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 六 章 神 矛 盾

作者:秋梦痕

忽然只觉前途弥蒙蒙的,沙士密噫声道:“又下大雪了!”

紫宇笑道:“在你中原,只有冬天才有是吧?在北极,这是常事!对了,你的衣服还没

有换,前途有城,我替你买套皮衣。”

“不用,我不伯冷!”

“不是不伯冷才穿皮衣,避寒其次,引人注意何苦呢!”

“糟糕,我最不喜欢穿得像个狗熊。”

“老千,说到狗,你得替我除掉那熊精王,它太可恶了。”

“怎么,你治它不了?”

紫宇道:“他成精已超过千年,加上性残多变,北极的企鹅、海豹、海狮、海象,可说

被它残害得无法生存了,本来嘛,自然界的定律是平衡性的,可是这熊精不单是吃,而且是

烂杀。”

沙士密道:“任何人与物,都有其弱点,等我找到它的弱点再帮你除掉它。”

紫宇还有什么要说?但话到口边突又停住,眼睛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走了很远,沙士密感到她不对,回头一留心,不由骇然,原来紫宇的面色显出惊惶情,

急忙转身问道:“空中有什么不对’。”

“老千,我的大难到了,你别管我.快走!”

“噫,你不是以我作保镖呀,事情来了,反而把保镖赶走?这太不合情理了吧!”

“老千,你不明白,你快走!”

“怪了,我又没有收你的镖银,走与不走其权在我,我非要看看来了什么东西不可,紫

宇兄别把我当外人,你倒是快说实话,

天空出来了什么?”

紫宇叹口气道:“他在云端上面,号称‘两极婬魔’,名翻海神君。”

“噫,这就怪了,你是男的,伯什么婬魔,难道他有断袖之癖不成?”

紫宇是个女的,她怎么回答呢?只急得面红耳赤。

就在这时,突见一道黑影由云端冲下,沙士密一看,原来是个青年,只见他长相如女

子,美而不雅,毫无男子气,出声嗲声嗲气道:“紫宇,我找得你好苦啊!”

紫宇冷声道:“翻海神君!对不起,目前我有事,我们下次再谈吧!”

“不行,这次你非给我一个确实的答覆不可。。

沙士密轻声问道:“答覆什么?”

紫宇摇头道:“你不必问!”

“那你怕他什么?”

“他的‘南极神功’比我炼得久.已经出神入化,我的‘北极神功,尚未炼到八成。”

沙士密道:“我有黑阳神功,相信不怕他,如再不行,我还有新炼的功夫。”

“老千!什么功夫恐怕都没有用,我和他都有极光神珠护体。”

沙士密惊奇道:“原来你们都有七彩神珠!”

突见那翻海神君猛的逼近冷声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休想在本神君面前甜甜蜜蜜,俏

俏私语!紫宇,快点回话?”

紫字急向沙士密道:“你快退,他还有‘八变身法’,眼前不见得是他真身。”

沙士密道:“如何才知是他真身?”

紫字道:“当我两个都变冰人,大斗两极神功时,我们身体都发出七彩光华时,那就是

他的正身,但你绝不可出手,他目前尚不会向我下毒手。”

翻海神君一再逼近,这次朝向沙士密叱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沙士密防他突出杀手,提高黑阳神功,故意放松表面,哈哈笑道:“我是保镖的!”

领海神君闻言一怔,嘿嘿笑道:“紫宇要你这种人保镖?”

沙士密哈哈笑道:“那要看情况,如遇上你这种色迷迷的东西,那就非我武老干出手不

可了。”

“你找死!”翻海神君如电扑向沙士密。

突自空中射下一人大喝道:“站住!”

翻海神君刚刚拔起的身子,一下子就被截住,他一看,只见眼前立着一位老人,非俗非

道,目射精芒,他一顿喝道:“你是什么人?”

老人嗨嗨笑道:“说邪不邪,说神不神,道号须弥!”

“嘿嘿,原来是须弥邪神,我早想会你一会了。”

须弥邪神回头向沙士密道:“老千,这档事,你就交给我了!”

沙士密哈哈笑道:“怎么,你的童子军全溜了?”

须弥邪神嗨嗨笑道:“他们不听我的命令,现在由赌老干接班啦!”

