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十二章 投明主兽性已敛 殒香魂芳踪未过

作者:秋梦痕

玉肤道:“那我们分手啦!”  独孤苦道:“我对你说过的愤世城隍夫妇,你如遇上不要起冲突,他们已经是典好斗和池不服的岳祖父母了。”  玉肤笑道:“你替人家作媒人,自己还是光杆一个。”  翔天笑道:“问题是玉姑娘应该早出手为强!”  玉肤格格笑道:“这样说,蓝羽姐是早下手罗!”  蓝羽笑道:“玉姑娘,我可没有惹你呀!”  分手后,独孤苦向翔天道:“我真不知向何处找起呀?”  翔天道:“我们不宜把行程过快,每天也不宜直向西走,这样把纵的缩短,把横的加宽。”  独孤苦道:“这点我同意,其实全靠我们也不行。必须从武林人口中探消息。”  两批人分开一个时辰后,玉肤主仆因与长鼻、金鬃是初交,也许她们主仆是女子,总感到不太方便,好在金鬃等知道玉肤是独孤苦的红粉知己,所以处处都很顺从。  玉肤好在带有云香,不然的话,确实有很多不方便,这行人,看起来是三个中年加两位少女,外人见了难免有一点怪怪的。  “姑娘,你看前面那批人,看起来不似什么好东西。”  “无霸,别加猜侧!”  玉肤嚷道:“金鬃王,你怎么叫长鼻为无霸?”  金鬃王笑道:“他的名字有三个,长鼻。无霸加怪手!姑娘,你一想就明白。”  云香接口道:“他的个子特别魁梧,我喜欢叫他为无霸。”  独角笑道:“我希望玉姑娘替我起个名字,独角太不雅啦!”  玉肤道:“独角两字适合你的身份,也没有什么不雅,算了  吧!大家注意,那批人进入前面镇口啦!大家紧走几步,摸摸他们的底。”  金鬃王道:“我想起来了,他们是无理谷的修士,号‘无理七君’,现在看来一个不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七君从不全出来的。”  玉肤道:“我去过无理谷,但未深入,也不知有‘无理七君’?他们的年纪都不大的呀!”  金碧玉道:“不大?都近六十了,我们快追上。”  独角道:“他们不识你金鬃王?”  “不!他们根本没有见过我一次,大家当心,他们都不是正派人物。”  玉肤问道:“无理谷在什么地方,我虽在须弥山长大的,从没有听说有这个谷?”  金鬃王道:“须弥山的奇谷多得不知其数,姑娘当然不明白,那是最西部,还有霹雳谷、烈士谷、逃亡谷、神目谷等,在西部号称‘天外之区’,我就在霹雳谷住过一百年。‘”  进了镇,发现那七个中年人落在一家名为云祥客栈之内,独角回头向长鼻道:“怪乎,他们会不会看出我们三个?”  金鬃接口道:“怪乎,别疑神疑鬼,现在外界到处都有百兽门,他们看出又怎么样?”  玉肤笑道:“金鬃说得不错,他们不找麻烦就行,假如他们要找麻烦,那是他们卧券没趣。”  五人进入那家客栈,发现那批中年坐在客厅右角上,玉肤示意大家,就在那批人不远的桌上坐下。  云香招来小二,吩咐耍快,她点了酒菜后向玉肤道:“小姐,我到后面去一下就来。”  “阿云,我也去!”她又回头向金鬃王道:“菜上了你们先吃。”  玉肤和阿云才进去不久,金鬃王突然向独角和怪手道:“你们别动,我到街上去一下吧!”  独角急急道:“姑娘回来看不见你怎么办?”  金鬃道:“我一定就回来!”  玉肤和云香只是在里面方便一下就出来了,她不见金鬃,立  向,独角道:“发生什么事了?”  独角道:“金鬃好似看到什么人在街上,他追去了,不过他说就会回来。”  玉肤催道:“大家快吃,金鬃性烈,担心他出事。”  右角座上七人一直在注意这面的动静,似在议论什么,玉肤当然也看在眼里。  长鼻与独角并非狼吞虎咽,四人吃完,在云香会账后,玉肤叫独角引路奔北镇口,才出镇,只见金鬃王和一个紫衣壮汉迎面而来,独角一见惊骇道:“原来是三眼壮士!”  那人的两眉之间似有块疤,形同早闭上的眼睛,玉肤侧顾独角道:“他也是百兽门的,是什么灵异成道的?”  独角道:“它是须弥雪人,在百兽门是最少的了,介乎人、灵之间。”  金鬃带着壮汉迎近,大声道:“玉姑娘,他是公子与我们分手后结交的,公子要他来找我们。  