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十三章 蛮荒天王兴风浪 无相幽精起灾殃

作者:秋梦痕

矮老人道:“你很精明,我老头子指的狐丹是炼得年载久,其实超过五百年的元丹他都

要,他凭着‘聚妖法’可以收取各种元丹。”

独孤苦道:“此人不除,不知有多少百兽门人遭殃,但不知他与大主教是如何搭上

的?”

矮老人道:“互相利用,小子,你老是瞎摸没有用。不在乎五彩舍利也不行,报仇重

要,夺取舍利也重要,我老人家要走了。”

独孤苦送走矮老人后心中起疑。忖道:“听他口气,他又似已知道我的来历了,他是故

意不认我这个师侄呀?”

洞里已大起变化,那是玉跌得独孤苦的指点后,以无量天光指连连成功,地面上已经倒

下十几匹狼尸和猿尸。

独孤苦一看,他正想出动助阵,但突见左侧岩石中冲起一道绿光,不由大惊,不禁愣住

了。

“孩子,那是‘三命怪婆’,你可要小心。”一个老太婆飘然落下。

“白令婆婆!”独孤苦一见叫出口。

“孩子,请你随老身来!”

“婆婆,去那里?”

白令婆婆道:“你不是想除掉蛮荒天王?”

独孤苦大惊道:“杀什么人?”

白令婆婆边走边道:“五个山魁!”

地仙子提醒独孤苦,五彩舍利可能落在山越身上,现在白令婆婆又说蛮荒天王正在杀山

魁,独孤苦吃了一惊,急急跟在后面追问道:“婆婆,在什么地方?”

“孩子,别性急,到了你就明白,那是一座古洞内。”

经过三四座小峰,白令婆指着道:“就在森林后面!”

独孤苦领先奔出,回头道:“婆婆,见到时,请你老替晚生押阵。”

经过森林,当面是座绝壁,白令婆道:“孩子,他的百灵聚妖掌非常古怪,能卸去对手

功力,你要当心,别正面出手。”

独孤苦点头道:“你老放心!”

老少在几句话的时,同时扑近洞口,但白令婆突然叫道:“不好!”

独孤苦一看地面有四具山魁尸体,立知白令婆之意,沉着道:“婆婆你说五个山魁,但

这只四具,一定逃脱一个啦!”

白令婆婆一想急急道:“蛮荒天王也许未得手,我们快找那一个。”

老太婆急什么?独孤苦心中有数,忖道:“她也明白五彩舍利是落在五山魁手中啦!”

“孩子,快,快向北追。这里有线索。”她指地面的砂石,独孤苦看出一路赤脚踏过的

足印,随即再跟着追。

追了一个时辰,独孤苦嚷声道:“这是离开山区啦!”

白令婆婆停下想道:“前面是腾格里湖了,难道那山魁被迫到腾格里湖去了?”

老少正在不知如何之际,忽见前面奔出两条黑影,独孤苦一见,不禁大叫道:

“翔天、金鬃,我在这里!”

两条黑影闻声,忽又回过身来,只见确是翔天和金鬃。

“孩子,这一狮一雕竟是你收服的。”

独孤苦笑道:“不是收服,是他们自愿跟着晚生。”

翔天抢先奔到,见面就叫道:“公子,湖边有场大斗,‘蛮荒天王’和‘驱魂道人’已

打得难分难解。暗中还有‘界外孤僧’。

‘阴倒阳颠’、‘三命怪婆’。看情形都在存心等结果。“

金鬃道:“另外一面我发现还有‘万世歹魔’、‘万里浪魔’。

‘万古心魔’等等。“

独孤苦急问道:“湖边有没有一个山越尸体?”

翔天道:“公子如何知道?真是有个花山魁被打死。”

白令婆婆道:“东西到了蛮荒者番手中了!”她这时不等独孤苦,单独冲出,直扑腾格

里湖!

“公子,婆婆怎么了?”

“翔天、金鬃,我们快去腾格里湖,五彩舍利已到了荒天王手中了。”

一到湖边。立见蛮荒天王正与一个老道打得如风狂雨暴一般,独孤苦正要接近,但被一

个声音轻轻唤道:“到这里来!”

独孤苦闻声即知是矮老人地仙子,急带翔天、金鬃走过去,一睹面,地仙子就向独孤苦

道:“小子,别参加糊涂大战。”

独孤苦不懂,骇然道:“什么是糊涂大战?”

‘小子,五山魁的花山魁被蛮荒天王追到湖边打死,但我老人家在暗中看得十分明白。

蛮荒天王并没有在花山魁身上拿到什么玩意,可是那驱魂道人却没有看到,他一到,只看了

花山魁一眼,立即向蛮荒天王采取攻击。“

独孤苦轻笑道:“蛮荒天王背上黑锅啦!”

