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十一章 无常帽与魔毗卢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听他提起西里奇,知道此老又是一个南洋异人,拱手道:“老丈在此观斗,不会

无因,晚生这晚不愿出手。”

文来公轻笑道:“你要保留神通对付‘两极光魔’?其实你如不得到神巫王的神矛,只

怕对光魔非常吃力啊!”

“原来你老也知道两极光魔?”

又来公道:“还有更使你不明的哩!”

“什么?难道还有比两极光魔更强的?”

文杰公道:“不错!南极‘白鲨神君’就是其中之一,说穿了你恐怕不信,南极四魔就

是白鲨神君的手下。”

沙上密闭言一楞:文老!你搞错了吧?南极四魔各不相干啊,还有各不相让啊!”

“年青人,论神通,老朽不得不向你竖大拇指,论天下武林正邪,连西里伯和须弥老邪

也不得在我面前摆架子!告诉你,南极四魔是白鲨神君个别收服的,他们之间在没有得到白

鲨神君指示之前,他们之间当然各不相关。”

沙土密紧张道:“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文老,清指示我,今后我如何应付?”

“沙大侠,你太客气了,你必须请示天外天武圣神,不过第一步你非得到神矛不可。”

紫宇和乌拉沙静静的不开口仅这时同声惊叫道:“神巫王突然闪走了!”

沙土密闻声抬头、正逢另外两团光华也如飞电般闪去,只

留下汤姆呆呆的立着。

文来公哈哈笑道:“他们犯心病了!”

沙土密道:“文老,此言何指?”

文来公笑道:“汤姆手中的飞龙神剑!”

沙士密道:“啊!”

这时只见汤姆还在发呆。文来公道:“你们快会他,不然还

会懵懂下去!”

沙士密见他要走,急问道:“文老.那两顶帽子是什么一回

事?”

文来公回头道:“有隐身咒,现在已与赤道无常,泰城古佛

身物一体,只要这两魔被除,其帽也会毁灭。”

乌拉沙已经奔向汤姆,说明是飞龙神剑惊退了三邪,这时

汤姆豁然道难怪.但却奇了,他们似在注意我的面目。”

适逢又走近的紫宇笑道;你是白种人,剑是中原剑,三邪

自然犯疑呀!”

这时沙士密走近笑道:“这一场之后,必使得三邪有段长

时间狐疑不定了。”

接着.紫宇带路边走边笑道:汤姆今后也就名声更大

啦!”

汤姆急将神剑还给沙士密道:“沾光沾光,刚才一场还真

过瘾。”

沙士密接过笑道:“动手时看清帽子下的人影没有?”

“没有,那两顶帽子真神奇.我能套一顶多好!”

乌拉沙道:“不要想啦!将才有个南洋老人文来公对老干说过,你和他动手的邪门,一

个叫‘赤道无常’一个号“泰城古佛”他们的魔帽已经和他们练成人、物一体.人存帽存,

人亡帽毁。”

沙士窑笑道:“得到那种帽子我也不愿意带.正人带上也成了怪物啦!”

“红披风!“乌拉沙忽然看到左侧有人披着一件红披风一闪而隐。

沙士密道:“小心,那是南洋八魔之一的“赤道影子’黑教主!”

紫宇道:“你怎么知道?”

沙士密道:“刚刚你回头不是看到文来公又转身对我说了一些话?”“他还说了些什

么?”

沙士密道:他说八魔全在这条路上。现在只有“海峡老盗’、“洪涛活尸’和“越都神

魔’尚未露面,遇上不可大意。”

紫宇道:“提到僵尸,我倒是想起北极在三年前发生‘玄冰僵尸’了。那真是可怕东

西!”

乌拉沙不等她说完就抢着问道:“是全身通白的尸体?”

“对!全身是冰!”

乌拉沙惊叫道:“我师父就收了三具这种尸体.我还当他研究木乃伊!不过不一定是

‘玄冰僵尸’,他把尸体安置在法坛重地。”

汤姆道:“我遇过西尸魔,那只是白衣尸体,听说也是神巫

王的杰作。”

沙士密道:“我三弟收拾好几具西尸魔,西尸魔与玄冰僵尸不是一回事!而洪涛活尸却

是人,这又与真僵尸是两码事,至于神巫王所收的和紫宇所说的有无关连就很难料了。”

紫宇道:“僵尸本身就是非常可怕,如再加巫术操纵收炼,其威力必胜过超级高手。”

沙士密问道:“紫宇,三年前北极玄冰僵尸是什么一回事?”