壮汉向玉肤拱手道:“公子替我取名‘平祸’,以公子之姓为姓。”  金鬃大喜道:“你被公子十分重视啦!”  玉肤道:“独孤苦公子现在那里?”  平祸道:“公子已经得到一点风声,大主教和毒尾妖妇直奔北方,池和翔天夫妇一路追去了。”  金鬃王道:“姑娘,店中无理七君就是出来找平祸的,我看避一避吧!”  玉肤道:“避没有必要,我们走我们的,七君如果硬要找来,我们还怕他不成,平祸,他们为什么要找你?”  平祸道:“我不明白,不过我明白不是好事。”  金鬃道:“姑娘,平祸说,须弥山逃亡谷‘南唐四恶’也在找公子,霹雳谷霹雳双雄竟也在找公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玉肤笑道:“你公子现在变成百兽门和武林最热门的人物了,找他的不一定都是恶意的。”  独角道:“你见过这两批之人?”  金鬃道:“没有见过,但平锅知道。”  平祸道:“南唐四恶是前朝南唐四叛逆之活,霹雳双雄是交  趾人。”  怪手道:“八成都是毒尾妖妇引出来的。”  玉肤带着大家也向北行,金鬃王大声向独角道:“你到前面探路,三眼,你在中间连络。”  当独角走出后。金鬃靠近玉肤道:“公子叫三眼前来,”一方要增强我们的势力,其次是要姑娘观察独角的情况。”  玉肤惊问道:“独角不是很好呀?”  金鬃道:“公子曾经除掉过他的弟弟,提防他有恨意。”  玉肤摇头道:“独角表现很自然!”  金鬃道:“提防一点好,他本是幽城的总管,不应放弃他的地位来跟公子。”  玉肤道:“金鬃,你追上去,用巧妙的方法探探他的口风,最重的是拉他的关系,他如提起他弟弟时注意他的表情。”  金鬃王点点头,追逐独角而去,长鼻却道:“姑娘,我知道独角没有兄弟啊!”  到了中午,金鬃王非常高兴的在路上看到玉肤,一见面就道:“姑娘,公子误会独角了,在幽城被公子整倒的独角根本不是他兄弟,是那家伙冒充的,同时公子又没有杀害他。”  玉肤放心道:“这也怪不得阿苦,他作事一直就是非常细心!  好了,你再追上去,天黑前找地方休息。”  金鬃道:“姑娘,独角发现了一批人,现在去了安格丁山口,他说那批人行迹可疑。”  玉肤道:“有什么可疑处?”  金鬃道:“行色很急,十几人中似有负伤的。”  玉肤道:“快找地方买吃的,我们今晚不落店。”  金鬃再次奔到前面,等玉肤到达一座山口时,只见独角迎着道:“姑娘,金鬃和三眼要到十儿里外才能买得到东西。”  玉肤道:““你在这里等他们,我和怪手先进山口,天色不早,你ff]三人勿分开。”  长鼻急急领路入山口,但走了半个时辰,忽见一个老妇坐在路中央,玉肤上前一看,只见老妇身前放着一只大袋子,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看起来非常重。  “婆婆!”玉肤向老妇客气的叫道:“你老走不动了?”  玉肤明知老妇是个非常人物,但却见怪不怪。  老妇望望三人,冷冷道:“想帮助我?”  玉肤笑道:“你老独自一人,天快黄昏还在山中。”  老妇道:“看你也没有助我之心,你们走吧!别扰我休息。”  玉肤格格笑道:“白令海姥‘乾坤袋’的确名不虚传,晚辈有礼了。”  老妇闻言,忽然跳起道:“姑娘是谁的传人?”  玉肤笑道:“家师沉鱼仙姥,现已过世,晚辈玉肤。”  “哈哈!原来是沈鱼雁的传人!”  玉肤道:“婆婆,你老不远千里而来,必定有大事发生?”  老妇道:“不错,追查三位老鬼,不知姑娘见到没有?”  “婆婆,其中之一是烈阳岛‘万古心魔’,我也在找他。”  老妇道:“孩子,你为什么要找他?”  “婆婆,这事慢慢向你禀报,另外两个是谁?”  老婆婆叹声道:“另外两个是黑心岛‘万里浪魔’,大千岛‘万世歹魔’,老身因事外出,想不到他们分次毁了我‘白令宫’,害得我百年心血点滴不存。”  长鼻道:“婆婆,刚才有一批人进入山口,你可见到?”  老妇道:“你们追那批人干啥,他们是蒙古武林。”  “蒙古武林到中原来干什么?”  老妇道:“老身也不明白!”  云香道:“小姐,八成又是毒尾妖妇请来的。”  玉肤道:“阿云,别乱猜,毒尾妖妇不会请些三流货前来。”  