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十六章 神巫王命丧神魔钉

作者:秋梦痕

须弥邪神看到沙士密满脸诧异之情,不由笑道:“小子,你别急,听我老人家慢慢道

来。”

沙中宝道:“别说那两个少女,那两女子八成是我们见过的,什么是彭昌、过山云?”

赌老干道:“那是伊斯兰教两个不同派别超级高手,彭昌号‘草原神’,过山云号‘烤

牛排’……”

沙中宝啊声道:“也见过!”

一阵烟突然叫起道:“怪物怪物,好大的头啊!”

她这一叫,河中也发出吼声,但那巨头一出又埋入水中。

蓝云霞变色道:“那张口可以吞下两个人!”

须弥邪神忽然叫道:“你们注意,那三个后到的家伙登上对岸崖上啦!”

“老邪,那是谁?“沙士密问。

赌老千道:“我不认得的人物,你问老邪也白问。”

须弥邪神笑道:“我却听到水尊者叫他们的名字!”

沙士密道:“那三人走的不是同路,各据方位!”

须弥邪神道:“在上首的名叫‘斩龙手’黄天荡,居中崖上的叫百麦可号‘侵略者’,

下首叫葛木星号‘夜杀神’,似都非正派角色。”

“咦!”

“汤姆,你又看到什么了?”

“老千,你看那三个老家伙,松一口气又钻入冰河中了,他们的水中道行一定不够。”

沙士密突然跳起道:“不好,他们不是在斗冰蛟,而是另有目的!”

“极光珠,他们在找极光珠!”沙中宝似知道哥哥的心意。

“老邪,我们为何没有想到?”

“赌鬼,我们下去!”

沙士密看看大家道:“冰河里不但有冰蚊,还有比怪蛟更可伯的邪门人物,要下冰河的

人最好分组行动。”

须弥邪神道:“中宝,你和云霞、一阵烟,汤姆跟士密。注意,冰河与一般水里不同,

内功要提足,同时更要留心河底深度与变化。”

沙士密道:“塔老头曾经对我说过,凡是藏在冰中的古怪动物,其居处必定是一地底孔

窿,甚至无水居多数,老邪,你和老赌下去时,尽可能避开与敌人冲突,能查出怪物的居处

最好!”

须弥邪神笑道:“我们估计时间,每隔一个时辰,不管能查出或者无收获,人人一定到

这里会面,会面时把所见到的情况向大家说,不要一去不返,那就生死不明了。“

沙中宝道:“我们先下河了!”

“老三,你们千万别分开!”

沙中宝道:“大哥,你放心,我们如不被敌人所逼,绝对不出手。”

二老看到沙中宝带二女从崖岸下方入河,立即招手老赌道:“赌鬼,我们从上首下

去。”

汤姆看到二老背影向沙士密道:“这两个老头经验多,我想不会有事,我们从什么地方

下去?”

沙士密道:“人人穿皮衣下水,水又奇寒,动作一定不会灵活。”

汤姆道:“以内功把冰水逼在皮衣外,我有经验,人在冰水中,如同藏在气球里,你试

试看,灵活比游泳还要好。”

二人同正面下河,一到水中,立即有上浮之势,于是不约而同,立即使真气下沉。

汤姆忽见下面有光,马上与沙士密真气会合,立即传音道:“下面有人!”

沙士密道:“避开!”

不一会,二人的脚掌已知踏到了河底,估计深有几丈,汤姆道:“不见冰蛟啊!”

“不在这个河区,我们向对岸行!”

冰河内漆黑一片,凭二人的功力,也只能看到两三丈范围,突然间,感觉一股强劲的水

力冲近了,汤姆大谅,传音急叫,冰绞冲来了。

沙士密猛的伸手一带,如鱼闪开十几丈,但察出有条庞然大物穿过身旁,不禁骇然。

“老千,你的宝剑是神物,再冲来时,给它一剑试试看。”

“浪子,古生奇物,世上已经希有了,我不忍心,也许他根本不怕神兵利器哩,我们照

原来方位查过去,这一带必定有冰较洞。”

“对,洞中也许有极光珠!”

沙士密道:“河中的冰水激荡汹涌,浪子,你可受得了?”

