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十一章 万古心魔酿巨祸 千年石精丧元神

作者:秋梦痕

不一会,有丫头出来叫道:“诸位,吃的摆上了,请入内用餐。”  到了殿内,独孤苦向典、池二人道:“两位大哥,快拜见奶奶!”  江湖人没有什么做作,典、池二人向老妇行礼道:“拜见奶奶!”  “呵呵,兔礼免礼,大家坐!”  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独孤苦向老妇道:“晚生要告辞了!”  说着又向典、池拱手。  老妇道:“不服和好斗暂时留下,过一段时间,年轻人,你会见到他两对找到你。”  典、池只望着独孤苦。  独孤苦笑道:“池大哥、典大哥当然要留下、前辈,这就告别啦!”  老妇亲自送到殿外,忽然拉住独孤苦笑道:“神狼公子,祝你大局成功了!”  “哈哈!老前辈,那完全靠你老提拔啦!”  出走了数里。翔天吓声道:“好厉害的母判官,她已早知公子来历啦!”  独孤苦叹道:“我们今天假如处置不当,后果真正不堪设想,她的‘金母神功阴阳刀’,我确实没有把握对抗。”  蓝羽道:“公子,我们向什么方位走?”  翔天道:“公子一定还要去找那三批人。”  独孤苦道:“翔天,你带路,非找到那三批人不可。”  翔天道:“先向南,今晚落店黑河镇,到了明天再定行址。”  后藏大城日喀则,西藏第二大城,札什伦破又是次于拉萨寺的第二大寺,位于都布山前,藏语为“吉祥山”之意。  那座寺,为喇嘛教黄衣祖师宗喀巴大弟子根敦卓巴所建,寺中有房屋三干间,喇嘛僧多到超过房屋数,武林传言,在夺中密宗高手多过少林寺数倍。  西藏密宗高手很少出现江湖。他们除了日常修习禅理之外就是练武,以禅理修心,武功强身,很少和江湖扯上关系。  当然,江湖武林要想找上密宗发源地的麻烦更不容易,在中原内地,以武当、少林武功最盛,但打进武当和少林的就常有所闻,但找上密宗的未见有之。  世间事,往往无法以常情猜测、密宗的神秘和威望,也不一定太平无事,一样使密宗受到震撼的大事终于发生了。  日喀则礼什伦布的钟声,最近日夜响个不停,声音传遍了数十里地,都布山下,天天都有五具尸体拾着经过,当然,那是密系空前未有的恐怖发生了。  事情的发生在数日前。札什伦布寺在深夜来了几条黑影,企图闯进班禅的法器室,结果被一群高手围攻,杀死在都布山上。  但过不了两日,班禅接到一封信,信中大意是:“杀我手下,以牙还牙,交出密宗‘三宙玄秘神通’可免杀厄,不然一日不交则杀五僧。”  自接信后,夺内防范森严,然而一千多高手总到三更后就有五个高手送命,甚至连敌人的影子也看不到。  事情发生已经过了七天,只逼得礼什伦布寺人心惶惶,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密宗“陀弥院”修习密宗心法的主持,下令开关,将坐关的密宗第一号武术大师圣手活佛请了出来。  圣手的年纪不大,还只有七十多岁,他出关于得知一切情况后。立即写了几封信,派十位活佛人中原。  不出十天,西藏来了批人,没有想到吧?第一批竟是四狂犬  疯狗、恶狗、狠狗和毒狗,想不到,四狂犬除了爱护一个江湖晚辈独孤苦之外,居然还与密宗第一高手有交情。  圣手在都布山的小夺内迎接到四狂犬,在招待中说出札什伦布的恐怖之后,以沉重的心情向四狂犬道:“本寺数百年来未遭此劫,希望四位老友伸出援手。”  疯狗回头问道:“老恶、老毒、老狠,你们看法如何,断定是什么人所为?”  恶狗摇头道:“只怕是新出的魔头,已知的都没向藏边来,狂杀大帝不用说,他被联盟打得七零八落,自身四处流窜。  大主教遭遇魔龙珠的威胁,现在连古家幽魂、还阳新鬼的影子也不见了,鬼国上皇连消息都没有,盖世法王、毒尾夫人更不会看中密宗。”  狠狗道:“他们不会聘请从未出现的魔头助阵?”  毒狗道:“聘助阵有可能,但不会聘请人来夺取密宗‘三宙玄秘神能’呀!这根本连贯不上嘛?”  圣手活佛道:“不管怎么样,今晚希望四位助贫憎共守札什伦布,不能再让他杀害弟子了。”  