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十九章 蔡幽兰的意外收获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兄弟一到,但却只见一阵风,不由呆住了!

“阿风,人呢?”沙士密急问。

“老千,你看不远处那座冰峰,冰族祭司约你在那峰后见。”

沙沉天道:“难道有诡计,为何不在这里见?”

“二哥,八成她身边暗中有冰母师徒在追踪。”

沙士密道“现在还无法证明她是否真正冰原族女祭司见了面,看好能不能教我该族神蚌

钟心法再讲。”

蔡幽兰道:“大哥,她是否找到该族长啊!如果没有找到,她如何能知神蚌钟心法

呢?”

沙士密道“我可先要她交出祭神令心法,她如果是冰母或冰母徒弟任柯娃,她就绝对不

会交出心法。”

一齐奔到那座冰峰后时,突见自一堆冰雪中冒出了矮女子,大家骇然,想不到她能藏在

雪里。

“祭司,你找到族长了?”沙士密不愿多说,见面就问。

“沙大侠,在我走了之后,你又见到了两个冒充我的女子?”

“不错。”

“她们就是冰母师徒!”

沙士密道“我难道不明白?不过我对你也有几分存疑。”

“我当时没有把祭神令心法教你,那是我的疏忽,好在你没有上冰母师徒的当,大侠,

请放心!我现在可以传你两种心法了。”

“你找到族长了?”

冰原祭司戚然道“好在我及时找到,他还有口气。”

沙士密大惊道“贵族长怎么了?”

“冰母在他身上下了剧毒,我找到时,他几乎连神蚌钟心法都说不出来了,大侠,快过

来,冰母师徒已经发动全族勇士在搜寻我。”

沙士密仔细在她四中听完两种心法后,不须强记,急问道:“我如夺到那两件法器后,

怎样交给你?”

“不必找我,在北极,我只要在一个时辰内就能找到你,大侠,祭神令是个万年骷髅头

骨,另外有三十六颗以万年骨雕成的小头,成一串,可以挂在脖子上,神蚌钟是一只神蚌

壳,另外有个小钟锤,千万别被冰母以假乱真。”

沙士密急问道:“如何能分真假?”

“你得手后,以手按住令主、那就是大骷髅头骨,念动心法,冰母如拿出是真的,她必

定吓得跪地求饶,全身发抖。”

沙士密道“神蚌钟呢?”

你以钟锤声令,念动心法,她必自断一臂以乞命。”

“好!你躲起来,这事我绝对替你办到。”

“大侠,地下五尊者中的金尊者有两种最厉害的大法,一为火神蜂王阵,一旦发动,万

蜂云集,任何神功无法抗拒,发动到最高魔力时,当时‘波光荡天’声迷万界你得到敝族两

件法器时,如果遇上那种情况,你立即念动神蚌咒,敲声神蚌童,他的神蜂群只只成冰,无

一幸免。”

沙士密激动道“祭司谢谢你的指点!”

“还有,大侠,金尊者另一从不乱出手的大法是‘魔血冤魂阵’,那要五尊者联手施

行,你如遇到那种情况,四周必定血光满天,异声四起。”

“有这种事?”

“你一定会遇上,除非你不找他,一旦他们五人被你逼得无路可逃时,其五人非联手反

击不可,到时你就以祭神令对抗,其阵必破,不过我警告大侠,敝族两件法器不可乱用,尤

其遇一种手脚密,声音甜美的人物,她们头戴红帽子,遇上时更不能用敝族法器。”

“美人鱼人!”

“大侠真是明人!”

“美人鱼不离海水呀!”

“不,那是未把尾翅炼成双足之敌,北极美人鱼人不同于其他秘密海洋美人鱼,她们的

忌视性非常强,尤其侵入她们的禁区时,非使侵入者死亡不可。”

蓝云霞惊奇道“美人鱼原来不是人头鱼尾?”

祭司道:“修练得道的就不是传言的美人鱼人,其中有更高的美人鱼,连鳞都退化了,

简直与人类无异。”

沙士密道“这不为奇,狐仙本为四条腿,成灵后同样与人无异,我所要问的是,他们也

有男女之分嘛。”

“有!但表面看起来难分,所不同者,雌的当权,雄的为奴,如不入他们鱼宫,很少能

见到雄鱼,不过至今连我们冰原族也不明白他们吃什么。”

沙沉天道:“他们出现也穿毛衣?”

