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二十七章 金 刚 圈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一路迫在小玉后面,但见她毫不停止,急忙叫道:“你要追到哪去?我这样迫着

吃东西,非噎死不可!”

“玉龙谷你去过没有?”

沙士密道:“这是罗刹也?我又不是地理鬼,玉龙谷离此有多远?提这地方是什么意

思?”

小玉道:“我在那村子买吃的时候,得到了消息,说玉龙谷有无数外地人齐集在那里,

玉龙谷是座堡名啊!秋水神一起也会去。”

“喂,秋水神是白女,她是那国人?”

“不知道。”

“她只有一个人?”

“老千,你问这么多是什么意思?想死!”

沙士密哈哈笑道:“我是好奇,现在有仙女作伴,魔女其奈我何!”

“她是不会杀你的,可是你能逃过她的‘魔路夺魂’嘛?”

“小玉,我知道,那要有非常高定才能。”

“你有过两个女人,又经过好多个女子的陪伴,说定力,那是越来越弱的,你认为我在

你身边尚不能诱起你的动心,你当知道,那是我没有施展一点点诱惑之故。”

“哈哈!你可以考验我呀!”

“你嘴硬。”

“你也有一套动摇高定力的玄功,”

“哼!只有比秋水神强,不过那是我绝对不愿的。”

“你是在考验呀!难道你一发不可收拾。”

“好,到了适当时机我就试试你,如能经得起考验,那我就不怕秋水神害你了。”

“适当时机?”

“不要问……快到了,入了玉龙堡,你不可自行作主张。”

“遇上火尊者也不许我出手?”

“那也不能让别人看到。”

“见到我老二怎么办,”

“只能暗中保护,体知道嘛?秋水神出了关,只怕还有一批我未告诉你的怪物也会出

来,我的强敌你都难以应付!”

“你也有强敌?”

“秋水神就是其中之一。”

“那你这相貌?……”

小玉笑道:“这是我的本来面目,愈是和我动过手的人,他就愈不知道我这相貌和名

字。”

“吓!小玉,快看,那是两个什么样的人?穿得那样怪,好似唱戏曲。”

“他们出现一批了!”

“是谁?”

“委邪阳兄弟。”

“是你的对手之一?”

“不错!高的叫三岛,胖的名由吉,号‘邪阳神’,又号‘委武士’,邪门玩意出了

名。”

“今天怎么了’玉龙堡发生什么大事了!你看,我们后面也有一批人物赶来了。”

小玉回头一看,摇头道:“没有见过。”

快近堡门,只见到处都是罗刹百姓,沙士密忽见前途人群中走着须弥老邪,猛的叫出

道:“老邪,老邪!”

“老驼子,你忘形啦!”

一语提醒,沙士密立即住口,轻声道:“我要追上去。”

“不必,遥远跟着就是,你担心你二弟?”

“沉天和蔡幽兰为何不见?”

“我来问老邪好了。”

“他没有见过你这真面目吧?”

小玉道:”我有办法与他连络。”

“前面邪阳兄弟怎办?不盯了?”

“知道他们出现了就行,后会的时间多得很,先问问名邪再说,他一定知道本堡发生了

什么事?也许根本没有什么,只是各方都是路过。”

“我的这一幅窝裳样,老邪的玄功也许能够看得出。”

小五轻笑道:“他能看得出,那我就只好不露面了。”

“呀!堡里什么东西都有卖啊!”

“老千,这里与你们中原新疆大同小异,再过去五百里就是北天山了。”

沙士密见她以一种毫不使人注意的身法穿入行人中,很快就接近须弥邪神后面了,也不

知她以什么法子,立见须弥考邪回过身来和她交谈哪!

堡里的街道不似城市,又窄而又短,曲拆交叉,人又多,杂乱无章,沙土密发现形迹可

疑者处处都有,可是他就是看不到其中一个是他见过的。

忽然,小玉竞由侧面出现?

“怎么样?”

“你弟弟和蔡姑娘在堡外。”

“堡中有什么动静?”

“老邪说,他只看到帝权泥人物,其他的他都不认识,我告诉他你进堡了,叫他不用找

你,对了,他在堡外看到帝权派被人杀了五个。”

“难道是慾水神下的手?”

“八成是她。”

“老邪没有说堡中发生了什么?”