地仙子道:“四面八方来了大批,今晚有戏看。蛮荒天王那怕是取胜驱魂道人。第二个

又会接上,除非蛮荒天王被打死,否则他休想喘口气。”

“那就怪了,花山魁既然没有找错人。错在他追上花山魁之前没有看到花山魁甩了一件

东西在湖中。”

声音停,又走出一位矮老人,独孤苦一见,惊喜忖道:“二伯仙驴客!”

地仙子笑道:“老二!你比我先到!”

在天色还黑暗之际,仙驴客向地仙子道:“大哥,我们找个地方才行。花屹姥甩东西的

地方,我们要瞄得清清楚楚,现在下湖去不适宜呀!”

独孤苦道:“两老请去那湖岸高崖上去,晚生就在这里监视。”

这时湖岸上的打斗更加猛烈,翔天轻声道:“那两位老魔至今尚未拿出压箱底的东西出

来。是都在保留实力。”

独孤苦道:“环伺的人多,他们不能不顾虑。”

金鬃突然跳起道:“不好,有人偷偷的溜下湖去了。”

“是谁?”

“一个中年人,他本来藏在湖岸树上。”

独孤苦急急奔出,他也顾不得被人看到。

金鬃和翔天紧紧跟上,但才到湖岸,突然见一个老人横身挡住喝道:“小子,你们要作

什么?不许动!”

独孤苦一看是阴倒阳颠,冷笑道:“左前辈,原来下湖的是你手下。”

阴倒阳颠嘿嘿笑道:“不错,小子,你知道又怎么样?”

独孤苦运功于掌,哈哈笑道:“前辈的‘反极神功’只怕挡不住我。”

“小子,你有道大的道行,竟敢在道爷面前夸下海口,放手吧!道爷送你去极乐世界

了。”

独孤苦回头向翔天、金鬃道:“注意湖面!”

翔天会意道:“公子放心,除非他不上岸。”

阴倒阳颠忽见独孤苦双手有点不对,立即猛提神功,大喝道:“是老…”

独孤苦不等他叫出“老狼王”三字,右掌急吐。一股紫色劲气如箭射出。

阴倒阳额双掌硬对,但一接触,只见他面如血红“嘭!”的一声,蹬蹬蹬后退三步。

“独孤苦身子摇了摇,冷声道:”道长,得罪了!“

了字一落、“左掌又要发出,但突听湖岸人声大叫:”他死了!“

独孤苦闻声收手,立向湖面看去。

“公子,那人在湖底遭到暗算了!”翔天靠近急说。

“阴倒阳颇似知手下出了事,回身扑到水边。

水面上浮出一个尸体,岂知就是下湖中年,阴倒阳颠飞身把尸体抱起。脚点水面,人又

上了岸,而且把尸体带了上来。

金鬃急急道:“面目全非,又少了一条手臂。”

阴倒阳颠察看之后,面色难看已级,同时只见他似很茫然,显然,他不明白手下是如何

死的。

这时四面八方都有人围上,人人注意死者,却把敌意全不顾了。

独孤苦看到第一个接近阴倒阳颠的是界外孤僧,只见他嘿嘿笑道:“道兄,这是怎么一

回事?令徒之死,似不是人为的。”

阴倒阳颠吼声道:“野和尚,别说风凉话,老夫马上自己下

去。“

他还未动,突见人群中跳起数条黑影,“噗通”、“噗通”全向湖中跳。

金鬃急急暗向独孤苦道:“公子,让我下去!”

“不!再等一会!”

“公子,为何要等?”翔天低声问!

独孤苦道:“这湖中藏有水内灵异,你看看尸体,那是被巨口所咬。”

翔天道:“‘金鬃是这一带常客,金鬃,难道你不明白?”

“老魔,咱老金可是陆地的,你是天上的,你都不知还问我?”

独孤苦忽然道:“快到那面,玉肤她们全到了!”

只见王肤领着五个少女全到了湖岸,一见独孤苦三人赶去就问道:“湖中出了什么?”

独孤苦轻轻告诉她,之后问道:“那批妖物怎么样了?”

玉肤道:“解决了一大半,其余的都逃了,阿苦,你见见这四位姑娘。”

独孤苦笑道:“早知道了,只差没有说话。”

胡媚仙道:“天快亮了,大家找个地方坐坐,马上又有死人浮出啦!”

玉肤道:“姑娘听到了什么?”