当他回头时,紫宇娇叱一声,人已朝着翻海神君扑出。

原来那翻海神君想着老邪回身之际,居然发动偷袭,这下被紫字拦住,不由大怒,立即

将发出的功力转向紫宇,二人一接,霎时寒风大作。

沙士密急急道:“老邪,紫宇这人你可清楚?”

“我见到了鹅妈妈、老鲸王和海豹神,但在他们口中知道一点,不过三老似有什么隐

情,说话含含糊糊,不过这两极婬魔我倒是很清楚,他的“八变身法”、南极神功已经出神

入化。”

沙士密道:“紫字自认她的北极神功尚未炼成,不是他的对手,你得出手相助。”

老邪道:“打败翻海神君很难,不过我的‘无中生有’大法,足可缠斗他没完没了,现

在且看他们斗到某种程度再说。老弟,南极有四大魔头,分‘残忍、婬邪、乱怪、凶狠’,

现在来了婬邪,其他三人一定也来了,你要小心应付。”

沙士密大惊道:“他们是一党的!”

“不,南极是洲,地方比北极更大,这四人各据一方,不但不是一党,而且各有所长,

各有所忌,如是一党那就不得了。”

沙士密道:“另外三个你也清楚?”

“不,尚在调查中,目前只知残魔号‘吸血蝠’,乱魔号‘无道德’,凶魔号‘嗜杀

者’,他们有共同功夫就是都炼有‘八变身法’,化身真假难分。”

沙士密看到紫宇确实功力不足,身体己起白气,立即向老邪道:“她要以冰身自卫

了!”

老邪道:“快看,婬魔也化冰身了!”

沙士密道:“注意,假如婬魔的冰身化出七彩毫芒时,你就出手。”

“什么,七彩毫芒?”

沙士密道:“那是‘极光珠’的七彩,他们都有极光珠在身。”

老邪道:“冰极光珠能护体,胜过超极罡气百倍。”

沙士密道:“我不明白?两极的极光珠到底有多少,他们都有。”

老邪道:“他们是近水楼台,当然容易得到,老邪我此去北极就想找一颗,听说极难得

到,但不能说没有了。”

“噫!婬魔突然收了白气,他不见了!”沙士密飞奔而出。

紫宇也收起她的白气,迎着沙士密道:“他来的是化身,也许看到你们在监视,他走

了。”

沙士密道:“来,我介绍你见见老邪!”

紫宇向老邪拱手道:“夏风先生,你还记得在须弥山气过你的青年嘛?”

“啊呀,你是他!”

紫宇笑道:“你说我似男似女,不男不女,以为我来偷你的宝物。”

“哈哈,过去的不提了,你到底是男是女?”

紫宇道:“这个不重要,现在你是老千的朋友倒使我非常高兴。”

沙士密笑道:“他说南极有四邪,比他这一邪更可怕,你当然知道?”

紫宇道:“听说过,前年我去南极,就是为了查探四邪.想不到一开始就遇上翻海神

君,惹上今天的麻烦。”

老邪道:“你们要去哪里?”

沙士密道:“北极区最苦恼的是白熊精,紫宇说,那东西的熊头子已经有千年修炼了,

北极海中生物,被其残杀无数,我们非找到它除掉不可。”

老邪道:“你弟弟的蛛精网能除三等熊精,他已杀了一头。”

沙士密道:“三等白熊精只能假冒人形,罩在皮衣下,以黑阳功也能打成,二等白熊精

能化人身,只怕蛛精网就不行了。”

老邪道:“你已想到杀熊的法子了?那玩意我也无能为力。”

沙士密摇头道:“问题是难得找到那只巨熊,它已离开北海,而且受了大海三盗挑拨,

已与西尸魔互为勾结。”

紫宇道:“大熊精没有人性,勾结是不可能的,利用或许有之。”

沙士密走在紫宇后面,这时行在最后的老邪提出警告道:“你们小心,当心奇袭!”

老邪话未落音,突然从云中电一般射下一点寒星,直奔紫宇。

沙士密的功力愈来愈高,连老邪都来看到,他突然一闪,直挡紫宇身前。

紫宇这时发现已迟,那点寒星已经射到沙士密胸前,只见他全身抖了一抖,身子已经仆

倒地上。

老邪大惊,扑上大声道:“老千,你怎么样?”

沙士密紧闭目,牙根紧晚咬,连话也不能说!

紫宇顾不了男女之别,俯身沙士密胸前一察,大惊道:“他中了南极‘玄冰绿苏’,这

是翻海神君之物。”

忽听云端发出阴阴之声道:“紫宇,他还能活过七个时辰,他替你受死.你有点难过

吧!”

