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十四章 海豹墓场

作者:秋梦痕

老烟枪的停身处离谷地还有几十丈,才降完,耳听崖上已经拥到大批的人,那真正全是

面具罩头的怪家伙。

须弥老邪一停身就问道“你说有好消息,那是什么?”

老烟枪道:“你知道血鹰王夫妇来到这谷中为了什么?”

赌老千道:“少卖关子,有话直说,现在有强敌窥伺。”

“嘻,这谷中有极光冲空,非常强烈那是极光母珠的现象!”

沙士密急问紫宇道“可能嘛?”

紫宇摇头道“极光珠要到高空才能形成变化多端的七彩现象,在地面是着不到的。”

沙士密又问老烟枪道:“你怎么说?”

“是我亲自看到一股七彩光华,从谷中冲起,那是已经有面具教人在谷中了,后来血鹰

王夫妇赶到,但一到就被面具教人群起攻杀。”

“须弥老邪,这事在你有何看法?”

“沙老千,那道七彩光华,照紫宇的说法,不会似一般宝物,不会从地面冲起就能看

到,极光珠的珠光,必定是到了高空才与所有珠光汇集后才能形成极光的,极光一现,遮去

了大半边天空,七彩频繁,波动多变,那与老烟枪说的大体不同,我怀疑那道冲空七彩是人

在作怪。”

黑教主道“难道是‘两极光魔’在故弄玄虚!”

赌老千道:“现在猜也没有结果,我,们救了血鹰王夫妇出来再说,也许从他们口中能

探出蛛丝马迹,再不然,我们到时展开查寻就是。”

碧鲁鲁道:“血鹰王夫妇傲慢成性,救他们还不会领情哩,更别想问出他什么了。”

森林王巴克班道“血鹰王也许中了什么邪门,否则他们夫妇宁死不逃,我们须要趁早找

到他才行;不然会有设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突然听到侧面的沙中宝大喝一声,挥手打出一点暗光。

须弥老邪急喝道“三小子,你怎么得到我的神魔钉不知节制。”

原来沙中宝看到一个面具人偷偷的向他暗袭,他来不及请求兄长,匆忙中打出神魔钉,

只见他收回宝后道:“老邪,我是心急应变啊!”

赌老千闪出数尺,一把提着一个面具尸体回来:“好厉害的神魔钉,这家伙被打死还没

有惨叫声,你们看,他是一个中年男的。”

老烟枪突伸五指,一把抓去面具,可是他却猛的一退。

“怎么啦!鸦片鬼,见到亲人啦!”

“哇…”老烟枪几乎吐了出来。

大家一看,男子汉无所谓,可是几个女娃子可就惊叫了。

原来被老烟他揭去的面具下面,竟是一张没有皮的脸。

在男的堆里,忽听碧鲁鲁冲口叫道:“他是‘粉面狼’林大郎!”

沙士密道:“碧鲁鲁,你从什么地方认出来?”

“老千,他的睑虽然烂了,可是世间不可能有十三只指头的同样人,此人是我认得最清

楚,他长相很美,人又年轻,在巴哈岛不知迷死多少年轻少女。”

沙士密道“我觉出他武功非常高,面具教的普通教徒就有如此高的身手,人数又多,那

太可怕了,大家要多提防。”

碧鲁鲁向大家道“粉面狼不可能是面具教的,他不但不信教,甚至连朋友都设有。”

沙士密道:“鲁鲁,这你就不对了,刚才老烟枪还抓掉他的面罩呀!”

“慢点,慢点,这事情大有问题!”

赌老千道:“老邪,你有什么看法?”

须弥老邪道:“假设我猜得不错,凡是面具教的人,只怕都是动手脚弄入教的,不说全

部,也可能有大部分。”

沙中宝道:“动手脚?”

“不错!”须弥老邪向沙士密道“你是行家,你有什么见解?”

沙士密道“我什么也不明白,老邪!面具教毁了人家的容,难道又毁了人家的脑?不则

被毁容的人那怕强迫他服从,但是心脑却有仇恨,焉得为面具教所用?”

须弥邪神正容道:“老千,在玄门功夫里,你当然还有很多不如我,但你该记得,玄门

中有种‘易脑大法’,一个人的脑子被易,功夫仍存,这粉面狼的脑子八成被易动过。”

沙士密大惊道:“这怎么办?”

赌老千道“什么怎么办?放手杀呀!”