“那都不在乎,老千,最不好过的是。我们的人无法连络,虽然能看到真气发出的光

焰,但谁又担保那不是敌人。”

“别想连络人,既然下来,那就休想照顾了。”

时间过得很快,冰河纳人影起起落落,那是都因要离开水底上岸做真气的调整之故。

在半个对辰过去之际,这边三批人下去后,岸上本来空无一人,但这时却见两位少女冲

出了水面而跃登崖上,其中一女出声了。

“姓楚的,要打我们现在好好打一场,不要在河里扯后腿。”

“高白云,难道我怕你,你别不识好歹,不是我,你早被冰蛟吞下去了。”

二女话不投机,正要动手时,忽见河中又冒出两位老人,其一看到二女要拼命,立即大

惊道:“娃娃们,别自相残杀,在这种强敌环伺,冰蚊凶极之下,你们应该团结才对。”

“须弥老邪,你少插嘴!”

“楚楚姑娘,不是老朽多管闲事,你们这样下去,还想不想进恐龙洞了?”

另一老人道:“现在地下三尊者已经逼近洞口了,假如那条巨龙守不住,北极极光珠母

就会到达三尊者手中。”

“老赌鬼,难道是真的?”

“高姑娘,老朽怎么会是个乱开黄腔之人,不信你们下去看看,就是两位姑娘所经过的

因数第三洞口,往上行百丈就是山瞻,那已离水面几十丈了。”

二妇互看一眼,不再想打了,双双不约而同,齐向河中扑去。

“老赌鬼,这两娃联手,力量不及三尊者,你守在这里等沙士密,我去助两娃。”

“老邪,尽量拖,以守为上,只怕所有其他人都会寻去。“

“行,沙士密一到,领他火速赶来!”

须弥老邪下河去后,赌老千只有苦苦坐等沙士密,开始他还沉得住气,但越等越急,估

计时间快要到一个时辰了,然而连一个人影子也没见到,不说沙士密和汤姆,连秒中宝和两

女也不见回到原地来,只见他急得直蹬脚。

“哈哈,武林天牌,你等谁呀?”忽然有个胖胖的影子,如同患一样的出现在老赌的背

后,那是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老赌鬼闻声大惊,回头急看:“鬼!鬼!鬼!”

“赌鬼,你别胡说乱叫,别把故人当妖物,不错,我‘三尺不落地’超干岁是死了八、

九次啦:但我还是活蹦乱跳的,愈死愈年青。”

“超干岁,你真的没有死在五王岭?”

“哈哈,赌鬼!五十年了,你还记得五王岭那一次。”

“超干岁,你来找我报仇?”

“别乱说,赌鬼,那一次我输了钱给你是真的不服,但我跳崖自杀是另一回事。”

“另一回事,不是因输想不开?”

“哈哈,金钱乃身外之物,我才不会想不开。”

“超千岁,那你为什么跳崖自杀?刚才你出现,我如不因你额上那颗大肉瘤,我还不认

得你了,对了,你看起来还只有四、五十岁哩,比起当年你老不了多少。。

“嘻嘻,我成仙啦!老赌鬼,现在你要五个也打不过我!”

“你快说跳崖原因,不然我始终认为是我害死你的。”

“赌鬼,你见过一名导称‘金尊者’没有?”

“有,有五个!分金、木、水、火、土五尊者,金尊者是老大。”

超千岁恨声道:“当年金草者名叫‘毒娱蚣’,他强暴了我的妻子,杀了我的女儿,害

得我妻子投河自尽。”

“超千岁,我曾在你跳崖的崖下找过你的尸体,你知道嘛,当时我寻不着你的尸体时,

我真想撞崖死去。”

“所以说,我一直还把你当朋友!”

“你有了奇遇?”

“不错!不过以后再告诉你,对了,我见你在此跳脚,发生什么事了。”

“老超,我在等人,你看,时间过了,他们的影子都不见。”

“是个姓沙的青年?号称中原剑王!”

“正是他,你怎么知道?”

“老赌鬼,别等了,他进了恐龙洞。”

“你怎么知道’”

“嘿嘿,我就是从冰蚊背后出来的,当时洞口外,不,冰蛟的正面,已经有几十个老老

少少想进恐龙洞,但没有一个人能通过冰蛟的把守关口。”

“快说,你是如何进去的?”

“神通,凭我的神通。”

“你又如何出来的,那么些高手不能看到你?”

“不不不,我是从恐龙洞后面出来的,你看,那座冰峰腹中就是恐龙洞,后面出口就在

冰峰上,是被冰雪封住的,我是破冰而出。”

“老超,别瞒我,你得到了极光珠母?”

