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十五章 北极冰妓

作者:秋梦痕

火巫神箭那一丝丝光华,穿梭在极光之中,那连亲自发射的沙士密自己都看不出,仅仅

在一刻不到的时间,地底神坛内红罗幽灵全都扫光了。

当此之际,地下五尊者发现事有跃跷,心情大乱,金尊者立知来了他无法看到的强大敌

人而警惕,只见他摇身一晃,口中发出异啸,人影一谈,同时那石座上的极光珠也不见了。

沙士密一急,大叫道:“我们快退出洞去,五尊者逃走了!”

汤姆道:“快打穿石壁!”

“不,我们不能让其他田头知道我在这!”

紫宇连声道:“那会道到群魔联手。”

五人退出原来的洞道后,大家登上一处高大冰岩,举目四望,只见是静悄悄的。

汤姆道:“走,绕到那面去看!”

沙士密笑道:“等我们绕过去时,那里还能看到五尊者……”他说话一顿,突然低喝,

挥手狂奔。

紫宇知道他是看到可疑东西了,抢先跟上。

远远的有个影子,这时紫字也看到了,奔近沙士密道:”五尊者之一?”

沙士密道:“不知道,也许他们分开了!”

那影子也是白的,但与冰雪不一样,如不是内功高,那根本就无法看出。

前面的白影并不快速行进,所以沙士密立即迫近,这才看出背影,那真是一个着白毛衣

老人,发丝在毛帽下飘动,胡须竞被风吹到肩上,除了一顶淡黄皮帽,其他全是白。

“阁下,就这样放弃地底神坛不成!”

那白衣老人似早知后面有人追上,只见他猛的回身,两眼稻光四射:“年轻人,你说什

么?”

沙士密无法看出他帽子下的全貌,提防他突然出手,早已提高神功,这时见他目光如

电,淡然笑道:“你倒是那一位尊者?”

“哈哈,方便将老夫称为尊者了?年轻人,老夫当年人称‘冰宫神隐’,并非什么尊

者。”

“师叔……”紫宇突然叫出,人也如风赶上。

“姑娘,你是谁?”

“我叫紫字!”

老人摇头道:“娃娃,老夫不认识你!”

“师叔,我师父说你失踪四十年了,那时我还未被师父收养啊!”

“你师父是谁?”“北极女神阿!”

老人突然情绪激动道:“她也出冰神宫?”

紫宇摇头叹气道:“师父过世了,她老人家把神官交给我我实在无能,常遭熊精侵犯,

现在又有玄冰僵尸,加上天下各路魔头又要去北极中心找极光珠,我真不知如何应付,因此

我遏不得已才出来,好在找到这位沙大侠,他保护我脱离很多危险。”

老人向沙士密拱手道:“年轻人,老朽在此道谢了!对了,你把我认作什么人?”

紫宇接口道:“师叔,原来海豹墓场地下竞有一座地底神坛,里面住有五个老魔头。”

“原来五尊者居然藏在那里!”

“师叔,你老知道他们的来历?”

老人道:“孩子,北极冰神宫原有七个师兄妹,你师父是大姐,我第二,下面还有两个

师妹三个师弟,在四十年前,北极突然出现号称“北极玄冰十神,又称十尊者,他们要冰神

官,在一次冲突下,双方各死五人,剩下的五尊者也负了重创脱逃,师叔我也在那时追查五

尊者一去来回。”

沙士密拱手道:“老丈,五尊者练的是什么玄功?”

老人道:“那时练的是‘三界八灵’玄功,现在只伯又练成别的东西了。”

紫宇道:“他们能控制幽灵!”

老人道:“那是‘八灵玄功’禁制作用。”

沙士密向紫宇道:“姑娘,令师叔难得回来,你快陪他老人家回转冰神宫,也许五茸者

是冰神宫去了。”

“老千,弥不去我冰神宫了?”言下依依不舍。

沙士密回头看了一下未开口的汤姆道:“我要和汤姆继续查察各路老魔,去冰神富全在

情况的演变,各路魔头如为了极光珠入北极心脏,我当然也会去。”

双方心中都有那么一丝莫名的难受,分手后,汤姆笑向沙士密道:“老千,现在你失业

了!”

沙士密叹声道:“这种没有代价的保镖工作,说来真不是味道,失业也罢!”

汤姆道:“现在你是无责一身轻了,我们可以任意行动啦!向那方走?”