沙士密道:“假设现在有个面具教人同你动手,而他恰好就是你的亲人或朋友,当你杀

了他又发现,你心里作何感想?”

赌老千闻言,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但他,其他人同样目瞪口呆,心惊胆怕。

须弥邪神道:“这样说,我们动手要有分寸了?”

沙士密道“不但要有分寸,甚至连重手也不能出了。”

沙中宝道:“我用蛛精网活捉,捉一个看一个,不是朋友再下手杀他。”

沙士密叱道:“你能捉多少?”

当大家继续往各地走下去之际,人人都准备小心迎敌,可是面具教人却一直不曾发动。

原来这时在崖上的面具教人早由两侧奔到谷中去,这时只留少数仍在暗中注意。

就在沙士密等继续下谷,而崖上面具教又大批分开的当中,忽见一个高大的面具人如风

向崖顶奔,似有什么紧急情报传到。

“总教长,有仙翁的指示?”这是在崖顶数人中一个女装面具人向奔到的高大面具人发

问。

“禀教主,老神仙有令,将才那批人来头不小,要教主禁止攻击行动。”

女面具人噫声道:“刚才那批人有什么来头?”

高大面具人道:“其中有玄功盖世的须弥邪神和武功无双的中原剑王!”

那面具人说完要走,但被女面具人急又叫道:“总教长,仙翁仍在谷内?”

“教主,水乌奉命前来的时候还在,教主有什么回禀?”

女面具人显然竟是面具教的教主,只见她沉吟一会问道:“仙翁有意叫我把人马撤走没

有?”

“教主,我看仙翁正在考虑某些事情,不过对血鹰王夫妇似已不再重视了,他老人家已

经把困洞人手遣散啦!”

“那是为何?”

仙翁算定须弥邪神和剑王是来搭救血鹰王夫妇,我们如果固守不放,势必和对方动手,

以属下看,仙翁这时还不愿和对方照面。”

女面具人道:“难道我们有这么多人还要仙翁亲自出手?”

“教主,水乌听仙翁说,那会使全教被毁掉。”

面具女似还有什么话要说,但话未出口,突见又有一个高大面具人奔到大叫道“教主不

好了,请教主快去中谷!”

“什么事?”

“仙翁有命,请教主火速前去迎敌。”

“吗林坡,你快说,来敌是何方人?有多少?别断断续续,你身为分堂主,怎么这样慌

张!”

“教主,不是属下慌张,实在是来敌太强,‘寒漠双阴’已经杀了我们不少高手。”

面具女阴笑道:“除此两个老杀才还有没有?”

“有,北谷方面来了南洋五派,西谷来了‘白鲨神君,仙翁现在亲自去对付光魔了。”

面具女将手一挥道“火速召集全教高手迎敌,总教长,你随我去对付寒漠双阴。”

这时以须弥邪神为首的一群,渐渐查到血鹰王夫妇藏身的洞口了,可是大家的耳中却传

入了震谷的杀声。

赌老千大骇道:“面具教人似向我们抄上了!”

“老赌鬼,你不中用了!”

“老邪,你怎么说?”

“面具教遭到别的人马攻击了,你看,这洞口外不见一个面具人。”

黑教主首先接近一个大洞口,但突然里面打出一股强劲的暗力,他立即一闪,大喝道

“洞中可是血鹰王,老夫乃塔里亚,是前来相助,千万别误会。”

洞内忽然传出个女人的声音道:“黑教主,我们不须别人相助,好意心领了!”

须弥邪神走近洞口道”鹰后,说话的可是你,老朽夏风,有话要与卡木隆说!”

“我认得你是老邪,对不起,我夫君中了易脑大法,他正在炼功,无法相见。”

沙士密走近接口道:“卡夫入,在下沙士密,奉劝夫人,易脑玄功非一般内功可以炼化

的请让我们进洞察看后,再设法解除。”

洞口忽然出现一位美艳少妇,只见她深深的注视沙士密,良久才拱手道:“你就是中原

剑王!”

沙士密回礼道:“不敢,夫人,我们都很关心血鹰王,此来绝无敌意。”

那少妇当然就是鹰后,她把洞口所有男女老少—一看完

后自言道:“女神主仆、战豹兄妹、森林王夫妇!噫,那少年是

谁?她指着沙中宝。

沙士密伸手把沙中宝拉近介绍道:“除了我三弟中宝,原

来卡夫人都见过了。”

“哈,原来那是沙三少爷……”她顿了一下,拱手道:“诸位请!”说完领先入洞。

进入洞内深处,只见里面盘膝坐着一位雄伟的男子,大家都知道,那就是血鹰王。

鹰后轻声向大家道“这是第二次坐功了,马上会醒来!”