“他正在到处查。”

渐渐进入堡的中心部份,但忽然看到人群有点异样。

小玉道:“真正发生什么事了?”

沙士密道:“此堡有武士!”

小玉道:“这是哈萨克城主的驻地。”

“难道有兵变?”

“不可能,哈萨克人比白俄人团结,一定出了别的什么大事。”

“我们新疆也有哈萨克人,他们都很强悍。”

“老邪来了!噫,他往堡外奔?”

“我追去问问看。”

“你去?他认得你老几,你现在连声音都变。”

“我和他有密语。”

“不管用,你说密语时,他八成会怀疑人是魔头们故意的,你跟着,还是我去。”

堡中更乱了,小玉想找个无人处接近都不可能,只有一直跟着,及至堡门,她反被须弥

老邪看到了。”

“老邪……”

“不用问,快找老千,你们往东追,城主失去奇宝,盗宝者往东逃走了!”

“什么宝?”

“金刚圈!”他说完如风而去。

沙士密在后听到,急急道:“快!”

“你也知道金刚圈是干什么用的?”

“当然知道,而且是我中原道教在千年前遗失的道家至“你懂得实在太多,不过你却不

懂其宝用途。”

“用途知道,不横心法,这是谁盗走的’又为何落在哈萨克城主手中?”

“盗走人一定会查了,哈萨克城主曾经九进中原,他可能是在什么地方得到,他可能也

未悟出心法,否则他早已反叛罗刹大帝了。”

“吓!‘魔路香姬’秋水神追出了。”

“盯上她!”

二人从拥挤中穿过,暗暗盯上秋水神,直向东边跑,这时只见无数武林人也如风起云

涌,委时更混乱。

离堡约二十余里,忽然在人群中听到有人发出疑问:“什么是五统帝君?”

又听一人说:“管他是谁’我们只问金刚圈,他妈的真神!竟在城主宝库中盗得了

手。”

“是很值钱?”

“呸!那是法宝”

沙土密向小玉点点头,赶快超前,可是再也看不见秋水神的影子了。

“老千,秋水神这下头大啦!”

“五统帝君不一定能悟得出我中原道家的符文心法?”

“老千,西方巫教,有大半是出自中原道统,只要对巫术有研究的人,对于金刚圈的符

文不难梧出,五统帝君的‘无敌神通,就是由东方学到的。”

沙土密道:“如果真是五统帝君盗到了金刚圈,他现在已是众矢之的,他的本事再大,

只怕已透不过气来了。”

“我怕他逃回西方啊!”

“你有这种相,其他的顶尖人物又何尝不是,五统帝君自己更明白,他一开始就胡东

定,那就是伯拦截。”

“老千,你知道金刚圈对你狠不利?”

“我知道,我希望你不要置身事外。”

“你知道什么?”

沙士密叹道:“它是克制我‘火巫神箭’和,神矛盾’的法宝,它与‘色鬼雄’的‘混

沌气’玄功同为道教之祖炼成的两件法物,只是一虚一实。”

“五大神秘派头子之一的五统帝君,只是我对手之一,但我从来未存杀害之心,更不愿

从他们手中强夺东西,助你可以,出手靠你自己了。”

“李耳,李耳!”

沙士密几乎忘了自己是李耳,闻声而无反应,直到小玉急急轻声催他才回头。

“他是‘火山王’毕哈山,快答腔!”

“哈哈!毕先生,我当是谁哩?”沙土密装起来了。

“李耳,你主人呢?”

沙士密会意,只道对方不认识小玉的真面目,立即道:“小老儿也在找她啊!”

“你身前小姑娘是谁?”

“啊!这是小玉小姐,他是我家小姐的朋友。”

“朋友!我为何从没有听说过?”火山王紧紧盯着小玉,他个子高大,比起小玉高一

半。小玉不耐烦道:“你就是火山王?”

“嘿嘿!赛女谷又在什么地方捣鬼去了?我不信她听说独法魔君得到金刚圈而不来,没

有错,我是火山王。”

小玉道:“五统帝君没有什么了不起,象皮人不来,我照样要把金刚困夺过来。”

“嘿嘿!小玉姑娘,你的口气比人大呀!”

