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 七 章 倒 流 年

作者:秋梦痕

走在前面的紫宇,耳听沙士密道出一些对手,不由回过头叹道:“老千?我知道你此次

北极之行,起先只为了除掉红冰主宰,

现在好了,行程尚未一半,如果老邪说的不假,你的麻烦可大了。”

沙士密继而大笑道:“现在我有个得力的先锋了!”

“老邪,最好找个地方让老千停下来几天。”

“哈哈,丫头,叫他研究那张皮纸上的心法?用不着,他只要看一遍就行啦,装进他的

脑袋里,永远也忘不了,他行也悟,坐也悟,连吃饭都不会放过,中出三天,那‘神矛盾’

的奥秘他就会施展,我说过,他是真正实实的天才。”

紫宇惊奇的望着沙士密道:“可能嘛?”

沙士密笑而不答,指着老邪:“你乱盖什么?”

“好小子!在我老人家面前你还装蒜?老千,你偷我的‘万谷回应’法,不是一看就炼

成了,你当我还不知道?”

沙士密哈哈笑道:“那是你故意要我偷学的呀!原来你是试探我的悟性呀!”

须弥老邪叹声道:“实不相瞒,我得到‘万谷回应’法时,足足悟了三年才炼成,你小

子只有三天就在须弥山的九转回龙峰施展了,当时我在暗中确实吃惊不小。”

紫宇在旁,闻言真有点不信,两只大眼睛睁得更大了。

老邪忽然想到沙士密打败南极残魔之事,间道:“对了,老千,你觉得残魔武功如

何?”

沙士密道:“超过我的估计!”

“怎么说呢?”

沙士密道:“他的掌力竟在‘修眉罗汉’之上!”

紫宇吓声道:“传言中原‘修眉罗汉’乃中原三大奇人之一呀!”

老邪道:“一点不假!”

沙士密道:“一开始,我提防残魔施展南极四魔相同的功夫——‘八变身法’,因此我

决定以十招黑阳神拳快攻使他无暇施展,想不到竟打了三十拳。”

老邪道:“你估计没有错,就算修眉罗汉出手,他也只能接你二十拳,这样看来,一旦

四魔联手,那时你小子怎么办?”

紫宇道:“四魔绝对不会联手,他们之间有件不可解的怨恨存在。”

沙士密道:“这很难说,一旦逼急,不无联手可能。”

老邪突然叫道:“不好,后面有人监视!”

沙士密道:“在你的玄功反应里有几个?”

“一个,此人可能是统纳堡的人,他的道行很高,现在竟察出我的反应而退走了。”

老邪说的不错,那人竟是统纳堡的总管契尔,这时他竟展开非常高的轻功回奔,直朝统

纳堡急冲。

“契尔,本王在此!”

快近统纳堡时,契尔总管闻声一顿:“大王……”

“我在这里,你被发现了?”

契尔走近一小片雪林中,只见塞美提夫王迎上!

“大王!那须弥老邪的玄功太高了,属下怕被发现,只有放弃盯下去了。”

塞美提夫道:“你看也夫和罗柯尼追上他们了没有?”

“大王,罗柯尼向西走了,也夫公爵是南去的,以属下看,男爵和公爵不可能与须弥邪

神有什么勾结,属下倒在无意中发现两个女子……”

塞美提夫不等他说完就急声道:“两个女怎么样?”

“属下不知道那两女子是何来路,因距离太远看不清,只知她们与老邪他们三人会了

面,后又急急向东去了。”

“不好,该不是露西母女?”

契尔道:“这太不可能了?”

“为防出错,契尔,快派十名武士向东追查,如是露西母女,我要捉活的。”

在契尔应声走出不到五步,塞美提夫又将他叫住道:“快先到上宾秘室把五位异人请到

这里来,说本王有紧急大事商议。”

这下契尔可湖涂了,楞了一下问道:“大王,上宾室有东、西两处秘室,每室又都有五

位奇人,大王要请哪五位?”

塞美提夫摇摇头,自己也不好意思道:“去请三位东赢城主,两位南极星君。”

“什么?大王!黑心城主、田中城主、岩山城主,大王不是要他们去红冰主宰那儿去商

议联手大计去了!”

塞美提夫道:“本王先怕也夫公爵有二心,现在也夫既然未与须弥老邪同行,也证明他

对本王是真心!因此,既然有也夫去与红冰主宰结头,东赢三城主就不用去了。”

契尔道:“南极乱魔和南极凶魔性情异常,大王,你也要他们前来?”

