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 十 章 诛魃王一侠逞能 动情愫二美献身

作者:秋梦痕

二人急急走入一洞,只见洞里坐着一位白衣老人,翔天哈哈笑道:“大功告成了!”

白衣老人呵呵笑道:“我如不炼成七星红,只怕这幽城我就呆不下去了。”

翔天大惊道:“难道鬼狐也来找过鹤老?”

“那个坏蛋焉有不来找我之理,被我赶走三次了,怎么?有事?”

翔天不瞒,立将经过说出,一顿问道:“鹤老可有什么消息?”

白衣老人忽向洞后拍手道:“金猖,救兵到了,快出来。”

洞后走出精灵的老猖,他一见翔天似有点怕。白衣老人笑道:

“翔天不似当年了,现在你们不但不要忌视,而且有了关系,你替苦公子盗瘟毒、翔天

变成你说的奇异的随从,他是专为接应你来的。”

翔天上前抓住老婆肩头道:“金贷!当年的方,难道还放在心上?”

老猖气道:“你还说哩!当年你追我五座山。”

“哈哈……”翔天大笑:“我赔罪!我赔罪!现在是好朋友了”

蓝羽也走近笑道:“老猖,你没有得手?”

老猖叹道:“得手是得手,但没有东西交差。”

翔天骇然道:“这话怎么说?”

“我得手之后不久,那鬼雄就发觉了,立即发动大批手下围堵我,我怕瘟毒再落入他手

中,心中一急,连将瘟毒的怪瓶子,全部甩进熔泥浆内去了。”

蓝羽道:“你是在鹤老这里避难?”

白衣老人笑道:“没有我,十个老猖也被抓走了。”

翔天道:“鬼雄在此的势力很大?”

白衣老人道:“自然有那些臭鱼同昧的家伙,对了!翔天,幽城来了三个人类女子,道

行高得出奇,在她手下毁了鬼雄二十几个强硬手下,如不是幽城十分复杂,那鬼雄绝对逃不

过。”

翔天大惊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白衣老人道:“昨天,也是这个时候。”

翔天回头向蓝羽道:“这事非火速禀明公子不可。”

老英道:“你们夫妇快走,我还要在鹤老这里呆一段时间,请你转告公子,我没有脸去

见他。”

翔天道:“老猖你已毁掉瘟毒,算是工作完成,公子并不是要东西到手,你还有什么难

过的,我就告别啦!”

翔天夫妇于第三天天亮时,终于迎上了独孤苦大胖儿,,一见页,他把老婆盗毒经过禀

过后,接着将两批女子的事提出。

独孤苦对两批女子出现,心中似起了疑问,但江湖武林中,女子处处有,“疑问只管疑

问,但也说不出什么。

倒是池不服向他提醒道:“苦弟,难道玉肤那面起了什么变化?”

玉联既要盗假珠,又要以假珠偷换真的魔龙珠,时间不会有那样快,他推算一下摇头含

笑,反问道:“你认为有这样快?”

典好斗道:“那很难说,凭正式进行也许不会这佯快。假使几缘巧合,另有外力相助,

得手就容易了!”

独孤苦还是摇头,他不去想玉肤的事,反问翔天道:“那位鹤老是不是证实鬼雄确在幽

城?”

翔天道:“不会错,连鬼狐也在幽城发号施令。”

马先生问道:“公子我们去幽城的行程不变?”

独孤苦道:“鬼雄不除,鬼狐不灭,必定留下后患,一旦他们与大主教搭上线,那更不

堪设想,为今之计,只有效趟幽城了。”

翔天道:“幽城为百兽门人最多之处,只怕已有半数为鬼狐听用,公子,这是一趟非常

凶险的难关。”

独孤苦道:“马先生,土地公,我想请两位作一件仅。”

马行生道:“公子只管吩咐!”

独孤苦道:“翔天发现两批女子,我虽然不相与我有关,但又不能全部排除。两老是柏

寿山脉中最熟地形之人,我想请二老替我去查查,但只可暗查,千万别出面。”

“老马,你带路吧!”土地公不加思考!

马先生望望独孤苦,但又不说什么,随即笑道:“公子,那就只好在幽城会面了。”

翔天望着二老走后,笑向独孤苦道:“公子用心良苦!”

