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二十四章 化仇为友

作者:秋梦痕

那种喝声渐渐变成吼声.等沙士密和拉马干寻到时,只见那是一个未穿毛衣的中年

人.可是沙士密一点也不认识!

“吓!是他!”

“他是谁?”

“木剑王!是非常高手.你见过羽仙,他是羽仙的死对头。”

沙士密道:“他手中发出青光的就是木剑?”

“是!他遇上磁灵了,他也知道遇上是什么对手了。”

沙士密道“好在那磁灵无法吸取木剑,如是金钢剑,早被吸走了。”

“你助他一臂呀!”

“不行,听说他非常火爆,同时那磁灵似是在戏弄他。”

“戏弄?”

“磁灵虽不能吸取木剑,但他可以吸住木剑王,奇怪?

它只包围木剑王转动,豪无害他之心,我们不可插手。”

“吓!恐怕不是阴磁童子,他遇上的是阳磁童子。”

沙士密道“也许吧?我们近一点!”

拉马干道:“真奇怪?”

“奇怪什么?”

“木剑王和我们一样,同样没有看到东西,他却把木剑东挥西指,如同看见雪里有东

西。”

沙士密笑道“是他本身感到有强大的吸力来处才出手,如果磁灵在雪下要向你偷袭,你

自然也有反应。”

“原来如此,我当他是看得见雪下磁灵移动。”

“好了,磁灵放弃戏弄啦!木剑王失去目标了。”

木剑王不叫了持剑到处找,忽然他看到了拉马干.立即走近冷声道“梦中女.你袖手旁

观,看我笑话?”

“木灵,我能帮你?”

木剑王道:“他是谁?”

“是你师侄的朋友.他姓沙。”

“剑王沙士密!”

沙士密拱手道“前辈,请多指教!”

“中原人太多礼.我可不懂那一套.你们前来群岛有事?”

拉马干笑道“找一个人,找几具尸!”

木剑王道“万年尸有一具,刚死的可多着,活人也不少。”

“前辈可曾见到火尊者?”

“打了一架.他不败就走,行迹鬼头鬼脑。”

“水灵先生,你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

“接受寒漠双阴的挑战。”

“挑战?”

木剑王哼声道:“双阴限我在三月内接受他们命令.如不听命.要到这里来领死!因此

我就赶来,我要看看他们有什么道行?”

沙士密哈哈笑道“可是他们又不露面。”

“老弟,我对双阴的过去很了解,那是从来不搞明的,也许我们早在他监视之下。”

拉马干道“我们难得相遇,相遇更难得见到你现在这种和气,我们可不可以同行?不过

我首先申明,我们遇敌绝不联手。”

“好,梦中女.你是很了解我的牛脾气,我们走!”

“慢点!我们先说好,假如遇上敌人是我的或是沙大少的,你也不能抢!”

沙士密笑道:“敌人如果多了,分不清是谁的那又怎么办?”

水灵道:“到时看情况好了,对了,梦中女,这群岛上有没有爱斯基摩人前来渔猎?”

“没有,这里离海岸足有三四百里.爱斯基摩人通常不离海山岸一百里外。”

木剑王道:“不对!”

“什么不对?”

“我在群岛上看到古冰堡,而且有人进去。”

“看到有人出来没有?”梦中女问话时神情有点紧张。

木剑王道:“我看到冰堡时,发现有三个人进入堡内,当时我想盯进去查看.但就在那

时,一股潜在而强大的吸力向我身后来,我就一直追到这里来了。”

梦中女立向沙士密道:“沙大少,在北极百年难得一现的神秘恐怖又出现了。”

沙士密道“古冰堡!”

“你说清楚点!”

梦中女道“我祖父梦老王遗言.说北极的万千灵异中,有一种最可怕的是古冰堡,看似

爱斯基摩人所筑的冰屋.但大得多只要有不明原因人物进去,那就永远不见出来,同时这种

古冰堡能移动,转瞬失去但又忽在另一处出现。”

木剑王道:“有这种怪事?”

“木灵,你遇见的假如是我祖父所说的古冰堡,那你就得感谢那磁灵。”

“为什么?他戏弄我.反过来我还得谢他?”

“可见他是看见你要进古冰堡才存心引开你.否则你这时已经消失在古冰堡里面了。”

“我不信!”

