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邪门》

第十五章 俏丫环草丛偷情 毒夫人茅屋丧谊

作者:秋梦痕

胡媚仙、胡艳仙姐妹落在毒尾夫人手中,元神被古僵尸大法所锁,那怕修炼千年的变

化,这时毫无施展之地,在双方坚持之下,忽然那喊魂秀士向毒尾夫人道:“夫人,当心神

狼公子查来啊!”

毒尾夫人哈哈大笑道:“放心,有无相幽精作饵,那小子再精,只怕已在百里外了。”

胡媚仙冷笑道:“原来你与无相幽精相斗也是作戏。”

毒尾夫人摇头道:“那倒未必全是,那东西要向众寡妇逼叁仙,事情紧急了,我这假谷

主不能不出面,否则那些寡妇就会起疑心。”

胡艳仙道:“你杀了一个寡妇。”

“哈哈,你们看到具尸体啦,不错,那寡妇发现我与喊魂秀士同行。”

胡艳仙立向其姐道:“姐,你可以读出白布血书了,”

“当然,上面写的是:‘谷主不是真的,大家当心,小心上了她得当!’妹子这妖妇还

自认神不知鬼不觉哩。”

“哈哈,小狐狸,那个寡妇居然在一口气未断之下留有血书。”

胡媚仙道:“你当心,那些寡妇迟早会向你群攻的。”

“夫人,何必和她们说闲话。”喊魂秀士装出亲近之情。

毒尾夫人道:“秀士,咱们一人一个,将她们带到我临时住处去,慢慢的给她们一些甜

头,假如你不嫌她们是狐狸炼成的美女,你就享受享受,我绝对不在意。”

“那好极了,属下先谢夫人的赏赐了。”

胡媚仙姐妹一身无力,而且又冷入骨髓,任凭他们抱起急奔。

寡妇群正在与神法教主那批人打的非常激烈,毒尾夫人到达和带走胡家姐妹,她们当然

看不见。

很明显,神法教主那批人也是毒尾夫人派出的,她这样作,证明她还没有得到叁仙,否

则,寡妇群是她的,神法教主那批也是她的。她不会使自己两批互相攻击,从这点上面看

出,毒尾是何等阴险狠毒。

玉肤带着翔天夫妇和金鬃会见独孤苦,发现并无无相幽精,不禁问道:“那怪物呢?”

独孤苦道:“那怪物似在捣什么鬼,追到这里不见了,我可能上了什么当。”

玉肤道:“假设是有意的,那就糟了,胡家姐妹追盯一群寡妇去了,一旦遇上寡妇谷

主……”

独孤苦不等她说完,大声道:“向什么方位?”

玉肤急急道:“大家跟我追,胡家姐妹有危险。”

翔天等独孤苦发令,立向金鬃道:“老金,你向右,我向左,分三路搜追。”

独孤苦似有什么预感,急向玉肤道:“除了那些寡妇,没有看到寡妇谷主?”

玉肤道:“没有,否则我不会让她姐妹去盯。”

独孤苦道:“不好,那老妇很可疑,她是在暗中。”

玉肤道:“她与我们虽非同路,但也无仇呀!”

独孤苦道:“现在我说不出道理,总之我觉得那老妇有点不对劲。”

三路分追不到一个时辰,突见翔天和金鬃同时奔了回来,独孤苦等不及他们开口,大声

道:“看到没有?”

翔天道:“我和金鬃同时看到一群寡妇和神法教主所带一批人打得火烈,但却不见胡家

姐妹,不知她们是不是追盯另外一批?”

玉肤急问道:“你们看到的有几个女人?”

金鬃道:“十三个,神法教主那批是十五个。”

玉肤立向独孤苦道:“胡媚仙姐妹追的就是这一批女人,她们不见,确已出事了。”

独孤苦立向翔天和金鬃道:“你们两个展开全力向前察看,不要看那两批打斗了。”

二人闻言拔起,去势如风。

独孤苦又向玉肤道:“你带蓝羽姐从右面山路察去,我夏仁、舒义向左,如有发现,立

即发讯号。”

夏仁忽然叫道:“看我们后面。”

独孤苦见他面色有异,立即回头,一看是个半透明的怪物,冷笑道:“他又来拖我们的

时间了,玉肤,你们走。”

“阿苦,你一个人?”

“不管我好不好,无相幽精是来拖时间的。”

玉肤带着蓝羽和两小急急向前奔,但又回头道:“当心它的眼睛。”

独孤苦一挥手,人却迎向无相幽精。

“神狼公子,你的手下全部追去也没有用了,这时候毒尾夫人早已把五彩舍利夺到手

啦!”

