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二十八章 化外三浪人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听到二弟和蔡幽兰回转中原,心中大安!耳听小玉问道:“大法师,你可记得西

方艺人派?”

“记得,但在三十年前绝迹江湖了。”

“不,现在来了东方,刚才还出现此引诱我们。”

“有这种事!”老邪有点吃惊。

“老邪,你不能对付‘慾焰’?还是只有逃避?”

“贫道最后修的也是‘焰’,但不是‘慾焰’,玉姑娘,请多指点!”

“原来你炼到‘无焰’了,恭喜你!”

“没有,还是‘名利’二字,不过第三代贪心更甚。”

老邪叹声道:“玉姑娘是不会出手的,一旦她们贪得无厌,只怕不好收拾?”

“老邪,你那忘年之交剑王,他的十轮金刚大法正是‘慾焰’玄功的克星,由他去收拾

好了。”

“姑娘不过问?”

小五笑道:“只要他不乱杀,我是不会替艺人派撑腰的,其实我现在也管不了他。”

沙土密闻言暗笑!……“她在提醒我施展十轮金刚大法。”

“玉姑娘,你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吓!我几乎忘了,三十里外是大善人田氏家族,不好!艺人派在动田家的脑筋。”

须弥老邪道:“目前还不会。”

“怎么说?”

“鬼雄这两天可能还在田家作客,他虽无力替田家保镍,但艺人派也不会立即下手,鬼

维的名气不小,艺人派多少还有点顾忌,刚才又去了华公于。”

“什么,你指的是金力士之子华洋?”

“是的!金力士华虎居然有个好儿子。”

“哎!华洋不知天高地厚,他只知一个侠字。”

沙士密迈:“那华洋人不错?”

小玉道:“他未学到金力士七成,但却视恶如仇,到处管闲事。”

“他有父亲撑腰呀!”

“不,华洋父子不和,他常批评老子的不是,他才不仗老子的威名,不过金力士倒是对

他儿子管之如命。”

沙士密道:“鬼雄会不会对华洋不利?”

小玉道:“金力士不死,鬼雄还能维持长辈风度,但鬼雄志不在争雄,此人心机深沉,

谁也摸不透最终日的在哪里?”

须弥老邪道:“他目前的行动贫道很清楚,目的在五统帝君身上的金刚圈。”

“老邪,有关金刚圈的事,你不可冒险,除了剑王得手,任谁得去也没有用。”

“玉姑娘,我那沙小子掌握了什么秘密?”

“现在言之过早。”

“喂!玉姑娘,田家堡不是由右侧啊!”

“我知道。”

“你要去干斤集?”须弥邪神似有点不解。

“老邪,到千斤集才天亮,我们不能到田家堡讨早餐是不是?”

须弥邪神想想道:“这也好,反正不急。”

“小玉,千斤集这名字好怪?”沙士密接上口。

“你没有来过?此地哈萨克人崇拜勇士,又被称为勇士集,因为四通八达,一条街上全

是卖吃的,不吃是谁提倡?家家门口设置一只石牛,雹有千斤,如果入店之人能举起石牛,

吃了东西不要钱。”

沙士密哈哈笑道:“那真有意思。”

“等会你要试试看?”

“不,我们又不是没有钱,何必逞英维?”

进入千斤集,沙士密不由有个亲切感,他发现该集有点像中原小镇,人来人往,非常热

闹,和边疆西域一样。

“老施主!”须弥邪神似发觉有异,笑道:“有何感想不成?”

“啊!看法师,你不觉得如人中原边疆?”

“一点不错!”

小玉忽然轻声道:“老邪,你可认得刚才进入一家馆子的少女?”

“没有见过,玉姑娘,有何不对?”

“她叫伊丝米,人称‘独行天女’,又号‘满天飞’,她可能也会去田家堡。”

沙土密道:“这没有什么不对?”

“不行,我们得想办法阻止她。”

“为什么?”

“她很美,八成会被鬼雄看中。”

“噫!小玉,你很关心她?”

“我还关心另外一个人,假设她被鬼雄所糟残,另外一人恐伯会终身颓废。”

“谁?”

“金力士之子华详。”

沙士密啊声道:“华洋在苦恋伊丝米?”