沙士密道“前辈,在北极.时时都能发现不可思议的情况。”

木剑王道:“如再遇上,老夫在外面就摧毁它.不进去其奈我何?”

梦中女道:“你摧毁的只是冰堡,但实际神秘无法知道,何况它在另一处又出现,你有

大神力又能摧毁多少?又能维持多久?”

沙士密道:“我看此事太过玄奇.好在它只诱人入屋。”

梦中女道:“这与极光花一样.你不上当就没有事。”

沙士密道:“就这样已经害人不浅,在冰天雪地里,人们一见冰屋,那个不想进去休

息.但一进去就没有命,比明的遇上敌人还可怕,还阴险,我如遇上一定得想法子除掉

它。”

梦中女道“我祖父说,他想过多少法子都没有用。”

“拉马干.那是他尚未想到真正克制之道罢了,如果他能深入研究,一定会发现其原

理。”

木剑王道:“现在还讨论那些,我们先找那座古冰堡!”

梦中女道“如是人为的当然还在,否则早已无影无踪了。”

木剑王观察一下方位,领先奔出道:“那冰堡离此不远。

就在此小岛的那面,估计不到三里,现在想起来.的确与爱斯基摩人所筑的冰屋不太

像。”

梦中女道“你看到进去的三人举止自然嘛?”

“不自然,那三人曾在冰屋门口探望了一会。”

“那就对了如是他们自己的,那还要探看什么?”

沙士密道:“现在说也没有用到了就明白。”

“木灵,你怎么了?拉马干发现木剑王奔得好好的忽然把脚步放慢了。”

“那些似真如幻的影子又出现了。”

“格格!你难道不知雪影?这在北极,只要下大雪就有的,现在又下大雪了!”

沙士密道:“拉马干,你别自认为老北极!”

“怎么啦,我说的不对?”

木剑王冷声道:“你说的不错,但错在太大意。”

沙士密走近木剑王道“只有八个,似未对我们来的,前辈,照样前进!”

“噫,你们怎么了?”

木剑王道:“你的功力还差,又不细心观察,连雪影的浓淡都不注意,丫头!告诉你,

那些雪影中混有八个真正人影.而武功奇高。”

走还不到三十丈,木剑王回头道“沙老弟.就是这里吧?”

“不,再过去几丈,他们消失得真快。”

木剑王突然道:“这里有片毛衣。”

沙士窑道:“那是经过一场凶杀留下的?”

“不是兵器割下的!”

“前辈快追!前面有人重伤了。”

三人急急奔出,确见在数丈外躺着一个人。

木剑王俯身察看.忽然嘿嘿笑道“原来是我的对手。”

“前辈,这中年人?……”

“他号铜拳手名叫万轮狄,是土耳其人,横行欧亚,他是羽仙的对手。”

沙士密立即蹲下,将其扶正躺着。

“老弟你要怎么样?”

“前辈,那怕他是一个魔鬼.这时我不能见死不救。”

“嗨,你这时就算救活了他,只怕他马上就不认得你,何况他已没有活的希望了,你看

他已全身发黑啦!”

“这是中了毒,前辈.他的元神尚未出窍。”说着发动十轮金刚大法。

“木灵先生,这是什么毒?”

“这毒我认得,是‘女神泪’,而且是欧洲‘帝权派’特别独有的。”

突听铜拳手大吼一声,跳起数丈高。

沙士密却依然坐着未动.拉马干大惊,立即扶住道“沙大少你怎么了?”

“别摇他!”木剑王把梦中女拉开。

忽见铜拳手走近,指着木剑王道“水灵,是你救我?”

“哼,我没有补你一剑已算我量大了!”

“梦中女,是你!”

“万轮狄,我没有那么大的道行。”

“他是谁?”

“妈的!你为什么大吼?几乎把他功力逆退,他就是救你的不知好歹之人。”

“凭他小子?”

“怎么你没有见过中原剑王?”

“嗨,他是老千!”

“少废话!你得罪了‘帝权派’五统大帝?”

“妈的!我怎知那老*女是八法公主。”

“好哇!你引动了她出江湖,这下天下更乱了,你还是死定了,天下武林也倒霉了。”

这时沙士密已起立,梦中女问道:“大少爷,你怎么样?”

