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二十九章 群魔争夺金刚圈

作者:秋梦痕

金力士才说到‘金尊者’三字就上气不接下气了,黄蓉立即发出一道黄光把金力士罩

住,同时向小玉道:“快施你的‘回力重生法’,先救他要紧,阿香,你护住火山王,别让

他元神出窍。”

小玉一手按住金力士天门穴,足足一个时辰才放手道:“好了,他的三魂定位,元婴集

中了!”

黄蓉收回真气,笑向金力士道:“你可以说下去了。”

金力士吁口气道:“谢谢!……”他接下道:“想不到金尊者竞是汪洋水神的寄门弟

子……”

小玉啊声道:“你把他们宰了,”

金力士道:“那三个小辈我早该宰了他们,当我把三人宰了之后,正想抱起火山王时,

做梦都想不到汪洋水神突然出现,出现不说话,奇袭一掌‘枯海神功’,使我连闪避的时间

都没有,好在他自视太高,认为我已无法生还就走了。”

黄蓉道:“你对火山王真不借,居然还把他抱到这里来,好了!你炼功,我看看火山王

还有没有救?”

忽听沙士密道:“他也死不了!”

黄蓉噫声道:“你?……”

小玉道:“他有十轮金刚大法,正是固元保神的绝妙玄功。”

黄香已放手,笑道:“驼子比姐你们还快!”

小玉道:“他们起码要坐炼百日才能复原,蓉姐,怎么办?。

“我们走时,替他们加上禁制一百日就行了,我们不能守在这里,阿香,驼子不似我

们,你去找点吃的给他过夜。”

“姐,外面可能风雨交加啦!”

“你施展天腊气也要出去找,这里离富蕴城很近。”

沙士密道:“不必了,我还不饿。”

黄蓉道:“少充硬汉,吃多了止饥丹会伤元,非不得已时少吃那东西。”

黄香笑道:“驼子,我这一辈子尚未侍奉过人,你给我记住……”说完出洞而去。

小玉暗叹:“完了!这两姐妹也与我一样了。”

洞外的风雨真是山鸣谷应,势如倾盆,黄香一见,全身立起奇光,她走在风雨中衣不感

动,点滴不沾!好在走出山谷不久,风力渐小,雨势也停了,真是来得急去得快。

黄香收起奇光自言道:“真是风云不测……”

话未收口,她忽然一顿,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射了精芒。

原来,她发现前面路上出了怪事,又吓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吓!前面行着六个人。

这有什么稀奇,六个人怎能使黄香吃惊呢?嘿!她看出毛病了,原来那六个人竞有四个

是她认得的,呀!其中有三个居然是从金力士口中说被他杀死了的三尊者,另一个竟是须弥

邪神,不过还有一对青年男女她没有见过。

她以奇速绝伦,衣不带风的轻功逼近须弥老邪之后,这时她看出三尊者竟是毫无生气的

尸体,而老照和那对青年男女却是活的。

了解后,她发出一种比蚊子还轻的声音道:“老邪,别惊动前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

事?”

须弥邪神一觉声音入耳,他立即回头,但他一见黄香居然连忙施礼。

黄香示意,要他到一石后问道:“你知道三尊者死了?”

“贫道明白。”

“三尊者为何变僵尸?”

“这也是贫道等暗暗盯着的理由。”

“他们是被金力士杀的,你们在什么地方看到这种情形?”

“香姑娘,贫道和沙二小于、蔡幽兰姑娘已经跟了七八里山路啦!”

黄香道:“三尊者尸体毫无知觉,现在还算不上但尸,对了,沙二什么着’他可是创王

沙土密的二弟?”

“正是,正是!”

“剑王现在元元洞,我要去富蕴城买东西给他吃,你们继续盯着,不过要小心,三尸是

中了引魂大法,不宜太接近,当心施法之人。”

“引魂大法!”

黄香道:“你想到六十年前的‘鬼域王’了,这可能是他;还有‘神魔山主’、‘汪洋

水神’、‘化外三浪人’全出来了,一切行动都得小心。”

须弥邪神闻言,他那一张从无恐惧的面子,这时也变色啦!立即拱手告别,如风追上沙

沉天和蔡幽兰告知一切,同时只见三人立即慢步前来。

沙沉天一听大哥也在这条路上,心中大喜,等距离拉得远远的后问道:“刚才那女子是

谁?”

