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二十二章 地煞之井

作者:秋梦痕

须弥邪神和老赌鬼听沙士密要以智取极光珠母,简直不敢相信,同声道:“什么妙

计?”

沙士密道“我得先问你们,假设我见了金尊者,我的名誉在他心里重不重要?”

老邪道“你是说,他会不会重视你的言诺?”

“对了!”

老赌鬼道“那要看在什么场合,目前极光井前全是超级高手,连二流的也是一方宗师之

辈,以你中原‘剑王’的名誉,他如不信,那他就是自贬身价,甚至遭到各方宗师耻笑他是

小人气度。”

“行了,我们走!”

“老千,你得先把妙计告诉我们呀!”

“老邪,算不了什么妙计,但说出来你们会笑我幼稚。其实对那种人越幼稚越是好计,

你们等着瞧!”

“老千,先别急着去,这个时候,各方老魔绝对不会离开,你得听听我和老赌所发现

的。”

“什么发现?老邪,连你和老赌鬼都有疑问?”

“我们在会到原野祭司潘密娜之前,一连两次看到两个神秘人物,那是一男一女,而且

看到他们大打一战,我和老赌看到他们的武功奇特,玄功妙绝,真可算是超级高手。”

沙士密大惊道:“又有两个这样的人物,不是灵异?”

老赌鬼道“绝对不是,女的只有二十几岁,比你的年纪大不多,她不穿毛衣,还是穿罗

衫,这证明他到北级来根本不想掩饰武功和形象;男的是中年,也不穿毛衣,是高鼻子家

伙,好似白人又非纯种。”

老邪哑声笑出道“赌鬼,你别土了,那人如不是阿拉伯人就是拉丁族。”

“阿拉伯?”

“老赌,阿拉伯在我们中原古称大食,又称天方,也有称刺比的现在称阿拉伯。”

“啊!老邪,你比我懂得多,算我老土好了。”

沙士密道:“这不好,他们一定也去极光井了。”

在路上,沙士密又告诉潘密娜,说森林王现在兔王洞,叫她放心,然后又向前面奔,可

是忽然一抬头,他竟立那愕住了!

老邪见他举动有异,急急追上问道:“老千,你怎么了?”

“快看天上!”

老赌鬼机械似的闻声抬头,他来不及看清楚就大叫道:“鸽群!”

须弥邪神郑重道“不是鸽子,这是北极绝无仅有的冰鹤鸠,攻击性特强,嘴利如刀,奇

怪,怎么会有如此之多!”

沙士密道“少说也有近千只。”

沙士密又道“在北极能看到这种稀有鸟群,这还是第一次,这群鸟飞得很奇怪,盘旋空

中,不落下去,定有蹊跷!”

潘密娜道“有什么蹊跷,大不了是鸟。”

“巴大嫂,我认为是受人控制的怪鸟。”

突听后面有人道“想不到剑王多疑!”

四人一齐回头,只见在数丈后来了一个罗衫女子,满面冰冷,但却美艳绝伦。

“老千,她是我和老赌见过的。”

“我已想到。”

那女子看看两个老头,又冷冷的道:“须弥邪神,武林天牌!”

老邪笑道:“姑娘高姓大名?”

“羽仙,不必说姓。”

老赌鬼道“姑娘要去极光井?”

“不是前来找你赌博就是。”

“哈哈,当然当然!”

“什么当然,真正要赌,我要你输得惨兮兮!”

沙士密不喜欢她的态度,同时更不高兴与她对老赌鬼那种目中无人的口气,同样冷声

道:“不管武功也好,赌也好,谁都没有绝对把握打败谁!”

羽仙闻言,面色更冷,横了沙士密一眼道“我同样不在乎什么剑王!”

沙士密道“姑娘划道来,沙某无不奉陪。”

老邪一看要闹翻,立即道:“老千,你这时怎么啦?”

“老邪,我没有怎么样,我只是不喜欢一个人不把别人看在眼里。”

羽仙大声道:“姓沙的,我会找你,不过不在此时。”说完错身而行。

“好,时间随便你,我最喜欢杀杀女人的傲气了。”

“老千,你今天怎么了,我老赌受她点气也没有关系呀!”

“哈哈!老赌,我老邪爱他就是这种缺点。”

沙沉天道“大哥又结下一个敌人了!”

蔡幽兰道:“她是不是金尊者布下一步暗棋?”

