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 八 章 欧亚五雄

作者:秋梦痕

天色是蒙蒙不清,如雾中,似黄昏,也如梦境一般!谁相信,这时有两个时光不同的人

物快要动手了!玄妙,太玄妙了。前后左右都出现了古装强人,居然人上百数十位!甚至老

少都有,须弥老邪向大海三盗讽刺道:“三老盗,体们看,全是你们白种人啊!”

“老邪,罗刹境内,也有你们黄种人不少,你瞎了不成,右侧就有十几个。”

突然间,有人在暗中急急的呼唤道:“你们快到这里来!”

声从右侧发出,在前的独眼王如电闪去,接又如风回来向大家道:“快!暂时不能动

手?”

约翰轱急问道:“你见到谁了?”

“老大,他是五十年未露面的‘武林老板’龙大爷!”独眼王似很郑重,声气显得易常

恭敬。

约翰轱和红毛国王闻言惊起同声急问道:“怎么可能!”

独眼王挥手道:“我一只眼睛比你两只眼睛强,他说四周人马是‘毒雄’卡特玛的全部

手下!”

红毛国王更惊道:“是欧亚五雄之二的人马全进了倒流年!”

大家跟着独眼王向右侧移动,沙士密悄悄向老邪道:“大海三盗为何这般紧张?”

须弥邪神轻声郑重道:“五十年前,有五个名声比三盗更强的人物,传言都死了,但这

时却出现两个,而且都进入了倒流年。”

沙士密道:“那‘毒雄’卡特马连全部手下都带进了倒流年!”

老邪连回话的机会也没有了,他忽然着到一个非常老的老白人就在眼前。

原来在西亚和欧亚地区,于五十年前出现了五个最强的人物,号称“欧亚五雄”,一为

“武林老板’龙云,二为‘毒雄卡特玛’卡特玛又是武林老板的师弟,三为“十国大霸”巴

掌天,四为“罗刹怪祖’神巫王,而神巫王却又是罗刹大帝的师父,五为‘西欧能人”克斯

木。

忽听那老白人向红毛国王道:“你要问我什么?”

红毛国王道:“当前大批人马真个是你师第手下?”

老白人道:“你认为我为什么兄弟反目了?”

独服王道:“这倒是不怀疑!五十年前,据说你二师弟勾通你三、四、五师弟夺权,将

杀你死在空米阿!”

老白人道:“过去的不用说,你们三剑客今天要助我全力!”

红毛国王道“你是‘欧亚五雄’中唯一能受西方江湖尊重之人,你说罢,要我们打破连

手之禁都可以。”

老白人道:“正面暗中藏有我二师弟卡特玛,他似已经知道我来了,那树林边缘有三个

带武士盔的,那是老夫三、四、五师弟,我不要你们的联合去斗我二师弟就算连手也只能打

成平手,你们只要接下我其他师弟就行。”

须弥老邪道:“龙云老头,论武林辈份,你是比我高、但你心目中似有种族之忌?”

“须弥法师,你别把我龙云着成心胸狭窄之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老邪笑道:“还有下文?”

“法师,你知当年“五雄’今天来了几个?只怕你还不清楚,否则我也不会如此慎重请

你们到这里来了。”

老邪惊问道:“除了你二师弟‘毒雄’卡特玛,难道还有?”

老白人道:“这次误入‘倒流年’的人太多了,‘欧亚五雄”一个不少,五人中的‘十

国大霸’就在我们后山上,不过巴掌天是存心要看我在这些年的武功有何进境。”

老邪道:“难道‘罗刹怪祖’神巫王也来了?”

老白人道:“这家伙不但是被他自己未炼成的‘倒流年’所困,现在也藏在暗中。”

沙士密本来有老邪作代表不愿插嘴,但一听到“倒流年”竟是“罗刹怪祖”所设,不禁

急问道:“前辈,神巫王居然被自己的‘倒流年’所困?”

老白人道:“他本来要想把东西武林高手一网打尽,主要是在替他徒弟罗刹大帝除去塞

美提夫,因为‘倒流年’他还只炼到八成,他竟不加考虑后果,一下就设下五处之多,现在

他也要找到‘黑玄门’才能回到那个时光了。”

老邪道:“西欧能主也来了?”