紫宇大怒道:“翻天,快拿解葯来,否则我和你拼了。”

“哈哈.心痛啦!容易,只要你答应我,解葯立即可拿。当然,如要你马上答应,这显

得我太不尽情理了,记住,给你五个时辰考虑!答应了,晚上到太玄峰上来拿解葯。”

紫宇猛的一拔,整个人影冲上了云层,似决心与翻海神君一拼。

老邪扶住沙士密,他觉到沙士密全身僵硬奴铁,心中大急他似也知道“玄冰绿苏”的厉

害,喃喃道:“这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老邪不见紫宇回来,云端也没有动静,这使得号称须弥邪神的他,也感六神

无主了。

事情突然有了变化,老邪猛觉沙士密的身体陡然紫气蓬发,那僵硬的身子完全正常了。

“老千,你……你是装的?”

“哈哈,老邪,那‘玄冰绿苏’确实厉害,不过它却帮了我一个大忙。”

老邪生气,猛的把他从怀中推开骂道:“原来你们兄弟都是坏蛋。”

“哈哈,老邪别生气,告诉你,我确实被冻僵啦,不过它帮我炼成了‘十轮金刚’大

法。”

“什么?你也有‘十轮金刚’大法。”

“老邪,你不是知道天外天‘武圣神主’与我要好?”

“知道!”

沙士密道:“他的‘十轮金刚’大法始终只能炼到六层,八十年来无法突破。”

“他教给你,要你修炼!”

“对了,我也想不出突破的办法,刚才我中了玄冰绿苏刺,寒侵丹田,我一急,本来想

运黑阳神功对抗,但在心中一慌之下,错运十轮金刚大法心法。”

“好小子,你真是狗有屎吃,树叶都盖不住呀!”

这时忽见紫宇又气又急的奔了回来,但她一见沙士密无恙,立即化气急为惊骇,连话也

说不出了。

沙士密问道:“没有追上他?”

“别问我,你是怎么一回事?”

沙士密见她真情流露,立即把事实告知,笑道:“他到底要你答应他什么?”

“他不要脸,谁会答应他什么?”

沙士密道:“太玄蜂在什么地方?”

老邪道:“你要去找他算帐?算了吧,他见你无恙,保证他逃得比狗还快。”

紫宇道:“老邪说的没有错,你见不到他,他见你一到就不会露面了。”

沙士密哈哈笑道:“这要看老邪了!”

“什么!看我!”

沙士密道:“紫宇带路,你就扛着我走呀,你难道扛我几个时辰就会累死不成。”

紫宇笑了,格格道:“装死呀!真想得到!”

老邪摇头道:“真死了,要我老邪扛一千里我也愿意,扛个假死人,小子,你太舒适了

吧?我不干!”

沙士密哈哈笑道:“走一半抗一半,本可到达那什么太玄峰下再叫你扛,但那太近了,

老邪,你就免为其难吧,那个家伙如果不给点颜色给他看看,今后对紫宇只怕没完没了。”

老邪苦着脸道:“我知道.只要我与你们兄弟作上朋友,我就知道有罪受的了,小子,

走罢!天快黑了!”

紫宇道:“我领路!”

沙士密道:“他有没有手下?”

紫宇道:“不明白,听说南极四魔似没有手下人。”

沙士密回头向老邪道:“只要他没有手下,他不可能放下暗卡,加上他自信‘玄冰绿

苏’已经制住了我,我想他会稳坐在太玄峰上等我们去投降哩,这样一来,你又可把背我的

路程缩短一点了,我真怕看你的苦瓜脸。”

“小子,你先别管我背多少路,想一想对付他的八变身法.一击不中他的真身,也许他

会挑拨出另外三魔连手。”

紫宇奔出两个时辰之后,她虽没有看出四周有了什么毛病,可是她似感觉有了什么不

对,也因没有什么发现,她当然不会回头说什么,免得老邪说她大惊小怪。

实际上,紫宇没有察错,这时在她左侧确实暗暗盯上两个影子,那是两个老白人和一个

中年黄种人,在到达一处山下时,只听一个老白人道:“大公爵,那老少男女三人是何来

路?”

另一老人道:“本爵只知那个道装老人就是武林最难惹的须弥邪神!”他回头向中年

道:“火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神 矛 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