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十章 赤道无常与海峡老盗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听说之下,这才明白老邪一身所炼,完全是从“通天秘录”上得来,那是一部道

教捷径宝典,不禁哈哈大笑道:“难怪你名邪人不邪啊!”

老邪道:“小子,现在你满意了,再告诉你,凡尘王母是我三师姐你满意了吧!”

沙士密又跳起道:“半个僧、倒头人是你几师兄?”

“第七第八,现在活着的就只这些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仙翁道:“小师叔,别逗他了,只怕追不上那两个怪物啦!”

过了双子峰,忽见前途冰崖上坐着一个和雪一样白的白长袍老怪物,仙翁在前,回头向

老邪道:“师叔,小心他!”

“坤山!此人有特微,脖子长、手脚长,你们想到什么?”

“师叔,十五年前,我到须弥去探望你时,你说过什么来着?”

“我说过什么?”

“你说过什么地藏门?……”

老邪想想道:“不错,那是南洋巫统族中一门异教呀,我怎么台当那种异教的副教

主?”

仙翁道:“我看冰崖上这人黄种不像黄种,天竺黑人又不像黑人,八不离九,他就是巫

统人。”

“坤山!你认为他是地藏门高手?”

沙士密接口道:“你们不用猜,他已看到我们了,同时看看崖下,那儿还跪着一个。”

汤姆忽然惊声道:“跪着的人是婆罗门王子沃土!”

仙翁道:“听说此人虽然年轻,但是交游基广,疏财仗义之人,武功也不弱。”

汤姆道:“仙翁说的是,他就是去年游历西方时我认识的。”

老邪道:“他跪在老怪脚下,不像是受了压迫?其中有何原因?”

汤姆急朝崖下走去,大叫道:“沃土兄,你怎么了?”

沃土闻声一看,看到汤姆,立即跳起道:“汤姆斯金!”

忽听崖上老怪阴阴笑道:“沃土,价你认为凭那小于能帮你报仇?”

沃土答老怪道:“三长雷兹教主,我己跪求半天了,给你再高的代价你也不答应,现在

我有朋友来了,不管他的力量如何,总比求不到的大人物好。”

老怪突然一声阴森森的长啸,拔身而起道:“你们去送死吧

声音未落,人影已渺!

汤姆抢在老邪前面急问沃土道:“他是谁?”

“娆娆蛇女之师,我不是说南洋有个可怕美女娆娆?”

“他是娆娆之师,那不更可怕,你为何这种人?”

“汤姆,刚才老怪号‘赤道无常’,姓雷名兹,是南洋八魔之一,我的仇人号称‘海峡

老盗’,名铁船舵,也是八魔之一。”

汤姆道:“赤道无常雷兹能打败海峡老怪?”

沃土道:“八魔道行只有雷兹稍微高一点,我不求他求谁?

雷兹脖子长、手脚长,南洋武林都称他为‘三长雷兹’,其人阴毒无比,我是无计可思

才采此下策。”

汤姆除了暂时不说出沙士密的真实身份,立向双方老少互为引见,最后问沃土道:“仇

人有下落了?有几人?”

沃土道:“我是盯到此地的,直接下手的是‘海峡老盗’铁船舵是西洋双盗之一,另一

人号‘洪涛活尸’,名金舵手,他对我满门血仇虽不直接,但间接帮助铁船舵为恶。”

老邪道:“就是不久前向偏北去的两个异装老人?”

沃土知道老邪和仙翁是异人,非常礼貌的答道:“老法师,正是那两个魔头,现在听说

南洋八魔全朝北极出动了。”

沙士密看出沃土是个君子人物,郑重问道:“沃兄,听说你们南洋有个‘地藏教’?你

能否说说这个教的情况?”

“沙兄!教虽不正,那是南洋诸国数大教之一,惟其教主是

谁,可就无人知道,非常神秘,连高级徒都难得见到,能知的就娆娆蛇女,她在该教地

位崇高,表面似以她为主。”

汤姆道:“三长雷兹既是娆娆师父,只怕教主就是三长雷兹了。”

沃土道:“我也曾经是这样揣测过,但又不对!”

沙士密道:“何以不对?”

沃土道:“地藏教又叫地藏门,既不是佛教一支,也不是道教之类,‘赤道无常’三长

雷兹根本就不像个教主,后来我秘密查探,他的行动毫不神秘,因此我对他是地藏教教主的

推测打消了。”

仙翁向老邪道:“小师叔,南洋八魔加入北极夺宝战,事情来得更混乱了!”