疯狗叹道:“只怕非常困难,活佛,你可曾想过,只怕杀人者本身不是普通的武林高手。”  圣手大惊道:“百兽门!”  恶狗道:“我想多半如此,不过不是没有幕后人。”  狠狗道:“如何找到独孤苦就好办,他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圣手活佛道:“目前寺中已集中在三大密殿之内,每一殿门都有十大高手把关,近十日内,那无形杀手已不见行动,不过贫僧认为那不是有所顾忌,而是另有更厉害的手段在计划中。”  疯狗道:“大师还请了什么人前来?”  圣手活佛道:“‘赌鬼’天九、白果奇翁、梅哲等,但不知找不找得到?”  毒狗道:“梅哲和冰清圣母为总联盟人物中重要当事者,正在追查狂杀大帝中,绝对请不来,天九和白果奇翁明天可能会到,但都不是对讨灵异妖魔之类的能手。”  圣手活佛道:“还有几批天竺正派人物也会来,不过这些人与四友从无一面之缘,到时希望四友多多担待。”  “哈哈,活佛,你怕我们难以相处,那你放心,我们四人已经不是过去四狂犬了。”疯狗大笑!;  到了天黑,圣手活佛在帝食后准备请四狂犬入札什伦布观察形势,但有一喇嘛急急进入报道:“禀活佛,白果奇翁和老天九驾到。”  选手活佛立与四狂犬走出相迎,只见老天九哈哈大笑道:“四狂早到了!”  疯狗海海两声道:“赌鬼,你和白果奇翁也不慢。”  白果奇翁是个老道,穿的是绿袍,只念声道:“无量寿佛,圣手道友,贫道等来是来了,只怕对札什伦布寺没有多大帮助。”  主手活佛听出话中有不祥之意,急急问道:“贫僧不明道兄之意。”  老天九道:“大师,咱们在未来之前,一路上得到些很不好的消息”  活佛大惊问道:“什么不好的消息?”  白果奇翁道:“你我小时候不是听说过‘魔界五战神’的故事?”  圣手更惊道:“难道真有其事?”  夫九叹道:“我们在十年前,当你第一次闭关出来时,你邀我们游‘舍利金岛’时,不是看到海上有五个逐浪大战。”  活佛急问道:“那就是魔界五战神?”  白果奇翁道:“其中有两对是夫妻,现在都出现了,但不知是那一个要你密宗‘三古玄秘神通’,也许都会来,而且他们身边都有百兽门妖物相随。”  圣手活佛面色大变,叹声道:“难道本寺要遭逢大劫了!”  疯狗怪叫道:“和尚,这就是你没有参透佛理了,我问你,你认为一部秘典重要。还是全扎什伦布的数千喇嘛重要?”  圣手活佛道:“也许诺位都知道,‘三白玄秘神通’根本不是密宗法物,及至在二百年前就被武林人物盗走了,现在说没有,不但外人不倍,只怕连诸位都不相信。”  白果奇翁道:“那部‘秘法到底藏有什么重要神秘,你道友当然知道一点?”  雕道:“贫僧只听上五任达顿主持说过,该秘典分三部,上部为优义亥盟中部为神农外秘、三为五帝兵秘,故有三古之称,真正内容是什么,贫僧不得而知。”  老天九道:“这可就麻烦了,一这不是背黑锅了。”  站在都布山上,可以观察整座札什伦布寺的动静。因此白果奇翁主张到了晚上不必入夺去。  圣手活佛自知道有“魔界五战神”出现之后,他连防御的精神也没有了,简直不知如何应讨,白果奇翁一说,当然只好答应了。  在圣手活佛要请的客人名单中,以天些方面为最多,在上灯时,由一名喇嘛带了二位来见活佛。  因白果奇翁、老天九和四狂犬不认识之故,经活佛—一介绍为:“天竺三佛”,即身毒尊者、信度大佛、听圣者,年纪都在七十以上。  三佛到了未久,第二批在一顿饭久也到了,他们是:阿利老王、婆罗门教主、刹帝利神憎、吠舍大师。  圣手看到了这么多界人奇士,照理应该安心才是,可是不然,表面以礼相敬,但心中依然十分不安。  那个身毒尊者好似看出了活佛心情,立即合十道:“圣手大师,来信说!要老袖等前来替札什伦布护法,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圣手活佛不能不向客人说明,叹声退:“敞寺已遭空前大劫了!”他将经过情形和可疑敌人向大家道出。  阿利安老王道:“举手大师。等一会首陀罗教主、使路支大剑客、锡兰海市疾佛三位到齐之后,大家商量一个策略,既有异类,大家就不能单独作战了。”  