小玉道:“可是伊丝米对华洋始终不热情,也许她认为华洋的武功不似他父亲那样超凡

入圣,其实以我看,伊丝米看华洋遇事太过慎重,不够明快。”

沙士密道:“你们先进店,我进去时也不与你们共一桌面。”

小玉道:“你有什么办法阻止她去田家堡?”

“看情形再说,也许要装坏蛋。”

“什么?一个驼背老人要装坏蛋?”

须弥邪神笑道:“李老施主说得对,一个从来不认识的老人向一个少女进良言相劝,要

她不去田家堡,只怕发生不了作用,装坏蛋以别的点子引开她或许有效。”

“好!老邪,我们先进去。”

沙土密道:“你们仔细观察,如有我不认得的硬点子,赶快通知我。”

小玉笑道:“别的不会有,西方艺人派的高手恐怕难免,不过她们不会过问你使坏,因

为她们从不主张正义的。”

在小玉和须弥邪神前去了,沙士密单独一人故意在街上坟方步,东看西望,估计时间差

不多了,他才向那家馆子走去。

一进店门,沙士密就发现伊丝米坐在正上方一桌,单独无伴,而小玉和须弥邪神却坐在

右上方的角落里,怎么办?直向伊丝米那桌走去?沙士密考虑一下。

沙士密虽然不在乎小节和形象,但一看店子里的食客已经是满堂了,在这情况下,要他

耍坏蛋,他实在放不下,当他考虑再三之后,突然看到一个中年抢在他前面,而且是直朝伊

丝米那桌定去!心想有事情下,于是只好另找一桌坐下来。

刚坐下,耳中立即听到伊丝米大声皂道:“二鬼子,你找死!”

沙士密回头要看原因,他才转头,突见两个人巳打起来,而且直向店外飞出去,这使沙

士密不禁楞住了。

“别发楞,我们追出去!”沙士密身边却立着小玉了。

“什么事?老邪呢?”

“老邪另外有事,快!去慢了,恐怕伊丝米要吃亏。”

“那人是淮?”沙士密追在小玉后面问。

“那是色鬼雄身边第一号高手,人称他为二鬼子,武功极高,他是色中饿鬼。”

“小玉,你为什么不除掉他?”

“我如要管这些人,杀这些二流货,那我就不忙死也得烦死。”

才追到野外,小玉忽然一顿。

“你怎么啦?”

“我们不必管了。”

“为什么?”

“你看前面那个青年!”

沙士密一看前面飞起一条人彤,似是英俊年轻,立有所悟:“他是独恋伊丝米的华

洋!”

“你的反应真快,他似得到消息赶来的,有他去,伊丝米吃不了亏啦!”

“华洋武功如何?”

“和二鬼子差不多。”

耳中已经听到伊丝米的娇皂声,似已非常吃紧,小玉立把沙士密拉到一处靠打斗处不远

的树后,这时确见伊丝米正和二鬼子打得影难分,但听到二鬼子一面调笑,一面脏话连篇,

可是却见华洋急得在场外直搓手而不敢出去相助。

小玉叹声道:“这种情况我是看到第二对相似男女了。”

“另外一对是羽仙和云空子?”

小玉轻笑运:“那两个是你牵的红线!”

沙士密道:“为什么骄傲的总是女人?”

“那只怪你们男人不懂女人的心理,有话不敢说,说又吞吞吐吐。”

“女人喜欢的男子是那一种最多?”

“有男子气概!”

“不对不对,女人喜欢的男人要会献殷勤。”

“狗屁,那种女人只是俗物!”

“好了,别骂!华洋如再不出手,二鬼子可能要施展下流手段了。”

“去呀!你这牵红线的还不去点醒他。”

沙士密突然奔出大叫道:“华洋快出手……时不与你了华洋一看是个老驼子在提醒他,

立即扑出大叫道:“丝米!我已不在乎你以后理不理我,这一场我是不再听你的!”

小玉已到汐士密身边,闻言笑道:“想不到华洋也能说这种话?”

沙士密道:“男人就是男人。

“格格格!女人就是喜欢这种男人叼!”

“小玉,你确定华洋能胜二鬼子?”

“你也是,二鬼子量他也不敢斗下去,你忘了还有个伊丝米!”

“对,伊丝米不走,这证明她似怕华洋吃亏,那我就想想要在那个位置上等着二鬼子撤

迟的方向了。”

“你要杀他?”

“这种人不除掉,还要给江湖留下祸害不成?”