“火山王,听说你与象皮人交过几次手,可不可以也与我动动手呢?为了使你证实我不

是吹大气,来一百招你就明白了。”

“哈哈!好是好,可惜这不是时候,土龙神、九幽鬼王、金力士他们从左右两则超前

了!我不能让他们先得手,不过老夫总有时间向小玉姑娘讨教的。”他似已看出小玉的神通

也不小了。

沙士密见他急急奔了出去,笑向小玉道:“他的三魂游也不过如此?”

“怎么说呢?”

“如果他不是毫无怀疑心,那他可以放出一魂潜察我,哪怕你把我如何变,我的伪装绝

难逃过他胎光灵魂的潜累。”

“是阿!小玉惊叫起来。

“小玉,此人粗心大意,他成不了大道。”

“有道理。”

“吓!那边有个女子!”

“格格格?是火山王的太太,她去年才嫁给火山王的,年纪还不到三十岁。”

“是棕种女子。”

“你见过一个叫‘邦加公子·的武林青年没有?”

“有,他与尼古巴城主、棉兰王子、摈城王子、星洲土公子都去了北极,又听说都在北

极遇害了,但却无法证实。”

“刚才那女子就是邦加公子的姐姐,姿色在她的国内算是最美的了,火山王把她看成第

二生命,也许火山王又要丧偶了!”

“怎么说?”

“你看!她后面盯着那个家伙?”

“不好!”

“那人叫油乔,是个武林色狼,八成已看中洛娜了。”

“火山王,这个太大叫洛娜?”

“不错,还是邦加公主!人很自重,但如被油乔盯上,不久就会被油乔的花言巧语所诱

惑。”

“我不能不阻止他,那家伙真的在追逐洛娜。”

“喂!你的事情还不够多?”

“谁教我知道内情,又使我看到,走!逼近上去。”

“那也别急呀!”

“干啥?”

“假使洛娜自己愿意,你不是狗拿耗子,我们盯着,如果油乔使出什么卑鄙手段,这才

杀他不迟呀!”

“海!原来我听说你杀人无数,邓却不是烂杀啊!”

“你听谁说的?”

“那就不用问,现在我对你有点好感了”

“吓!在此之前,你对我……?”

“因为我不主张烂杀。”

“我明白了,一定是冰族祭司说的,要不然就是梦中女说的,我的事,只有她们知道多

一点。”

“你不能怪她们。”

“格格格!我要谢她们!”

“谢?”

“她们如不说,你可能对我永远没有好感。”

“那倒是不会,不过我要花点时间去观察。”

“老千,你看那坏蛋的功力如何?”

“大概在帝权派陆相之上。”

“你要知道,下手要干净,别留破绽,他是谁的手下你知道嘛?”

“谁?”

“色鬼雄!”

“难怪,有那种主人就有这种奴才。”

“前面是罗刹人的牧场,此处是牛只交易市场,油乔可能会在这里向洛娜接近。”

“奇怪,洛娜为什么不与火山王同行?”

“那是她的脾气,谁也不清楚,其实她很崇拜火山王,否则她不会嫁给他,可是我很少

看到她和火山王定在一块。”

远远的山那面,传来牛鸣马嘶之声,沙士密道:“那牧场规模不小!”

“是很大,场主是哈萨克人,工人有几十,附近四周百几十里都是牧场范围,有七个城

市的商人来这里买肉牛,每天都有成群商人出出进进。”

“我们去了您么样?”

“场主西老实很好客,尤其是江湖人,接待从不问客人来历,有的住过半年,不收分

文,要走就走,也不用告辞那一套,场中客舍栉比,你去了就明白。”

“这种地方,一年到头没有江湖人闹事?”

“有!只要不伤到牧场,主人反成和事佬,其实场主的武功也是一流高手,工人个个了

得,等闲之辈谁敢闹事?”

“天色暗下来了,洛娜和油乔,八成都会在牧场过夜。”

“如果色鬼雄也在这里,那油乔就不敢下手!”

沙士密突然发现小玉的左脸多了一块胎记,立即觉得丑了一半,他忽然哈哈笑起来。

“你笑什么?”

“这一来,你进入牧场时,再也引不起男人的注意啦!更不会把油乔从洛娜那里引过

来,你的心思真纫!”

“你的反应也不慢,我怕遇上色鬼雄,因为我还不想和他动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金 刚 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