老邪向沃土道:“南洋八魔的道行你可清楚一二?”

沃土摇头道:“武功与玄门都很神秘!”

沙士密道:“你都知道南洋八魔的字号?”

沃土道:“字号知道,但只见过‘赤道无常’、‘海峡老盗’、‘洪涛活尸’,其他如

‘赤道影子’、‘越都神魔’、‘泰城古佛’、‘印西老煞’、‘马来巫师’都未见过,不

过有一个前辈全知道。”

仙翁道:“那人是谁,”

沃土道:“他是尼西亚人,南洋武林都称他为西里伯,但不知他来了没有,那也是个神

秘人物,人很正派。”

仙翁向老邪道:“难道就是参加三十年前镇南关武术大会的,西里奇的中年高手?当年

他的武功就算是南洋第一高手了。”

老邪道:“难道这样巧?他因事末参加第七场就走了!”

沃土道:“我爹也参加过镇南关大赛,我爹也就是那次得罪了海峡老盗,检举他是匪

类,无资格参加武林印证大会。”

老邪道:“你爹是退位的婆罗门王沃士达?”

“正是,一年前被海峡老盗率领上百高手围杀,害得我全家二十三口无一生还,当时我

在欧洲游历,回来人事全非。”

汤姆安慰道:“老沃,不要难过,我两个打不赢他还有老干替你出气,老邪和仙翁是不

出手,总之我们不会放过他。”

老邪向前指道:“我们偏离九十度约两百里方位啦,前面是三星城,不过不要紧,这座

城的罗刹人城主好武。只要不偷不抢,一旦发生打斗,打死人官府不过问,我想海峡老盗必

在城内过夜,汤姆只要装作是罗刹人,在城门口一打听,除了白人之外,黄种黑种人一问就

明白。

汤姆道:“这倒是真的,老邪不外行。”

仙翁忽见侧面出现一位老人,而且直朝他们奔来,不禁噫声道:“那不是双十二老

人?”

老邪也怀疑道:“他是赌老千没有错!”

沙士密吃惊道:“他是那样孩子的头头,这时单独出现,难道三弟中宝他们出事了。”

紫宇道:“别急!沙中宝比鬼还精,他出了事,你看,如有急事,赌老千早就发声大叫

了,他由侧面来,八成前面有问题。”

赌老千显然对这边的老少全认识,只见他加快脚步冲过来大声道:“这下好了,别走三

星,快奔水晶谷。”

仙翁道:“天牌,出了什么事?”

何谓“天牌”?天牌每张十二点,故名双十二!原来如此,只见他冲到大声道:“你们

不知道?熊精头、西尸魔、神巫王全在水晶谷中,沙中宝带着那批萝卜头要进攻了,好在遇

上一个马来老头说你们在这条路上,沙中宝很欣喜,逼我来迎驾。”

沙士密道:“那马来老人又是谁,他说出我的身份了?”

赌老干道:“他自称西里奇,沙中宝早巳猜出你就是他大哥了。”

沃土大叫道:“他就是西里伯!”

沙士密笑向赌老千道:“天牌,你退上南洋异土居然不知他的底儿,你白混了!好,我

们不去三星城了。”

他回顾沃土道:“沃兄!不管海峡老盗和洪涛活尸在不在三星城,此去北极自有见到之

时,那时也就是你报仇的时候,现在先替紫宇姑娘除掉白熊精再说。“

赌老千道:“除白熊精和西尸魔两怪,沙中宝已经有把握了,他怕的只是神巫王的神

矛,你们知道嘛?他又杀死了罗刹红冰主宰。”

沙士密大喜道:“罗刹红、白两主宰都完了!好极了,免得自己动手。”

老邪叹声道:“神巫王替他自己儿子打天下,他认为统一罗刹在望啦!”

汤姆道:“他作梦,当前罗刹各国最信仰的是两个神秘而阴沉多谋朗青年剑手,这两人

正各出奇谋争取罗刹各国青年为党羽,他们不与红冰派和白冰派作正面冲突,但处处以策略

对抗,现在红、白两派主宰死了,那正是他们的天下了,神巫王反而当了他们杀手。”

沙士密闻言一震,急问道:“这是两个什么样的青年?”

汤姆道:“我在查,欧陆各国高手也在注意,但始终查不出来,他们的行动大神秘了,

不过我已查出他们代号,一个叫尼古拉,另一叫保加利。”

老邪道:“那是罗刹境内自己的事,我们不管他,如果为害到境外,那就非揪他出来不

可?”