沙士密道“她只是一个唯我无人的女暴君,也许有仇男病,我们走!”

“大哥,不好,鸟群向我们飞来了。”

沙士密道“是羽仙发动的,小意思。”

“老千,别小看了,也许经过特别训练。”

“老赌鬼,你只当心你的眼睛,身体以罡气护住就够了。”

沙士密道“不够,是魔鸟,我看出鸟眼有灵光,老邪,大家靠过来!”

“是魔鸟?”

“不错,鸟群上千,你的玄功顶多只能对付一批,你看,他们分几十批了。”

须弥老邪见他边说边拿出两件东西,急问道:“你要干什么?”

“这是冰族天使给我的‘神蚌钟’我得试试看。”

“老千,行嘛?”

“她说能对付金尊者的‘火神蜂王阵’和‘魔血冤魂阵’,有冰化作用。快坐下,不能

离我五尺之内,否则你们也会冰化。”

大家不能不信,一齐靠近。

沙士密吟动冰族祭司授他的心法。左手捧着神蚌钟,右手以神杆打击,立即发出一阵阵

轻微而古怪的声音。

那批怪鸟已发动,一批一批,如同强弩一般,直朝六人头顶射,但也奇怪,只要接近头

顶数丈之内,立即化为冰块而坠。

怪鸟群视死如归,一批批俯冲攻击,在一刻不到,就有五六批坠落了,简直毫不畏死,

地面上已撒下大批鸟形冰块,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如风奔到大叫道:“手下留情!手下留

情!不要全部消灭,那会绝种。”

老邪一看奔来的是个青年。忙问道“你是何人?”

“在下云空子,快请停止施法,在下可以驱散鸟群。”

大家见他取出一支小鼓,形似卖儿童玩具拨浪鼓,一阵叮叮咚咚摇动。

说也奇怪,空中怪鸟群听到鼓声后,立即停止攻击,接着四散飞去!

这时沙士密已将神蚌钟收好,问道:“兄台你认识羽仙?”

“她是在下未婚妻,但因一些误会,她和我早已破裂,现在如同仇人,其性情如同魔

鬼,毫无人性。”

沙士密道“云空子,她那种个性加上她的武功玄功,只怕要为害不少同道,她已约我决

斗了。”

“我知道,沙大侠,你们的来历我已查过了,到时务请手下留情!”

“云兄,你既然知道我们来历,当知我的为人,到时恐怕由不得我,在她全力逼迫下,

我不能不出全力反击,到时只怕不能两全。”

“沙大侠,你知道她是爱丽丝的胞姐嘛?不看僧面看佛面,无论如何请你别下杀手。”

众人闻言愕然,老邪啊声道:“竟有这种事!”

云空子道“血鹰王也恨她,便也因了爱丽丝之故,曾经几乎动手,但血鹰王不是她的对

手。”

沙士密看出他不是个普通人物,立即道“羽仙已去极光井了云兄快赶去,她会作出你意

想不到险事。”

“险事!她会去找金尊者?不会吧?金尊者只是想利用她,两极光魔、白鲨神君、地藏

教主等等都找过她。”

沙士密道“云见,你还对她有一点影响力否?”

“我不知道,她的性格简直不可捉摸。”

“你还爱她是不可否认的,你快去,阻止她抢先去下极光井。”

云空子似知沙士密语含玄机,连声道:“我会尽一切力量去阻止她,沙兄,还有一个狂

人你也要注意,他号木剑王。”

老邪道“他与羽仙打过架?”

“何止打过,已经成了死对头!”

老赌鬼道“中年人?”

“对,名木灵,沙兄同样不能下手,他是森林王的师叔。”

“真糟!”沙士密道:“那以后真麻烦。”

老邪突然道:“他遇上麻烦了!”

只见云空子奔出不到二十丈,迎面出现三个怪人挡住去路,沙士密道“那是三个灵

异。”

沙沉天道“大哥,我去帮他。”

“别动,他自己似也看出。”

那三个怪人原来并非要向云空子有何企图,目的竟是要向沙士密等不利,可是被云空子

挡住不放,也不知是什么原故,只见云空子突然大声叱道“三位如不听劝,你们的修为会立

即化为乌有。”

那三人闻言似带疑问,但又似不便违抗,有顷,又向这边注视,这才回身奔驰而去。

这边老少急急过去,只见云空子道:“真是一批无知灵异!”