“唉!马先生和土地公不善与人交手,此去幽城,连我自己也无把握,试问焉能让他们

冒险。”

蓝羽道:“公子,你太仁慈了。”

“不是仁慈,我不能叫他们跟着去遭劫。”

典好斗道:“那我们走罢,我真想见识见识幽城,不知是什么样子。”

翔天笑道:“分三层,宽大复杂,两位大侠千万别想错。那可不是街道有序。房屋相比

啊!只是石笋如林,洞隙如星,森森可怖啊!”

池不服道:“百兽门以彼为修炼之所。”

翔天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其中分两部,一部地火蒸腾,一部寒冷刺骨,那正是

炼元炼丹最好的地方,但也有为异类逃避之所。”

翔天带路,走到一谷,蓝羽指道:“公子,请和两位大侠在这里休息,我去采果子。”

独孤苦笑道:“你们夫妇一道去,千万别打单。”

翔天道:“公子把我们当小孩子带了。”

他不服道:“他一生就是小心谨慎,因此从不出错。”

翔天夫妇去了只一会儿,忽见蓝羽回来向独孤苦急急道:“我们有了发现!”

独孤苦道:“发现什么?”

“不但见到不久前所见过的五女,现在又有四个凶物和她们一夥。”蓝羽居然也紧张

了。

独孤苦问道:“这是说,那女子身边不但有四妖,而且加了四怪。”

“公子,你一去就明白,他们现在谷中商量什么。”

大家悄悄入谷,只见翔天正在监视,独孤苦一接近,翔天道:“公子请看前面空地。”

独孤苦运出灵眼,注视前面空地,只见五女与四个凶汉面对面坐在地上,轻声道:“你

说得不错,五女中只有一个是人,四个是本精。”

翔天道:“四本精一定害死了不少人,她们的身体已经充满了血肉。”

池不服道:“四怪汉又是什么东西?”

翔天道:“靠最那面的黑矮个子是幽城大幅图,是只吸血蝙蝠,成气五百年了,靠近蝙

蝠坐的老怪,似女非女,像男不男穿花衣的是狸精,她是鬼狐的姘头。”

典好斗道:“那高大披发,头上似长了肉瘤,他是什么?”

翔天郑重道:“那四怪只有他最厉害,这种妖物世间不多,当年被鹤老杀死一条,其名

蛊毒角,是条奇毒绝伦的蟒蛇,头生独角。”

独孤苦道:“我知道了,其毒分两部,一在牙,一在角,角毒更盛。”

翔天道:“最后那东西是只两丈长的毒晰蝎,号大花神,公子,要不要马上动手?”

独孤苦笑道:“你们夫妇正是这妖的克星,问题在那人类女,我未摸清她之前,暂时不

可出手。”

大家藏在林中,静静的观察变化,但小到一刻,忽见西面林又出现一群怪人,可是其个

却有两个青年。

池不服一见惊起道:“苦弟注意,那是玉肤的师兄和表哥。”

独孤苦道:“谭绵华我见过,巩玉曾是我手下败将,啊,我月白了,那五女之首必定是

玉肤的师面姐,这证明玉肤确是有了变化。”

典好斗道:“这样说,翔天看到另外二女就是玉肤主仆了。”

独孤苦道:“响情不明白,还要观察。”

翔天道:“公子,你们说的我都不懂?”

独孤苦立将过去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向他夫妇解说一番,轻声道:“这些妖物个,有没

有知道你投我的?或对你们存仇恨的?”

翔天道:“都不会有,只怕他们对我心存畏惧”

独孤苦道:“你是他们的克星,在物物相克之下,怕你是自然的。好在你们都进入百兽

门,自然生克的心里减少已难免,这样吧,你以友善的姿态,设法打进他们群中,怎么作,

我不说你也明白吧!”

翔天道:“希望他们自仗势力强大不怕我,好,我绕到另外一方出现。”

蓝羽道:“一切要小心,提防奇袭。”

“放心!我不动他们,这在他们是求之不得了,他们那有胆子动我。”

独孤苦看到州天去后,立即招手大家后退,出了得吩咐道:“远离此地,蓝羽姐,领路

绕到幽城。”

在路上,蓝羽采了不少果子给独孤苦他们充饥,及至中午,蓝羽道:“照这样行程还要

一天才能到达,公子,还是我先去探探如何?”

“不!翔天已派出,你不能单独去。”

池不服突然道:“大家躲着、翔天和那批人在侧面。”

大家躲入乱石之内,偷偷看到有九人影在前,两个人影在后,如风由侧面通过,蓝羽急

急道:“他们是去幽城。”

独孤其一看人影去远,站起来道:“翔天打入成功了,我们只好等他的消息,蓝羽姐,

在幽城外有无藏身处?”