“还好,他没有推我。”

“嗨你是剑王!”

“前辈,那是我中原武林的俗称.你中的是什么毒?真厉害。”

“老弟.是神经毒,名‘女神泪’是我一时大意了。”

木剑王道“是八法公主亲自下手?”

“不.她不像,这时想起来,她不似公主打扮,年纪有四十了,她身边有七个少女。”

“吓,那是帝权派首相‘万能魔女’你妈的是怎么搞的!”

“木灵,我怎么知道?”

“当时的经过呢?”

铜拳手道:“我和她们相遇,见她们带有不少食物。”

“嗨.你怎么样?”

“当然问她们要呀!”

“她们不给你就抢?”

“木灵,我是抢女人东西的人,你他妈的总是把我看扁。”

梦中女笑道“你就吃了她们送上的东西?”

“不,那为首的先问我是谁?我当然报了大名,但想不到那女人哈哈笑道:“有资格吃

她的东西’于是叫一个少女送上一包。”

沙士密道:“还好,她们没有在你倒下时再加害。”

木剑王道:“女神泪吃下不要一个时辰必死,加上又是北极,那还要加害,妈的老万真

命大,是我想教也救不了他。”

“木灵,你他妈的你会救我?”

“好了,两位!你们两位前辈也是快近中年了,今后最好不闹意气,不过我想请问两

位,欧洲还有个这大的势力!”

木剑王道“帝权派不算是江湖势力,从前是欧陆各国争权夺势的派别之一,也是最大的

一派.其首脑为‘独法魔君’,提起他,各国君王寝食不安。”

“八法公主又是什么人?”

“是独魔最宠爱的女儿,独魔之下有首相,号万能魔女!

有陆相、海相.有统帅,有九大将军,其他高手如云。”

铜拳手道“看样子,这帮人不但来到北极,也要深入江湖了。”

四人离开后,出不了一刻,那地方奔来五人,那不是盯踪的,只听其中一人大声道:

“有人经过,你们快查!”

“将军.首相指的就是这里?”

“不会错,万秋,快看有无尸体?”

其他四人四处找,最后同声道“禀将军,这里没有。”

“那是他活着走了。”

忽然处有人嗨嗨笑道:“铜拳手被人救了!”

那将军闻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老夫人称南极星君。”

那将军一呆.见是一个接胖者人,冷声道:“谁救了铜拳手?”

“中原剑王.其名沙士密.快回去告诉你们首相,中原剑王听铜拳手就是中了帝权派女

神泪其毒,他要找首相报仇.你们所见的脚印就是他们走过的。”

那将军立向手下姓万的挥手道“你火速回去禀明首相,我带他们追下去。”

老头子看到那批人分两路走后,显出得意非常,不禁哈哈大笑。

“白鲨,想不到你也有挑挑拨拨的手段!”

老头猛回头。发现在不远处立着一个与自己差不多的人物,开始一楞,接着阴笑道“光

魔,如果是你呢?”

“哈哈!当然,有人替我们除害,何乐不为?不过要作绝一点!”

“追上杀了他们!”

“英雄所见略同。”

“走!反正我们与帝权派搭不上线。”

螳螂扑蝉,那两个老头走后,当地立又出现两个青年,岂料竟是血鹰王的妻姐羽仙和她

未婚夫云空子。

“羽仙,我真担心你刚才会出手。”

“本来要出手!”

“但你忍住了。”

“让他们杀掉帝权派的人,再把他们的阴谋拆穿。”

“好主意!”羽仙瞟了他一眼:“别捧我,许可你同行就少开口。”

云空子不敢顶她,转个话题道“我们要不要盯上看热闹?”

“什么热闹?现在时间过了,要看只有看尸体!”她说着还是盯上去了。

“羽仙,羽仙!”

“什么事?”

“回头看看!”

“哼!那两个丫头想找死!”

“噫,她们又回去了?”

“这是回去告诉其主人。”

没有多久,只见后面奔出一大批女子,其中一个来势如风,甚至大声叫“前面是羽仙妹

子?”

“啊!”

“她是谁?”

“帝权派的公主,哼!谁是她妹子,臭美!有来向我说什么了?”

“哎呀!羽仙,你不去看我爹没有关系,怎么连来都不来了?”

“原来是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化仇为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