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十三章 地藏教与面具教

作者:秋梦痕

走出岩后的自然是紫字主仆,沙士密迎上大笑道“出我意外,神巫王居然不敢和我动

手!”

紫宇道“他是阴毒多疑的人物,从来不吃眼前亏,他的鬼火绿焰是其重要玄门邪术之

一,此法不敌,他不能不衡量他其他本事。

碧鲁鲁解了妹妹的危,兄妹接着去找沙中宝,但找遍了整个斗场,除了看到处处尸体

外,居然连沙中宝、蓝云霞及五小的影子也不见了。

自己人不见,也许是追的敌人去远,可是,他们要帮助的朋友闪族,同样没有留下一

人,不过斗场也死了不少闪族高手。

豹姑忽然道:“哥,我们快追千化去!”

“小妹,追千大侠干什么?”

“哎呀!我猜他就是剑王。”

“什么,他是沙中宝的哥哥?”

“对啊!剑王变化无常,神巫王被他唬住了,剑王对邪门不择手段,他是骗走神巫王的

神矛啦!”

碧鲁鲁跳起道“对,剑王的本意来救我,他骗神巫王的神矛,显然是临时动念,可惜,

我们无从追上怎么办?”

豹姑突然跳起道:“沙三哥在那里!”她指着远处岩上。

碧鲁鲁一看,猛的一拉妹子,全力向岩上奔去,边走边大叫道:“沙老三,你怎么

了?”

沙中宝闻声跳下岩石,迎着叫道“战豹,你刚才遇上我大哥了。”

碧鲁鲁闻言一呆“你怎么知道?”

沙中宝道:“快追,边走边谈!”

豹姑道:“你快说呀?”

沙中宝道“我和蓝云霞带着五小去追巴比伦,路上遇到了紫宇姐,你们听我说过,她就

是北极女神……”

“知道,接下去”碧鲁鲁急着希望他长话短说。

“女神说我大哥救了你!”

碧鲁鲁道:“我们猜得不错了,救我的瘦青年真是剑王。”

“嗨!什么瘦青年,我大哥英俊雄壮,是个美男子,难道他又变了。”

豹姑道:“蓝姐姐她们呢?”

沙中宝道:“我们去会她们,离此不远。”

碧鲁鲁道“没有杀死巴比伦?”

“他负了重伤逃走了,比斯金举众追捉,不知结果如何?”

三人走了大半里,到了一地,那儿连个人影也没有,沙中宝心惰紧张了,吓声道:“他

们因何离开了?”

碧鲁鲁道“不会不等你,一定出了什么事!”

沙中宝急得直跳,但又无可奈何,正当此时,忽然出现一位老人向三入走来,他看着三

人,停住问道:“这一位可是印第安战豹碧鲁鲁?”

“老人家,在那里见过?”

“老夫塔里亚!”

“啊!黑教主!”

“碧鲁鲁。别这样称呼!”

“好,我称你塔里老好了,你老也去北极?”

沙中宝见他披着一件红披风,站在冰天雪地上,静听不言。

黑教主指着沙中宝和豹姑道:“这是你的朋友?”

“塔里老,一个是妹妹,这位是朋友!”

“战豹,你好似对我有点见外?”

“塔里老,人称你老号‘赤道影子’……”

“哈哈,又把老朽称作八魔之首是不是。”

碧鲁鲁尴尬道:“你老要去那里?”

黑教主笑道:“找中原剑王沙士密!”

沙中宝立即紧张了,暗暗提功。

碧鲁鲁道:“你老与他有过节?”

“相反,老朽找他有事!”

沙中宝冲口道“你与剑王认识?”

“一见如故!”

“你老找他作什么?”

“地狱王发动全教往北极夺宝,他的总护法赤道无常约我联手,这件事情,我得通知剑

王,叫他不要误会。”

碧鲁鲁道“赤道无常与塔里老齐名,你老不得不答应。”

黑教主道“去也是貌合神离,必要时我得作沙大侠的内应,可惜找不到他。”

碧鲁鲁道:“不用找我,我与沙大侠有交情,你老带我们加入地藏教,假如沙大侠看到

我们,他一定知道我们的动机啦!”

“好极了,我们这就走!”

碧鲁鲁轻声向沙中宝道:“蓝姑娘她们怎么办?”

“别担心!他们有六个,就算遇上什么事,他们联手也能罩得住。”

豹姑道“我们去作什么啊?”