须弥邪神道“你夫所练的希腊古神功,以老朽看,那对易脑法,毫无用处。”

“夏老先生,你是玄门至尊,请问如何才能解除易脑大法?”

须弥邪神摇头道:“卡木隆中法很深,好在他事先守住了元神,否则他连自己运功都办

不到了,也许早被面具教人捉去了!”

紫宇道“面具教人真可怕,捉去后不但易脑,甚至连面皮都剥掉。”

鹰后叹道“剥去面皮的人,那怕将他救回来也是永远见不得人,不过面具教主也要看人

才剥面皮,鹰王杀了他们十九人,其中只有五个被剥去面皮。”

黑教主诧然道:“面具教主为何有分别?”

鹰后道:“是这样的,我曾捉到一个面具教高手,在拷问下,才知道面具教一些内

情……”

须弥邪神急问道:“什么内情?”

鹰后道“面具教主是个魔鬼式的女子,也是‘两极光魔’的妹妹,她生得像个老女巫,

因此她见不得美艳男女,久之忌妒成性。”

豹姑啊声道“所以她捉去的有丑有美,刻意毁掉美好的面皮。”

鹰后道“就是这样,因此她的字号人称‘无颜魔女’,自从她创立面具教以来,势力强

了,其行更坏,其心更恶。”

沙中宝道“这样说,她教中没有一个漂亮的男女了?”

沙士密笑道:“那还要问,其实人之美好不在表面,有德者才是真美,这个女人想差

了,但不知她的道行如何?”

鹰启道“以我夫妇和她交手时发现,只怕两打一不能走完她一千招,她实在太可怕

了。”

就在这时,只见鹰王睁开了眼睛,鹰后立即靠近问道:“木隆,你觉得怎么样?”

“头痛依旧似更严重了,丽丝,我恐怕抗不住了!”说着,他看到面前围满了人。

鹰后似怕他生气,立即—一介绍道:“木隆,你要找的人现在来了不少啦!”

“丽丝,快请诸位坐,我要找他们是比武,不是仇恨!”他说着—一拱手又道“我卡木

隆不是疯子,诸位就地坐!”

须弥老邪哈哈笑道“你如是疯子,我们不会来了!”

血鹰王居然不似传言那蛮横,只见他向老邪道:“夏老头,我恐怕不能和你交手了。”

“卡木隆,傲气可以改,志气不能丧,易脑大法虽是无法可破的绝法,法可有其强,但

也有其短,我们既然来了,不能让你眼看无救。”

鹰王道“你是玄门大通家,你如不能替我被解,还有谁能?”

老邪向沙士密道:“你的十轮大法如何?”

沙士密道“我也不知道,如卡大哥同意我当然要试试。

好在十轮大法施行时有益无害。”

鹰王急急道:“沙老弟,你被传言所误了,我卡木隆一生好强,但不是草包,请老弟仅

管施为,不过治好了我后,我还是要找你交手。”

“哈哈,卡大哥,那你出手要留三分啊!”

卡木隆叹声道“人言中原剑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种传言才一点不假,你对我

说人话,我很感激,不过要我让三分不嫌太假了一点,我很明白,我将来能在你手下走一千

招,只要你不留手,我的心愿已足了。”

须弥邪神急急道“闲话少说,谷内面具教人情况大乱,士密,在洞中替卡木隆练功,爱

丽丝紧守洞口,其余的人全部跟我出动。”

沙士密道:“不,老邪,留下紫宇陪鹰后守洞,她不能去。”

须弥邪神笑道“好罢!大家跟我走,注意,不问任何敌人,他们不向我们攻击,我们绝

对不许先出手,犯者我可要整他。”

鹰后道“夏老,洞中储有吃的,留下牧雪和灵宫准备吃的如何?”

赌老千大乐道“好极了有酒更好!”

鹰后道“放心,卡木隆与人动手之前也离不开伏特加。”

须弥老邪领着一群去了半个时辰之后,在洞口的鹰后、紫宇主仆,忽然听到后洞有了谈

话声,四女回头一看,发现是沙士密已经和鹰王谈笑风生的行了出来

尤其是鹰后,一看丈夫红光满面,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海豹墓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