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三十章 玉门关大战鬼域王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带着弟、妹进入乌尔工雅镇时,已是黄昏了,吃过饭,不打算走了,三人定了两

个房间,中认为好好休息一晚;可是还不到半夜,沙士密就突然被一阵非常古怪的声音所惊

党,他不愿惊动弟弟,轻轻推开窗户,身如电闪射出。

但是来自镇外的声音,经过他到达镇外一察,发现声音来自西镇口,那是如同无数婴儿

声,但轻得如蚊子一般,正当他要往西镇口奔出,忽然听到沙中宝叫道:“大哥,是什么声

音?”

“老三,你也来了?”

后面追着蓝云霞接口道:“大哥,你为何不叫我们?”

“阿霞,我知道体们在打坐,不愿惊动,我们快走,有人被阴兵因住了。”

“阴兵?”

“是的!不知是何邪门?他竟是炼成阴魂,被困者也不简单,正在反攻。

离西镇口约半里外,沙士密他们三人到达时,只见有一团大黑影闪动,时值月亮高悬,

只见黑影中被因的是两青年。

“大哥,那黑影好多,那就是阴魂?”

“不好!沙土密不答,猛地扑出大叫道:“大观、大卫!快坐下,只以真气护体,不可

攻杀,那是阴魂阵!”

沙中宝追上道:“大哥,被困的是‘火爆杀手”麦大观大哥和‘无形剑’大卫小弟?”

“正是他们。”

“他们正在峨嵋两大嫂处啊!”

“一定有重要事情出来找我,老三!你与阿澄合并,快发阴阳神魔钉,我去找那施展阴

魂阵的魔头,他在左面古树“大哥小心!”沙中宝和蓝云霞立即发出两道精光,两光一会,

突然化成两条飞舞的火龙一般,只在黑影中燎烧如电影。

“何方小子?敢破我仙长的法阵!”一道黄光飞起。

“哈哈!原来是鬼域王你这妖道在作怪,别急,你的阵法是破定了,有什么看家本领只

管对我来。”

这时阴阵全消,麦大观和大卫被沙中宝拉着走向沙士密背后,以大麦观的脾气,他似有

冲向鬼域王拼命之势,但被沙中宝按住。

鬼域王那曾把当前这群青年放在眼里,大刺刺的扑向沙士密道:“小辈,你是什么东

西?”

“它鬼,我不是东西,我是人!”

“报上名来!”

“哈哈!大爷性沙,大号士密。”

“嘿嘿!原来是大闹北极的中原小子,好!小辈们,你们看看仙长的法宝……”

大家见他一挥手,突然空中绿焰冲天,他竞发出一串碗大的珠链,那种绿焰全是每一颗

珠子吐出。

大卫急叫道:“沙二哥,当心!那是什么妖法?”大卫把麦大观排行第一,当然称沙士

密为二哥。

沙二哥哈哈笑道:“从阴间来的鬼头,他那还有阳间的东西,那是一吕千年人头骨。”

沙中宝看到空中珠串斯渐向下攻,急急道:“哥!如何迎敌?”

“大卫弟的无形剑放出去,托住就行。”

闻言之下,大卫举手一甩,立见一道金光升空,他施展的是“七煞火神功”,一下就把

那串珠光托住,委时发出刺耳的异声。

鬼域王不以法宝被敌托住而惊,足证明此举只是试探,又听他阴声笑道:“再接这

个!”

第一件不收回,第二件又发出,两团红光又起,这次是两个火球。

沙中宝大叫道:“大哥,等我来!”

“不,老三,这是他的地域火,不能以神魔钉对付。”说着,他大笑一声道:“鬼头,

你也看看大爷的!”他突然双手齐发,一长一圆,也是两团奇光飞起。

鬼域王一见,嘿嘿笑道:“小子,仙长早就知道你有‘阿利安神’神矛盾,那你再接仙

长的第三套!”

大家突然看到他袍袖张开,立从袖内发出一圆如同车轮的圈转神光。

火爆杀手麦大观一见大叫道:“沙二弟,那是‘阴曹轮回轮’,等我来!”

沙士密急叫道:“大哥,千万勿施,战神斧’,那会两败俱伤,看我的!”他把大口一

张,想不到他的口中吐出一团光圈,出口之后,越转越大,屡时大如同十倍车轮,甚至立将

鬼城五的阴曹轮吸入大光圈内,恰好符合小巫见大巫。

鬼域王这下可大吃一惊了,只见他怒吼道:“小辈,你施的是什么?”