老白人道:“克斯木尚未露面,我想也少不了他。”

沙士密道:“前辈想要我们注意这三个人?但还有大批呀!”

老白人道:“我二师弟的手下人一个个虽然都是高手,但他们要看我二师弟的号令行事

不过我二师弟似也知道卡特玛、巴掌天和神巫王都在暗中,他不会把全部力量出动。”

老邪回头向沙士密道:“老千,我们把攻守之计分派一下,你注意神巫王,副带照顾他

们三人,紫宇留意巴掌天,沉天和幽兰留心克斯本!”

老白人急急道:“法师,这四位是中原来的朋友?……”

“龙老头,别问了,你只管对付你的判徒二师弟,我的人有我全权处理。”

沙士密看到“武林老板”老白人和“大海三盗”走出后,笑问老邪道:“这龙云的大号

真有趣!”老邪道:“名实都对,他可以称得上是西方武林的大老板,一支长剑,一面盾牌

曾杀死全欧九十五派大头头!”

沙沉天道:“他的二师弟也属‘欧亚五雄’中人,武功一定只次于龙云了?”

老邪道:“差也有限,龙云要除掉他非三千招不可,现在龙云老了,武功不可能在他师

弟之上啦!必要时我们还得站站边才行。”

紫宇急急道:“独眼王、约翰轱和红毛国王已经动手了。”

沙士密道:“我们靠过去,看看西方武功有哪些长处。”

老邪道:“大开大阔,阳刚多于阴柔,化招式于瞬息之间,经常重兵器而轻拳脚,近数

百年来,因东方秘笈流入西方日多,他们的拳术,掌法却一日千里。”

沙士密道:“假设我遇上神巫王时,应以哪种功夫出手?”

老邪道:“别只顾虑硬的,他能炼出‘倒流年’,你也要当心他的玄门异功。”

沙士密道:“他们的形象如何?我一点都不知道,老邪,你有没有印象?”

老邪摇头道:“我和‘欧亚五雄’从未见过,连“武林老板”也是刚才初识,老千,我

告诉你一个最简单的办法,白种人超过一百岁,他的形象与黄种人一样,十之八九都是鸡皮

鹤发了,假如你见到这种货色,先在心理上就要有准备。”

沙士密道:“这个我知道,可是要想找到我要我的人就难了。”

“小子,我看你对神巫王有了某种企图,想夺他的‘倒流年’时光心法?”

沙士密道:“此人如不除掉,将对天下武林大大不利。”

“好,小子,我去助大老板,早点换他回来,他一定能指出神巫王的特征。”

沙士密道:“老邪!你不宜去,这对大老板太没有面子了,人家的家务事,有三盗加入

那是不得已,现在你再出马,大老板的脸往哪里放?”

老邪笑道:“小子,你以中国人的心理去衡量白人的心理那就错了,既然你是这样说,

那我就不去了,其实白人根本不在乎什么家务事。”

在后面沙沉天忽然发出警告道:“大哥,我们后面山岗上出现几个老家伙向这里扑来

了?”

沙士密回头一看,立向老邪道:“都是鸡皮鹤发的,老邪,一共有五个。”

老邪道:“小子.年纪不足百岁!别误会,其中不会有神巫王,叫你老二和幽兰看情况

应付,你如出手,硬点就会看出破绽来。”

这时突听前面发出闷哼声,老邪急急注意,他得意道:“独眼王得手了……噫,他不加

第二手,呸,留什么情!”

沙士密道:“这是独眼的看法,老邪,他不能当着武林老板面前杀他的师弟啊!我认为

独眼王应该如此。”

忽见独眼王如风奔回,老邪问道:“那家伙跑啦?”

独眼王不答,反向沙士密道:“你快留意那五人,他们是罗刹大帝身边‘五剑手’,看

来有所企图,动手慎防他们‘三阳两阴’配合剑法。”

沙士密急向二弟沙沉天道:“老二,快和幽兰、紫宇准备,不管他们有何企图,接近时

就出手,反正我都要除掉他们。”

老邪又见独眼王转身要走.急问道:“你又要回去?”

独眼王道:“约翰与红毛不能久拖,我要去助他的解决。”

沙士密忽然注视左侧,神情有点特别,老邪一见,急问道:“发现什么了?”

“老邪,我看到一个如古树兜一样的东西在飘动。”

须弥邪神惊疑道:“是人是兽?”