独孤苦闻言一震,大声道:“你说什么?”

无相幽精哈哈大笑道:“难道你还不知寡妇谷主早已被毒尾夫人给收拾了?”

独孤苦大怒道:“我所见的寡妇谷主是毒尾妖妇冒充的?”

“一点不错,何况她变化多端,就算不冒充,难道你认识她的真面目,告诉你,那两只

狐狸只怕这时连皮都被剥掉了。”

“无相幽精,你也投靠了那妖妇?”

“笑话,本仙是何等人物,岂能听人使唤?”

“哼!那你为何站在妖妇一边?刚才引我追你,这时又来拖我的时间。”

无相幽精大笑道:“神狼公子,你该懂得合则两利这句话,我要的是五彩舍利,她要的

是万年叁仙,她不是我朋友就是我敌人。”

“你认为你很精明是不是?告诉你,你是被妖妇的花言巧语所迷啦,她不但要叁仙,同

时要舍利。她希望你打败我,甚至还要我身上的魔龙双珠,何以她口头上一句话就替她卖

命,到头来,她还要你现出原形,把你的原形作成手饰哩!”

“神狼公子,你把本仙长看成是个什么样的人?本仙长修炼数千年了,难道会上她的

当?告诉你,她在本仙长面前根本不敢耍花样,假如她有本事,她早已压服本仙长作她的手

下了!”

独孤苦冷笑道:“你又想过没有?她要借我的手除掉你又怎么样?”

无相幽精哈哈大笑道:“看情形,这一次我们真要各显神通了!”

“我还不想杀你,因为我知道你尚未犯下不可原谅之罪,我是不到万不得以绝不毁一个

百兽门人物,常常想到他们修炼不易,第二,我要你活着去揭穿那妖妇欺骗你的事实。”

无相幽精大声道:“你有把握胜我?”

独孤苦道:“你除了能挨打,就是两只眼睛,除此你还有什么?听我劝,你不要上妖妇

的当,多留点心,慢慢去发现她对你的诡计吧!”说完要转身。

“慢点,神狼公子,我不能全相信你的,然而你说的又不无道理,虽然我们之间还有笔

帐。”

独孤苦道:“不错,我杀过你一名手下,时间多得很,我等着你找我。”

独孤苦转身奔出之际,无相幽精又叫道:“向西北方面走,那儿有三间石屋。”

“谢了!”

独孤苦不管其他人追到什么地方去了,但他相信无相幽精最后那句话,直奔西北找那三

间石屋,心中之急,无以言宣。

一口气奔了近四十里,在眼帘里映进了一座光秃秃的大石山,可是一直没有看到什么石

屋,当他登石山时,忽见玉肤正在翘首探望。

独孤苦看到玉肤,知道大家一定找到了,大声道:“找到了?”

“阿苦,你不要难过!”

“什么,胡家姐妹遇害了?”

玉肤叹道:“比死还惨!”

“快,快带我去看,只要精、气、神未散,我要全力救他们。”

玉肤道:“现在石屋中,大家正围着难过,阿苦,她们姐妹的元丹不知被谁夺去,元神

也被邪法锁住,现已现出原形,躺在地上只抽气。”

独孤苦猛向石屋冲进去,一看大家围着两只躺在地上的银色小狐,急急扑近,吩咐大家

道:“禁止声张。”

大家见他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莫不深深感动,只见他轻轻把两只银狐抱在怀里,盘膝

而坐,不一会,人见他全身紫气蒸腾,霎时间,连他身体也不见,全身被紫气罩住。

翔天轻轻叹声道:“这是他舍命施为了,竟将三十二层神功全部运动啦!”

玉肤叹道:“这是你们有眼光舍命相随的原因。”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紫气由浓转淡,由淡而收,只见独孤苦满头大汗,但他还是将两银

狐紧紧抱着。

玉肤在他耳边轻轻的道:“阿苦,你醒醒。”

经玉肤一唤,独孤苦慢慢睁开眼,长长的吸口气,他软弱无力道:“好厉害的古僵尸锁

魂大法,我几乎支持不住了。”

大家闻言,莫不震惧,玉肤惊问道:“是大主教下的手。”

独孤苦将与无相幽精对阵的经过一说,叹道:“毒尾妖妇如果把胡家姐妹的元丹再炼成

属于她自己所有,只怕这个世界再也无人是她的对手了。”

翔天忙问道:“那怎么办?我们不知妖妇藏在什么地方,必须找她拼命才行呀!”