老妇问道:“毒尾妖妇是什么东西?”  玉肤道:“是江湖邪门的女人!”  老妇望望长鼻道:“这位百兽门人叫什么?”  长鼻闻言一震,急忙道:“我叫怪手!”  这时老妇似想到什么,急急道:“我要走了,玉丫头,希望你去趟唐古拉山,我不久也会去,注意,遭遇‘万古心魔’时,一定要把元神守住,千万动摇不得。”  老婆婆说完急急向侧面峰顶奔去,她没有说明要玉肤去唐古拉山去作什么?  金鬃王这时带着独角和三眼如飞而到,但一见玉肤就急道:“姑娘,我们追的是一批蒙古武林,他们在西自山与另一批不知名武林打了一仗,双方却死伤不少。”  玉肤道:“我们要去唐古拉山,这是顺路,一继续追上去。”  一行六人趁着黄昏急迫,终于在两个时辰后追到那批人的后面,但在这时,金鬃突一指右侧道:“姑娘快看!”  右侧这时亦如风出现了二十几个,玉肤惊奇道:“这是怎么上回事?”  金鬃道:“我看这两批就是处天打斗过一次的双方了。”  玉肤道:“右侧这批是冲着我们来了!”  金鬃王嘻嘻笑道:“真是岂有此理,他们把我等看成蒙古武林是同夥啦!”  二十几人忽然分开成两半,一半直扑蒙古武林,一半向这面奔到,其中一个中年人挥手同党拦住,意在不使与蒙古武林前后会合。  金鬃走向那中年人问道:“朋友,凭什么拦路?”  那中年大声道:“你们干什么的?”  金鬃叱道:“笑话,我干什么的必须告诉你不成?快站开,别惑火我。”  玉肤上前叫道:“金大哥,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先问他是何来路。”  前面两群人已经大干了,金鬃王向中年人冷声道:“闯得过你们过去,闯不过那是你们学艺不精。”  金鬃王真的大怒,扑上就向中年人抓去。  中年人闪开三步,择手大喝道:“围住他们!”  他身后十余人齐声呐喊,立即展开包秒。  玉肤这下也生气了,大声道:“独角、怪手、三眼,你们上!”  那群人的武功,一看不赖,个个都是高手,可是经不起金鬃王他们一伸手,遭遇上就被打出老远,好在金鬃王他们不在要命,适可而止,一连打出七八个,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一条山道打开了,玉肤向金鬃王道:“别理他们,赶路要紧。”  前面一方发现同党谈不成军,又见打败自己人的对手,这时扬长而到,人人敢斗才怪,发一喊,立即向四面逃窜。  这批蒙古武林本来势力不足,这下接到便宜,当然不敢追杀,其中一个老人似是为首的,只见他迎上玉肤等拱手道:“多谢诸位极手,老朽感激不尽。”  金鬃王在前:“诸位,不要搞错了,我们根本不是帮助你们。”  “大侠!”那老人还是拱手道:“老朽包国忠,不管怎么说,诸位还是救了我们。”  玉肤问道:“那批人是什么来路?”  老人道:“是兴安岭的红胡子,与老朽贺兰派是世仇。”  “好了,我也不问你们过去和现在,对不起!我们要赶路。”  金鬃王拱手告别!  在蒙古武林间开目送之下,独角想起好笑道:“这是一场糊涂打斗。”  玉肤道:“别看那些人不值你们四人一击,八成他们的头子不在里面,否则绝不会这样轻易落败。”  奔到中午,大家找个地方吃午餐,玉肤向四人问道:“地形最熟的你们,这是那里?”  独角道:“以企望最行,三眼最不行,此处我没有来过。”  金鬃道:“这是卦兰山,主峰在左面,姑娘,南唐古拉山还有九十里。”  独角忽然遭:“姑娘,我有反应!”  玉肤吓声道:“照理说,金鬃、怪手、三眼他都有反应才是,你们道行都差不多呀,他们为何没有?”  金鬃道:“姑娘,论反应,独角比我们强,他头上那只角特别灵。”  玉肤道:“独角,有敌人藏着不成?”  “不,是打斗,在右侧三里外。”  玉肤道:“大家快去看看,一定有一方是我们这面的。”  在两里外的一条河岸上,这时展开一场极端猛烈的大斗,方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投明主兽性已敛 殒香魂芳踪未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