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变狼狐》

第 九 章 初斗金龙王

作者:秋梦痕

时运来毅然道:“我时某岂是忘恩负义之人,这点请二位放心。”

舒希凡道:“瞒是瞒不久的,不过能瞒一时算一时,好了,你去罢,咱们总算结成朋友

了。”

时运来长长的向二人作了揖,高兴地转身而去,瞬息就不见他的背影。

白半生回头向舒希凡笑道:“这家伙的内功如何,刚才你一定试过了!”

舒希凡道:“不坏,他能抵住我五成其气压力!”

白半生惊奇道:“你五成真气,恐怕连我都不行,那你如果想要他,将来也许是一个好

助手!”

舒希凡笑道:“我们两人从此义同生死,你认为可用的,我绝对唯命是听。”

白半生叹声道:“蒙你不弃,白某终生相随就是,这人我们决心收下了。”

二人回到房中,时已过了三更,睡一觉醒来,店中早已喧哗了。

舒希凡笑问白半生道:“送礼就只这一天吗?”

白半生摇头道:“不,一个月,这是以路程远近,今天是初一,直到三十日止,这样可

使四极八荒的武林都能赶到。”

舒希凡笑道:“送早送迟没有什么好坏吧?”

白半生笑道:“你打算玩到明天才送到秦始皇墓去?”

舒希凡点头道:“骊山为古犬戌所居之地,因此而得名,周朝时代,犬戌入寇,杀死幽

王于此山之下,秦始皇曾作阁道于山上,经常来游,死了所以埋在这山上,现在我们面前温

泉,就是唐明皇的华清宫故址,其他古迹大多了,我们难得来,何不乘此机会畅游全山岂不

甚好。”

白半生道:“你借游山为名,想拖时间是真,你到底要等什么?一定想捣什么鬼?”

舒希凡哈哈笑道:“那又要你等着瞧了,到时你就明白啦。”

白半生伴他翻上山峰,忽然道:“你想查出‘黑白盗’的闭关之地?”

舒希凡道:“这是原因之一。”

白半生摇头道:“你别作梦了,几十年来,骊山已被武林人物连一草一木都寻过了,谁

也寻不到半点秘密。”

舒希凡道:“那他就不是在山中闭关。”

白半生道:“谁又能确定此老的住处?”

二人一直寻到天黑,真的毫无可疑之处,于是就下山找一户农家借宿。

到了次日,白半生和舒希凡向农家买了一顿吃喝,随即直奔始皇坟。

一到坟前,只见遍地都堆着大包小裹的,每一包裹上都贴有红字条,那是写着送礼人的

姓名。

舒希凡噫声道:“昨天送的还没有收去?”

白半生道:“听说有时半月也没收去!”

舒希凡道:“一旦下雨了怎办?”

白半生道:“这就是不可解的原因?”

二人把东西放下,舒希凡则不肯离开,他环绕整坟旁的贺礼到处查看,不知他在寻找什

么东西。

白半生觉得有异不禁大惊道:“你要作什么?”

舒希凡忽然笑道:“找到一件了,快替我看住别人。”

白半生道:“看什么人,我们来得绝早,别人一个也未到。”

舒希凡急忙来到一件礼物前,顺手由身上摸出一张红字条!

白半生真的莫明其妙,走近一看他的字条,只见上面写着“无名氏敬送”五个字,又见

面前礼物上的具名是“老龙谷主具”五个字,开口问道:“你搞什么鬼?”

舒希凡笑笑,轻声道:“只看勿言!”

他俯下身,揭去礼物上宇条,笑道:“这是金龙王派人送来的,我替他调换一张……”

话末住口,突然不知由什么地方传来一阵嘿嘿冷笑声道:“年青人,你与金龙王有仇,

但又没有勇气动手,居然想出借刀杀人的阴谋来了,快住手!”

白半生闻言,不禁大惊失色,急忙道:“阿凡,使不得,这是黑白盗老前辈的声音!”

舒希凡毫无所惧,忽然仰首大笑道:“原来真有看守的!”

那声音又起,仍是嘿嘿笑道:“在老夫眼前,你小子休想捣鬼,退下山去,你的礼物老

夫不要。”

舒希凡大笑道:“老头子,金龙王的功力比胡雷、万虎神如何?”

那声音朗笑道:“相差无几。”

舒希凡大笑道:“万虎神和胡雷早已是在下手中的败将,试问在下何必借刀杀人?”