蓝羽道:“藏身地方很多,我们快走。”

典好斗道:“如何跟翔天连络?”

“羽姐自有办法,这不用招心。”独孤苦望望蓝羽。

“他一定会去鹤者处,但他不会出外连络,到时我单独去鹤老住处接头就是啦!”

在天黑之后,大家加快脚力赶到了幽城外,在蓝羽领着找到一处隐身所,蓝羽要动身

时,独孤苦一再吩咐道:“干万要小心,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不管有没有消息,见到鹤老

问过就回头。”

蓝羽道:“公子,我一个人也闯过不少惊险,你放心好啦!”

池不服看到蓝羽走后,叹声道:“她真中弱于一个武体高手?”

典好斗笑道:“你大把武林高手抬举了,只怕我还不是她前对手。”

出乎意料,忽见蓝羽去而复返,后面竟带来了老猖;独孤苦一看大喜道:“老猖,何以

不随翔天来见我。”

“公子,老朽任务没有达成,实在无颜见公子。”

“你是什么话,你的事情办得太好了,你把瘟毒变给我,我还不知如何处理,你把瘟毒

投进熔岩炼化,那是我想不到的好处,老契,你已做了一次大喜事啦,我真谢谢你。”

老猖道:“公子,不谈那件糗事,我接到翔天连络;叫我详细禀报你。”

独孤苦道:“别说‘禀报’两字,请快说,你听他讲路么?”

老猖道:“有个名叫凝脂的女子和她的师兄巩玉,表弟谭绵华,三人奉师命捉拿一个名

叫玉肤的女子,那女子也就是凝脂的小师妹。”

独孤苦道:“这点我已猜出八九了。”

“猖老头,那凝脂已经与鬼狐勾搭上了?”池不服插口。

“对,凝脂说得天花乱坠,说什么公子手中有三只宝钟,那是上古神物,得到手可炼成

升天仙果;又说玉肤手中有魔龙双珠,可得手能控制百兽门。”

典好斗急向独孤苦道:“这样说,玉肤确是得手了。”

独孤苦点点头,又问老英道:“鬼狐在幽城的势力如何?

“公子,翔天请你暂时勿进幽城,等他第二次消息,他就是要摸清鬼狐的势力。”

独孤苦道:“老契,我希望你留在我身边。”

“公子,我能作什么?跑跑腿,打听一点事情,其他我不能斗,跟着你只有累赘。

池不服道:“为何这样说,将来对付大主教,你的用处可大了。”

蓝羽道:“老婆,这是公子自己开口,你还有什么话说?”

老英叹声道:“既承公子不弃,那我就留下了,公子,我还得去鹤老处走一趟,看能不

能说动鹤者协助你!”

独孤苦道:“好极了,你要小心!”

老英走了后,独孤苦吩咐大家道:“一旦动上手,你们千万别杀害凝脂。巩玉和谭绵

华,这是非常重要的。”

“苦弟,这你就太过份了,他们要杀你,你可以忍受,但他们连同门师妹都要杀,又勾

结妖物,你还要……”

“池大哥,不要说了,我是不得已啊,我不能这背师命。”

典好斗冷笑道:“你不违背师命是你的事,我们可是外人。”

突然有人在暗中道:“典大哥说得对!”

独孤苦突然惊叫道:“玉肤!”

暗中走出三个女子,真是玉肤和她两个丫头,只见她向独孤苦道:“我师姐已欺师灭

祖,我都不能容她。”

独孤苦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玉肤道:“她盗走了师父的心法,竞活活把家师气死,我们攻进幽城去。”

说完将一只玉盒交与独孤苦道:“魔龙双珠交给你,我已试过不会用。”

独孤苦接过叹道:“谢谢你,唉,想不到你门中居然起了如此大的变化,也太不幸

了。”

玉肤道:“我要亲手清理门户,你我之仇也从此一笔勾消。”

她说完就带着云香、霞灿要走。

独孤苦一把抓住道:“不要急,幽城内,鬼雄、鬼狐的势力大得很,你这一冒失下去,

不但报不了师恨,只怕连你自己也保不住,等一会,我派人去探消息!”

玉肤忍住气道:“我已去过幽城,毁了十几个鬼雄徒子徒孙,但没有见到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诛魃王一侠逞能 动情愫二美献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