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猎奇》

第 九 章 江湖人不谈明天

作者:秋梦痕

十国大霸照理说,他不能不认识浪子汤姆斯金,可是他眼见汤姆来到却怔怔的看着。

“汤姆!……”

“你有话说?”汤姆瞄着沙士密慾言又止的表情:“啊……我明白,他只有听过我杀人

的字号,没有见过我的真面目,我也和你一样,素来不喜欢被人盯。”

沙士密道:“他脚下四周有什么名堂?”

“吁,轻声点,他如听到,你就无法破他‘万马堕’了,注意,接近对干万勿踏地地面

四周的一团一团的浮沙,那是‘神马绊’阵势!我不怕他功力,就是不识他阵势。”

“阵势?”

“对!你们东方人的玄门听说非常奥妙,其实西方也不弱呀!快,要收拾他就快入瓦狗

堡,龙云老头和领弥邪神已经被困在种巫王的瓦狗洞了!”

沙士密身还未动,立即察觉四外情况不对,急向汤姆和紫字道:“有大批巫徒在四面埋

伏上了,你们如被围住,先向瓦狗堡亲去。”

汤姆道:“别担心我们,巫徒虽众,全是我指掌下的一群废物,你快上。”

沙士密走向前面数步又停止道:“正西面似有两个特殊高手!”

汤姆道:“那是老妖巫的两个徒弟,一男一女,我已斗过他们三次了。”

沙士密的脚步已经接近汤姆所提醒的地面浮砂了,他不必仔细观察就能看到遍地浮砂的

形状,那是如同鼬鼠在地下钻过的形状,既不规则,也很零乱,忖道:“这是什么玩意,我

真一点不

懂?难道这就是西方的玄门——“神马绊”?好在有汤姆提醒不然我非裁在对方手中不

可!”

十国大霸看到沙士密的行进有点任异,他突然一震,立即明白自己的道行难不倒敌人

了,敌人接近,他只好吼声道:“中愿剑王,前言取消不算,者夫与你见个高下。”

沙士密哈哈大笑道:“阴谋不成来阳谋了,不管你捣什么鬼十国大霸,我要出手了。”

口说出手,沙士密还是向他接近,表面上依旧一派斯文。特殊高手对阵,看似毫无火

气,但双方都在运集神功,十国大霸首先发难,大吼一声,身如狂飙卷起,直迟沙士密身

前。

沙士密早巳运出黑阳神功,适时双掌齐推,立即大震响起,随着地动山摇。在一震之

后,沙士密连连退后数十步才把身子稳住,但已心气浮燥,不由大吃一惊,举目向对方看

去,他安心了,十国大霸不但退出,而且是一膝落地地蹲着,更甚的是,他那一张老白脸这

时已呈猪肝色。

沙士密维持自己的风度,并不因胜逼人,一面调息.一面带笑通:“阁下好功力!”

不知在什么时候,地面上的浮砂不见了,远离外围的汤姆急问紫宇道:“十国大霸不会

拼第二招了!”

紫宇惊问道:“何以见得?”

汤姆道:“他收回‘神马绊’玄功了,此人的作风是胜则穷迫,现已自认不敌老千

啦!”

不出汤姆所料,十国大霸站立起身子后,他连场面话都不说一句,只向沙士密道:“老

夫不再阻你去瓦狗堡,但在北极行程中,只要老夫还能回到顺流年,老夫向你拼个生死!”

沙士密看到他转身要走,急问道:“你不去瓦狗堡了?”

“老夫不再是神巫王的打手了!”

在十国大霸尚未离远.汤姆和紫宇急向沙士密走近道:“四周暗中的埋伏毫无动静,难

道另有阴谋?”

沙士密道:“那是看到十国大霸无功而退之故!”

紫宇道:“我们怎么办?”

沙士密道:“直奔瓦狗堡!”

汤姆道:“跟我走!”

“您么啦,大杀手要露形了?”

“老千,也许是我找到了好朋友之故吧,我在西方是没有朋友的。”

沙士密笑问道:“神巫王还有两个厉害的徒弟?”

“老千,你只要当心那个美如天仙的女子,她叫乌拉沙,是大俄罗斯圣女,那个身为师

父的神巫王都要退让她三分!”

紫宇道:“也是巫术中顶尖高手?”

汤姆道:“我和她拼过三次,但没有一次见她施出巫术。”

沙士密道:“那是保留秘密,她的武功如何?”