“我不知道,你带路好了!”

“有了!”

“什么?”

“你看,那不是黑教主塔里亚!奇怪,他与你老三又分开?”

黑教主如风追上:“你们怎么了,还有三个妞儿呢?”

沙士密笑道:“她们有了长辈,现在回冰神宫去了,怎么了,你老头落了单。”

‘沙中宝、战豹、森林王紧盯一个白老怪,他就是五尊者之一曲木尊者,老邪盯金尊

者,我却独盯水算者。”

“你盯罢了?”

“不,离此不远,我看到暗中还有西巫王和白留神君。”

“哈哈,你怕来在中间吃暗亏,所以你就脱身为上。”

“呸,我是发现了你和浪子啊!”

汤姆道:“好,我们这就去!”

“跟我来!”

黑教主领着向南奔,这使沙士密惊奇了:“走回头路?”

黑教主道:“别管方向,那水尊者行动怪异,时常变动方

位。”

老少三人又经过海豹墓场,这时直朝一排冰峰急进,但在

路上忽然看到四具尸体,居然全是女的。

黑教主一见,显出哑然之俗。

“塔老,你认出死的是什么路子了?“

“老干,你亲眼看到过西尸魔主妖过?”

沙士密道:“见了西尸魔好多次,也毁了几具,但就不知西

尸魔主是什么形状,怎么,这些女尸是尸魔害的!”

黑教主道:“西尸魔主是人,但行动似尸,那是他练功之故,僵尸功练到极至时,其人

也就形内僵尸了,这四个女子是‘梦世界,女子,也就是梦世界少主梦中女的手下,她们是

被西

尸魔主亲手杀害的,你们看,下体流血,这是吸阴后的现象。

汤姆骇然道:“尸魔也要夺极光珠?”

黑教主道:“尸魔主是人,既是人,极光珠又能防身,他当然也要夺。”

秒士密道:“我们快走,这四女八成是随在梦中女身边,我担心梦中女定必有险。”

三人加紧奔走之际,汤姆向黑教主:“塔老头,我有事一直埋在心里难解!”

“什么事?”

汤姆道:“现在得了极光珠防身的已经不少,难道他们真的打不伤,这岂不是对他们毫

无办法了?北极女神紫宇不要说,她是正派的,如南极四魔、白鲨神君、两极光魔,现在又

加上地下五尊,你说我们怎么办?”

黑教主道:“没有攻不破的武功和法宝,问题在不知其妙,五行有生克,万物有天敌,

极光珠同样有其弱点,我们只要找出其弱点就能对付。”

沙士密道:“塔老,你真是通家,我就一直在想极光珠的弱点,所以我对极光珠毫无贪

念。”

“老千,紫宇对她的极光珠能护身难道没有向你说出什么秘密?”

沙士密道:“秘密?没有,她只说,每到她遇上强敌或极端危急时,她就被珠光隐去身

形,敌人立即失去她的方向。”

黑教主啊声道:“原来妙用就只能隐身,而不是能抗重击或刀枪不入。”

沙士密道:“我也这样想,能随时隐身的玄功多得很,何必非要极光珠不可呢?”

黑教主道:“极光珠必定不在防身之外就没有别的妙用了,也许对延年益寿、养生、驻

颜方面有其意想不到的功能。”

汤姆突然大叫道:“快看右面雪地,那是什么巨兽,好多只!”

黑教主笑道:“你真少见多怪,那是凡兽,不是妖物,其名叫雪豹,不过身无高强武功

或普通人遇上也是非常危险的i”

沙士密道:“豹的种类不少,大多不成群,这雪豹居然成群。”

黑教主道:“雪豹习性与狮同,猎取食物时,以围捕为手段。”

汤姆道:“快看,那九只雪豹原来是被一个女子在追赶!”

黑教主叼声道:“是她!”

九只雪豹似已被打怕了,这时一齐回身,有作群攻之势,但那女子不但不怕,如电扑入

九豹之中,娇叱连声,开始用拳,可是豹群闪躲灵活,势如走马灯,又吼又扑,那女子似已

冒火了,寒光一闪她手中多了一把宝剑,身法也交了,霎时连斩带扫,立有三豹遭殃。

“塔老,你认得那少女?”沙士密似看出那少女的剑法和掌法了。

“老千,这是在三日前见到她,丫头泼极了,不知怎么了,她知道我的字号,才见面,

话不到三句,她就向我出手。”

沙士密哈哈笑道:“大概是,赤道影子’四字不对她胃口。

黑教主道:“她的武功棒极了,掌法玄奇,剑法凌厉,我几乎接不住,好在我施展影子

功,算我伯了她。”

“塔老,你太客气了,你老是不愿与她一般见识。”

“是真的,我不是她对手!”