紫宇道:“在北极七十度区,有一座冰峰,形成已万年了!高约千尺,是纯冰形成,突

然于一天,我的监示站发现无故分裂为二,其中冒出几十条玄冰人物,互相拼斗,最后胜利

者无几,但这些胜者踏上陆地逢人就撕,猛喝人血。”

沙士密叹声道:“那种僵尸不仅仅是尸体,而是灵与天地之气形成,非至刚至阳之气无

法克服,如果加上玄功锻炼,只怕连神巫王也控制不住,甚至会起巫作用。”

紫宇道:“在北极以冷出名,可是玄冰僵尸的冷,比起冰山下的玄冰还冷十倍,一个爱

斯基摩高手不是被僵尸撕裂而死,而是靠近僵尸冻硬死亡。”

沙士密道:“那是那爱斯基摩人的内功高之故,要凭外动接近,那是准死无疑。”

一行尚未走过冰峡,忽见前方空中舞动着一个影子,大家

一着惊疑。

汤姆吓然道:“又有打斗!”

紫宇道:“不是在空中打斗,而是那两影子不敢落地,只在

空中联手向下攻击。”

沙士密笑道:“这下被你看准了,不知攻的是什么人?这人没有轻功,但他的武功十分

惊人,居然逼得两个轻功绝伦的人物不敢下来动手?”

乌拉沙道:“有古怪,武功高的人不能全无轻功,你们注意,我们虽然看不到那远的地

面,但那人总得纵起几次吧!”

沙士密闻言一怔,认为有理,急急领先奔出道:“那地方的地形必定有起伏!”

紫宇道:“那是冰峡出口,地面冰简无数。”

大家正在向前接近之际,忽见红影一闪,同时有人大声道:“中原剑王,不宜太急!”

沙士密忽见一个身披红披风的高大老人,由一处冰岩走出,一着楞了,他良久才拱手

道:“黑教主!幸会了!”

高大老人嘿嘿笑道:“为何不干脆叫老夫为‘赤道影子’?人家把我列为南洋邪魔。”

沙士密看看两女和汤姆神情紧张,一笑:黑教主,人家是人家,我是我,你我从无过

节,我岂能以无理相向呢!”

那很好,不愧为中原剑王,叫我塔里亚好,这是南洋地无人知道的我的真名。’

“塔老,不,我还是称你为红披风好了!”

红披风,啥,你管我改号,好极了!”

塔老,前面的情况你是看到了?

“飞起的你已会过,他们就是印西老煞、马来巫师!”

“啊!对手呢?”

是一具冰尸!我也遇过,那是此去北极的一大障碍,好在它飞不起,否则不堪设想。”

这时汤姆想接口但又怕黑教主不理他,话到口边又停。

沙士密注意到了,问道:“浪子,有话就说?”

汤姆未开口,黑教主嘿嘿笑道:“欧陆大杀手居然有修养!”

“红披风!因为我们之间还在和平时期。”

“可能吗?”

“不可能我就不在这里找剑王说话了,只要我对剑王身上的东西不起野心,永久和平不

但可能,甚至还有好感呢!”

“好”汤姆道:“印西老煞和马来巫师为什么苦拼冰尸?”

“红披风!”乌拉沙更不待黑教主回答而抢问:“他们有企图?”

“圣女姑娘,印西老煞和马来巫师不是个无利纠命之人,他们已经中了寒毒而不退,当

然有其必须拼下去的理由,干脆告诉你,冰尸体内有极光球。”

紫宇惊叫道:“有可能!”

沙士密道:“难怪冰尸不怕打!”

黑教主道:“那儿地面已经死了不少人!”

沙士密大惊道:“你老看到了?是那些道上的!”

“老千,你放心,死的不是中原人,我看到分裂的尸体中有格陵兰之煞师徒,罗刹阴

火,还有北极冰母派中高手.开始是那批北极原始人引起的,否则印西老煞和马来巫师还不

知冰尸体内有极光球哩!我来阻你前进原因,是我看到另外一个尸魔也在前面。”

黑教主说完又问沙士密道:“冰尸发出的尸毒太寒了,我几乎中上。”

“塔老,那不是尸,冰尸埋在冰峰,少说也有几千年,尸体不腐,毒已成灵,那是灵

毒.你老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老千,没有!”