沙中宝道:“一定有戏看,不过一切要听塔里亚老头安排。”

下了雪岭,忽听前面黑教主回头道:“你们少说话,岭下有‘地藏教’的副教主,她似

带领不少人马来接我。”

碧鲁鲁一看岭下有十几人,其中一个青年女的似是首领人物,忙问道:“塔里老,那个

女子?……”

“她是‘地藏教’的第二号人,全凭她来领导全教事务,此女名‘娆娆蛇女’,非常阴

毒,她也是教主的首徒。”

双方接近,那个女副教主娆娆蛇女发出娇笑媚媚的道:“黑教主!大驾提前赴约,家师

非常感激,对不起,他无法抽身相迎,只好派我来接驾。”

“副教主,何必客气,教主一定在处理大事。”

“不错,昨夜在本教被一对无名野人奇袭,本教死了两位长老,十七名高手教士,家师

正在讨论那两名野人的出身来历。”

黑教主惊问道:“查出来了?”

娆娆道:“只查出那是一对夫妇,来路尚未查出。”

黑教主道:“副教主,,老朽带来三个故人子弟,想在贵教稍停就走,不知可否?”

“我也不叫你黑教主,塔里伯,你也别叫我副教主,不知这三位如何称呼?……”

沙中宝立即接口道:“我叫网手!”

“网手?”娆娆蛇女闻言呆了,她似觉得名字有点怪。

沙中宝不是乱来,他是以自己有面蛛精网无外人知道,因此信口取名,同时,他很清

楚,在地藏教内不能随便施展‘黑阳神功’,如有打斗,他只拿蛛精网上阵,这时看到娆娆

蛇女一呆,生怕引她起疑,立加解释道:“副教主,在下家传一件宝物,我奶奶就以这件宝

物替我取名。”

娆娆蛇女格格笑道:“原来如此,我看你的年纪不大,你是中原人?”

沙中宝道:“本藉中原,遣居南洋有三代了。”

娆娆蛇女自然的把目光注视上碧鲁鲁了,她似看出他的面貌不同,笑道:“阁下是印第

安人?”

“在下碧鲁鲁,那是小妹豹姑。”

“啊呀!兄台大号可是‘战豹’?印第安第一高手。”

黑教主接口道:“其父老酋长与老朽有八拜之交。”

“啥,塔里伯,你也用上中原俗语了,但不知三位为何稍停就走呢?”

黑教主道:“他们在找仇人!”

“仇人?”

碧鲁鲁立接道:“副教主,你可知道‘寒漠双阴’?我兄弟和弟妹是被他们杀害的。”

说着话,大家进入一座雪谷,娆娆蛇女一听寒漠双阴,立即面色大变,恨声道:“那两

个老狗我非杀他不可,战豹兄,你别走了,寒漠双阴捉走了我两个义妹,我们合力除掉他

们。”

黑教主向三人道:“那你们不走也罢,此去北极已经不远,不找也会遇上。”

名为雪谷,其实是四面雪岩林立的小盆地,这时到达盆地口一看,只见其中搭盖了二十

几座牛皮大帐,只算一个帐幕中住下三、五人,算一算,少说也有上百人,从此可知地藏教

势力之大了,何况敢去北极海的又非泛泛之辈呢,黑教主等看到这里,心中不由不吃了一

惊。

娆娆蛇女指着靠北面较为高处的数座大帐道:“塔里伯,那儿有七座大帐,是为敝教特

设迎住朋友和外宾的,其中紫色的就是准备给你老的。”

黑教主连声道:“不敢当不敢当,令师太费心了。”

“塔里伯,你怎么了见外啦!你是雷总护法在家师面前极力邀请的人物,同时家师又早

仰大名特设一座帐幕招待你算得什么?”

黑教主哈哈大笑道:“赤道无常雷总护法居然如此抬举我塔里亚,那真想不到,但不知

贵教还请了那些成名高手?”

娆娆蛇女道“说出来塔里伯恐怕也不认识,他们都是后起的人物,他们是尼古巴城主.

棉兰王子、槟城王子、星洲土公子、邦加公子等等,不知塔里伯要不要引见?”

“不不,老朽很少在赤道长居,生性又不愿交际,免了罢!”

进了帐幕,娆娆蛇女让坐后道:“塔里伯这里一切有教徒招待,我有事,无法作陪,你

们请休息。”

黑教主道:”娆娆请便,有事时派人通知我。”

娆娆蛇女道“不到北极海,决不随便惊动大驾。”

娆娆蛇女走后,沙中宝向碧鲁鲁道“这个女人那里像个阴毒之人?”