沙土密知他宁死也不会放弃‘阴曹轮回轮’而逃,一变口气,沉声皂道:“鬼域王、现

在你可知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了?如再不认输,我就要把你所有法力毁去,对你的元婴来

说,你当知道严重性。”

“姓沙的,你要仙长怎么样?”

“鬼域王,我沙土密作事从来不为己甚,只要你从此闭关潜修,不再露面江湖,我将体

的法器全数不损。”

原来鬼域王已将自己的元神与他的阴曹轮回轮合而为一,不能分开,为了形势所逼,他

低下头去了。

沙士密为了顾全他的面子,无须他口头认输,立即向大卫道:“老五,你先撤无形

剑!”

大卫立即一招手,收回无形剑,但他还不放心道:“二哥,你相信他’”

沙士密也把三件法器收回道:“我们走!”

回到店中,麦大观道:“老二,那家伙不会死心的。”

沙士密道:“他的修炼已成气候,在劫数未到之前,我如硬要毁他,那就有伤天和,对

我的功德也大损,大哥,所谓在劫者难逃,数尽则灭,好歹全在他自己。”

沙中宝问道:“峨嵋山出了事?”

麦大观道:“有喜有忧,卓文蒂弟妹生了一个胖小子,尚文若弟妹甚至生了双胞胎,一

男一女……”

蓝云霞不等他说下去就跳起欢呼:“大喜阿!”

沙土密带着满脸微笑道:“忧从何来?”

“老二,你还不明白,崆峒派道了灭门大祸!”

少士密道:“我已得到消息了,好在中宝已经把周人龙师弟救出了,现在又拜在须弥邪

神面前为徒……”一顿又叹声道:“我回去要替师叔重整崆峒派,不知何年才成规模?”

大卫道:“目前如何行动?”

沙士密道:”你和大哥暂时不要回峨嵋,我们一同要去找汪洋水神和神魔山主。”

麦大观道:“老二,我和大卫来时经过柴达木沙漠,在那里看到一场空前的大战,有两

个老人所施展的功夫,简直惊天动地,见所未见,不知那两人是不是神魔山主和汪洋水

神?”

“有这种事!”

大卫道:“我们在一沙丘后,远远的暗察,但他们打得黄沙飞扬,无法看清,只隐隐的

看出他们是老人,开始发现黄沙飞起,雷声隆隆,我和大哥以为出了灵异怪物。”

沙中宝道:“哥,这要小姐姐!”

大卫问道:“准是小姐姐?”

沙士密立将小玉的神秘经过告诉了麦大观和大卫,笑道:“还有黄家姐妹,她们三人到

底是何来历?连我也不清楚,我问过须弥邪神,那野道士却死也不肯说,只说三女已有半仙

之体。”

麦大观道:“原来象皮人‘赛女谷,原名叫小玉。”

沙土密道:“既有这两个神秘怪人出现,我们五人这就先去青海走一路,总之神魔山主

没有消息,也许在青海能得到动静。”

第二天一早,沙中宝从外面进去大叫道:“我们快去万拂洞。”

沙士密急问道:”有什么事?”

“哥,我在外面准备干粮时,听到消息,帝权派令主五统帝君被敌人打成重伤,地点在

万佛洞,而且抢走了什么东西。”

蓝云霞道:“一定是抢走了假金刚圈,但不明那敌人是据?”

沙士密道:“如不是汪洋水神就是神魔山主,我们走!”

五人走了半天,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武林人物,及至一座小湖边,沙中宝提议在湖边吃

干粮,但他尚未拿出食包,耳听麦大观轻声惊叫道:“那个老人……”

大卫吓声道:”是我们在柴达木看到那场大战的两考之一,他一个人在这里。”

沙士密道:“不要太接近!”

“哥,他已进入山区了,不近一点会脱梢。”

“不会!除非他有意摆脱我们,不过现在他似也在找寻什么?”

进入山路,大卫忽然叫道:“侧面有什么东西?”

沙士密道:“有人负伤。”

五人急向侧面查看,突见一石后躺着一个老妇。

沙士密见她还有气,想上去救她,岂知突听老婆婆怪吼道:“滚开!这种伤我已负了九

次啦!死不了。”

这一吼,使得五人大出意外,全被楞住了。

“老婆婆,你的衷元很足啊!”