汤姆通:“比她师兄土哥斯强得太多,我与她打了三场,但每场都因别的事情影响而不

分胜负又分散。”

紫宇道:“八成我是见过那女子!”

汤姆急问道:“十八、九岁,穿绿衣裙,腰间常围着一条珠链?”

紫宇讶声道:“正是她!”

汤姆慎重道:“她的武器就是那条鞭,名为‘魔珠链’,一发动攻击时,珠光奇射,尤

其是那种链珠扰魂的声音,每次都使我心神不宁,那不是邪门,声音入耳,使我功力大减,

但过后又正常了,我真的伯遇上她动手,可是她一见面就出手,我没有说话的机会。”

沙士密道:“其品性如何?”

“嗨嗨,老千,我听说你风流成性,怎么啦,不对啊!”

紫宇格格笑道:“汤姆,那有什么坏处?”

“噫,女神,我看你是死心眼啊!”

沙士密笑道:“小汤姆,巫女有两种.品性坏的无所不为,其心必毒。反之,她就是邪

中之仙、魔中之神,你懂我问她的意思了。”

“老千,这个观察能力是你东方人的长处,我和她打了三次,但还没有想到观察上去,

好丁,进入瓦狗堡,也许你就会遇上她。”

话才说完,沙士密立向汤姆警告道:“别太大意、前进速度慢一点,不但两侧又有大批

监视之人、同时前方已有五个特殊高手。”

汤姆急急道:“老千,为了支援老邪和龙头,我们非这样攻进瓦狗堡是不行了!”

紫宇道:“你有什么计策?”

“老千绕过正面,我和你由正面硬攻!”

紫宇向沙士密道:“你同意?”

沙士密点头道:“这样是可行!”

紫宇道:“如有变化,我们明天在彼得河红渡口会面!”

汤姆闻言摇摇头!

沙士密不知他摇头之意,问道:“汤姆斯金,你摇什么头?”

“老千,武林中人,在西方不说明天!”

沙士密叹声道:“汤姆,‘明天’在中原武林中也有未知数,其实在普通人又何尝不一

样,明天有十二个时辰,运气好的还有后天!”

“哈哈,老千,我能不能到达明天?从来都不在乎!”

沙士密道:“我要你留到明天来会我!”说完闪身而出。在沙士密分道之后,不到一

刻,紫宇立见正面出现三男二女五个青年和壮年,急急道:“其中有没有圣女乌拉沙?”

汤姆道:“没有,她不和别人同伴,不过你要当心,即三个男的合起来不天下于十国大

霸功力总和起来恐怕还超过大霸,那两个女子我见过,号‘巫宫双艳’,是神巫王的“法室

管理’,个别功力虽不及圣女乌拉沙,联上手的力量还超过。”

紫宇道:“我有极光珠护身,你别管,你自己要小心!”

汤姆道:“你很清楚,我是不在乎明天的,现在我们上,出手要快,尽可能不打硬

仗。”

在双方一语不出就动手的时候,单独离开的沙士密却以最快速的轻功冲进了瓦狗堡,那

是一面是河,一面是谷的险要石山,可是他不知瓦狗堡坐落在什么位置。

“什么人敢进瓦狗堡?”

一个老白人如电挡在沙士密身前,身法好快。“哈哈,‘西欧能主’克斯木,你可知道

‘十国大霸’巴掌天哪去了?”

“嘿嘿,你就是中原创王沙士密了!小东方,你没有能力杀害巴掌天。”

沙士密大笑道:“你当然明白,巴掌天的任务是去杀我的,可是我却毫发无伤来到了瓦

狗堡。”

克斯木道:“你撒谎,你是偷过他那一关的!”

“西欧能主,说老实话,我没有杀害巴掌天,不过是他要看我表演一手,我表演过了,

他也就不回瓦狗堡了,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要我表演一手?否则我们就放开手好啦,大家玩

一玩,总之我是非进瓦狗堡不可!”

克斯木的表情有点古怪,似有不信沙士密能打过巴掌天,可是,他面前的对手却又一点

不假,同时又没有看到巴掌天追回来!

忽然,在克斯木后面出现了一位非常美丽的白种少女,绿衣绿裙,风情万种,只见她娇

声叫道:“克叔叔,怎么啦,老年人怕和青年人玩几招?”

“嘶”的一声,那少女带出破空之声,闪电似的到达克斯术侧面。

“乌拉沙,令师回来了?”