“不对!你觉得有点口干吧?”

这一提,黑教主面色大变,他说不出话了。

沙士密道:“塔老放心,那只是感染上一点点,不过这一点点如果不发现,十日后.你

的功力必会渐渐为抗御灵毒而消失。”

“老千,你不会要我求你吧?”

“那里话.我点穿你有感染,那就证明我对你有真诚!”说着,伸手拉住黑教主又道:

“这种灵毒,我本无能为力,好在我遇过天外天武圣神,他传了我十轮金刚大法,你老自己

运功.马上有感觉。”

黑教主的内功已到了圣之境,只要一提气,立觉一股无以为名的力量来自沙士密的掌

心。须臾运转全身。

沙士密收手笑道:“炼化了!”

黑教主立感口干没有了,不禁哈哈大笑道:“我婆罗门教有句圣章,一念明澈,福既生

焉,我今天证实了。”

汤姆道:“怎么说?”

黑教主道:“南洋八大门派,人家硬说我们为首之人为魔,又把我加上八魔之首.近日

听到其他七人有对沙大使不利之说我就不太赞同,因为我追到这里想向沙大侠作个试探,这

试探好坏全在一念之间,当我看到沙大侠时有好感,那种歪念就没有了想不到我因此一念,

而得到七十年功力免遭大劫。”

两女闻言,同声叹道:“这也许是缘啊!”

沙士密道:“不说这些闲话了,快看印西老煞和马来巫师不见了。”

黑教主道:“那他们一定是感染了大量灵毒!”

沙士密道:“你这一提起,我倒是真有疑问了。”

“你有什么疑问?”

“这些玄冰僵尸恐怕与神巫王有关了!”

紫宇道:“一定是,神巫王明知僵尸无法将各路高手撕死,但却有放出尸灵毒气减退各

路高手的功力,之后他可以自己动手除掉。”

黑教主大惊道:“这一手好阴险!”

沙士密道:“红披风,你快去通知你们南洋诸老,叫他们尽量避开玄冰僵尸。”

“老千,你反要我去警告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红披风,他们要找我那是另外一回事,你如不去通知他们,只怕他们到不了北极,也

回不了南洋,修练不易,你快去找他们。”

黑教主慨然道:“这又是你们中原人的忠恕之道的发扬!好吧,你不把他们视为仇敌,

难道我还不知捡个人情送。”

沙士密道:“你到泰城古怫和赤道无常时,先查查他们是否真中了灵毒!如真中了,你

就以你的内功倒转三阳替他练化灵毒,他们中毒一定不深。”

“倒转三阳?”

沙土窑道:“这是十大金刚法中初练之法,足可除去轻中灵毒之效。”

“嗨!老千,你对我居然授意这种大法!”

“别自己见外了,你快走!”

黑教主感慨不已,将手一拱道:“老千凭你这种心胸,武林中还有什么可争斗的,后会

了,我希望另外七魔能接受你这种真诚。”

乌拉沙看到黑教主走后,她心中对印西老煞和马来巫师擒她的仇恨也消了,忖道:“老

千这种大量,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乌姑娘!你心中在想什么我知道,容人是美德,一个人如常把怨恨放在心中,他的青

春容易老化,更非修身之道。”

“老千,我知道,我们走罢!”

刚出冰峡,汤姆忽然看到两绿衣女子,他竟跳起来了。

乌拉沙发现沙士密正在惊讶,不禁格格笑道:“老千,你怎么了,这浪子是看到老情人

了!”

沙士密轻拍汤姆道:“真的,快招呼呀!”

乌拉沙又哈哈笑道:“他不敢!”

紫宇道:“为什么?”

“他是风流浪子,到处追女人!”

“啊!“紫宇大笑道:“那两女一定很美,叫什么名字?”

马拉沙道:“姐姐海达妮,号爱琴女史,另一个是妹妹玛利雅!”

沙士密道:“她们发现我们了,正在观望呢!”

浪子汤姆忍不住道:“一定是‘红海奇士’出了事啦!”

沙士密道:“怎么扯到红海奇士身上去了,红海奇士又是谁?”

乌拉沙抢着道:“红海奇士是浪子的交心好友,名阿卡,武功奇高.后来爱琴女史爱上

了阿卡,浪子就不再与阿卡见面了,不过我得凭良心解释,浪子不是吃醋,而是不愿与知己

争爱!”

沙士密哈哈大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无常帽与魔毗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