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十四章 我是谁神出鬼没 小棒槌东躲西藏

作者:秋梦痕

“夏仁,我用心法打通穴道!”

“别费力了!”蹦蹦虾垂头丧气!”

忽然有人嘿嘿笑道:“好哇,你们吃饱了喝足啦,居然在这里睡起觉来了。”

两个小家伙一看,居然是我是谁,只见他笑得不亦乐乎,同时在作鬼脸。

“我是谁,快救我们!”蹦蹦虾大声叫!

“嗨嗨!我老人家气量大,从不记前仇,救你们当然,谁叫俺三人是同路人,不过话也

得说明白。

你们吃饱了,我老人家还在唱空城计啊,不要急,既然想休息那就干脆睡一觉,等我老

人家祭完了五脏庙一定回来。”

跳跳鼠大叫道:“我是谁,别得理不饶人,咱们也没有吃,那两个蟹怪马上要回来

了。”

我是谁哈哈笑道:“放心,‘横行四海’和他得手下天生有禁忌,月满之期不挖人眼人

心,无月之期也不吃,狂风暴雨吃,有人看到的也不吃,你们死不了。”

蹦蹦虾道:“我是谁,救救我们吧,今后吃的喝的都算我们的。”

我是谁大笑道:“这是你们说的?后悔不得啊!”

跳跳鼠道:“大丈夫作事,岂能反悔,快动手替我们解穴。”

我是谁笑道:“他们施的不是打穴手法,别人不能解,要你们自己解。”

蹦蹦虾道:“我们试过,运真气逼不通。”

“傻小子,他们施的是蟹沫填穴法,运真气有什么用?”

跳跳鼠道:“那要怎么办?”

我是谁道:“逼住呼吸,封闭五官,在忍无可忍时,必有大屁可放,劈哩啪啦响一阵就

没有事了,这叫知难行易。”

两小依言照作,但心中却又担心是我是谁耍他们。一会儿,两小逼得眼睛快要突出来

了,但在这时,只听两小响屁连珠似的放个不停。

屁停了,两小陡然跳起,可是他们真不好意思,脸红的像桃子。

我是谁一看大乐,哈哈笑道:“好小子,你们害什么羞,又不是大闺女,走!入镇吃饱

了,我老人家教你们如何报仇。”

“报仇!”蹦蹦虾摇头道:“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笑话,那是不懂打法,懂地得打法,你们一个可以打两个。”

“真的!”跳跳鼠大喜,拉住我是谁一阵乱摇道:“快告诉我们如何打!”

我是谁道:“百兽门人防兽练功,人兽合一,它们的本性永远不改,而它们的本能却又

是其最大的长处,以蟹精来说,不能正面动手,更不能侧面进攻。”

“我明白了!”蹦蹦虾跳叫道:“攻它的背面!”

我是谁道:“但要运出快速轻功,使其始终不能和你对面。”

跳跳鼠道:“那容易!”

“哼,小子,你又忘形了,还有忌哩!”

蹦蹦虾道:“有忌!”

“当然,遇沙地勿打,他能如电深入沙中,甚至他在你防不胜防时,由你脚底或背后偷

袭你,过水边不能与他交手,有水他的功力倍增。”

进了镇,蹦蹦虾道:“希望见到那两个家伙!”

我是谁道:“笨蛋,饿着肚子你能支持久吗?”

跳跳鼠指着一店道:“就在那家好了,咱们快去吃饭吧!”

入店叫菜,我是谁不喝酒,老少三人一阵狼吞虎咽,在结帐时,忽见我是谁急急道:

“快!我看到他们了。”

两小急叫道:“在那里?”

我是谁道:“我们到原地去等!”

两个肥汉似要去找两小,不一会,真的到了原地,可是他们一眼看到我是谁就大惊失

色,拔腿就逃。

我是谁带着两小就追,哈哈大笑道:“妖物,怕我老人家吃蟹黄,哇......放心,你们

是公的!”

两肥汉脚程虽不快,但东转西弯,拼命逃窜,其一边逃边叫道:“啥东西,你饶了我们

吧!”

蹦蹦虾忽然道:“我是谁,他叫你什么?”

“嗨嗨,我老人家生在东方,长在西方,妖物们管叫我啥东西。”

“妙啊!”跳跳鼠大乐啦:“我们可不可以这样叫?”

“胡说!”我是谁骂出一句之后,飞身立将两肥汉截住去路。

两肥汉如同见了死神,全身都发抖了。

“妖物,老夫不杀你!快说,是什么人捉走了老夫的孤儿?”