沙士密道:“那迟早的问题,罗刹人只要他们把自己安定了,其势力就会向外扩张。”

赌老千忽然看到一群孩子如飞迎来,他忽然一楞,大声叫道:“中宝,事情有变化?”

走在前面的正是沙中宝,他先不回话,冲近,只见他扑向沙士密高兴大叫道:“哥,这

次你骗不了我啦!”

沙士密抱住他笑骂道:“小鬼,别胡闹,还有生朋友!”

“哈,这个定是欧陆大杀手汤姆大哥,紫宇姐我见过,那位一定是沃土王子。”

赌老千骂道:“混小子,那两妖一怪怎么了?”

拥上的其他男女孩童这时七嘴八舌,闹做一团!沙中宝大声道:“水晶谷来了一个三只

手臂的老怪物,一到就和神巫王打得昏天黑地,你们快去看。”

紫宇惊叫道:“那是两极光魔‘三臂老怪’,神巫王只怕不是敌手,老怪一定为了夺取

神矛才出手,我们快去。”

沙士密道:“水晶谷地形如何?”

紫宇想接口,但看到一个像猴子,一个像人蛙的孩子同时抢口道:“大哥哥,那是四座

冰丘中间的深冰谷,有八条冰河。”

沙士密笑道:“你们哪个是八杆子,哪个是程道高?”

沙中宝大笑道:“像猴子是程道高,像人蛙的是八杆子。”

这时一阵烟和如意龙女缠着紫宇问长问短,一直枪着向前奔,只有蓝云霞和吉祥童子靠

近沙士密亲热的不言不语。仙翁向汤姆和沃土道:“你们只注意两个真正妖物,它们最大的

害处在于无形奇袭,利用鼻子和皮肤,西尸魔袭近时有股异臭,白熊精接近是比冰还寒

冷。”

沃土道:“无形无影?”

老邪接口道:“如不是这种冰天雪地,那当然能看出白影,在这种银色世界里,加上天

又下大雪,再精的目力也无法察出。”

沙士密忽叫弟弟道:“中宝,当神巫王相两极光魔动手时,那两个妖物不会旁观啦?”

“大哥!我们只知两妖是在神巫王身边,但怎么看也看不见。”

沙士密向老邪和仙翁道:“这证明是西尸魔中之主尸和白熊精之王了。”

仙翁道:“当然!”

沙中宝指着前方叫道:“大家快看,这面看见的两座冰崖,还有两座在那面。”

老邪向仙弱道:“坤山,怎么不见闪光?”

仙翁反问沙中宝道:“两怪打斗不祭宝物动手?”

沙中宝道:“他们都是近斗,神巫王用的是丈二长矛,那老怪使用柄发光殊杖,但来看

出他们祭出任何法宝。”

仙翁道:“这是各有畏惧,担心宝物有失!”

老邪道:“神巫王那支长矛,必定是神矛的原身,这一支矛早已神化,他们之斗,有得

瞧啦!我们去只可暗观,千万别插手,否则会引起他们为了自救而联手。”

沙士密道:“都这次我们不是白去?”

仙翁道:“慾速则不达,对付强敌要看机会,如无赤道无常、赤道影子等等,我们就算

制不住两怪,也要给他们好看,形势有了变化。我们的对策也要有所合计。”

紫宇道:“我对两极光魔一无所知,他可能不仅仅只有大极光球,同时那神巫王也绝对

不止于神矛,我们暗观必有所发现,那同样有益处。”

老邪道:“北极女神说得好,武林人不重在处处出手搏击取胜,以深悉敌势才是不败之

策,百战百胜难当一次惨败。”

快到水晶答外时,仙翁发现沙士密低头不语,似知其意,劝道:“士密,你盘算什

么?”

“仙翁,神巫王不把神矛脱手祭起空中,我就无法以神矛心法收取他的,他与两极光魔

动手,居然以常理拼斗,难道他有什么预感不成?”

老邪道:“不管他有无预感,只要他落了单,你就以飞龙经神剑逼地,除非他有别的神

通,否则他在情急之下,非祭起神矛不可。”

紫宇忽然轻声警告道:“十丈之外有白熊精,大家小心提防!”

沙中宝道:“别担心,让它发动攻击,它逃不出我的蛛精网!”

“中宝!这是熊精王,那与你报过的白熊精不一样,大意不得。”

赌老千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赤道无常与海峡老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