沙士密道:“不明显!老邪,你在此监视,我要去查查。”

“小子,当心是罗刹大帝的师父神巫王!”

沙士密就是怀疑这点,立即道:“我有同感!”

这时沙沉天已经带二女与那五个老白人动上手了,须弥老邪急急向沙士密道:“老千,

你先别去查那个飘浮的影子,监视二小子他们,确定没有了危险你再去。”

沙士密尚在犹豫中,耳边又响起了两声非常刺耳的惨叫,由声音的来处判断,大海盗又

得手了。

须弥老邪急急道:“三盗回来了!”

三条人影如飞而到,那正是约翰轱、独眼王和红毛国王!沙士密问道:“又是放他们负

伤逃走了?”

红毛国王脚才停住,一面点头一面向老邪道:“法师快去助武林老板,他竟不是他二师

弟对手,情况已经不妙。”

须弥老邪问道:“毒雄卡特玛施展什么功夫?”

独眼王道:“我只发现武林老板朝着西南方一直退,但不知卡持玛施展什么玩意!”

须弥老邪投身而起,同时向沙士密道:“由三盗去助你弟弟,你小心去查那飘浮怪

物.当心

,五雄还有三个未露面,千万别吃两暗一明之亏!”

沙士密正要起步,忽听独眼王道:“老千,我跟你去!”

沙士密立向红毛国王相约翰轱道:“舍弟处就请两位照顾了!”

红毛国王一拉约翰轱道:“走,必要时就用我们的九天雷!”

沙士密闻言惊问道:“三位也有九天雷!”

独眼王道:“那不希奇!我们走!”

沙士密见他抢先向北冲出,立即道:“老板牙,走错方向了,

我看到那东西是在西北角上那雪森林中。”

独眼王道:“是什么样的东西?”

“像个移动的大老树兜,古怪至极!”

“老千,只怕不是我们那个时光的怪物,数百年前,甚至千余年前,罗刹境内的灵异最

弥漫,目前我们已进入这个时光了。”

沙士密道:“难道我们已经进入倒流了近千年了?”

独眼王道:“很难说!”

突然间,由森林深处发出数声女人的求救之声,独眼王猛的立住,回头道:“老千,有

问题.

小心前进。”

“老板牙,你的意思?……”

“老千,当心陷井!”

“不对,声音中有恐惧!”

“不错,难道不怕是魔头引我们去救人?”

沙士密道:“只要是真人遇难,我们不得不去。”

独眼王谨慎前进道:“你准备应敌吧!我可不借玄门,如是陷井,绝对不是力的围

困。”

走着不久,独眼王突然一闪,迟到沙士密身边道:“三个古装罗刹女子被绑在树上!”

沙士密随他悄悄接近上去,在到十丈之内停下观察,良久后轻声道:“三个女子低下

头,毫无声息了。”

“老千,那不是死的!”

沙士密道:“老独,你在这里监视,让我过去查查!”

“不再等一下!”

“干啥?”

“有问题,老千,现在观察四周!”

沙士密道:“老独,在我的反应里,四周没有可疑之处。”

“老千,这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

独眼王郑重道:“其一,也许我多疑,四周真无可疑之处,其次,那就是对手的神通不

在你我之下,所以毫无反映。”

沙士密道:“为何设下最普通的法子?”

独眼王道:“那不是对我,我才不管什么女子遇害,你不同你是所谓侠义中人,见了三

女被绑哪有不去搭救的,对手也许在利用你这个弱点。”

沙士密想想后道:“老独,除非问题出在三个女子身上。”

“啊,你说三女是假的!”

“不,三女是对方的高手,对方则隐在远处,如三女子不敌才出来。”

“你说什么?对方派三个女子打头阵?那是说,他根本不明白你和我的道行?”

“老独,别把我们的道行看高了,对方也许不知道我,但你老独眼却是欧洲赫赫赫有名

啊,大海三盗又不是新出道的无名之辈。”

“老千,你别动,我非接近试试不可!”

“老独,别太近,当心邪门!”

看似绑着,而又垂首不动无息的三个白种女人,但在独眼王接近到一丈之内时,她们的

绑绳自解,如风就将独眼王三面包围。

独眼王毫不惊奇,他独眼一扫,只见三女都还只在三十左右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欧亚五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