老邪道:“已近仙体!她有两姐妹,妹妹就是她,名黄香,姐姐名黄蓉。”

“闲!老邪,你说哥哥身边还有个小玉仙子?”

“嗨,你大哥真是莫名其妙!”

蔡幽兰笑道:“大哥对女孩子确有特别吸引力,连我是女人都说不出道理何在?”

沙沉天嘿声道:“你是说,我就没有?”

老邪哈哈笑道:“蔡姑娘不是你被吸引住了,二小子,人要知足啊!”

蔡幽兰似又有什么话要说,但她突然低声叫道:“前面三尸被一个老头拦下了。”

沙沉天道:“老邪,那是谁?”

须弥老邪立即道:“快避开,好似传说中的汪洋水神,我们三人联手也不是对手。”

三人刚刚藏好,突然耳听一声大喝道:“‘鬼域王’,给我滚出来,否则我要毁掉你的

工具了!”

那老头一连三声不见动静,只见他忽然一挥袍袖,立见他袖口冒出一股火焰,只一下,

忽见三尸倒地,但那老头大笑而去。

等了很久,须弥邪神这才叫道:“蔡姑娘、二小子,可以出来了,我们去看看!”

三人小心走到三尸倒地处一看,蔡幽兰惊叫道:“三堆灰!”

老邪道:“好厉害的‘枯海神功’,只是火焰一显啊!”

沙沉天看出老邪心情非常沉重,本想问些事情,但立即住口,不想打扰他,于是一路闷

闷的走,连蔡幽兰也不开口丁。

过了一条河,这才听到者邪道:“二小子,前面是福海城了,我们去吃点东西。”

沙沉天啊声道:“听说这里有什么海?”

“布伦托海,在城西三十里,名为海,实为湖,这座城古名就是布伦托海域。”

快进城时,忽见后面跟上一个女士,好似很年轻,因为她打扮成回女装,头上还蒙着黑

纱,一下无法看清楚。

荣幽兰向者邪道:“她脚下想掩饰功力。”

“二小子,提防点!她的功力了得,我已透视过,她很美,虽不如阿兰,也许有问题!

她可能比阿兰的年纪大一点,如对你有什么挑逗阿兰也不可在意,摸摸她有必要。”

“老邪,你把我看成醋坛子了,只怕阿天笨,摸不出才粮哩!”

“阿兰,她是白女阿!”

老邪见她快步跟近,主动停住拱手为礼道:“姑娘,你“大法师,请你保护我!”

老邪大出意外,急忙道:“姑娘何此此言?”

“法师,我被帝权派人追杀,我叫莉芙。”

“姑娘,别骗贫道,你的武功已臻上乘,要贫道保护,贫道何能?”

“大师,我掩饰功力是为了进杀,绝对不是有意欺骗道长。”

“你认得贫道?”

“是的,我曾见道长与剑王同行。”

老邪道:“保护两贫道不敢当,也没有那个能力,只要姑娘愿意,我们一道同行,贫道

决不怕事,不过这是中原边疆,我们是要回转内地的,不知姑娘愿否同行?”

“大法师,我是不可能回西方的,在西方,处处都是帝权派势力,那怕我如何逃避也没

有用。”

“好,我们现在进城吃午餐,大家时时注意,只要发现白人就提高警觉。”

进城时,老邪把沙沉天和蔡幽兰老实告诉莉芙,不过老邪总觉得莉芙必有隐情,但他确

定莉芙没有什么不利的阴谋,所以也不追问她的隐私。

上了街,蔡幽兰发现莉芙人很爽朗,渐渐对她有了好感,谈起话来还算投机。

经过一条街,蔡幽兰向莉芙道:“阿芙,你吃得惯羊肉泡馍?”

“吃得惯,很好吃。”

沙沉天道:“来到我们中原,第一要学到吃中原饮食,同时中原饮食有南北和内地边疆

之分,你要多适应,否则饿坏我可不管。”

“沙二少,这你放心!我只求保住命就万幸了。”

四人才找到一家店子,蔡幽兰偶一回头,急急叫道:“来了一批白人女子!”

一听到白人女子,莉芙立即惊心,她偷偷一看,禁不住面色都变了,猛往店中跨进。蔡

幽兰急急跟上道:“阿芙,怎么了?”

老邪已与沙沉天跟进,低声道:“快找座位,那是五统帝君的公主。”

随便找张空桌,四个坐下,可是立见那八法公主和女从竟全部进来了,这使得莉芙全身

发抖啦,连老邪也紧张不已。蔡幽兰啊声道:“那就是‘八法公主’,好在她没有看出莉

芙!”