独孤苦向舒义、夏仁道:“你们是孩子,抱着胡家姐妹行动比较方便,她们的元神虽已

自由,但初失元丹,不能走动,在未夺回她们的元丹之前,今后由你们抱着。”

两小立即接过两狐,同声道:“小师哥,我们准备去那里?”

独孤苦道:“大家由翔天带路,准备日夜不停奔向北。”

翔天道:“有很远的路?”

独孤苦道:“妖妇身边带着驱魂道人之徒喊魂秀士,她以为胡家姐妹被她古僵尸锁魂大

法锁住,既无人能解,有确定她姐妹俩活不到天黑,所以她与喊魂秀士商量去向地点,毫不

怕胡家姐妹听到。”

玉肤急急道:“胡媚仙还能开口告诉你什么?”

独孤苦道:“她已不能吐人言,但她以脚在我怀中写字。”

大家惊喜不已,翔天道:“她说妖妇去了北方?”

独孤苦道:“滤定城离这里有多远?”

夏仁惊叫道:“我的天,一千多里!”

翔天道:“滤定城西是贡噶山,山北又是康定城,这妖妇一跑就是千多里。”

独孤苦道:“那怕是天涯海角,我也要夺回胡家姐妹的元丹,翔天的所说,我更确定妖

妇的去向了,她一定去贡噶山找秘地炼元丹。”

玉肤道:“现在就动身?”

独孤苦道:“我带金鬃全力赶,你带大家在后面,到了地头,你们落店,先别找我,我

回找你们。”

翔天道:“为何不请玉肤姑娘陪你?”

独孤苦道:“玉肤的玄门、武功只差我一点点,说句你们不要生气的话,她要保护你

们,现在的邪魔,高出你们的道行的太多了,一旦遇上顶尖邪门,叫我如何放心,胡家姐妹

这一出事,我已经害怕了!”

玉肤道:“我们先道贡噶山如何,去滤定城必先经过贡噶山下。”

独孤苦道:“不行,那妖妇的邪门,我恐怕还应付不了。”

提起毒尾妇人,独孤苦确是不敢大意了,玉肤很明白,独孤苦绝对不会让她去冒险。

金鬃道:“公子,我们一路也不宜太快,毒尾妖妇夺走胡姑娘姐妹元丹,算算时间没多

久,同时她认为无人知其去向,行程不会太快速。”

独孤苦道:“老金,你居然能想到这点,确实有理。”

金鬃说的不错,毒尾夫人这下又恢复了她那风騒的本来面目,看上去居然是个三十左右

的美妇,不过言谈举止确实浪的可以。

这是她身边不仅仅是喊魂秀士,甚至多了两个少女,不用问,那时妖妇的心腹使女爱玉

和喜美,这是已到了三百里外的春多山下。

“夫人,你累了吧,天色不早了,何不到山上去休息一会,山上有个五神祠,没有主持

何和乡民。”喊魂秀士靠近妖妇献殷勤。

妖妇点点头道:“干脆过了子时再走。”

“夫人,为何要过了子时才走?”

妖妇道:“我的古僵尸大法,每逢子、午二时必须打坐,你不必知道太多。”

“是是是,夫人请上山。”

山上真的有座小庙,进了庙,妖妇向二女道:“爱玉,你去弄吃的,喜美,你和喊魂守

住前门。”

喊魂秀士闻言面露喜色,她偷偷的看了喜美一眼。

喜美看到喊魂的眼神,装作不理,但到了庙外后,瞟着喊魂秀士道:“你高兴什么?”

喊魂拉着喜美道:“这是天助我呀!阿美,难得有这种机会啊!”

“轻声点,夫人的听力非常强!”

喊魂拉着喜美走入林中,顺手一抱,立将喜美抱卧草内。

“要死,猴急什么!”

“阿美,我实在耐不住了。”

“哎呀!你这那是什么秀士!”

草从滚动,接着声气咻咻,耳听喊魂有点喘息道:“阿美,我两个像这样一辈子多

好。”

“阿灵,我当然想,可是夫人不会放过我们啊!对了,夫人怎么样,她好似对你非常满

意。”

“喜美,办这种事,她不如你。”

“怎么?与我两样?”

“当然,她已五十七、八了,那话儿又干又……”

“死鬼,当心她听到,那会拨你的皮。”

“阿美,我们能有两颗千年狐丹多好,你我必成半仙之体。”

“吓,死鬼,你想动脑筋?”

“阿美!”两字一出,草丛更动得厉害,同时听到喜美吃吃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俏丫环草丛偷情 毒夫人茅屋丧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百兽邪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