“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偷看嘛?你杀二鬼子,消息不会传到色鬼友耳中去?”

“我伯色鬼雄”

小玉道:“你现在是李耳呀!你不怕色鬼雄找李耳,李耳不是那老色鬼的对手啊?”

“好罢,那我们再回集上吃饱了再说。”

“你先回集上那一家店子去,我马上就来。”

“你……”

“别担心!有真的李耳在暗中,他定有什么紧急事情要禀报我。”

沙土密啊声道:“他不能现身!”

“那还用说,否则岂不是闹双包了。”

沙士密走后,小玉立即向一处树林走,不久,她真的又遇见一个老驼子,只见那驼子迎

上道:“仙子,那沙公子真像老奴!”

“李耳,什么事?”

“仙子,中原出了大事,快告诉沙公子。”

“什么大事?”

“中原崆峒掌门周天佑是赛魔勤的师弟,也就是沙士密的小师叔,这怎么办?”

“仙子,所以宜立印告诉沙公子,现在凡与沙公子有关的长辈和同辈都出动了。”

“有了仇人的下落?”

“仙子,除了你,谁能想到仇人是‘神魔山主’,目前沙公子长辈们全在摸索。”

小玉陡然一震,吓然道:“你查出了?”

“是的。”

“你当然知道我也不是老魔‘无边法力’的对手。”

“仙子,你与他打成平手?”

“只打成平手有什么用?李耳,老魔为何要向崆峒派下手?那不是什么大派,他连少林

和武当都不屑一顾啊!”

“仙子,是为了一个五岁的幼童。”

“我明白了!神田山主可能自知天劫在即,他在找一个接代人,而那五岁鱼子必定是个

天赋奇高的未来武林奇士,这很糟!一旦被老魔培植成功,将来又会出现一个神魔山主,也

许更强,李耳,那童子是周天佑的儿子?”

“是的,名叫周人龙。”

“李耳,这不能告诉沙公子。”

“仙子,为什么?”

“李耳,我都不能打败神魔山主,你想想看,告诉沙土密岂不是叫他去送死!”

“仙子,那怎么办?”

“李耳,你继续追查神魔动向,我要沙公子去夺取金刚圈,对付老魔只有金刚圈了。”

“吓!老魔也许知道金钢圈出世了,他背着那小童不去隐居教孩子,却是向东走。”

“李耳,你快去暗中盯梢,我这就去找沙公子。”

沙士密正在狼吞虎咽之时,他发现小玉的气色有异而来,急忙让座问道:“李耳有什么

不好消息?说说看!”

“老千,我们走!”奇怪,干嘛这样急?去田家堡?”

“不,追五统帝君。”

“你不是说不要急?”

“现在不同了,非把金刚圈提前得手不可。”

汐士密心中有数,知道已经发生大事了,但他不明白大事与他有极大关系,立即吃完结

帐,出门后问道:“向东?”

“跟我来!”

小玉不等离集就身如浮云,那种快速,连人家看到也不顾了,好在沙士密的轻功不同寻

常,紧紧迫着不放。

两天后,沙士密发现已经进入北天山了,他一看小玉还是没有休息的意思,忙叫道:

“小玉这是我们中原了!”

“我知道。”

“要到哪里去?”

小玉道:“不用问,也没有一定地点,你看!前方已经看到两个人了。”

沙士密抬头一望,噫声道:“那是谁?”

“他就是鬼雄和他第二手下。”

“啊!他不是在田家堡””

小玉道:“他的行动你不知道?”

“五统帝君就在前面?”

“还有火山王、土神龙、九幽鬼王、金力士、魔赂香姬!我们还算是最后了。”

“喂!小玉,前面是托顺镇。”

“你又饿了?”

“我有好久没有吃羊肉泡馒头啦!”

“好吧!但吃过后又要紧赶啊!”

二人入镇,立即找到一家店子,可是才刚吃不就,突见两人一身血淋淋的奔进店来。”

沙士密一看吓然一楞!

“不用管,他们是帝权派九大将军中人。”

“他们怎么了?”

“五统帝君已经被迫上了,这些人不知道被谁杀伤不过想得到,五统手下必定是尽可能

护住五统脱身。”

吃完后,小玉仍旧急急赶路,才出店,忽然迎面会上两个育年男女,沙土密一看竟是伊

丝米和华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化外三浪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