克斯木的眼睛转动了一下,其表情却又无紧张的神态。

“怎么啦?”少女侧顾克斯本:“不除掉须弥邪神和龙云,他不会离开瓦狗洞的。”

“斯木大人,怎么啦!要我打头阵?……”

白女似有不耐了!

克斯木哈哈笑道:“贤侄女,听说你已得到令师的真传了。”

少女忽然冷笑道:“斯木大人,难怪家师说,你和巴掌天总有一天会不相信他的神矛

盾,你不出手,没关系,我不在乎中原剑王。”

只见少女直向沙士密走去。

克斯木在这种尴尬情况之下,他如何受得了,大喝道:“乌拉沙,你走开!”

绿衣少女闻喝,回头格格笑道:“怎么啦?想和对方玩了!”

克斯木其快如风,他在少女尚未闪开之前,身子已经到了乌拉沙身边,出其不意,手如

闪电,同时听到少女娇吪一声。

“对不起,乌拉沙,我要借你这条“魔珠链”一用。”

少女一看他手中真的多了一条闪闪发光的珠链,那正是她的玄门兵器,心中一急,吪声

扑出,全力进攻。立在远处的沙士密,他也大感意外,原以为克斯木要来攻他,但眨眼却变

了情况。

绝衣少女功力高极,这又大出克斯木的意外.只迈得他闪避不及,在几招危险一发之

下,他只有出手了,可是乌拉沙毫不在乎,照样招招下杀手。

“丫头快住手,当心老夫要以你的珠链杀你了。”

“呸,老不要脸,行,你试试看?”

原来,施展那条玄门兵器还有奥妙窍门,克斯木似在想用,反而搞得手忙脚乱,几乎打

到了自己。又有怪事出现了,“嘶!”克斯木突然把‘魔珠链’一抛,大声道:“小东方,

这玩意老夫不要,送给你了!”

一道银光飞出,电射沙士密。

太突然了,沙士密毫无准备,下意识运出黑阳神功,迎上一捞,只感到劲力如山。

克斯木掷出魔珠链的同时,人已摆脱少女,一溜姻,他竟逃走了。

乌拉沙似心存魔珠链,她当然不去追赶克斯木,只见她抱着一场死拼的表情向沙士密踏

进,本来美得如西方女神的脸,这时绷得紧紧的。

沙士密哈哈笑着迎上道:“真是美如圣女!”

他一扬手中珠链:“这可不是我从你身上夺到的啊!”

“拿来!”

“怎么,不客气?”

“要我动手!”

“不,要交换!”

“什么,要交换?”

“我要须弥神君和龙老头!”

“你错了,家师作事与我意见不合!”

沙士密郑重道:“但你此来是奉命杀我!”

“不,我只想会会北极女神,可惜她不在你身边。”

“如果我和你师父动上手呢?难道你袖手旁观?”

“哼!旁观?我看到等于不见!”

沙士密顺手抛出珠链道:“我不敢说能胜你师父,但我非杀他不可,不过到时我也不在

乎你出手,不过此珠链如果再到我手中我就不会还你了。”

乌拉沙作梦也想不到,自己视如性命的东西,居然不必拼命又回来了,楞了一下,接到

手,盯着沙士密看呀看,看了半响:“小东方,你在卖人情?还是买人情?”

“哈哈,看到你和北极女神长得太像了的份上。”

“可是我却是个毫不讲情讲理的人,我不助家师,但我自己却要杀你。”

“好哇!要杀我的人太多了,我不在乎多你一个!”

“放心走!我出手时,明的暗的都会有,但不会在这个时间,当心啊!别被神矛盾杀

死,留下命给我杀啊!”

“要我留下命,先得告诉我洞!”

“向左走,那是靠瓦狗谷的最高崖下,家师正在端坐洞前。”

沙士密知道她不会说谎,笑道:“谢啦!”

“站住!”

沙士密走还不到两步,他闻声一怔:“女人的心,海样深!”他暗暗嘀咕:“姑

娘……”

“北极女神呢?”

沙士密吁口气:“她和浪子汤姆在后面!”

“温姆,那个家伙,喂!你放心把紫宇跟他走?”

“哈哈!有何不可,汤姆杀人出名有之,可是他却是个君子。”

“你快走.他们八成被因住了!”

在沙士密回身时.又听背后叫道:“回来!”

苦也!沙士密这下可遇上难缠的了,他又回身去:“姑奶奶,你还有指示?”

“喂!克斯木不与你动手,你认为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江湖人不谈明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极猎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