兄,好久未见了。”

他忽又转过面向胡梦娇拱手道:“这位姑娘莫非是‘飞仙剑’胡姑娘!”

白半生不见舒希凡跟着下去,但也不再招呼,他又转面向姓甘的道“甘兄,在下刚到崖

上,就听得你提起要杀什么姓舒的,这是什么一回事?”

姓甘的忽然沉声道:“白兄近日可曾见到一个名叫舒希凡的人物,传言他竟是武林中新

出道的热门角色,不但有两下子,而且目中无人。”

白半生大笑道:“见是见到个,这家伙真正骄傲透顶,怎么样?甘见要和他斗斗。”姓

甘的道:“在下正在找他。”

白半生仰天笑道:“可惜甘兄失望了。”

姓甘的闻言一楞,惊疑的道:”白兄之意何指?”

白半生笑道:“姓舒的人昨天被人给杀了。”

胡梦娇一听竟似全身一震,猛地接近白华生,居然带出颤声问道:“白兄,你说什

么。”

白半生忽然见她面色惨白,而且两目泪水盈眶,暗忖道:“这女的居然未变心!”接口

道:“胡姑娘,在下虽是耳闻,但消息不知是否可是,如果是真,这倒是姑娘的好消息,江

湖传言,这姓舒的竟害死姑娘的两位兄长。”

胡梦娇似不敢让姓甘的看出她的面容,立即一纵身,如飞到了山涧的对面,回头再问白

半生道:“白兄,你可知道是谁杀死姓舒的?”

白半生笑道:“这就不大清楚了,听说那下手的人也是新初道的人物。”

姓甘的一见胡梦娇的举动有异,大声说道:“胡姑娘,你是要走了?”

胡梦娇冷笑道:“甘化成,你可以向我爹报功去了,可惜不是你杀的。”

姓甘的一见大急,他也不向白半生告别,大叫一声:“姑娘,在下有话说。”说字一

落,人也冲过对涧去了。

白半生一见,几乎要笑,眼看二人不见,于是向崖上招手道:“下来罢,一切都明白

了!”

舒希凡现身跃下,苦笑道:“你这玩笑开得不太高明,我仍有恢复面目的一天啊。”

白半生大笑道:“到了那一天再说罢,大不了惹身麻烦!”

舒希凡道:“麻烦可多哩,姓甘的要找你,胡梦娇也要找你,甚至连胡雷都要找你算

帐。”

白半生笑道:“在下本就只打算活一半,将来顶多把这一半也不要活了。”

他不让舒希凡带路,摆手道:“顺涧而上,再查还有那几路人物在山中。”

舒希凡道:“崆峒山一定出了什么事情,顺涧去不如直扑轩辕洞,那是崆峒派发源之

地。”

白半生道:“你也知道轩辕洞?”

舒希凡声道:“黄帝会广成子的故事,武林那个不知,这轩辕洞我已来过一次,里面还

有古迹可看。”

白半生一觉真的有异,轻声道:“这么多人!他们在寻什么不成?”

舒希凡道:“有一批向我们崖脚接近了!”

正在这时,忽听背后“噗”的一声响!

白半生猛回头,但不见什么,不由轻轻喊声道:“谁在我们后面掷石子?”

舒希凡反身一扑,低喝道:“谁?”

在—处石后响起声怪笑道:“小子,我老人以为你去了长白山呢!”

石后行出一个老人,白半生一见,讶声叫道:“是龙图老人!”

舒希凡笑着迎上去道:“老光棍,你真阴魂不散!”

老人轻笑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舒希凡道:“毫无正事,路过罢了。”

老人笑道:“那撞上一场热闹了。”

白半生啊声道:“什么热闹?”

老人道:“你们不是有门有户的武林人,又非老辈的散居之士,所以你们接不到崆峒派

的复兴贴,可是你也应得到崆峒派复兴的消息!”

白半生啊呀一声叫声来道:“崆峒派又开山啦!”

老人道:“崆峒派开山之期是明年,目前的发贴只是通告,目的在试探武林的反应如

何。”

舒希凡道:“为什么有这种作为呢?”

老人道:“崆峒派自知在武林没有什么人缘,相反的却有不少人忌视,试探之意,看看

有无敌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崆 峒 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