圣手活佛叹道:“来的恐怕不是普通妖物,希望诸友慎重出手,如有不幸,贫僧真是罪过。”  到了三更,都布山四周起了狂风,首先宴手发出警告道:“那是妖物来了,诸位不可单独出动,那是比化形功更强的怪物,毫无影子。”  身毒尊者大叫道:“最少三人一组,我们分成数组联手。”  旋风飞砂走石,异声由四面八方传来。十六个武林奇人分开,严阵以待,但始终一无所见。  妖物不袭札什伦布寺,专找都布山上来,显有示威作用。而又绝非一二两个,这就看出情况严重了。  异声越来越近,四狂犬突然一打招呼,齐向庙外冲出。  白果奇翁向老天九道:“我们行动开始!”  天竺来的三批人一看别人都动了,他们怎能示弱,一批一批的闪出小寺,当然,圣手活佛不得不抢先。  前前后后分成四五组,四狂犬老大疯狗加入白果奇翁和天九,他们一到庙后,天九就发拿大喝,显然他已遭到暗袭。  白果奇翁在他侧面,问道:“怎么了,赌鬼你……”  你字未落,白果奇翁立感身侧有股暗力袭到。  疯狗从侧面攻出,问道:“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庙侧已有惨叫发出。  天九大叫道:“天竺来人中已有道到毒手了。”  他说声未了,耳听四狂犬之一的狠狗痛哼一声,疯狗大惊,扑过去问道:“三弟怎么了?”  每狗大叫道:“老大,三哥倒下了!”  狠狗躺在地上不动了,,满口喷出鲜血,疯狗扑上抱住,泪流满面。  前前后后又有惨声叫升起,天竺来的一个接一个往地上倒。也不知死的足什么人,圣手东奔西走,深知无法抗招,被迫大叫道:“注庙撤退!诸位,快往庙内撤!”要撤也不容易,简直不明白来了多少妖物,看不见,打不到,庙外情势大乱!  老天九和白果奇翁只有向四面全力发掌,一步步朝庙前退,黑夜无光,四狂在什么地点也看不见了,他们一生何曾遭此惨烈场面,将到前面,突听白果奇翁突然倒下。  天九猛吼一声,学如雨发,一连打出二十余拳,势如疯狂,他发学一完,猛把白果奇翁抱起,来不及问,就朝庙门冲进去。  庙中喇嘛接下白果奇翁,一探dll道:“道长还有气!”  天九俯身一查,只见白果奇翁似受重伤,急急问道:“野道士,你怎么样了?”  白果奇翁喘息急促,轻声道:“赌鬼!我已挨了妖物几下重的,我恐怕不行了。”  天九道:“运真气护住丹田,千万别放弃,我这里有丹九。”说完喂下他两颗丹!  紧接着,殿中退回了身毒尊者,阿利安老王、婆罗门教主、刹帝利神僧,最后是圣手活佛。  天九急问道:“还有几个在外?”  圣手神色紧张道:“根本看不到!”  庙外似还有拳掌声。不一会,只见惮路支大剑客踉跄奔入,圣手急忙将他扶住道:“老施主受伤了?”  “活佛,这一战太惨了!”说完四肢无力!  圣手急急道:“老施主快护住丹田!”  “活佛,在下已负重伤,首陀罗教主现倒在山门口,快去抢救回来。  令人听来恐惧、惶惶不安的狂风声没有了,整座都初山又归于死寂。  天九向圣手道:“活佛,妖物真走了,我们快去庙外察看。”  白果奇翁已成昏迷状态,圣手急急道:“施主,请你保护道长,身毒尊者护住首陀罗教主,阿利交老王、婆罗门教主、刹帝利神僧都有轻伤,一个也不能再出去,贫袖带几个弟子出去就行了。”  活佛带四个喇嘛高手去后,天九却不放心。立向身毒尊者道:“和尚!天还未亮,当心妖物还在暗中。”  身毒尊者叹道:“狂风不起,妖物是去了,老施主!我们得想办法救伤者。”  天九道:“妖伤不是人伤,不查明如何施救?”  阿利卖老王道:“我们中是实体,不是中玄功。”  婆罗门教主道:“妖物只看不见,打到身上不知是什么东西,实体不错,但不是拳掌或兵器。”  老天九道:“该不是妖丹?”  刹帝利神僧道:“妖丹应该发光,可是我们看不见。”  只见庙门已有天光,同时看到圣手活佛垂头面入。  天九急问道:“他们大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万古心魔酿巨祸 千年石精丧元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