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 一 章 虐虎肆虐伏虎门 婬鹿宣婬鸣鹿苑

作者:秋梦痕

伏虎门今有双喜临门。第一喜是名满江湖的伏虎门主“伏虎太岁”武恭卓六十大寿。  武恭卓行走江湖四十余载,一套伏虎神拳打遍天下罕见敌手。在他五十八岁那年,参加武林盛会泰山擂台战,连败十六名挑战者,荣膺”天下第一拳”的称号。从此,伏虎门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迅速扩大,两年之间,门徒云集,竟然得以与少林,武当等九大门派干起平坐、分庭抗礼,成了武林第十大门派。而身为伏虎门主的“伏虎太岁”武恭卓的事迹,自然也就不胜而走、口口相传,几乎近于神话。  第二喜,是伏虎门少门主,武恭卓的独生爱子武壮垣洞房之期。  武壮坦今年虽然刚届弱冠之年,但一身武功却已深得其父真传,更兼少中英俊、风流调忧,也不知倾倒了多少妙龄少女!如今武壮垣娶妻,更不知要羡杀多少少年俊彦、妒杀多少大家闺秀!  双喜临门,伏虎门总坛兼老少二位门主的府宅自然别有一番热闹。  且不说大门张灯。二门结彩,也不说阖家欢喜、满门喧腾,单只是闻讯前来庆贺的宾客,也已将伏虎门闹得车水马龙、水泄不通了。  伏虎门的总管事武世莽,无事尚要忙三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大展雄才的机会,更是忙前忙后。忙左忙右,忙得不可开交,忙得脚丫子直打屁股蛋!  一边忙,一边美滋滋地在心里盘算着:“今天这两档子事,都是肥得流油的美差事,这也是老天爷有眼,让我逮着了这么个好机会,又是寿礼、又是婚礼,我一个人全权负责,寿礼的贺仪、婚礼的份子,这里头该有多大的油水呀!我只要造几笔花账,就能稳赚几乎两白花花的银子…”  心里刚刚转起“白花花”三个字,马广义想起了另一件美事,武世莽的小眼睛眯成了两道窄缝,缝里,却溢出了色迷迷的光采:“白花花,这小婊子!老子几次慕她艳名,到‘鸣鹿苑’去求鱼水之欢,妈的!要价成高!死活不让我进她的屋!她他妈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个婊子,仗着几分姿色,会点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就敢漫天要价,夜度之资就敢要到一二百五十两!二百五?我才不是二百五呢!一夜就二百五,赎身从良才要一万两,我这次捞它一笔.再搭上从前的积蓄,好歹把白花花给赎出来从良.让她一辈子伺候大爷我!哗哗,白花花的银子,换来白花花的大腿,这买卖划得来……”  又一想,呸了一声,心里道:“鼠口寸光,没出息!老门主一向挺赏识我的,少门主也挺尊重我,这爷儿俩早就有心提拔我当代虎门的副门主,只等着我干几件漂亮的差好,立一立威信,好堵住伏虎门四大护法的嘴,让他们对我被任命为副门主心服口服,我若是贫小失大,为了白花花的银子和白花花的大腿误了副门主的前程,那才真是划不来呢!无事忙啊无事忙,这笔账你可要算仔细唆!”  他及时地悬崖勒马,打消了借机捞一笔的私心杂念,下决心要破私立公,不但要把所有的进项全部上交,还开始绞尽脑计要多为老少两位门主多敛有贺礼,好好表现一番。  他自言自语地道:“妈的,差点算错了帐!这年头,有了权就有了一切,只要我当上副门主,还怕没人争着抢着走我的后门?到那时候.别说银子,怕是连金子都有人拼命地进呢!就说鸣鹿苑那个小婊子,为了求得武林第十大门派的庇护,说不定以身相许,免收服务费呢!”  这无事忙倒真是无事忙,八字还没一撇,就作开了春秋大梦!  正在幻想着副门主的赫赫威风,有个不知趣的小于偏不让他把这白日梦作完!  “武总管!坏事了!”  从梦中被惊醒的武大总管无事忙武世莽,没好气地端了那门丁一脚,恶声道:“混鸡子儿!今儿是什么日子?你敢说这不吉利的话!什么叫‘坏事了’?你得改个词儿,‘坏’要说‘溜丢’,‘死’要说’没’,‘破’,要说’待补’,‘乱’要说’花里胡哨’,你记住没有?”  门丁被他那一窝心脚瑞得不轻,捂着胸口喘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武世莽又是个急性子,见门了这副德性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喝道:“你他妈是死人哪?