胡媚仙道:“湖中一条巨迹一条巨鳗,一尾巨站,估计也有七八百年了。”

独孤苦啊声道:“我看蛮荒天王徒弟的伤口,一定是胡姑娘所说的三物之一,但为何突

然攻击人类呢?”

金鬃跳起道:“它们也在抢五彩舍利,甚至被其中之一得到了。”

玉肤道:“它们阻止人类去抢!”

独孤苦道:“很可能``````”

话未说完、湖岸又起喧哗声啦!大家立向湖中看,只见在曙光照射下、湖面上又浮出数

条尸体。

独孤苦忽然道:“有一个逃上岸,翔天,你和金鬃过去瞧瞧。”

翔天不等金鬃,首先冲了过去。

独孤苦向大家道:“无论武功玄功,在深水里难以发挥百分之百,不会水功的人,到了

水中,还不及一位渔家,希望大家不可轻举妄动,与其抢先下水,”不如等待时机。“

玉肤道:“那要等到什么时机?”

独孤苦道:“放眼看湖岸,有多少老辈人物都不急燥,他们也在观望,我想山部份似在

等到最后才采行动,另外一部分似存心等别人得手上岸才展开争夺,那就是时机。”

这时只见金鬃和翔天回来,独孤苦急问道:“那上岸之人说出什么?”

翔天道:“只说几句话就咽气啦!”

蓝羽道:“老魔,别停,说下去!”

金鬃道:“那人是万世歹魔的首徒,只说是‘鳗’,‘十几丈’…………‘三

’字一落就断气了。”

独孤苦向胡媚仙道:“正合姑娘所说了,还有两种尚未出现。”

胡媚仙道:“在这时候,我们正好合计合计,到时如何行动?”

独孤苦指着湖岸道:“这一面大半是悬崖,崖脚深入水底,其深又知多少,在水里部

分,必有无数水底岩洞,鳗、贴、鲤的修炼处无不是在岩洞中。在洞外都不易对付,何况是

水底洞内。”

‘湖姑娘,这一场水底大战可真不容易,合计算是白合计,毫无绝对把握,还是我那句

话,等时机。先看在场的各路老辈。“

翔天急急道:“万世歹魔和蛮荒天王都跳下水了。”

独孤苦笑道:“弟子被害,他们沉不住气了。”

胡媚仙一拉妹子道:“你的水功高,艳仙,你下去观察,但不宜出手。”胡艳仙道:

“我没有带水衣?”

玉肤道:“我陪你下去,以真气护体就行了,要水衣作什么。”

胡艳仙道:“这一带湖水深达二三十丈,只怕在深水中呆不久。”

独孤苦道:“只要不打斗,‘没关系,下去不要呆久了。”

二女发动真气,悄悄的溜下水去,“但突然觉得深水处湖水激

荡翻腾。胡艳仙靠近五肤,急打手势,意似有变。

玉肤点点头,领着再向下沉,但下面水涌更激。

在岸上的人,这时都在注视湖里,有人发出惊叫道:“湖水翻滚啦!”

金鬃指着湖面道:“八成是蛮荒天王和万世歹魔与灵鳗斗开了,湖水如同海涛。”

独孤苦笑道:“在陆地,他们算得上顶尖高手,到了水中,无法施展,成功的希望太少

了。”

“快看!蛮荒天王露出水面啦!”这是巫娇的叫声。

蛮荒天王在水面呼吸一口又下水去,接着万世歹魔也照样,岸上其他老辈这时都纷纷下

水了。

独孤苦看了一会向大家道:“灵鳗遭遇围攻,必定会潜入洞隙,玉肤和胡姑娘如何还不

上来?”

翔天道:“看声势,水里绝对不止一条灵鳗。

金鬃大叫道:“快看,湖水变黑啦!”

独孤苦道:“这是把湖底污泥搞翻之故,水一浑,下去之人更不利。”

忽见胡艳仙一跃上岸叫道:“不得了,下面有十几条巨鳗。

其中一条长达十几丈,其他的最少也有五六丈。“

独孤苦问道:“玉肤呢?”

胡艳仙道:“玉姑娘还在远远的看,现在下面一片黑。”

说话间,看到玉肤跃出上岸,她向独孤苦道:“悬崖深入湖底约二十几丈,壁上怪洞无

数,这面石壁全是鳗案。”

独孤苦道:“各路武林愈来愈多,我们在此已不适宜,大家得找个地方才行。”

巫娇忽然看到什么,面色显得异常紧张,她单找胡媚仙俏声道:“我们的共同敌人来

了。”

“在什么地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蛮荒天王兴风浪 无相幽精起灾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