塞美提夫道:“这两人别人驾御不住,他们对本王只有唯命是从,你放心去罢!”

契尔怀着一肚子疑问,只得应声再走。

不到一刻,只见由统纳堡方面飞来五条人影,一到,竟是五个中年,他们一见塞美提

夫,全都非常恭敬。

“五位,本王不久要动身去北极,想请五位打前锋。”

五人中首先一人抢问道:“本座请问大王,所谓‘打’前锋,意指什么?”

塞美提夫道:“嗜杀者,你号称南极凶魔,难道你不想杀人?”

“大王!杀谁?”

塞美提夫道:“晚上在大厅上那三个,我想你们都在暗中见过了。”

另外有人枪声道:“大王,你要我们去杀须弥邪神!”

塞美提夫道:“无道德!南极四魔中,你号乱魔,怎么?怕老邪?”

东赢三人中老大接口道:“大王要连老千也算进去?”

塞美提夫道:“那个青年最神秘,武功也最诡奇,他能打败残魔,日后必定是本王的可

怕对手,你们要小心行事,明的不行,可采其他暗的手段!你们先行,本王天亮后动身。”

一个长瘦中年急急道:“大王,那名紫宇的女子呢?”

塞美提夫道:“经无道德证实,她就是北极女神,她的北极神功尚未炼到火候,他们之

中,论功力她最弱,但她有护身玄珠,要杀她却又不易。”

黑心城主道:“大王放心,我们有‘限时功’,使她来不及防护。”

“好罢,希望五位成功,本王料理堡中事务后天亮起来。”

塞美提夫走了后,乱魔立向黑心城主道:“矮胖子,咱们分手了!”

黑心城主诧异道:“无道德!你要和嗜杀者去那里?”

“不,我一人走!”

嗜杀者向黑心城主道:“我先走了!”

两魔再不多说,各自分开而去。

黑心城主呆了,他不明白南极四魔从不联手,更不会和别人共事,他楞在当场。

“大哥,这两个家伙竟敢瞧我们不起?”

黑心城主道:“老二,好象不对?不是瞧不起我们,但他们之间也不同行呀?”

“管他!这样也好,这两个家伙有点阴阳怪气,我根本不喜欢和他们同行。”

“老三,凭我们兄弟三人,只怕不是须弥邪神他们对手。”

“嗨!老大,你要真心替塞美提夫王效命,莫忘了,我们是利用他啊!我们的目的在找

剑王报仇,当然还要寻找极光珠。”

黑心城主道:“老三,那塞美提夫不是你想象的好利用,我们兄弟在他面前如无表现,

要想取信他谈何容易。”

“岩山!大哥说得对,我们要靠他收拾剑王沙士密,多少要有一点贡献才行。”

黑心城主道:“老二,我们先利用无道德和嗜杀者打先锋,看情况行事。”

岩山道:“老大,塞美提夫王在他城堡中似设有不少秘密在贵宾室,那是什么用意?”

黑心城主道:“塞美提夫的心机深沉,又有雄才和野心,他的野心我已看透了。”

田中问道:“他要独霸天下武林?”

“还有夺取他哥哥的皇位之心,他现在不但训练了三百余一流高手武士,而且不惜以各

种手段收买东、西各国的奇人异士,在统纳堡中,除了我们兄弟和南极两魔之外,我想那些

秘室中一

定还奉了无数奇士,不过他不会使各路奇士互相见面罢了。

岩山道:“晚上统纳堡来了强敌攻打,他为何不请我们出去动手?”

黑心城主道:“那是小场面,他的手下已足够应付了,他不会动用我们。”

“老大,注意,我们侧面有一批不明人物。”

黑心城主道:“原来那七个小子在注意我们了。”

岩山道:“老大,哪七个小子?”

黑心城主道:“为首的是剑王三弟沙中宝!”

田中道:“老大,好机会,先收拾那小子,让剑王伤透心。”

“不行,我们不能结下天外天的仇恨,另外五个是天外天的青年。”

岩山唬声道:“天外天又怎样?”

黑心城主道:“那是另一世界,可说是武的世界,没有必要,绝对不可为敌,否则我们

会把武林烽火引入我们的国境去。”

“喂!大哥,大哥快看后面,统纳堡副总管领着谁来了?”