碧鲁鲁道:“我也看不出!”黑教主叹声道:“能让你们看得出的,那就不算什么狡猾

阴毒了,在她手中死去的老少高手,少说也超过一百人。”沙中宝向碧鲁鲁道:“说的也

是,凭她一个地藏教教主的徒弟,居然当上副教主,她教中多少老辈都听她指挥,从这点

看,她当然有其手段和武功。”也许经过长时间没有吃过一顿丰富的热食了,当地藏教人送

上一桌酒席时,沙中宝乐开了哈哈大笑道:“托塔老丈之福,能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吃

上这样一顿好酒菜,太妙了。”

这一说,碧鲁鲁也乐道“未来之前,我只认为有一顿rǔ酪牛排就不错了,这是中原地区

川贵大餐,难道地藏教主是在中原长大的。”

黑教主道“他是道地的大洋洲,惟游历中原西南有年,武功精华大都练成中原古学,不

过他的人却多疑善变,心性残酷。”

豹姑轻声道“我们一直合作到北极海!”

黑教主道“我听赤道无常说,地藏教主可能要在这里待不少时间。”

沙中宝降声道“在这冰谷等敌入上门?”

黑教主道“我怀疑一定有原因!”

碧鲁鲁道“你老能把心里想的说一点给我们听?”

“老朽本来不想答应赤道无常,就是因为地藏教要在这里停留不动而起疑心,才决心与

该教合作,想摸摸内情。”

沙中宝道“老人家,你心中没有一点谱儿?”

“有,这座冰谷本为古罗刹发源地,经过几代变化,这地再也看不到罗刹人了,我认为

古罗刹一定留下了什么秘密。”

碧鲁鲁道:“那有可能?世上既无什么传说,罗刹人自己比外人理当更清楚,可是此地

已经没有罗刹土著了。”

黑教主道:“地藏教主是个考古大王,他身怀中原古典神功就是这样得来的,如无原

因,他会将全部势力留在这冰谷之中。”

碧鲁鲁道“我们怎么办?”

“静观其变,不到必要时勿采行动,在目前看,谷中央那座黄色大帐幕围住红帐幕,它

就是地藏教主的主帐,也许就是古罗刹考古的第一地点。”

沙中宝道“这谷内就是古罗刹城了!”

黑教主道“以我所知,古罗刹城是因在古时某时期沉入地底的,探险考古的名家都有这

种看法,也许地藏教主还没找到真正入口处。”

碧鲁鲁道“外界有人比我们先知道了?”

黑教主道:“娆娆蛇女说有两个男女前来捣乱杀人,很神秘,武功奇高,其原因非常令

人怀疑,既非寻仇,那是为了什么?”

碧鲁鲁道“只怕那对夫妇还会来!”

黑教主道:“只怕还有别的神秘人物也会来!”

当天色灰黑,雪地淡暗时,这证明夜幕已罩上大地,时到申酉之间了,碧鲁鲁把头探出

帐门,只见全无人影,回头道:“塔里老,外面好静啊!”

黑教主道:“你莫看表面,地藏教的人这时的活动比白天更多了。”

沙中宝道:“我们不动?”

“小子,你到底是谁?”

“我真叫网手呀!”

“乱扯!不过不要紧,人都有难言之隐,小子,你想出去?”

“如果不会引起地藏教人误会,我在帐中好闷。”

“小心,只要不存敌意,遇上地藏教人时,说是我带来的,相信他们不会阻拦,不过你

别接近地藏教中心帐幕就是了。”

沙中宝立向豹姑道:“我们两个出去走走如何?”

“好哇,去那里?”

“往谷地边缘绕行!”

“没有目的?”

沙中宝笑道“塔里老说这谷地是罗刹人古时沉堡,我有点好奇。”

碧鲁鲁向豹姑道“你去要听网手的,不可乱来!”

豹姑道“不会啦,我们只是走走!”

二人走出帐幕,循帐幕左侧行出,靠着谷地边缘,连地藏教最外侧的帐幕也不接近,但

走不到百丈,立见数条黑影追上。

沙中宝向豹姑道:“塔里老说的不错,地藏教防范很严。”

二人马上停止前进,耳听有人大声喝道“什么人?”

沙中宝发现来了五人,立即接口道:“我们是黑教主带来的!”

五人一接近,其中有人上前道“原来是客人,两位,小心,敝教西侧已经出事了。”

豹姑道“有敌人闯入?”

“不错,敞教已有两人遭到毒手!”

沙中宝急问道:“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地藏教与面具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