肥汉之一颤声道:“是三角王的手下!”

我是谁道:“现囚在什么地方?”

不出我是谁所料,只见肥汉老大颤声道:“关在瓦子山洞里!”

蹦蹦虾大骂道:“怪物,你们要我眼睛和心脏,现在我要作蟹黄包子啦!”

骂着,立与跳跳鼠展开轻功,如风绕着两汉转。

两汉怕的是我是谁,现在知道老头不出手,他们那还顾忌什么,双双展开扑捉,又想擒

住两小。

蹦蹦虾大叫道:“舒义,我们开打?”

一声喊打,跳跳鼠攻肥汉老二,以全力重拳出手,边打边骂。

两肥汉一看对手找到他们的弱点,立刻手忙脚乱。

两小的轻功如风,每绕数圈就中一拳,只打得肥汉怪吼连声。

蹦蹦虾忽然向我是谁大叫道:“他能挨啊!”

“哈哈!小子,当然,想得手也不容易。”

两肥汉忽然全身透出了红光,跳跳鼠不禁大叫道:“我是谁,快注意那话儿,他们要撤

出了!”

我是谁哈哈大笑道:“小子放心,那话儿不在他们身上,否则他早以将你们捉住了。”

两肥汉渐渐放弃了扑击,脚步也散乱了,我是谁立即大喝道:“小子们住手,够了!”

两小闻声一闪,走向我是谁问道:“干嘛?”

我是谁道:“他们只剩最后几口灵气了,放他们走!”

“放他们!”蹦蹦虾跳起来了!

我是谁叹道:“让他们找个又深水的地方安息吧!他们的内脏全毁了。”

两个肥汉的头已低下,脚步踉跄,真向一条小河奔去。

蹦蹦虾道:“他们至此还不现原形?”

“小子,灵气未散,加上蟹、龟之类元气又长,一个时辰之内还能支持。”

“喂,我是谁,他们没有元丹?”

“笨蛋,有元丹他不早吐出和你们拼命了,因为他们尚未练成功。”

我是谁 忽然又向两小道:“你们不必去救巫家姐妹啦,有我老人家一人就够了,赶快

见你们的小师兄,叫他留心万寻蛛网。”

跳跳鼠道:“黑海三巨不是毒尾妖女的人?”

我是谁道:“大教主、毒尾夫人正在动脑筋,目前不是,未来难料,快走!”

两小闻言,急急转向波塔莫拉木山奔,在路上,他们竟发现有人盯着。

“舒义!侧面有两个家伙!”

“夏仁,快向前面森林里走!”

两小刚刚藏身,森林中立即显出两怪人,全身黑衣,头带黑罩。

当两个黑衣怪人正在东张西望,似在找寻两小时,后面又有两个人 物追了上来,一齐

大声道:“广坚、广固两位道友,终于被贫道等追上两位了。”

“地世教主、神法教主,老话不必提了,我王爷要的是五彩舍利,毒尾夫人的条件高到

天上也没有。”其中一个黑衣人发出锵锵之声!

“广坚道友,你别会错意,贫道此来是向你提警的。”

“提警?”另一个黑衣人忽然转回身来。

地世教主正重道:“令师弟广成、广造已经死在波塔莫拉木山顶了,死得非常惨,连碎

晶都被神狼公子手下拿走了。”

两黑衣人闻言,显出大惊之情,广坚大叫道:“神狼公子什么法术?”

神法教主接口道:“贫道等只是接到手下禀报,详情尚在追查中。”

“大哥,我们快去禀报王爷,那神狼公子居然有神通克制我们。”他们也不等地世教主

和神法教主多说一句话,毫不客气飞奔而去。

地世教主一看不禁大怒道:“他们太目中无人了!”

神法教主嘿嘿笑道:“武林中就是这样,谁得道行高,谁就高高在上。”

两小藏在暗中看得十分清楚,这时他们不管黑冥和火佛两教主,立即悄悄盯上广固、广

坚。

蹦蹦虾道:“舒义,我们非查出水晶王的地点不可。”

追了数里,黑衣怪人进入一条夹路,两小太大意,突然感到两股劲力由上压下。蹦蹦虾

大叫:“快逃!”

两小虽已逃脱,但风缘扫到身上,立感半身发麻,跳跳鼠大叫道:“快退!”

“小子,还想活命!”

突见被追的两个黑衣人同时现身。

蹦蹦虾轻声道:“他们是无相幽精没有错!”

跳跳鼠道:“快走,退出夹路再说!”