“噫,维多利副总管领来的不是‘冷箭鬼’木献狼!”

只见一个老人和一个中年全力追上,老人大声道:“三位城主,南极两魔呢?”

黑心城主冷冷的道:“他们自己都分成两路走了!”

瘦小的岩山城主突然扑向那个中年,举拳就打,形同拼命。这种突然的行动,居然连黑

心城主和田中城主都莫名其妙,一齐唱道:“岩山住手,你要干什么?”两人扑出阻拦。维

多利副总管理更是如堕雾中,眼看中年全力还手,不禁怒喝道:“你们快住手,有什么过节

先说明白!”

这时黑心城主和田中城主已将岩山隔开,但岩山还是吼个不停。

维多利副总管非常生气道:“岩山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冷箭来到,连一句话都未

说,你就动手。”

岩山吼道:“副总管,你问他就好了,冷箭鬼作的好事!”

黑心城主道:“老三,你是怎么搞的?”

岩山冷笑道:“你可知道我的好友板田三郎是如何死的?”

黑心城主道:“板田不也和冷箭是朋友?”

“不错,可是在三年前,他们到朝鲜捞了一票,冷箭认为板田分帐不公,竟从板田背后

下手,使得板田死得太冤。”

维多利道:“你们的私事我不管,但现在是奉大王之命办公事!”

为了争吵,忘了四周情况,这时右侧早已欺近了七个青年和—个老人,那是沙中宝、蓝

云霞、程道高、八杆子、如意龙女、吉祥童于加“玲珑剔透”一阵烟,老人当然是“武林天

牌”睹老千了,他们不知靠近了多久,这时又悄俏的向外侧离开。

在一处山丘后,只见沙中宝向赌老千道:“老头,你为什么不许我们出手?”

赌老千郑重道:“偷鸡会引出狗叫,小子,他们虽然是向你大哥去的,但目前却是去动

须弥邪神和武老千、紫字三人,我们为何不也在暗中伺机呢?”

蓝云霞道:“这个后来的副总管维多利和冷箭鬼又是什么来路?”

赌老千道:“我只知统纳堡有个足智多谋、武功高深,而且又十分神秘的总管契尔其

人,那是塞美提夫亲王的师兄,表面上是总管,此人十分精明而可怕,想不到还有个副总管

维多利,这人能在契尔之下当副手,可想而知,那又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家伙

老千微微一顿又接下向七青年道:“你们可听说过三十年前有个专门采取暗杀行动的人

物?”

沙中宝道:“我在江湖上比我大哥混得多,但都是现在武林的事情,连十年前的事情都

听得很少,莫说三十年前了。”

赌老千道:“那是难怪你,你没有师父,没有人告诉你江湖掌故,程道高、八杆子、如

意、吉祥、一阵烟又是天外天的,他们对这个江湖更不明白,不过蓝云霞是须弥出女圣人徒

弟,号称‘凡尘王母’,难道她没有告诉蓝丫头一些江湖事?”

蓝云霞道:“我师父从来不和我谈江湖事!”

赌老千道:“令师是个有道之人,也许不希望你在江湖走动,不过她对冷箭鬼定不陌

生。”

沙中宝道:“我看冷箭鬼的武功必在三个东赢人之上,他姓冷,人冷,深沉得更冷。”

赌老千道:“冷箭是蒙古买卖城恰克图人,号称‘蒙古浪子’,年轻时,家遭马贼灭

门,一家二十八口只有他逃出,后来逃到五台山想当和尚,五台山不收,又去阴山想作道

士,阴山门也将他拒于门外,此后五年不知他的去向,五年后谁料江湖上竟出现一位暗杀高

手,‘冷箭鬼’就这样传开中原,不久又轰动西域、罗刹、西方!甚至成为天下武林畏惧三

分的人物,现在却被塞美提夫聘为秘密打手了。”

经过了大半天,沙中宝忽然提醒大家道:“我们在人家的右侧,还有人家在我们的右侧

啊!这三个家伙想必对我们不利!”

赌老千噫声道:“沙小子,你的黑阳神功反应越来越强了。”

“老千,我们走七个,留下一个给他来个反盯如何?”

“小子,留谁呢?”

八杆子道:“留我!”

赌老千道:“你的‘溜’功比谁都好,但沉着不足,对方都是出神入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倒 流 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