“别老看!”沙沉天一推蔡幽兰:“她们都到后面去了。”

适逢夥计过来,沙沉天立即又向夥计道:“四份羊肉泡馍……对了,夥计,后面怎么

啦?是客房?”

“老乡!你是内地人?”

“对!”

“好难得,我在这里作了十二年了,难得见到一位内地人,老乡,这里没有客房,后面

很宽,全是雅座。”

老邪道:“今天后面来了很多白人!”

“哈哈老大爷!这地方不似内地,各色人种都有,西方人,尤其是罗刹人,每天都

有。”

夥计走后,老邪向沙士密道:“二小子,我到后面转一趟就来。”

“老邪,当心有人认得你,尤其是八法公主。”

“不要紧!在她尚不明白莉芜跟随我们之前,认得又怎么样?她不是疯子。”

沙沉天道:“老邪快点出来,我们吃完好走,这里不宜久留,我希望快点会着大哥。”

须弥老邪立即往后面去,但沙沉天还是不放心,可是他又不能跟去,这时感计送上吃

的,三人不等老邪,急急先吃,生伯有事发生。

蔡幽兰忽见莉芙面色又不对了,立向店外一看,发现来了八个大汉,立即向莉芜道:

“他们又是你们帝权派的?““是的,他们是九大将军中人。”

沙沉天道:“沉住气!老邪出来我们就走。”

忽见一个伙计快步走向沙沉天道:“老乡!那老道爷叫我通知三位,他要你们吃过后先

走,在东镇口外林中等他。”

沙沉天问道:“他怎么样’”

夥计道:“老道爷在后面遇上朋友,他在后面吃,似在秘密交谈什么要事。“夥计,谢

谢你,我知道了!”

蔡幽兰等夥计去后轻声道:“老邪遇上谁了?”

“别管他,我们快吃。”

三人吃完出店,真是不巧,又见莉芙情况有异,蔡幽兰这次不问了,她很清楚,她把莉

芙一带,立即以身挡着,不久,又是三个大汉从岔道上出现。

进入一座小林中,讵料莉芙突然猛向后退。

沙沉天立知不对,急向内看,只见里面立着一位中年白种妇人。

蔡幽兰稳住莉笑道:“她是?……”

莉芙有点发抖,轻声道:“她是首相。”

沙沉天道:“别怕!凭她一个人又能怎么样?”

忽听那听女人沉声迈:“莉芙,休过来!”

声音入耳,莉芙竟是全身拱动,一连几个寒颤,又如着迷一样,身不由主,慢慢朝着妇

人行去,简直中邪啦!“导引法……”沙沉天大声叫吼。

这时正逢老邪赶到,他看到沙沉天扑出,不禁如电拦住道:“别阻她!”

“为什么?”

须弥邪神叹声道:“阻不住的,你也会被导引。”

沙沉天立即探手入怀,他要发动一蜈、五蝎、八蟹啦!“住手!”老邪又全力阻住道:

“使不得,灵异也不行。”

正当这边老邪阻住沙沉天时,莉芙已经立在那妇人面前了,沙沉天暗暗叫道:“完了!

莉芙完了……”可是大出意外,只见那妇人却在莉芙耳边嘀咕不停。

这下老邪也呆了,他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蔡幽兰忽然噫声道:“怪!”

那妇人似已说完什么话后,只见她拔身而去,不但不加害莉芙,甚至把莉芙留下来。

三人呆了一下,同时向莉笑扑去,蔡幽兰扑到就问道:“是怎么一回事?”

莉芙道:“我们快走!要在今晚鼓到北塔山。”她已拔腿如飞。

老邪急问道:“首相向你说了些什么?”

“首相放了我,要我远离此地,同时急赴北塔山去会剑!”

沙沉天惊奇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莉芙叹道:“剑王在鬼域王手下救了首相。”

老邪道:“你是五统帝君义子’”

莉芙点头道:“法师刚才探到了什么?”

老邪道:“这一次帝权派要追杀的不只是你一个人?”

“是的!”莉芙叹了一声接下道:“还有亲亚和吉雅……”

蔡幽兰不等她说完:“那两个是?……”

“我们都是五统帝君的义女,但都被八法公主不当人看。”

老邪道:“还有三位夫人也逃出了?”

莉芙叹道:“五统帝君得了什么东西你们当然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群魔争夺金刚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