“云兄,他们是三尾妖蝎?”

“原来沙兄早已察出。”

“不,将他们灵光分析,那是无血灵异,故冒然推测。”

“沙兄的推测,丝毫不差,我深知他们无大过失,不愿他们被令弟的雷锋神光珠所

伤。”

“哈!云大哥对我查得真清楚。”

“老弟,你和蔡姑娘都能制住他们,那会使他们数千年道行化于一旦,好在他们不是我

的对手,否则非冲过来不可。”

老邪哈哈笑道:“云老弟身上莫非得有吸丹珠?”

“须弥大法师,晚生知道难以瞒过法师的法眼,再会了!”

老赌鬼看到他的背影叹声道“老邪,我真想这时就回中原去,找个地方,永远不想出来

了。”

“怎么,赌鬼,有什么感想不成?”

“老邪,你是明知故问,后起之秀,一个一个比我强,岂不使人气馁!”

沙沉天哈哈笑道“论赌,谁都比不过你。”

“二小子,你少损我!”

沙士密道“说真的,老赌,你想到没有,这一趟你该满足了,中原有多少武林见不到的

奇闻怪事,你都见到了,这还有什么感慨的?”

“这倒是真话,不过话又说回来,有我在,你的负担万不轻,刚才和羽仙结下粱子,就

是因为我而起的。”

“老赌鬼,别说了她可以侮辱我,但,唉……”

须弥邪神笑道“够了,老赌鬼会被你激出眼泪来啊!”

“爱丽丝单独追来了!”潘密娜突然叫起来。

大家回头一看,真的看到爱丽丝如风追到。

沙士密担心出了事,回身大声道:“鹰后,你怎么了?”

爱丽丝喘声道“沙老大,你们看到我姐姐了?”

“不错,是云空子说的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消息?”

“老羊头说的。”

“老羊头?他的神通确实广大,兔王洞没有事?”

“没有,我要追你,连鹰王都被我阻住。”

“老大姐,你能阻止令姐不和沙老大动手?”

“潘密娜,我不能,我只求沙老大手下留情,她爱云空子,但是在心里,也许云空子能

阻止,可惜云空子不明白我姐姐。”

沙士密叹道:“我还不明白能否打过她。”

爱丽丝道:“我姐姐虽然有一身武功和玄功,比我强得太多,可惜我又不明白她会的是

什么。但我敢说她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老邪神道:“未来的事情,现在说还太早,爱丽丝,老千到时自有分寸,你现在快和潘

密娜回兔王洞去,不然你老公会担心,同时森林王必定也在担心潘姑娘。此去极光井用不着

你们。”

“用不着?连去也不能?”

沙士密道:“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回去通知大家。”

“非常重要?”

“不错!假设我没有跳极光井,你就告诉大家,全部朝极点方位奔。”

“为什么?”

“不用问。”

“好吧!”

潘密娜也急着去会森林王,于是拉着爱丽丝告别回奔。

老邪吁口气道:“这小娘们差点逼得我下不了台,老千,谢谢你解围。”

“哈哈!你以后说话要看人,姐妹的个性总有相似处呀!你的好意差点变成你瞧她不起

了。”

“你们听!”

“幽兰,什么事?”

“在前面,现在又没有了,好似吁气的怪声。”

老邪道“我也似察到,那是运气行动声,必定是高手对峙。”

转小冰笋,忽见前面有两人对立,沙沉天噫声道“这面是云空子,那面是谁?”

老邪道“他是南极四魔之一,南极‘翻海神君’,我们勿动。”

“大哥,他们似要速战速决,一击分胜负!”

“幽兰,你的功力又有精进了这种观察,你过去办不到。你说的对,他们已经不是第一

次接触,显然是老对手。”

“大哥,南极四魔都有极光子珠护体啊!云空子恐怕要吃亏。”

老邪道:”我们不了解云空子,现在很难说,蔡姑娘,也许云空子自己心里有数,否则

他敢和敌人作一击之斗。”

“老邪,要发动了,看他们的头上!”

“吓,现出元婴来,以元神拼生死,太来重了。”

突然一声雷鸣,只见而人如磁吸铁,一下就吸作一块了接着又是一分。

一瞬间,云空子坐在地上,可是那翻海神君倒在十丈外。

沙士密如电奔出,一手按在云空子背上。

一会儿,“沙老弟,谢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地煞之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