场姆哈哈笑道:“塔老头,你的脾气变了,居然有了长者气度啦!”

就只一会工夫,那女子竞将九只大雪豹全部斩杀倒地,只见她似还无法消气,又在每只

死豹身上举剑连挥。

“小婊子,住手!”

远远的又出现一条人影,电射般冲向少女。

“老狗,原来藏不住了,还我丫头的命来!”少女反身迎上就挥剑,立即打成一团。

沙士密噫声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黑教主道:“那人被皮帽压住脸面,看不出是何来路,八成是豹主人。”

扬姆啊声道:“不是野豹,还有豹主!”

沙士密渐渐身不由主的向斗场走,汤姆知道他似担心少女有失,笑道:“老干,你又要

保没有代价的镖了。”

黑教主怪笑道:“我可不敢过去,那照儿实在太泼了!”

“塔老,她似不知现在你不似过去的你了!”

“老千,难道你看出那妞儿的功夫了?”

“不错,她的窜法剑法,是我中原失传的武功。”

汤姆啊声道:“说说看!”

“说出你也不懂!”

黑教主道:“我懂!”

沙中密道:“她的内功心法无从知道,掌法是,穿天掌’,剑法是‘啸天剑’,这是数

千年前我中原有位奇人‘天道真人·凭他的天赋根据上古神功所研究而成,只怕她还不到

炉火纯清之境,否则嘛……”

‘老干,否则怎么样?”

“你的影子神功瞒她不过!”

“吓,能祭出飞剑!”

“飞剑不必人眼操纵,你说你能隐得住身形?”

“天哪,那这少女是邪门怎么办’”

沙士密道:“所以我必须靠近去观察!”无名少女左掌右剑,似觉出对手武功奇高,娇

叱奋战,已经全力出于了。

黑教主口说不去,但他毫不落后,紧紧跟在沙士密身后道:“老干,你看过那家伙没

有?”

“年纪不会比你轻!”

“我问你年岁个屁!”

沙士密笑道:“那你问什么?”

‘哎呀,你是真不懂,他是你们东方人呀!”

“塔老,东方人种不只我中原啊!”

“我知道,他施的是鬼变神功!”

“噫,塔老,什么又是鬼变神功,我中原可没有这种不通名字啊!”

黑教主道:“就是东洋忍术呀,你明明看出了,硬要考我的道行。”

“哈哈,赤道八魔之首的确很高明不过?……”

汤姆道:“他的变化真够诡了,当心少女吃亏。”

“不会,浪子,你看那姑娘要施杀手了……”

话还未完,突见那少女娇叱声,脱手飞剑。

“飞剑!”黑教主叫出时,那少女的对手惨叫一声,顿化一团烟火不见,可是地面上却

留下一条左臂。

沙士密看到少女直跺脚,轻声向黑教主道:“塔老,那不是飞剑,她施的是御气剑术,

并非精气神合一,剑虽又回到她的手中,剑形未化,这虽以剑化光尚有距离,不过她已懂得

飞剑门道了。”

“你们看什么?”少女提剑冲向三人。

黑教主鼓掌道:“好功夫!”

“黑老头,我们再来过招!”

“哈哈,老朽我甘愿认输,不过老朽有话请问姑娘,刚才那考人是什么人?”

少女哼了一声,似想不说,但看到沙士密在笑:“你笑什么?他是白鲨神君的兄弟,名

叫青鲨。”

沙士密啊声道:“原来啊!”

少女道:“雪豹是他养的,我有个丫头被群豹所害。”

“姑娘,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何许人氏?”

“少来,我不知你是何许人,你来打听我!”说完一嘟嘴,指着黑教主道:“赤道八魔

要小心!”

沙士密摇摇头,眼看少女拔身而去,他竟叹声道:“的确难缠!”

汤姆哈哈笑道:“你也有在姑娘家面前吃不开的时候!”

沙士密笑道:“我认为我和她都是中原人,到了北极总有几分亲切感?想不到她心中起

疑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北极冰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