“小丫头,钱好利这一攀打我不死,只可惜他会在哈拉湖中寻到我的摇钱鼠。”

蓝云霞看到四个大男人不开口,又问道:“什么是钱好利呀?”

“哼!别打扰我炼气,你们没有看到那个老家伙?”

大家心里有数,麦大观所说的那个老怪物一定名叫钱好利,蓝云霞又问道:“摇钱鼠又

是什么?是你的宝物’它现在哪里?”

“小丫头,你真噜嗦!快去哈拉湖。”

沙士密问中宝道:“小弟,你知道哈拉湖?”

“走,不到两百里。”

两百里在这五个人的脚下,不须全力,几个时辰就到了,只见他们鱼贯奔出。

经过五个半时辰,奔在前面的麦大观,刚刚登到一座黄沙高地上,他突然停下,回头大

声叫道:“我们到了!”

沙中宝接着道:“先别下去,这湖四周的灌木林太隐秘,当心暗袭!”

大卫忽然叫道:“快看!下面有五个负伤的回子。”

沙士密道:“那是牧民并非武林人,去查查看是谁打伤的?”

沙中宝立即奔下去一查,只见那全是中年老百姓,发现他们全是鞭伤,衣服打烂,皮破

肉绽,忙向一人间道:“你们怎么了?”

一中年咬牙撑起道:“公子,快逃!湖边有个老疯子?。”

这时大家都到了,沙士密和气地向中年问道:“你们是本地牧民?”

“是的!我们这一族帐幕就在右侧林后。”

沙士密道:“什么老疯子?”

“公子我叫孜江,我也是副族长,昨天来了一个老疯子,他不知用什么法术,竞把我全

族七十几个男人全带到湖边,人人如同中了邪,心中不愿,但脚却不听使唤,一齐跟他“到

湖边作什么?”

孜江道:“要我们下湖去替他找什么玉老鼠。”

“你们都下去了?”

“公子,很奇怪,我们说什么也不愿,但却都乖乖的往湖里跳。”

“跳下去怎么样?”

“当然是替他在湖里找呀!心中不找也不行。”

“你们又如何逃到这里的?而且还遭到毒打!”

“公子,我们不清楚,只知在湖里遏得远不过气时,心中清醒了,于是偷偷的往岸上

爬,但上岸时全身就遭鞭子抽,不过我们还是逃,一直逃不动了才觉得鞭子不抽了。”

沙士密拿出五颗丹丸喂他们每人一颗后道:“你们休息央再逃走,哲时别回家!”说完

招手大家道:“我们往湖边沙中宝问道:“哥,这是怎么一回事?”

沙士密道:“那老怪就是‘钱好利’,他的神通真不小。”

麦大观道:“鞭子是怎么一回事?”

沙士密道:“大哥,你们听说过‘分元法’没有?”

麦大观吓然道:“他炼成‘七魄分元法’,还有三魂,一个人当十一个人用。”

沙士密道:“那些牧民只觉鞭子抽在身上,但却不见谁打他,这就证明‘钱好利’炼成

分无法了,等一会遇上他时。

大家不但要提高是气,而且不许单独出手,最好看我的意思行事。”

大卫突然道:“大家快看湖边……”

只见湖边躺下十几个牧民情况竟与刚才那些牧民一样。

沙士士密道:“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你们注意左侧湖岸那个老人。”

麦大观噫声道:“他不是钱好利。”

沙士密道:“再看右侧岸上。”

大卫叫起道:“他才是钱好利。。

忽然有个女子的声音发自灌木中道:“你们先别露面。”

“小玉!”沙士密喜出望外似的叫起来。

忽见灌木中走出一个少女,她真是小玉仙子,只见她向大家道:“别大声!”接着走近

蓝云笑道:“阿霞,你拿我这块经色丝巾罩住头部,左手摘把树叶。”

蓝云霞欣然照作,但想说话,可是又不敢开口”

小玉顺手交给她一只古瓶又道:“这是伤葯,那些牧民如不急救,只怕流血过多会死

亡,你走出去,千万别出声,每人喂他一粒葯丸。”

“我?……””

“别提心!谁都看不兄你,除了我,别人连你的衣角也看不到。

蓝云霞罩上丝巾后,篓时连影子也不见了,大家莫不惊奇万分,沙士密笑道:“小玉,

你不怕惊世骇俗?”

“老千,麦大观、沙中宝和大卫都不是外人了,我也知道你把我早已向他们说了。”

“仙……仙……”

“大观,你有话直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玉门关大战鬼域王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