“赌鬼,不瞒你东西是得到了,但不是极光珠。”

“是什么?”

“也是珠子,那是剑龙珠,告诉你,那洞大得很,有数亩大,其中各种骷髅无数,阴气

森森,我本来也想得颗极光珠,但很可惜,里面根本就没有极光珠。”

“害了,害了,我们的人去了不少,既然没有极光珠,那又保必去冒险。”

“老赌鬼,别担心!所有的人物到时必定知难而退,没有人能通过恐龙的把守关口。”

“废话,你不是通过了!”

“嘿嘿,我是最早进去的,三条冰蛟还是我引发的呀!”

“老超,你早就知道这里有恐龙洞”

“当然,我已来这里七天了,不过昨天才找到入口。”

“老超,剑龙是什么样子?”

“古代动物,恐龙类,头小,颈短,脊上有多角形骨板,前肢比后肢短,我看到的是骨

架,骨架长有五、六丈。”

“你得到的珠子有什么用处?”

“老赌鬼,说真的,当时我在剑龙头骨中找到时,只知光华耀眼,爱不释手,你看,比

鹅蛋还大。”他从身上拿了,又道:“我刚过冰河时,才知很妙。”

“妙在那里?”

“避水!水不侵身,这比运真气避水方便多了。”

“噫,这是另外一种避水珠!”

“也许还有用处,但现在尚不明白,罗,我给你!”

“给我?”

“老朋友了,我没有别的朋友。。

“老超,我自认现在我武功不及你太远,我拿到只怕难以保管,你还是自己留着,到北

极海底找极光珠,此珠功用非常大。”

“老赌,说送你就送你,保必推却。”

赌老千一想:“也好,我送给沙士密,对他一定有用处。”他接下后道:“老超,我们

下河去!”

“干啥?”

“把剑王找回来!”

“你去,我要追查金尊者,我出山就是为了报仇!”他走出数丈又回头:“有事我会来

找你。”

“嘟”的一声,在超干岁走后,睹老干要跳下河的当口,这一声又把老赌鬼吓了一跳,

他呆了一下,四面探望。”

“老赌鬼,他是谁?”

“吓,小沙!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原来他看近旁岩石后伸出了沙中宝的脑袋。

“老赌鬼,我到了一会子,我是来接你的。”

赌老千把超千岁的过去与刚才说过后,问道:“你大哥呢?”

“在后面,所有的人一个不少,就只等你去了。”

“他们由上游上岸的?”

“对!”

“没有啥收获?”

沙中宝道:“我大哥看出恐龙洞没有什么奇妙之处,不愿与冰蛟拼斗,决心让给别人去

傻缠,尤其是三位尊者,已经拼冉死了心,似非进去不可。”

“好极了,我正打算下河叫你们出来。”

“老赌,我们要快,大颗儿不是没有情况!”

“大颗在什么地方?”

“离此十儿里,老邪说,地名叫‘寒龟谷’,已知有白鲨神君大批手下在谷中。”

“快,那边派你来接我作什么?”

“不,我大哥怕你一人有险,冰河里邪门老怪太多。”

“小沙,你大哥就是顾虑太多,为了我这不太重要的老头子干啥。”

老少二人提功急奔,一口气就是数里,但不巧,沙中宝忽然看例面有了情况,他大叫

道:“有人抗着浪子大哥,看势不妙,还有两个老怪在迟杀。”

“小沙,你没有看错?”

“快追上去,不会错,浪子大哥的毛皮衣上有一块是火狐毛,他说那很珍贵,花了七金

币买的。”

“那完了,他被那人拦抱着,一定负了重伤,怎么会呢,他不是和你大哥一道?”

“一定发生不寻常的情况,大颗儿分散。”

拼命追,尚未迫近,沙中宝吼叫一声:“老鬼给我站住!”

两个追赶抱着浪子汤姆的是何许人不得而知,那被沙中宝这连骂带吼,一人继续追,另

外一人却回身皂道:“小子你是你奶奶的什么鸟蛋,竟敢对老夫无理!”

老赌鬼枪出:“中宝,你去救汤姆,这个给我!”

“不,老赌,你去拖住那个,我收拾这个老贼就来。”

老睹鬼看到沙中宝如风扑向那老怪,不得已,全力冲了过去,一言不了,就朝那个老人

猛攻。

抱着汤姆的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神巫王命丧神魔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