那声音突然大叫道:“小子,老夫上了你的大当啦!”

舒希凡哈哈大笑道:“上当!我是想引你出来一见,甚至还不相信你在旁边监视哩,现

在吾计已得,哈哈,告辞了!”

那苍劲的声音大喝道:“小子,拿去你的礼物!”

舒希凡大笑道:“黑白盗,在下的礼不值钱,就是这山下也俯拾即是,哈哈,包中只是

一块小石头罢了。”

那苍劲的声音再也不响了,显然气得面红脖子粗,可是就未见他出来采取报复。

白半生真担心,一面跟着舒希凡下山,一面留神四处察看。

到了山下,举目一看,舒希凡只见到处都是人形,他回头笑道:“送礼的又来了,我们

绕道回长安罢。”

白半生叹声道:“我怕黑白盗对你有报复。”

舒希凡大笑道:“我又没有不对,他要报复什么,据你所说,他是个大英雄,难道大英

雄上了当怪别人!我敢说他自认失败了。”

白半生道:“假使他也以各种手段来和你斗智慧又如何?”

舒希凡大笑道:“我倒是顶喜欢和他斗一斗。”

万里八义虽然看出舒希凡和白半生不是边疆人,但却猜不出舒白两人是什么来路,其中

三个女子竟拼命地追驰而上。

白半生一见,轻声对舒希凡道:“阿凡,看势不好了,他们硬要找麻烦哩,你回头看

看,那‘黑谷凤’越姑娘,‘紫金燕’上官姑娘,‘娘子剑’余雪剑都追上来了。”

舒希凡道:“放心,那是要来看看我们是什么来路!”

说话之间,三女已到,可是她们没有盘问,只把马儿紧紧跟着。

白半生知道她们正在注意观察,忖道:“你们不问我,难道我还向你们打交道?”

舒希凡与过去的性情不同了,也许是受的打击太多了,他竟对女孩子连理也不理啦,这

时头也不回,耳中听三女在说笑,好似无动于衷。

后面五个青年相继全赶上来了,只听一人哈哈笑道:“二妹,你们怎么又慢下来了?”

大概是那二妹接口了,只听她噫声道:“大哥管的事儿真不少,连人家走路也干涉了,

你不看得明白,路不宽,别人不让道,我们好意思冲过去?”

忽见舒希凡回头向白半生哈哈笑道:“老白,人家有急事,你怎么不长眼睛,让开大道

呀?”

白半生也朗声笑道:“猴老弟,人家排着走,我们无路可行啊!”

忽闻一个少女呀声道:“前面这位,咱们可没有要你们让路啊!”

白半生这才回头笑道:“姑娘,海里的涛,江里的浪,前者不让,后者必推,在下是有

了经验的人,请罢,只要不把在下排挤到无法立足就是了。”

另外一个少女道:“你这位出言真噜嗦,说的是什么意思,咱们并没有压迫你!”

舒希凡懂得白半生话出讥讽,哈哈笑道:“那位姑娘别见怪,我这位朋友是受多刺激的

人,所以出言不检点,逢人就发牢騒,诸位请罢。”

那女子冷笑道:“他的话中有因,可是咱们又不认识你们,相信已往并无过节!”

这时三女已过去两位,竟把舒白两人夹在中间了!看情形有点示威之势。

舒希凡看到说话的竟与自己并排而驰,又是一声大笑道:“姑娘,在下这位朋友是从新

疆来的,据他说,他是被一批不察是非的江湖豪强所迫,把他同伙全部通往新疆,后来新疆

无法生活而散了伙,因此牢騒满腹,逢人就发。”

突听后面一个青年接口道:“你们是散骑帮的?”

舒希凡笑着回头一看,摇头道:“在下等不敢承认,兄台,这是内地的官道上啊!”

那青年一马驰上,大声问道:“狄猛的散骑帮已散了伙?”

白半生已出不耐烦的样子道:“阁下难道非查清楚不可?现在我们不干了,谁也不怕

啦!”

只见那青年沉默不语。忽又勒马回头,反驰到那老大身旁轻声道:“大哥,看情形,狄

猛真被我们逼垮了!”

那老大陡然皱眉道:“事情已铸错,那又有什么办法?”

另一青年驰近道:“这样一来,我们和天帝子结下仇了!”