“那只是伪装,他们不怕赤身露体,如见到他们赤身露体,加上头戴红帽,那就是要害

人了,否则表面上看与人类无异,其实你们根本不怕冷,穿上毛衣还不是伪装罢了!”

交谈至此,祭司急急告别,之后,沙士密向大家道:“我走了,但大家随时提高警觉,

那冰母师徒早已把我们视同强敌,说不定会发动冰原族勇士群来攻。”

“老千,我看我们现在的目标太大了吧!”

“老赌说的不错!”须弥邪神望着沙士密。

“两位有何意见?”

老邪道:“分开来如何?”

沙士密道“两位又想去找金尊者?”

老赌鬼道:“你又不放心?”

“我现在知道金尊者有了‘火神蜂王阵’和‘魔血冤魂阵’,只怕老邪也应付不了,加

上冰线的‘冰魂法’和‘魔鬼伏身法’,老邪有自信?”

老邪摇头道:“我的自信不是对抗。”

“只有逃的份儿?那老赌又怎么样?”

赌老千叹声道“那我就不想单独行动了。”

“老邪也能单独行动,我们目标大没有关系,现在我要的是主动,先找冰母师徒,夺回

冰原族两件法器后,我就不信找不到金尊者。”

沙中宝道“大哥,那我们要不要继续朝海象岛前进?”

“当然要!没有冰原族的法器,我们难道就怕了金尊者,不过此去海岛必须经过灵异

谷,那是灵异神秘区,你可不要乱来。”

老邪道“现在由我和老赌当先锋了!”

“夏老,你最好把我老二带着,他得了雷锋神光珠,凡是冷血的灵异他都能克制,这样

可省掉你不少玄功法力。”

老邪哈哈笑道:“好罢,沙二小子,我们三人打头阵吧!看看你的法宝是否真有那么

玄。”

“夏老,我可尚未试过,你不要期望太高。”

老赌鬼道“热血的灵异怎么样?”

沙沉天道“心法上没克制咒语。”

老少三人尚未分别前进,沙士密立即叫道“你们暂时勿动。”

须弥邪神噫声道:“又变卦了?”

“不,我只说暂时。”

“大哥,你看到了什么?”

“不,只是发现前面那冰岭后有灵光。”

老邪运目力,注视良久才骇然道“整整十道灵光,不知是人还是妖物?”

沙士密道“见了面就能察出,大家提防是金尊者布下的强敌。”

“士密,我看还是由我和老赌鬼前去侦察一下情况再说,你带他们慢慢走,看我的手势

再上来!”

“为什么?”

“士密,这里距古灵谷不远了,谨慎一点不算胆小。”

沙沉天道“我也去!”

“不行,我就是担心你身带的雷锋神珠,灵异也有正修和邪修,假使所见的是正修灵

异,这一去,就算无敌意也会引起误会。”

沙士密道“老邪,你考虑得对,我们这里慢慢走,你和老赌快点去。”

须弥老邪招手老赌鬼,他们提功奔出很快就上了冰岭。

但一上冰岭就看到那面立着十个矮胖道人,人人未穿毛皮衣裤,穿的竟是中原八卦道

装。

老赌鬼一见骇然道“老邪,这下你真正遇上同道了。”

须弥邪神满面严肃,立即向后急急招手,轻声道“他们是万年灵龟化身,道行高得很,

希望他们不是前来阻挡我们的,否则这一关可难过了。”

“他们是龟精?”

“希望是正修,不然只有靠沙二小子的那颗什么雷锋神光珠了,在灵异界,龟灵神通最

高。”

“老邪,什么事?”

“士密,你看看!”

“龟灵!”

“快阻止你二弟现身,免得发生误会。”

“我已叫他们不要出现,老邪,如何处置?”

“先得搞清他们能不能沟遗语言。”

沙士密道“他们既已成灵多年,已能化为人身,八成能通语言,但不知是那种语言,这

是北极。也许他们会罗刹语。”

老赌鬼道“他们早已看到我们了,但却视如不见,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邪道:“莫非是在等待同伴?”

“不,老邪、老赌,他们是在推算我们的来历,我们上前去,看看有何反应?”

须弥老邪领先前进,但在未接近十丈内时,忽见十人中有个更胖的离群而出,直迎上

来,同时出言道:“诸们是东圣神洲来的?”

“贫道源出星宿。”

须弥老邪大喜道“好极了!贫道是中原人,出家须弥山,俗名夏风不,道友如何称

呼?”