快说话呀!”  门丁道:“您说那个字了!不能说那个字,要说出‘没’!”  武世莽哭笑不得,骂道:“‘没’,‘没’.没你个头,快说,出什么‘溜丢’事啦?”  门丁费了半天劲,才在心里把要说的话按照武总管教导的意思给“翻译”出来,结结巴巴地说道:“禀总管,大事‘溜丢’了!今天来的宾客大多,秩序‘花里胡哨’极了,差一点把大门给挤‘待补’了,小的出去维持秩序,没想到越维持越‘花里胡哨’,有的宾客没有请柬也想进来.还说小的若是不让他们进来.他们就要把小的打’没’了!”  武总管听说也不嫌别扭,反而一个劲儿夸他道:“好小子,脑子挺快!赶明儿个有机会,把你凋到里头当差!”  “谢总管!祝总管长生不‘没’!”  “别卸(谢)了,套着喂吧!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有的宾客没请柬?”  “正是。  “好极了!”武世莽马上想出一个借机为伏虎门敛财的绝妙主意,吩咐道:“赶快去大门口,凡是没有请柬的宾客,每人收一百两银子,就可以补发请柬!”  “可是.可是请柬早就发完了呀!”  “废物点心!你不会打白条呀?随便找点纸,盖上伏虎门的大印,不就结了嘛!”  “纸好办,大印可是由门主夫人亲自掌握着的.平时连门主用印,也得正正规规订报告,召开伏虎门全体高级于部会议,讨论、研究、表决通过才行呢!”  “唉!我怎么会忘了这一点呢!”武世莽心里说道:“可怜咱们老门主,号称‘伏虎太岁’,竟降伏不了家里这头母老虎……”  正自慨叹,突又灵机一动,冲着兀自犯傻发愣的门丁道:“没大印怕什么?你不会找个梦萝现刻一个呀!实在来不及刻,弄个酒盅茶碗什么的,反正是圆的就成!快去呀!你还真等着人家把大门给挤’待补’喽哇?耽误了老少门主的喜事儿,瞧我不把你给打‘没’了!”  说罢,大脚丫子一甩,又到别处”无事忙”去了……  这时,大门口那儿可乱了营了。一百两银子的高价,虽说吓住了不少阮囊羞涩的来宾,可毕竟伏虎门声名太重,能够在伏虎门今天这样的大喜事上有那么一席之地,就算花上一百两,也不算吃亏,赶明儿个到江湖上一吹,说伏虎门某年某月某日大红贴子请自己赴宴,那够多气派,多威风!  于是,呼呼啦啦拥上一群武林人物,个个唯恐落后地高喊着:“我交一百两!快卖我一张请柬!“我也要!”“我也要!”“给我一张!”“给我一张门票……”  听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连“门票”都出来了!  众人当中有两位豪杰,‘买’到‘门票’之后,喜形于色,一左一右,排开人群,大摇大摆进了伏虎门。  左边那位,着一袭皂色长衫,文绝给的,倒有几分书卷气,他是江湖二散人之一,姓曹.叫曹新文,人称“快嘴散人”,因他性好猎奇,总爱打听小道消息!打听到之后,又要添枝加叶、添油加醋,广为传播,甘当义务信息员,才得了这样一个似雅似俗的称号。  右边那位,是“快嘴散人”的结义兄弟.人称‘’顺风散人”.姓吴,叫吴祖剑,因他一向没有主见,恰似他的姓名谐音一样,“无主见”,一切均爱见样学样,尤其对他那位又见,更是亦步亦趋。就连穿着打扮,也要学他义兄。快嘴散人的模样。可惜,“快嘴散人”在穿着上也如同他猎奇的嗜好一样,从无定规,今日穿白,明日也许穿皂,上午长衫下午可能使改了短打,常常弄得义弟“顺风散人”无所适从,应接不暇,无奈之下,干脆来厂个中庸之道,搞了一件不白不皂、不长不短的灰色半截衫,穿在身上,倒也省了不少麻烦。若他又见今日穿白,他便可说自己穿的也是白,不过略为脏了些,若他义兄今日穿皂,他又可说自己穿的也是皂,只是洗得担了些色罢了。若他义兄上午长衫,他便说自己的长衫缩水.欠了些尺寸,若他义兄下午短打,他又可说自己找的裁缝太笨,把尺寸量多了。如此来,总能找到理由,保持他那“无主见”“顺风散人”的光荣称号不致变色。  “顺风散人”跟着义兄“快嘴散人”摇摇摆摆进了伏虎门,那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早招来工还少人的暗中嗤笑,可他却全然不顾一双眼斜瞄着“快嘴散人”,生怕乱了步凋。  “快嘴散人”却不用担心二人步伐不齐,两眼不住地来回扫视两只耳朵也竖了起来,生怕漏了一星半点新闻趣事,坏了“快嘴散人”的名头。  “快嘴散人”这是头一遭进伏虎门,路径不熟,偏偏把二双眼睛只顾了去看热闹,全没在意脚下,一个不巧,正绊着一块石头,踉跄了两三步,好在有一身武功,总算没当场出丑。  不过,就一踉跄,也已丢了不少脸,周围宾客早窃笑起来。  最惨的却不是“快嘴散人”,而是那无主见的‘顺风散人”。  他见义已这一踉跄,步子跌跌撞撞,甚是有趣,出于多年的习惯,连忙调整自己的步伐,以便与义兄合拍。  可是,“快嘴散人”这一跌,乃是出于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学是学不来的。“顺风散人”邯郸学步不成,反而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跤,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  “顺风散人”皮糙肉厚,一身横练功夫,已到了刀枪不人的境地,这一跤自然对他算不了什么,只可惜那身灰色半截衫沾上了一片片泥土。  “快嘴散人”低头去看惹他们兄弟的那块石头,谁知不看还好,一看竟吓出了一身冷汗!  “虎!”  “顺风散人”还在低头惋惜自己那件半截衫,听见义兄这一声喊,忙应声和道:“好大的一只斑烂猛虎!”  “快嘴散人”定下心神仔细观看,才发现那虎伏在地上一动不动,自嘲地道:‘’原来是只死虎!”  “顺风散人”忙改口道:“可惜没气儿了!”  “快嘴散人”再细看,原来那虎不过是一尊塑像,便又道:“怪不得,是尊石像!”  “顺风散人”又随声道:“雕得还真挺象!”  “快嘴散人”仰首一看,见那石虎还塑了一位英雄,怒目圆睁,左手揪定了那石虎的顶花皮,右手握拳高高举起,正要向那石虎打下,恍然道:“原来这是一尊武松打虎的塑像。”  未容义弟接下茬儿,“快呼散人”双学一击,悟道:“伏虎门,武门主,着哇!武门主是打虎英雄武松武二爷的后人!””  “顺风散人”这次却一反常态,竟然反驳起义见来了:“什么?武门主是武松武二爷的后人?武二爷是行者,出家之人。怎么会有子孙后代?曹大哥,你是不是弄错了?”  “快嘴散人”从鼻孔里哼了一亩,做嘴道:“贤弟,你上当了!你肯定是从《水浒》做里看来的,其实武二爷并非出家的行者,他是娶过妻的!”  “哦?武二爷娶过妻?不知谁家女儿如此有福,得配盖世英雄武二爷!”  “武二爷的妻子,是当时的一位美人,姓贾,武贾联姻之后,生下一子,取名武顺,据说伏虎门武者门主便是武源的第三十八世孙。  “那施耐庵老先生为什么要把武二爷写成一位出家之人呢?”  “道理很简单!像武二爷那样的英雄人物,若是只让一位女子独享,岂不让资氏以外的其他女儿家妒杀!再说,武二爷也算得一位青春派偶像人物,偶像派人物是不能结婚的,要结,也只能搞地下婚礼,不然,会失去很多追星族中的痴情少女的崇拜.要影响票房价值的!”  “对对对!这个道理的确很简单!”“顺风散人”深有感触地道:“小弟我也看过不少话本小说,但很少有从头看到尾的,因为.我只要看到书中的美貌少女成了他人之妇,心里就有说不开来的醋意,就把书的后半部给扯了,今日大哥说破谜团,小弟茅塞顿开.今后小弟一旦弃武从文,改行写话本小说,书中的美貌少女,一个也不让她结婚,好让读者有个希望,万一不得不写她们出嫁,也一定很决就让她们的丈夫暴病而亡,留下一个个年轻漂亮的小寡妇,最好还是没进洞房就守寡的小寡妇!‘”  “顺风散人”这一香话,听得“快呼散人”毛骨惊然,半晌才道:“谢天谢地,幸亏贤弟你眼下还不是个写书人,不然,不知有多少被你写死的新郎的冤魂要缠住你讨命哩!”  “顺风散人”嘿嘿一笑,道:“我才没那么傻.去当什么写书人,给别人立传,我呀,要当就当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名扬武林,让别人给我立传,出了名之后,我一定要找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虐虎肆虐伏虎门 婬鹿宣婬鸣鹿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