他们说话虽轻,但仍旧逃不过舒希凡的耳朵,他不禁暗暗好笑。

接着即听那大哥朗声喝道:“大家加鞭,时间不多了!”

蹄声匆急,人骑同时狂驰抢出,瞬息就把舒、白两骑甩落了后面。

舒希凡忽然向白半生道:“追上去。”

白半生道:“不出五十里,就到南五台山了!”

舒希凡道:“南五台是五台派的下院,难道西域四蛟竟敢在大家门口约斗?”

白半生道:“是不是约斗还不能确定,先去看看原因再讲,总之双方都与我们无关。”

二人赶到一看,白半生大惊道:“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舒希凡郑重地道:“那五个老家伙呢?”

白半生道:“一个都不认识,然而他们都着汉装,这更使人怀疑了。”

舒希凡道:“易装是怕清廷查问,不过我们不管他做不做姦细,但不许他们为害百

姓。”

他转面向另一边指道:“这面有和尚、道人各占半数,无疑有五台派和武当派的重要人

物在内了。”

白半生道:“双方在争论什么,我们暂时勿接近!”他指着一个老和尚向舒希凡道:

“那是五台派的掌门人静梵大师,他与对方说话的老道人似尚维持表面客气。”

舒希凡道:“往来行人愈来愈多了,我们向未来的旁观者打听一下看看,也许他们已听

出原因了。”

白半生点点头,轻声道:“我们到达时,左面林前那批人似早已在场,问问他们看。”

说完,顺手把马拴在路旁树上。

二人把马拴好,缓缓的走向左面一遍杂树林前。

林前有十几个人,地点距草地也不远,可见这批人的胆量不小,其中带刀挂剑的也只半

数。

白半生走近一个中年人拱手道:“大叔请了。”

中年人回礼道:“请了,贵姓?”

白半生笑道:“小姓白,请问大叔,前面发生什么事?”

中年人郑重道:“由双方口气中听来,老和尚这边是地主,老者那面是客人,在三日

前,那批客人要在南五台找寻什么,可是没有征得主人同意,因之发生冲突,听说南五台已

死了几个高手。”

白半生啊声道:“之后就约在这里决斗!”

中年人道:“约定决斗是那批青年和大汉,可是刚刚一到之际,青年那面突然多了五个

老人,这五人显然威势不小,竟把和尚这面镇住不敢动了,你听听就明白。那老僧正在向为

首老人论理呢,那是劝五个老人匆管闲事。”

舒希凡向白半生道:“原来是这回事,那五个老家伙不知是什么来历?”

中年人向舒希凡看看,见他长得脸似猴形,正色道:“朋友你说话不怕闯祸?”

白半生笑道:“大叔,谢谢指教了。”

回头向舒希凡道:“四蚊来到南五台寻东西,其中必有名堂,静梵掌门我相识,可以上

去了。”

舒希凡皱眉道:“替各大门派出力,我真毫无兴趣!”

白半生道:“难道你不想查问那出面架梁的五个老家伙?”

舒希凡点点头,笑道:“你去向静梵和尚问问罢,先搞清楚那五人的来历要紧。”

白半生道:“好,你就在这里不要动,看我的手势好了。”

那中年人八成是江湖高手,不过这时他竟已看呆了,他怎能想到这一个猴子睑的少年竟

准备替五台派出面管闲事呢,僧道一面,有五台派的掌门人率领尚且不敢妄动,这可见得对

方五个老人是何等威风,可是,这猴脸少年那么不在乎。

他刚才有瞧不起舒希凡的态度,这时怎好意思过来拉交情,是以他在那儿发呆了。

舒希凡没有看他,脑子里似在盘算那五个老人的来历。

五台派的掌门人仍在和对方争论,白半生一到,旁有另外一个老和尚看见忙迎上,问

道:“施主,有事吗?”

白半生不知道他是五台派的什么身分,拱手道:“晚辈要见贵掌门!”

老僧道:“施主,能否把来意先说明?”

白半生轻声道:“晚辈想打听对方五个老者是什么来历?”

老僧冷笑道:“少施主,那就是老龙的谷主和他重要手下。”

白半生惊讶道:“金龙王就是说话的那个!”

老僧道:“不是他是谁,这老魔头竟要横身来管闲事!”

白半生立即回过头,急急向舒希凡一招手。

舒希凡一见,火速走去,一到就听白半生道:“阿凡,这事你管定了,与静梵大师说话

的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初斗金龙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变狼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