大胖道人点头道“道友原来是须弥法师,贫道十友,分四宝六星,贫道为其长,号元元

子,请教另外两位?……”

沙士密道“晚生沙士密,这位叫双十二。”

“原来我们要寻找的高人就在眼前,贫道失敬了!”

须弥老邪啊声道“道友要找剑王?”

“正是,不过其因说来话长了。”

沙士密道“道长有何指教?”

元元子道“三年前,贫道十友回了一趟星宿海,在原修洞中有位先知星仙翁,于是请其

指点参修之道,临行仙翁指示,三年后的近期之内,敝十友必遭大劫。”

须弥老邪道“没有指出所遭何劫?”

“有,指出必遭五行之劫!但仙翁又推算贫道根本未犯五行生克之数,不过指出,能替

贫道等避劫者只有中原剑王。”

须弥老邪立向沙士密道“十道友既无五行生克之劫,难道应在地下五尊者身上,他们之

号正是五行。”

沙士密急问元元子道“十位前辈有无畏惧北极极光珠之珠光?”

“我们的内丹不畏极光,但只有服从。”

老赌鬼道:“这就不错了,金尊者主是以极光珠母驱使灵异。”

元元子大惊道:“近来古灵谷有不少参修者无故出谷不回,八成就是这个原因,同时在

十年前,海象岛的极光珠母失去光华。”

须弥老邪道:“那就是金尊者盗走了!”

元元子摇头道“不可能,极光球母为北极神物,本身变化无常,不可能被修道士盗

走。”

须弥老邪道:“金尊者的玄功中,必明禁制珠母之法,贫道已知他身上有一颗珠母,而

且他已仗珠母驱使过不少灵异。”

元元子大惊道:“贫道等大劫难逃了!”

沙士密道:“不能躲避?”

“持极光珠母之人,如刻意要找参修者,那是无从逃脱的。”

“老邪。金尊者可能尚未找到古灵谷,但又迟早会去,这怎么办?”

“我有办法使他们避过劫数!”忽见沙沉天闪了出来。

“老二,你有什么办法?”

沙沉天指着元元子道“只要他们肯受点委曲,我可以把他们缩小为拇指大,甚至把他们

放入我的袋子里,这样还怕金尊者找到才怪,就算找来,我们正好省力去找他了。”

元元子似知沙沉天身上带有什么东西,面色恐惧,连连后退。

沙士密立即道:“元元道长,你别介意,他是在下二弟。”

须弥老邪显然知道灵异最忌自己再现原形,上前向元元子道:“古灵谷共有多少参修之

人?”

元元子道“互不侵犯者有数百,毫无交往者不知其数。

横行霸道者有八。”

须弥邪神还想仔细打听,但见元元子陡然转身道“古灵谷八大恶霸之一快来了,贫道告

辞了。剑王,我们劫数全仗你了!”

元元子说完奔出,只见他一到同伴内说了几句话,接着就化一阵清风不见了。

老赌鬼骇然道“他说的横行霸道是什么?”

沙士密道:“八成就是所谓‘八大恶霸’了,当然也就是古灵谷邪门参修者。”

须弥邪神道:“我们慢慢走,倒要看看有什么灵异出现,居然使万年龟灵也有惧怕之

情?”

沙士密道“观察元元子的表情,那不是恐惧,而是不愿招惹。”

“老赌鬼,龟怕什么?”须弥邪神望着赌老千。

“老邪,你问我?”

沙士密笑道:“龟怕火。”

须弥邪神哈哈笑道:“那是凡龟罢了。”

沙中宝道:“怕赌?”

“不!”须弥邪神摇头道:“照常理退,龟还能与毒蛇共冬眠。”

“吓!”蓝云霞惊声道:“我见过大雕攻击过乌龟。”

“对了!你们只要注意天空,当心大雪纷纷里冲下飞的妖物。”

提起飞的,沙士密想到他的魔禽铜飞钉和铁飞钉了,回头问道:“老三,铜、铁飞钉和

雌雄狴赶不是跟着你,为何好久不见了?”

“大哥,两位大嫂回了中原家乡,我怕不安全,因此我把它们打发回去了。”

“原来如此!可惜,有它们在时,一定能派上很多用场。”

一阵风突然叫道“我看天空乌云里飞闪着两只大鸟!”

蔡幽兰急问道:“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蔡幽兰的意外收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