“想逃!”两黑衣人忽然分开。

跳跳鼠道:“别忘了,攻下三路,假如他们取开眼罩,不要看他眼睛。”

“废话,我记的清楚,动手!”蹦蹦虾首先发动。

两小本来就小,这下又短了半截,等于在地上滚,黑衣人同声大喝,大势扑捉,劲透地

面,只扑的大石飞扬。

两小的拳力打出,一点效果也没有,跳跳鼠大叫道:“快快快转,我们打他下盘不动

吧!”

蹦蹦虾道:“不能再打了,后退!”

两小猛向后退,拔腿就逃,可是两黑衣人脚下不慢,自两侧抄追,似有非把两小捉住不

可之势。

蹦蹦虾一看两黑衣人接近不到两丈,不禁大惊,急向跳跳鼠道:“快落荒逃走!”

两小又不敢分开,只向宽阔处拼命奔,然而处处是山,那有多少宽阔处。

跳跳鼠急了,大叫道:“夏仁,他妈的,我们何曾这样吃过瘪,拼了算了!”

“笨蛋!”蹦蹦虾骂道:“拼个屁,凭什么拼,简直鸡蛋碰石头,快逃。”

逃?距离近,总不脱离敌人眼,根本逃不脱,两小这下成了狗嘴前的兔子,好在黑衣人

也快不了,坏就坏在两小一开始未往森林里钻,现在退路上连一片树林也没有了。

两逃两追,看看有几里路了,蹦蹦虾忽然看到了一群江湖人,立向跳跳鼠道:“我们可

以混啦!”

远远看到一群跨刀带剑的江湖人,少说也有十来个,两小边逃边喊救命,一个劲向那面

逃。

距离快近,跳跳鼠看清那批人的来路,不禁大惊道:“夏仁,不能去,那是总联盟的

人,白白叫他们送死。”

蹦蹦虾大声道:“往左侧逃!”

这时两黑衣人也不说话,只是紧紧追着,然而那批人已经看到,一见两黑衣人居然追着

两个小孩子杀,不约而同全向两小扑到。

蹦蹦虾一看不妙,大声喝道:“总联盟的叔叔伯伯快退开,两个是无相幽精。”

不叫还好,那批人听到两小叫他们叔叔伯伯,当然知道是自己的晚辈,同时又不知无相

幽精是什么东西,齐发一声喊,立成扇形抄上,放过两小就围上。

两黑衣人一看大怒,猛打猛扑,一接触,就有数人倒地。

蹦蹦虾大叫道:“快逃啊,他们是妖怪……”

总联盟的人一听是妖怪,全都惊叫了,立向四外奔。

跳跳鼠和蹦蹦虾如何能不顾,反扑而上,又与两怪纠缠,等他们都逃出后,他们再次向

北而窜。

不远处,发现一座小石山,蹦蹦虾大叫道:“舒义,有救了,快向石山走!”

不一会,两小逃到石山,有了掩体,脱开了视线,两黑衣人猛然一停,那广固叫道:

“老大,石山不大,你守东北,我守西南,到要看看这两个小子往那里逃。”

“老二,这不是办法,小鬼如在内不动,我们在外死等,那要到什么时候?这样吧!你

绕石山转,我在里面搜,不怕他不出来。”

两黑衣人在外商量,却被躲在里面的两小听道,等两怪分开时,蹦蹦虾轻声道:“舒

义!天色不早了,天一黑,咱们就有活路了。”

这时那黑怪广固在岩石上如同跳梅花桩,喝叱喊叫,到处在找两小,石山不大,他一遍

又一遍的搜寻。

两小躲在一处石窟,一动也不敢动,于是双方就是这样耗下去。

天色确是一阵阵的暗下来,蹦蹦虾脸上有了喜色,他向跳跳鼠轻声道:“妖怪就是妖

怪,到底没有我们人类聪明,他如在每一堆大石里面搜,我们是兔子也会被搜出来。”

跳跳鼠笑道:“这石山只怕没有三亩大,岩石也不高,他为什么不搜呢?”

“一句话,没有头脑!”

“夏仁,刚才死了几个,竟连一下都接不住就完蛋,不知是那一派的?”

蹦蹦虾道:“我也是被逼急了,不应该大声叫救命,那些普通高手如何吃的消,那几人

死的太冤枉了。”

跳跳鼠忽然侧起耳朵,表情有点怪。

“你听到什么?”

“吓,那家伙不叫了,难道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我是谁神出鬼没 小棒槌东躲西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